<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七十章 找初三算账
    ♂

    力支屠神枪平指,枪尖顶在元楼的咽喉之间。

    真气吞吐,只要他心念一动,屠神枪就会挟裹着无坚不摧的战意,将元楼对穿。

    不过力支暂时还不想杀他。

    因为有很多事情,都要问清楚,毕竟以孔八连跟元楼两人,实在没有动机来杀人。

    不能光凭猜测,要有真凭实据。

    &amp;qot;妲灵,你拿留影玉记录声音!&amp;qot;力支见元楼呆立不动,轻声唤道。

    妲灵听到力支喊她,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块留影玉。

    她知道,力支是要审问了。

    必须留下证据。

    &amp;qot;你要干什么?想从我嘴里套话,手段还嫩了点!&amp;qot;元楼本来脸色变的铁青,但是听到力支的话,眼珠一转说道。

    说话的同时,身体想向后微撤,摆脱力支的屠神枪。

    但是随他怎么动,屠神枪都好像认准了他的咽喉,寸毫不离。

    他本以为力支杀了孔八连,下一次就是要杀他,凭力支刚才展现出来的手段,绝对可以将他秒杀。

    什么境界修为,在力支面前形同虚设。

    但是既然力支想要审他,那就说明还有一线生机。

    &amp;qot;尤峰跟你们无怨无仇,他的修为也不高,初三为什么要指使你们杀人?&amp;qot;力支沉声说道。

    他不是问,而是直接以认定的语气,逼元楼承认。

    &amp;qot;小子,落到你手里面,要杀便杀,以你的年纪还想诳我,简直可笑!&amp;qot;元楼装出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

    以他的经验,知道自己只要一承认,立刻就会被力支杀掉。

    不承认反而不会有生命危险。

    几十年的修炼,元楼没傻到真的把自己的命不当命。

    &amp;qot;这人奸滑的很,神识波动剧烈,估计是以为你不敢杀他。&amp;qot;莫皙阳立刻对力支说道。

    他敏锐地感觉到元楼不是真的像他所说的那么忠烈。

    装腔作势,只是因为知道力支要求证,所以在求证之前不会这么快杀他。

    &amp;qot;本来想放你一马,既然不配合那就死吧。&amp;qot;力支笑了笑,手中燃起一抹苍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元楼身上。

    轰哧!

    护体真气立刻就被点燃。

    苍炎顺着他的护体真气燃烧起来,这一烧,立刻让元楼变色。

    他不怕力支逼供,以他的修为,虽然战斗时不是力支对手,但是一般的逼供刑讯手段见多了,呆了几年军纪营大牢,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是他没想到,力支直接就来狠的。

    这古怪的火焰,居然连真气都能燃烧,怪不得那时候胡火挑战力支,直接被制服。

    要知道真气对于修炼之人,可是根本。

    而且像他这样神明境界,真气上面还附着神识,苍炎燃烧起来不但摧毁真气,还连带着让他的神识受伤。

    如果全身真气都被苍炎燃烧,那他的下场肯定极惨。

    极大的恐慌感在他心里蔓延起来。

    刚才还笃定的心理,不由自主地开始动摇。

    &amp;qot;快把火灭了!烧死了我,你什么都得不到,而且你也很快就会被人追杀!&amp;qot;元楼叫喊起来。

    力支根本不理他,屠神枪都收了回来,有苍炎就够了。

    只要再过一会,元楼真气被烧光,光凭身体根本挡不住苍炎的灼烧,化为一滩灰烬。

    &amp;qot;你不是很忠心么,现在不要你说了。&amp;qot;力支看着元楼,面露冷笑说道:&amp;qot;事情我可以自己查,总会水落石出。”

    说话间,苍炎燃烧真气散发出的高热已经让元楼头上冒出大颗汗珠。

    气玄境的人就已经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出汗,更不要说神明境界。

    元楼被苍炎炽烤,真气也护不住高热,皮肤都开始滋滋轻响,同时感受到力支传来的杀意,内心紧张波动,连汗都控制不住。

    实实在在的温度打乱了他内心的伪装,知道自己这么撑下去也是一死,而且是被活活烧死。

    一身肥肉,都会活生生被炼出脂肪。

    这对一个神明境的人来说,简直是残酷到极点。

    如果实在要死,还不如像孔八连一样,被一枪戳死算了。

    &amp;qot;停停停,我说我说,我全部都告诉你!快把火焰撤了,我不想被烤成肉干!&amp;qot;就在火一寸寸吞噬着真气,直到已经开始实质性触及到皮肤时,元楼终于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嘶吼起来。

    他不想死,更不想以这种方式死。

    妲灵看了看力支,力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住手的意思,眼神平淡冷漠。

    &amp;qot;是初三,是初三派我们杀你,也是初三让我们杀这些人,就是他!我什么都说了,求求你把火撤了吧……&amp;qot;元楼的语速快到极点,恨不得瞬间就把所有的话都出来,带着哭腔。

    &amp;qot;果然是初三,妲灵录下来没有?&amp;qot;力支手一挥,苍炎收了回来。

    元楼顿时浑身脱力,一屁股坐到地下,喘着粗气。

    &amp;qot;都记录下来,初三……我绝对不会放过他!&amp;qot;妲灵点了点头,紧抿着嘴。

    被杀的每一个人,都是她的兄弟姐妹,这样的仇恨,不共戴天。

    &amp;qot;我……我都说过了,你们可以放了我吗?我保证,那些人都是孔八连下的手,我只是一个旁观者,甚至我还劝过他,可是他不听。&amp;qot;元楼浑身都被汗浸湿,眼珠子滴溜溜转,竭力辩解着。

    此刻的他,哪有一点神明境高手的气势,简直就像是一滩烂泥。

    那些远处看着这一幕的众人,瞠目结舌。

    堂堂两大神明境初期高手,在力支手里,一死一求饶。

    太刺激,太震憾了。

    &amp;qot;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想求饶!&amp;qot;力支还没说话,妲灵已经寒声说道,手一挥。

    一道冰刺凭空形成,直接从元楼头顶神庭插进。

    卟哧!

