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衍天书
    ♂,

    五十枚赤龙果,陆续成熟。

    整整花了三天时间。

    因为赤龙果树和凤王的存在,窦昊无法跟近力支身边,再加上大量荒兽从盆地散开。

    整整等了力支三天后,便从盆地离开。

    毕竟他要跟力支一战,战功也需要时间积累。

    如果力支一直在这里不走的话,他一直看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力支并没有发现窦昊已经离开,等五十枚赤龙果完全被毕乌一族分食之后,他停止了对赤龙果的控制。

    “凤王,答应你的五十枚赤龙果已经做到了,这棵树和树上余下的四十九枚果子,我拿走。”力支目光一动,快速地数完赤龙果的数量后说道。

    “嘎!凤王大人,这小子在说什么?”毕乌王听到这话,立刻一惊,发出怪叫。

    “散了散了都散了,?你们毕乌一族吃了这么多赤龙果,接下来要很长时间进化,这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交给本王吧。”凤王头一偏,不想看毕乌王,扑扇着单边的翅膀,赶着毕乌王离开。

    这是它私底下跟力支达成的协议,甚至都没通知毕乌王。

    “可是这果树……”毕乌王明显能感觉到凤王在赶它走,还想再问什么。

    结果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凤王直接打断:“啰里八嗦,怎么跟人类一样,真当自己学会人语就是人类了?你是本王的直系属下,本王的话都敢不听?”

    说完瞪目而视,看的毕乌王浑身打了个哆嗦。

    尽管心里有极大的不满,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呼啸着带领那些吃过赤龙果的毕乌们,飞离盆地。

    这下,只剩下凤王跟力支一人一鸟。

    “小子,这次让你占了便宜,咱们两人的契约也就此作废,下次再看见你,本王可没以前那么客气了。”凤王见毕乌王离开,才色厉内荏地说道。

    契约这个事,对它来说是个大丑闻。

    不敢透露给任何荒兽听,要不然的话,传到荒兽王耳中,它这四将的位子也将不保。

    而且它的自尊心,时时刻刻都被这个契约捆绑着,一看到力支就头疼。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解除契约。

    力支没想到凤王来这招,不过他也无所谓。

    “好,契约就此解除,我下个月就要去东北战线,估计以后见到你的机会也不大。”力支笑着点了点头。

    凤王虽然不是主观意愿,但毕竟也帮了他几次,解除契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什么?你要去东北战线?那可是龟王老头的地盘。以你的实力,在它面前弱的跟蚂蚁一样,张口就能吃掉你。”凤王并没有因为力支解除契约而高兴,反而惊叫起来。

    仿佛这个龟王,在凤王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一提到龟王,凤王整个鸟都感觉不好了。

    “你们同为荒兽王座下四将,怎么感觉你好像很怕龟王?”力支不解问道。

    “谁?谁怕龟老头……你是在说本王吗?开什么玩笑,本王已经转化成至阳真火,完克龟王老头的水,本王不过是念在你我是旧识的份上,提醒你一句而已。”凤王装模作样地掩饰着,巨翅一扇升上高空:“下次再见,估计本王要在龟王老头的便便里找你喽……再见,不对……再也不见!”

    说完,不等力支再说话,化做一道流光冲上天际。

    “逃的真快,可惜没能在它嘴里问问那龟王的底细。”莫皙阳笑道。

    “不要紧,反正迟早都会对上那龟王。”力支无所谓地说道,目光落到了黑漆漆的赤龙果树上面,“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赤龙果树移到御宝鼎里面去。”

    说完,力支离开赤龙果树,朝着盆地的入口跑去。

    这三天里,窦昊都没有出现,不知道是离开还是隐藏起来。

    力支必须要确认,他可不想在窦昊面前,展现御宝鼎。

    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窦昊的踪迹,心里顿时放了下来,看来窦昊已经按捺不住,先一步离开。

    回到赤龙果树旁。

    御宝鼎从空间指环中召出,悬浮在他头顶。

    受到真气的催动,立刻变大,直到化为可以把整个赤龙果树都笼罩进去大小。

    接着翻转过来,口下底上。

    “凤王说这玩意离开地心烈焰就要枯萎,你打算怎么处理?还是直接不管就让苍木神杖吞噬融合?”莫皙阳见状问道。

    “不,赤龙果对毕乌这样的荒兽作用非常大,凤王也说了,对人类修炼火焰的高手也有大用,如果直接融合,果子很快就会消失,白白浪费。御宝鼎的空间虽然没有地心烈焰,但是别忘了,炼神大阵当中有神火,我要试试看这棵赤龙果树能不能吸收神火。”力支说出自己的打算。

    实际上,他在开口跟凤王要果树的那一刻,就已经存着这样的想法,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地心烈焰产生的火焰层次低于神火。

    如果这棵树能耐得住神火的威力,说不定还可以改良。

    要是实在行不通,再给苍木神杖融合吞噬也不晚。

    反正御宝鼎中,以前就有苗圃,种些灵药仙草之类的东西,不愁没有地方安放。

    咻!

