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她的名字
    上次来新月谷,力支本打算着斩杀荒兽修炼加赚取资源,结果机缘巧合碰到了颜香影。天』籁『小说Ww

    得到巨大的好处,不但避过何童追杀,还借着机会把他一举镇压。

    事隔三天,再次出兵新月谷,心情已经完全不同。

    现在他不用担心修炼的资源,换句话说,归元丹对他的修炼已经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有九十八万金的铭卡在手,再加上那些晶魄,已经完全可以支持他修炼到颜香影回来。

    一枚空间载器的价值,足以让他在一段时间内,不用担心缺钱这个问题。

    新兵们浩浩荡荡前行着。

    力支已经先一步到达新月谷,毕乌群在天上盘旋,数量之多遮天蔽日。

    自从三天前,毕乌王被一个人类吓走,毕乌群又遭到何童魔神之体击杀不少之后,新月谷中所有的毕乌,都开始警惕起来。

    不再像平常那样躲在窝里修炼,而是成群结队在天上巡逻。

    看到战旗营的士兵到来,毕乌群中出一阵阵刺耳尖叫,立刻就有几头往新月谷深处飞去。

    余下的毕乌,立刻往一块凑,像是组成一个阵势,井然有序。

    不断对人类出警告声。

    “快看,那是荒兽通缉排在第一的毕乌,价值五万金!这怕有几十只吧,如果全部杀死,那得多少钱啊?”一个气玄境初期的士兵仰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脸兴奋。

    他看到的不是荒兽,是财富。

    “别吹牛逼了,就凭你的修为,毕乌一抓子就能让你二十多年都白干。要不是有神明境高手在这镇着,我们就是这些毕乌眼里的食物。”属于原先犯人里的老兵打击道。

    一只普通的毕乌,相当于气玄境后期的人类高手。

    这几十只聚在一起,又在天上不下来,就算是神明境初期的高手,也不敢冒然过去。

    前方是大片的山岭峡谷和树林,士兵们不得不暂时停止了行进,原地驻扎。

    “你们从现在开始,往新月谷内部缓慢进,肃清沿途荒兽,每个百人队分配出来人负责记录战功。每个暂代百夫长的神明境高手,必须优先保护手下士兵,如果出现士兵受伤,优先保护。这次没有军纪营跟随,但是如果让我现有人背弃同伴,或是自相残杀,一律交由军纪营军法处置!”力支站在一棵树头,朗声对下面的士兵说道。

    力天明以前就曾说过,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力支不管这里面有没有人怀着鬼心思,一支军队的建立,势必心要齐。

    他不担心那些新招募来的士兵,而是担心原来的那些犯人。

    没有时间让这些刺头归心,就只能用军法来约束。

    “谨遵大人之命!”御宝阁三个长老带头,朗声回答,作出表率。

    “妇人之仁。”窦昊抱着手臂,轻轻冷哼,表达出不满。

    他向来独来独往,现在却要照顾这些弱鸡新兵,让他十分不爽。

    老知则面带笑意,看着站在枝头微微摇摆的力支。

    自古以来慈不掌兵,战场之上,哪有优先管受伤人的道理,那样的话会让整个军队都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但他查过力支的生平。

    前任护城营大统领力天明是个将才,可以说是整个右旗城到现为止,能称为大将之才的人。

    力支是他的儿子,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应该不会是个蠢才,当然不会不知道慈不掌兵这个道理。

    所以力支这么做,必有深意。

    另外三个跟初三通过气的神明境高手,则一脸不屑。

    以他们的修为,居然苦逼哈哈地当个百夫长,本身就让他们极为恼火。

    现在还要听一个区区气玄境中期都统的话,顿时不耐烦起来。

    毕竟力支在他们眼中,马上就是死人了,只要找个机会把他干掉,立刻就能加官进爵,至少也能混个都统当当。

    力支站在高处,扫视着下面的人群,把几人的表现统统收入眼底。

    然后从树顶一跃而下,朝新月谷深处纵去。

    “果然被你猜对了,孟坞、元楼、孔八连这三人,八成已经被初三收买,这次历炼正好看看他们的态度。”力支在树林中穿梭而过,同时在心里说道:“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上每一个都轻而易举就能镇压,如果他们三个没有什么杀手锏合力对付你,不足为惧。”

    “小心为上,神明境不比气玄境,能成为神明境的高手,每一个都是明心见性之辈,不缺手段。御宝阁三个长老,轻松镇压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恐惧何童跟颜香影,这三个人以前都是军队的刺头,无视法令的人,而且上过战场,真要打起来肯定不是御宝阁三个长老能比的。”莫皙阳知道力支说的没错,但还是提醒道。

    神明境可不是大白菜,每一个都不简单。

    力支遇到的几个神明境界高手,几乎都是在对他极有利的条件下,才能艰难战胜。

    也从一定程度上面,让他有了一些麻痹大意的心理。

    再加上莫皙阳知道力支格局大,眼界宽,平常根本不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

    平时也没什么,反而能让他不畏手畏尾。

    但是离开了右旗城,必须要十分谨慎,任何被人可趁的机会,都是危险。

    “有御宝鼎在,只要我把气息隐藏好,他们没有机会。”力支一边说道,一边往新月谷深处疾驰。

    与此同时,与士兵住扎在一起的元楼、孟坞跟孔八连三人,也聚到了一起。

    “那小子自己一个人进入深谷了,胆子真不小,新月谷里面居说还有一头毕乌王,跟我们的实力相当,这是自找死路。”孟坞冷哼着,一脸幸灾乐祸。

    “不要小看他,凭他那一手火焰,一般荒兽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毕乌王存不存在也只是传说,我们没亲眼见过,大人下了绝杀令,必须要亲眼看着他死才放心。”孔八连摸着下巴,思索说道。

