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学生和老师
    苍木神杖一砸落空,被毕乌王让过。天』『籁小说Ww

    但是并没有落下,而是在空中划了个弧形的圈,趁着毕乌王闪避的瞬间,再次袭回。

    啪!

    坚不可摧的苍木神杖,带着无边神火,直接砸在毕乌王的后背。

    毕乌王身上的金焰,仿佛寒冰遇到烈阳,在神火面前,寸寸消融。

    浮在虚空中的身体被苍木神杖砸的连续翻腾,出阵阵惊叫声。

    力支从地面一跃而起,苍木神杖回到他手中,然后落在老知跟三位长老身前,看着毕乌王在空中稳住身体。

    “大人,你终于回来了。”杜长老声音还有些颤抖。

    神识受伤,让他的战斗力大减,看到力支出现,总算心里一松。

    “辛苦你们。”力支点了点头,然后对老知投以一笑。

    这些新兵们,多亏有老知跟三个长老维护,才得以保命。

    “是都统大人,他居然不怕毕乌王的火!连神明境初期的高手,都不敢跟毕乌王的至阳真火硬碰,他一下就把火焰给灭了,太夸张了吧!”

    “傻冒,都统大人可是大败窦欲的人,区区毕乌王算什么。”

    “这能一样吗?自古以来火焰就是人类的禁忌,我听家里长辈说过,除了中央泽州一些炼制神宝的门派专修火焰以外,几乎没有人。”

    “我亲眼所见,都统大人与窦欲一战时,身上升腾着火焰,好像是道法,能够克制毕乌王身上的火焰也不奇怪。”

    “同为气玄境中期,居然让我有一种面对神明境高手的感觉,这个力支果然不能用一般的眼光来看。”

    “那是当然,否则家里面的老祖宗怎么可能让我加入军队。”

    ……

    正准备撤退的新兵们,因为力支的出现,停止了脚步,大半的人张大着嘴巴看着这一幕。

    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力支此时给他们的感觉,比高高在上的神明境高手,还要安全。

    他一来,不但那些流光消失,就连毕乌王都吃了个亏。

    连老知这种神秘莫测的高手,都做不到这一步。

    “嘎!人类,怎么是你?”毕乌王被苍木神杖砸的头晕脑涨,回过神来看到力支,惊讶至极。

    身上的至阳真火,被苍木神杖上的神火轻松压制,让它堪比人类的智慧有点转不过来。

    在赤龙果树前,它是眼睁睁看着,力支不怕至阳真火形成的火龙。

    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最关键的是,它和整个族群的实力进化,还是因为力支出手帮忙。

    要不然以它本身的实力,想要吃一个果子都难,就算有凤王在,也拿赤龙果没有什么办法。

    况且力支身上还有一种让它胆颤的气势,上一次深切感受到,就像面对着高高在上的荒兽王一样,让它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我是战旗营都统,他们都是战旗营的人,你敢对他们下杀手,我就灭了你全族!”力支手持苍木神杖,对毕乌王怒目而视。

    他在帮凤王吃赤龙果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

    如果他回来的再晚一点,新兵势必会出现大量的伤亡,这一切,都是他无意中造成的。

    差点铸成大错。

    “是他们先动的手,人类闯我新月谷,杀我手下,这账怎么算?”毕乌王的话,明显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它拿力支没有办法。

    只要力支身上的气势一展,它的身体都会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想逃。

    这么问,其实也就是找个面子而已。

    “算什么账?如果要算的话,先算我们之间的账。”力支嘴角一咧,露出冷笑之色。

    今天这一幕,他看到以后就在自责。

    荒兽与人类之间的战斗,不是一年两年了,力支也希望能够获得和平。

    但在真正的和平之间,两族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当时跟凤王达成协议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导致了毕乌王差点伤害到战旗营的新兵,这件事情是他的责任。

    所以保护这些新兵,势在必行。

    不存在任何妥协的余地。

    “嘎……大不了我让手下一涌而上,同归于尽!”毕乌王见力支态度强硬,十分恼火地威胁道。

    “你不敢。”力支笑了。

    他有大倚仗,就是苍炎,那种来自火英的气息,对高级以下的荒兽,有致命的克制力。

    如果毕乌王真敢这么做,他绝不会客气,有老知他们在,也不会两败俱伤。

    老知也没料到力支居然这么强硬,丝毫不把毕乌王放在眼里。

    这是有多大的倚仗。

    连他都想不通,难道是在虚张声势?

