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遇到瓶颈
    ♂,

    战旗营大营中。

    孔八连跟元楼一脸沮丧之色,初三脸色阴沉,十分不好看。

    “那个窦昊居然敢多管闲事,窦家的人真是胳膊肘往外拐,不但不杀力支,还帮他……”初三恨恨说道。

    他已经听两人汇报了当时的情况,第一反应是不信。

    窦家跟力支有深仇大恨,怎么会出手相助。

    但是孟钨的死,又让他不得不信。

    “大人,这次没杀掉他,下次趁着窦昊不在时再下手,属下必定让他生不如死!”孔八连急急表态,想要将功补过。

    现在他们跟力支之间,已经彻底翻脸,只要力支一天不死,他在战旗营就没有容身之地。

    但是窦昊这个大麻烦横在其中,实在难以下手。

    “这小子走了狗屎运,不过大人请放心,他成不了什么气候,毕竟境界修为太低。”元楼一脸油笑,跟着说道。

    “不用了!”

    初三手一挥,冷哼一声:“既然你们没有杀掉他,在城中就不宜再动手,我现在有件任务要吩咐你们去做,如果这次再做不好的话,老帐新帐本统领一并跟你们算!”

    “请大人明示。”孔八连脸色一变。

    初三代表的可是巴图尔,整个右旗城之首,如果真要发怒追究他们,插翅都难逃。

    “你们去杀几个人,这些人都是气玄境的小崽子,办好这件事情,回来跟我复命。”初三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扔给元楼。

    “这些人是?”元楼脸上一喜,连忙问道。

    气玄境的人,对他们来说,杀起来还不是轻而易举,居然让初三这么慎重吩咐。

    “他们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企图对抗巴图尔,做为巴图尔亲卫,本统领自然有分担之责。”初三眼里射出一丝寒光,脸上冷笑连连:“这个秘密组织的首领叫妲灵,是力支的青梅竹马,但是你们不要动她,只要铲除其它人就行。”

    “是!”元楼跟孔八连同时应道。

    不再多问什么,转身离开大帐。

    ……

    群山大川之中,无数的荒兽在四散奔逃。

    发出凄厉的尖叫声,仿佛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一样,天上连一只会飞的荒兽都没有。

    咻!

    一道人影在空中急降而下,整个虚空都为之一颤,爆发出刺耳的破空声。

    电光裂空般砸在地面。

    立刻,三头慌不择路的牛形荒兽,浑身抽搐着摔倒在地,强大的惯性让身体硬生生把地面犁成一条三米多长的沟。

    等完全停下来之后,整个头和身体,骤然分离。

    “三百三十七。”窦昊嘴里发出低语,缓缓朝三头被杀死的荒兽走去,手中的树枝轻划,立刻荒兽头上的犄角就被割了下来。

    手一招,犄角飞入他手中,被装进背在身后的袋子里。

    他离开力支之后,并没有急着回营地。

    反正那些新兵跟他也没有任何关系,有老知带着也不怕会死。

    挑战力支的事情,定在二十天后,已经过了三天,这十七天里,他要杀荒兽来换取战功。

    窦昊不是个守规矩的人,但有些事,既然这么定了,就这么去做。

    装完犄角后,窦昊抬头朝力支所在的盆地方向望了一眼。

    力支现在对于他来说太弱了,可以说真武剑意一出,必死无疑。

    他感兴趣的只是力支展现出来的荒古战意。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力支从力神府出来开始,杀死窦先,打败窦欲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在极短的时间里产生着巨大蜕变,蜕变速度之快,甚至连他都极为震惊。

    如果真是老知所说的应劫之人,那就应该在这十七天里,变的更强。

    否则的话,他的真武剑意之下,没有活口。

    如果死在自己剑下,力支无论是什么人,都不值得他关注。

    窦昊收回遥望虚空的目光,脸上一片森冷之色。

    远处,白色盆地边缘的大山缝隙之间,御宝鼎镶嵌在凹进去的一块山岩当中。

    如果光凭眼晴看,就算是天大的本事都不可能发现御宝鼎的存在。

    御宝鼎中。

    赤龙果树已经安放在鼎内空间原先苗圃的位置。

    树根之下,一个漩涡缓缓转动,丝丝火苗从漩涡中吐出,正是炼神大阵。

    炼神大阵中吐出的神火,被力支控制在适当范围,不会一下烧毁这棵赤龙果树。

    火丝一吐出来,立刻就会被赤龙果树的根部吸收,然后转化成为那些还没有成熟绽开的赤龙果中的力量。

    噼啪!

    一颗果实成熟了,裂成两半。

    但是其中的火龙还没来得及钻出来,果子已经被力支摘了下来,握在手中。

    然后嘴一张,火龙直接从裂开的缝隙,钻进了力支腹中。

    一股炽热到极点的感觉,从力支体内产生。

    这条火龙,不再是单纯的至阳真火,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神火的力量。

    庞大的火焰力量,在他腹中蹿行。

    立刻,真气极速运转,这一次**没有再被火焰毁坏,而是任由这头微缩的火龙夹裹着真气在其中纵横。

    真气随着火龙的行进而变化,附着火龙上面,穿行在极其细微的经络当中。

    但是身体毕竟是身体,就算有火英气息保护,一旦有外来力量入侵时,就会统一起来对抗。

    受到火龙激发,力支存于四肢百骸中的真气,不由自主地回缩,或是阻截,或是附着,阻止火龙蹿行。

    这样一来,力支感觉自己对真气的控制度,立刻增加了不少。

    “果然有用,有了这赤龙果,就不需要再用炼神大阵做破而后立之事,要不然每次毁灭重生,对你来说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莫皙阳高兴叫道。