    元楼全身真气十不存二,几乎被苍炎燃尽,根本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只感觉到脑门一阵冰凉。

    冰刺从神庭刺入,从后脑勺透体而出。

    元楼瞪大着眼晴,难以置信地瞪着妲灵,然后呯的一声倒在地上。

    他死也没想到,力支没杀他,居然死在妲灵手里。

    &amp;qot;好!报仇血恨,抚慰亡灵!&amp;qot;众人中,有人双手高举,声音中充满着悲伤。

    顿时,其他人跟随,声音响彻整个御宝鼎内空间。

    &amp;qot;还没有结束,他不过是棋子而已,真正的凶手是初三!&amp;qot;妲灵闭着眼晴,不让自己眼中的恨意给力支看到,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声音说道。

    她知道,初三并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后面的蓬泽。

    以前她认为蓬泽不会来找这些人麻烦,因为他们在蓬泽眼里,目前还是蝼蚁。

    但是结果却不是这样。

    蓬泽!

    提起这个名字,妲灵心中恨意滔天。

    旧账未清,又添新账。

    &amp;qot;初三要杀我,我还没有找他麻烦,这一次,新旧账一起算。&amp;qot;力支点头说道。

    这几天历炼回来,因为修炼,他并没有去找初三算账。

    现在,是时候了。

    有了留影玉上元楼的供词,就算巴图尔追究下来,力支也有把握。

    &amp;qot;你把他们送出去,我们两个去找初三。&amp;qot;妲灵睁开眼晴,有些泛红,冷声说道。

    这一刻,她身上透露着让人不敢接近的寒意。

    &amp;qot;好。”

    力支控制着御宝鼎,将众人连同小屋送出鼎外,然后一把苍炎烧了元楼跟孔八连的尸体,把被屠神枪戳烂的窥天镜捡了起来。

    这件中品神宝,虽然被屠神枪中的战意击破,但还没有完全损坏。

    等以后颜香影回来,说不定还有办法修复。

    咻!

    御宝鼎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光,消失在夜空当中,只留下一群眼中带着狂热之色的组织众人。

    从此刻开始,力支在他们的眼中,已然类似神明。

    成了一种精神支柱。

    战旗营大营当中,副统领大帐,初三正端着杯子,品着新送过来的美酒,铠甲已卸,在大帐中踱来踱去。

    自从当了这副统领之后,要比以前在守备殿爽的多,这里的一切他作主,有享之不尽的美酒佳肴,可惜他不好美色。

    要是二哥始二没死,给他安排几个美女伺候着,这才是逍遥日子。

    想到自己二哥,初三本来满是笑意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狠色。

    那个黄老临走时说的话,绝不是空穴来风,这一点也从侧面得到巴图尔的证实,力支八成就是杀人凶手。

    三个神明境的高手,居然被力支杀掉,肯定是那位出手,否则凭力支那时的修为怎么可能做到。

    那位大人物,是没有办法找她算帐了。

    但是绝对不能放过力支。

    虽然巴图尔有言,不能杀他,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己现在是他的顶头上司,有什么不可能的。

    只需要再忍耐几日,大军一但完成建备,奔赴东北战线的时候,就是力支死的时候。

    “大哥,老子不日将会为你们报仇,放心吧。”初三仰头一口灌下杯中剩余的酒,眼里寒光直闪,就好像力支是待宰羔羊一样,时间一到就要弄死。

    轰隆!

    就在这时,突然间大帐一阵震动。

    初三浑身一震,神识猛地散发出去,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帐之中,周围变成了一圈密不透风的墙壁。

    “居然敢在战旗营放肆,何方小贼,快给本统领出来!”初三有恃无恐地喊道。

    这里可是右旗城,他是战旗营副统领,又是巴图尔亲卫心腹,他不信有人敢来对他出手。

    刺啦!

    就在这时,整个大帐从中被一股锋利的气息,撕裂成了两半,坍塌下去。

    力支跟妲灵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我可是你的上司,毁我大帐我就可以治你死罪!”初三一把捏碎手里的酒杯,阴着脸冷哼道。

    “别激动,从你在古战场要杀我时,引凤王之火毁我父亲遗体,我们就已经结仇了。上次历练又派孟钨孔八连他们杀我,你已经判我死罪了不对么?”力支脸上带笑,一步步朝初三走去,走到他身边拿起桌子上放的酒:“看来在战旗营里,你的日子过的还不错,如果你不来找我麻烦,其实我不介意你一直享受下去,但是可惜你却派孔八连他们杀了那么多人。”

    “孔八连这混蛋,居然出卖我!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的身份,就算派他们杀人你又能拿我如何,敢动我一下,信不信尊上灭了你力神府!”初三恨恨骂道,见力支朝他走来,轻轻后退着,色厉内荏的吼道。

    “新账旧账跟你一齐算算。”

    妲灵踏步向前,雪玉出现在头顶,面如寒冰:“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姐妹,今天,他们的仇,由我来报!”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就像寒冬来袭一般。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