    “孔八连说的有道理,我们跟进去看看,要是那小子被荒兽杀死,正好省得动手。要是死不掉,我们再出手……”元楼胖胖的脸上,泛起一层油光,眼珠连连转动,心里在不停地盘算着。

    好处就是独一份,三人谁能领到这个功劳,还说不定呢。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有本事谁得。

    听了他的话,孟坞跟孔八连齐齐点头,三人抛下自己带领的百人队,飞上天空。

    “他们居然不听大人吩咐,丢下新兵自己跑了……”杜长老仰头看着消失在空中的三人,喃喃念道。

    这三人八成是冲着力支去的。

    如果要是想害力支,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他不能让力支死。

    力支要是死了,放在他们三个神庭当中的灵魂印记,也要爆炸。

    里面神火流淌出来,立刻就是灰飞烟灭的结果。

    “杜长老,我一进战旗营就感觉这三人图谋不轨,恐怕要对大人不利,要不要跟去看看?”瘦长脸长老走了过来,低声问道。

    “我也正有此意。”杜长老点头应道。

    “你们太低估力支大人了,他简直就是个怪胎,实力跟修为严重不对称,别忘了我们三个是怎么到这来的。就凭那三个人,要是起什么坏心,恐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他交待过了,让我们照顾这些新兵,我们要是走了头上那群毕乌冲下来,估计没几个能活。”矮个长老的声音传来,边朝他们走来,边指着天上的毕乌群说道。

    这个地方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只要小心一点,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但是对于普遍只有气玄境初期的士兵来说,就是个修罗场。

    没有他们镇压,几十头毕乌,就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惨剧。

    “确实,我们还是遵从大人命令,照顾好这些新兵为重。”杜长老皱着眉,一翻考虑之后,放下担忧。

    力支的手段,他亲眼见过。

    身怀神火,还有御宝鼎这样的神级神宝护身,就算真的不敌那三人,逃走绝对没有问题。

    他也不想力支回来看到这帮新兵死伤惨重,兴师问罪。

    窦昊此时,已经走到老知身边。

    一直抱在怀里的手垂在身侧,没头没尾问了一句:“去不去?”

    “你去我不去……”老知摇了摇头,也不管窦昊听不听得懂,接着说道:“给你个忠告,无论你多想跟他战斗,此时不是合适之机,为了她……忍耐。”

    一个她字,说的窦昊表情急变。

    老知说的她,做为当事人的窦昊怎么可能不明白。

    三年前回东方莽原是为她。

    帮窦家做事不单单因为窦家老祖救过他一命,更是因为她。

    甚至一直忍耐着,没有像何童一样不择手段挑战力支,也是为了她。

    这件事整个世界知道的人除了他自己,不会过两个。

    但是以老知大衍天算的能耐,只要想算,瞒不了他。

    “瞒不过你。”窦昊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似释怀。

    “十年的朋友,瞒我干嘛呢。我说过你有一劫,要落在力支身上,至于怎么解,能不能解,你好好思量……我知道你回窦家,并不是想做窦岳的打手,但是这件事情窦岳帮不了你,更帮不到她!眼下这个机会,不能错过。”老知轻轻拍着窦昊的肩膀,语重心长。

    窦昊微微侧身想让。

    以他的身手,想要让过老知没有任何敌意的拍击,轻而易举。

    但最终他没有让,任由老知的手拍在他的肩上。

    “帮我看着那群小子。”窦昊点了点头,腾空而起,尾随三个神明境高手而去。

    正在丛林中穿梭的力支,突然转身望向身后的高空,三个急移动的小黑点,让他嘴角带起了一抹弧度。

    “果然来了。”说话同时。

    御宝鼎从空间指环中飞出,力支借着一棵大树遮掩的机会,进入到御宝鼎中。

    然后控制着御宝鼎,快变小,成为黄豆大小,贴地行进。

    “咦?这小子跑的比毕乌还快,一眨眼的功夫,居然没了踪迹!”孟坞的眼晴,像猎鹰一样,在空中往下俯视。

    “八成是用什么神宝遮盖了气息,想不到这小子果然有点手段,难怪可以大败窦欲。”元楼一脸油笑。

    这几天,他已经知道力支跟窦欲一战的事情,毕竟能让初三重视的人,怎么可能不调查一下。

    “哼,就算有神宝掩盖,也躲不过我窥天镜的查探!”孔八连冷哼一声,从怀里拿出一面铜镜,上面缀着各种各样的宝石,驻地在虚空当中。

    神识激窥天镜,上面立刻升起阵阵雾一样的气息,这些气息幻变着,变成一幅常人难以看懂的图案。

    图案以灰色为主,大片的灰色当中,有两个红色的点正在快移动。

    一个向新月谷深处移动,另一个则是从士兵驻扎方向朝他们靠近。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