    至阳真火本就是集地心烈焰与太阳的力量为一体衍生出来的独特火焰。

    对于真气和**,都有着巨大帮助,力支的身体经过火英气息淬炼之后,基本已经达到极限,不会再有什么大的进步。

    他现在要做的是提升对真气的操控细微度。

    所以没有必要总用炼神大阵。

    他建议力支像凤王一样,直接吃下赤龙果中的火龙,来进行修炼。

    果然效果如他所想,比炼神大阵还要强悍。

    “其实现在真气只是被外力所激,并不是真正的受我掌控,所以还是虚幻的感觉。一旦火龙消失,真气又会回到以前,不能完全受我支配。但是也有大好处,只要这赤龙果足够,让身体对真气的操控产生记忆,成为本能,就是入微之境!”力支并没有太过高兴,而是在仔细体察着体内情况。

    万事都要一步步来,没有一蹴而就的便宜事。

    虽然赤龙果有用,但也需要一个过程。

    “有用就行!一定要在跟窦昊决斗之前,突破修为。以窦昊此人的性格,虽然对你没有杀意,但是战斗时势必全力出手,他的剑意一旦发动起来,就算是神明境初期的修为也躲不过去,苍炎能不能躲掉都是未知。战意又时灵时不灵,不受你掌控,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覆地印压他,让他没有机会使出剑意。”莫皙阳替力支谋划着。

    力支的手段并不少,甚至远超窦昊。

    但是窦昊的真武剑意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无视空间距离的地步,不出则已,出则封喉。

    孟钨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不管这么多,先突破。”力支倒没像莫皙阳这么烦恼,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三个小时,一枚火龙,硬生生在他体内消耗殆尽。

    庞大的火焰力量散开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被真气吸纳转化,带回丹田之中。

    丹田受到这股庞大力量的催化,开始缓慢扩张。

    丹田就像是一个湖泊,里面的容量是即定的。

    自古以来,想要增加真气量只有两个办法。

    要么得到某些大机缘,比如老荒兽的残魂,或是这赤龙果力量的凝炼,才能变的更大,容纳更多真气。

    或是不断压缩真气性质,从气状压缩成水状,常人只能采用这种方法。

    所以真气量远不及力支。

    但是赤龙果的力量,如果不是能够无视至阳真火的人,根本无法利用。

    不知道颜香影受不受得了。

    力支一边观察着丹田之中的变化,一边想到。

    一枚赤龙果消耗完毕,立刻又有一枚跟着成熟,再次被力支吞下。

    趁着真气还没有脱离掌控,再次修炼。

    如此反复。

    整整七天,力支都在安静修炼当中,赤龙果整整被消耗掉三十二颗,对于真气的掌控度大增,现在就算火龙消失之后,力支也能感觉到真气如臂指使。

    举手投足之间,气随意动,甚至可以离体小范围转化为实质不至于消散。

    几乎已经达到入微之境的地步,但像窦欲当初直接用真气化为绳索捆绑众人,却还做不到。

    再用赤龙果修炼下去,也没有任何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对真气的操纵已经到达巅峰,却还是迟迟不能突破。”力支百思不解,十分疑惑。

    一直以来,他修炼都是按步就班,力量达到或是真气达到,就能够顺利突破。

    但是这一次遇到瓶颈了。

    “别着急,可能是你实战经验不够。”莫皙阳劝慰道。

    “可能是我的实战经验不够,总是在修炼所以没办法一次突破。”力支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自己的缺陷,战斗经验太少,几乎一直在凭空修炼。

    想了想,接着说道:“已经过去十天,新兵们估计都已经完成历练,是时候返回营地了。”

    力支控制着御宝鼎恢复原样,从鼎中钻了出去。

    然后朝着新兵扎营的方向纵去。

    此时的新兵营地,正在被一群毕乌围攻当中。

    这些毕乌,与之前他们见到的毕乌完全不同,身上不再是灰黑的羽毛,每一只都闪着太阳般的金光,一丝丝像火焰在身上流淌一样。

    足足有上百头之多。

    而且实力,也不是之前遇到的毕乌可以媲美的。

    新兵们被抓着就伤,根本躲不过这些毕乌的袭击。

    “怎么这些畜牲,突然间实力大增!”杜长老一拳打退一只冲向自己的毕乌,落在地上眉头紧锁。

    力支已经离开十天,这些天来他们带领着新兵与荒兽战斗,各有损伤,好在有老知的大衍天书治疗,还没有出现过死亡。

    但是今天的情况突然变的不同。

    出现了这么一大群与以往不一样的毕乌,几乎全是相当于气玄境后期巅峰,顿时新兵伤了大半,失去战斗能力。

    甚至就连他这个神明境初期的人,同时对付几头,都相当吃力。

    “这些毕乌都是进化过的,应该吞食过至阳真火,实力大增。带着各自的新兵,往后撤退!”老知手中的毛笔连连划动,一个守字出现在虚空当中。

    顿时,几头俯冲而下的毕乌,像是碰在了一堵无形气墙上,被远远弹飞。

    同时他掐指连算,一贯舒展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

    “不好……有强敌来袭!”老知心里一怔。

    如果是他自己倒是没有问题,但是这七百多新兵,危险了。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63

    谢谢支持订阅。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至上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