    背云玄金剑出现在力支手中。

    锋利的剑刃,在他挥动下,直斩赤龙果树根。

    噗嗤。

    一条庞大的埋在地底的树根应声而断,里面迸发出金黄色的液态火焰,岩浆一样,但是比岩浆还要纯净,落在地上立刻让白色的土开始结晶。

    温度极高。

    普通人如果敢斩赤龙果树,不小心碰到这样的液态火焰,真气都挡不住,一下就会被灼伤。

    但是力支没有这个顾虑,连连挥剑。

    锋利的背云玄金剑此时被他当成锄头来用,每一剑下去,都有一条树根折断。

    在斩断上百道树根后,终于落在了主根上。

    刷刷刷!

    连砍三十几剑,终于把主根斩断之后,在赤龙果树将倒未倒之际,御宝鼎口传来巨大的吸力,连根带树直接吸进了鼎内空间。

    力支跟着也钻了进去。

    然后御宝鼎急速变小,化做一道流光隐没在大山之间。

    ……

    新兵驻地。

    刚刚经过一场撕杀,三天前突然间漫山遍野多出了许多荒兽,然后毕乌却通通撤走。

    新兵们按捺不住,在各自百夫长的带领下,与荒兽展开撕杀。

    斩获荒兽无数,但新兵也因为经验不足,大量受伤。

    好在有老知跟御宝阁三个长老护着,倒是没有人死亡。

    自从孟钨被窦昊一剑斩杀之后,元楼跟孔八连就没再回来,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孟钨、元楼和孔八连带领的百人队,此时已经重新划进老知等人的队列当中。

    窦昊至今也没回营,他属下的人并到老知的队伍当中。

    老知此时,正在哀嚎连天的新兵中穿行。

    手中多了一支晶莹剔透的毛笔,凌空划着字。

    笔下,一个大大的“医”字,凭空展现出来,散发着柔和的蓝光,然后笔尖一点,打入受伤的士兵身体当中。

    立刻那些哀嚎不断的新兵们,就感觉不到疼痛,身上的外伤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老知大人,你这是什么武功?难道是道法?”一个受伤不重的新兵双眼冒光,挣扎着起身问道。

    语气中充满着敬佩。

    本来看老知一幅文弱书生的样子,身上没有半点气息波动,根本就不像一个神明境初期高手。

    但这三天来的战斗,让他彻底改观。

    就靠着这支笔,随便在空中划出一个大字,就能击毙一头中级荒兽,手段匪夷所思。

    不过战斗的时候,他没有机会问,直到此刻再也忍不住。

    “这是我自创的大衍天书,脱胎于道法,但是又跟道法不同,你有兴趣啊?”老知满脸笑容,给人一种极其亲近的感觉。

    “请受弟子一拜!”那新兵一听老知这么说,当即拜倒。

    这般神乎其技的手段,简直比他知道的高级武功还要威风,居然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传授,差点让他以为自己是幻听。

    他这么一拜,顿时周围的新兵也纷纷有样学样,聪明一点的立刻跟着跪拜。

    还有一些反应迟钝的,被同伴也扯着跪下。

    这是在行师礼。

    区区三天,老知就用自己的手段,折服队中大部分的新兵。

    “我不收徒,大衍天书在这,你们要感兴趣自己学。”老知见四面跪倒一地,边笑边用笔凌空写了个托字,“但是看不懂的,不要问我。”

    顿时,那些跪倒的新兵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从地而生,硬生生把他们身体托了起来。

    接着老知笔划不停,在空中行走龙蛇之势,一个又一个的字符在笔下生成,自动排列,是一门功法。

    [大衍天书]直接就以他的笔,展现在众新兵面前。

    离的稍远一些的御宝阁三个长老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眼中止不住的震惊。

    这个年轻的书生,这几日来已经见到了他一点玄奇的手段,用龟甲使用出的道法,出神入化。

    大衍天书更是让三人叹为观止。

    “他居然把这么珍贵的功法,随意教人,自古法不传六耳,这么做简直违背天道。”瘦长脸长老眼中精光暴闪,注视着空中成型的大衍天书,想要把这大衍天书完全记在心里。

    “一般人对自己的武功道法都是珍惜的不得了,为何这个叫老知的书生,做出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奇人……”杜长老显然也在记,眼中闪过一丝钦佩。

    “管他呢,这大衍天书是好东西,记下总不吃亏。”矮小长老哪管这么多,神识发动,照着老知写出来的大衍天书,刻印下来。

    其它的新兵们,也都赶紧记着这玄奥的天书。

    老知写完之后看在眼里,闪过一丝欣慰。

    “列祖列宗,种子已经种下了,何时开花,只能凭天由命。”老知仰头看着北方,在心中长叹一声,眼中无限惆怅。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63

    谢谢支持订阅。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至上神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