    但是下一刻,毕乌王做的事情,明明白白告诉他,力支并没有虚张声势。

    “嘎……算你狠,人类我们以后总会有碰面的时候,千万别落在我的手里!”毕乌王眼中恨意毕露了几句狠,对天连叫几声,听到这声音,立刻那些毕乌们开始撤退。

    片刻之间,漫天的毕乌们,退的一干二净。

    毕乌王翅膀一扇,也跟着化做流光退走。

    新兵们,齐齐松了口气。

    看向力支的眼神里,充满着敬畏。

    能几句话吓走毕乌王的都统,惊为天人。

    御宝阁三个长老,此时也以另外一种眼神审视着这个少年,眼中多了一丝尊敬,不再是当初时的无奈。

    “大人,另外三个代百夫长,至今没有回来……他们带领的百人队,已经被我们归入麾下。”杜长老此时的脸色,恢复了一丝血色,走到力支身边禀报道。

    “他们三个人以后估计不会回战旗营,就由你们带领吧。”力支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解释。

    孟钨已经被窦昊杀了,孔八连跟元楼但凡还要有点脑子,就不会再回来找瘪吃。

    这样正好,这三人一走,战旗营以前那些由犯人变成的士兵,也会安份不少。

    “请问大人有没有看到窦昊?”老知此时也沉声问道。

    “他没有回来?”这次轮到力支惊讶了。

    窦昊在他把赤龙果树收取之前,就已经离开,居然没有回到营地,估计还在新月谷中斩杀荒兽积累战功吧。

    以他的修为,在新月谷这种地方应该是横行无忌的,就算遇到毕乌王,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窦昊行事跟常人不同,不用管他。”

    老知右手快掐动着,脸上露出放心的神色,对力支请示道:“有件事在下要禀报大人,在下自做主张,把大衍天书传于这些新兵,其中有一人机缘丰厚悟得大衍天书之道,在下想收他为徒。”

    “大衍天书?你把自己的道法公布出来,好宽阔的胸襟……”力支对老知抱了个拳,露出赞赏之色。

    他之前听老知说过,继承了北方大衍天算之术,这大衍天书听起来名字差不多,应该也是门厉害的道法。

    要知道武功也好,道法也罢,都是修炼之人极为珍视的东西。

    有一门好的手段就等于在战斗中占了先机。

    老知居然把自己的道法公布出来,让人人可以学习,这种精神让力支佩服。

    “大衍天书并不是道法,而是一种对天地大道的领悟,也是在下偶然所得,本就是天地所生,所以人人皆可学。只是这大衍天书,对机缘的要求极高,机缘不至一辈子都领悟不到,但是那个叫于聪的士兵能够在几天之内领悟出来,让在下极为惊讶。这件事情,对在下来说也是个大机缘,所以请都统大人肯,在下想收他为徒。”老知娓娓说道。

    在看到于聪划出“死”字那一刻起,他就动了收徒之念。

    但这不是门派,是战旗营,军队之中,必须要得到力支肯,否则的话就是触犯军法。

    “于聪,居然是他……真是机缘来了挡都挡不住,这事我可以同意,不过最主要的是还是于聪的个人意愿,如果他也想拜先生为师,自然再好不过。”力支不由赞道。

    于聪和尤峰两人,是妲灵特意关照过的。

    想不到才来战旗营几天,就碰到了这么大的机缘。

    老知此人,给他感觉古道热肠,从阻止窦欲上面就能看出,而且身上有股读书人的正气,气质亲和,又是神明境的高手。

    能拜他为师,于聪无疑要少走很多弯路。

    “多谢。”老知做了个道揖,别过力支往昏迷的于聪走去。

    从尤峰手里接过于聪,手指轻轻在于聪头上神庭处连点,于聪紧闭的眼晴动了动,然后睁开。

    看到自己被老知抱在怀里,连忙闪电一样跳开。

    “你……你干嘛?”于聪撩了撩搭着半面的头,眼里闪着深深的嫌弃之意。

    想到自己被老知抱着,还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头皮就一阵麻。

    “你刚才冒用大衍天书,精神承受不住昏倒,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想问你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老知面对于聪的眼神,脸上一片淡然,仿佛没看见一样问道。

    “什么?拜师?不行不行,我已经有师父了……”于聪一脸诧异,拼命摇头。

    “聪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师父了?”尤峰一听他这么说,立刻急着说道。

    他与于聪是兄弟,老知的厉害他可是亲眼所见,如果于聪被他收为徒弟,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哎呀你不知道,反正我不能拜师……”于聪不知道怎么解释,面露难色。

    “大道自然,机缘不到,无妨无妨。”老知微笑出声,并没有一点因为于聪不拜他而产生的尴尬。

    虽然说于聪是他的一线机缘,但是于聪本人不愿意,强求也没有用。

    机缘这种事,强求无用。

    他来东方莽原,为的就是找到这个机缘,但是现在时机明显还没有到。

    大衍天算虽然厉害,可以看透很多命运之机,但有利也有弊,并不是什么事都能算到,他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轨迹而已。

    而且这轨迹在不断变化当中。

    天机之数,是为易,易就是变,所以即便是他,也把握不住。

    特别是关于自己的机缘,大衍天算根本没有用处,只能一切随缘。

    听老知这么说,于聪总算放下心来。

    “先生,虽然我不能拜你为师,但你公布大衍天书,让小子我受益很多,我叫你一声老师吧。”于聪是个机灵人,抱拳对着老知抱了一拳,恭敬施了一礼。

    “好好好,学生也不错,上古时候北方古界就有学生和老师一说,想不到今天在下也能收得一学生,庆幸!”老知朗声笑道,但是谁也听不出,他的笑声中,竟包含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