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应劫之人
    本来想是叫窦昊跟老知过来,探一下他们来应征战旗营具体是什么目的。天』籁『小说Ww』W.⒉

    结果得到什么三劫之数的答案,力支一头雾水。

    “所谓三劫之数,指的是每过三千年,这个世界都会有一劫。但是这三千年里,又分为十,也就是说每三百年,都有一小劫,每逢劫时,总有一些脱离命运之人,顺势诞生。上一次小劫,距离现在二百八十七年,应劫而生出一个人物,就是开辟中央泽州的那个人。北方古界没有被冰封前,三劫之数曾传扬天下,被许多史料记载,都是有据可查的事情。”老知抛开对力支无知的无语,娓娓道来。

    “始皇大帝!”窦昊补充了一句,眼里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似乎,他跟口中所说之人,曾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幕,被莫皙阳敏锐地捕捉到。

    “窦昊此人,给人感觉就像一把剑,锋利无双,在提起这个中央泽州的始皇大帝时,居然露出一丝惧意,此人难道这么可怕?”莫皙阳顿时对这个始皇大帝,充满着好奇。

    力支的思维,还在老知说过的三劫之数上。

    听到莫皙阳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始皇大帝!

    他还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

    但是,对于这个人,他其实早有耳闻。

    那开辟了整个东方莽原人类文明的大能,就是与他争霸失利,才带着部下转战这里。

    说是转战,其实就是逃亡。

    力支的整个身体,都是那位人类大能创造出来的,而且竟能与老荒兽王战个旗鼓相当,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对现在的力支来说,简直就是高不可攀。

    但即便这样的人物,也在始皇大帝手中败北。

    难怪窦昊眼中会闪出惊惧之色。

    “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力支不由问道。

    “北方先民祖辈们,传承了荒古文明中的大道,道术其实只是其中小术,真正精通的是测算天机之术!在下不才,继承了大衍天算皮毛,却也能看透些许天机,但是至今为止,让在下算不出个究竟的,也只有区区两人。其中之一,就是始皇大帝。”老知饶有兴趣地盯着力支,仿佛要在他脸上看出花来。

    “另外一个是我?”力支心里一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反问道。

    “正是!”老知毫不犹豫答道。

    他不想隐瞒自己的目的,心里也清楚的很,如果隐瞒,不可能取得力支信任。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

    本身来东方莽原找窦昊是为另一件事,却不想歪打正着碰到了力支。

    如果不谨慎处理,错失良机,那件事情,恐怕就再无着落。

    辜负了自己不说,更是对不起列祖列宗。

    “你可能找错人了,我没有听说过什么三劫之数,更没想过要成为始皇大帝那样的人物。或许你那测算天机之术,有不准的时候,如果你是抱着这个目的进入战旗营,恐怕会让你失望。”力支面对老知的目光,毫不退缩。

    他自己的事情自己知,他的身体,不是天生地养,而是两百年前来到东方莽原的人类大能,用全身精血神通创造出来的,灵魂又是衍自火英,跟常人完全不同。

    老知算不出来他,也是合情合理。

    但并不能说因为算不出来,就胡乱给他冠上什么三劫之数的应劫之人的称号。

    他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哪有空跟老知在这种虚无飘渺的事情上面胡扯。

    “天机大道,乃是天地动转的规律,只要是天地所生的生灵,没有人能逃得过天机。大人可以不信,但在下却已经认定了大人的身份!”老知不折不挠,说话还是那么平和,但是却透露出极强的信念。

    很明确的告诉力支,他不会放弃。

    “等我战功一到,你躲不了我的挑战!”窦昊剑眉轻竖,跟着说道。

    他跟老知的目的可完全不同,他的真武剑意败在力支手中,虽然窦欲只领悟了三成,但这对他来说,也是极不可思议的事情。

    况且力支的修为,还那么低。

    不亲自一战,绝不甘心。

    至于老知在想什么,他懒得管,反正从认识老知第一次开始,这十年里每每都做出让人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一次也没什么奇怪的。

    “你放心,我不会躲,明天开始,新招募的士兵将会派去新月谷,那里有大量荒兽可供你累积战功,以你的实力,不出一个月就能达到标准。在去东北战线之前,我会与你一战!”力支感受着窦昊传递过来的强烈战意,心中的战意顿时被燎动,不卑不亢地答道。

    说完之后,看着老知接着说道:“至于老知先生,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现在都是战旗营的人,只要遵从战旗营的规矩,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

    “那是自然。”老知讪讪笑道,不再多说什么。

    他要的就是在力支心中种下一颗种子,现在时机还不到,说什么力支都会排斥,多说无益。

    等到这颗种子该芽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止。

    在此之前,他哪都不去,就在战旗营。

    当然这样的想法,他不会傻到跟力支说,毕竟谁要是知道有人天天监视着自己,恐怕都会不爽。

    “求一败!”窦昊冷冷地吐出三个字,然后起身离开大帐。

    老知在后面连喊了三四声,窦昊都没有回头,只好悻悻地跟力支又作了个道揖:“大人别见怪,我认识他十年,都是这个样子,窦昊虽然是窦家的人,但是与窦家行事风格完全不同,他并不是为了窦欲来找大人报仇的,此事相信大人自己也有所查觉。不过在下有句话想告诉大人,攘外必先安内,告辞!”

    说完之后,老知也离开大帐,出去追窦昊去了。

    力支坐在主座上,思量着老知对他说的话。

    攘外必先安内。

    所谓攘外,肯定是对战荒兽无疑,安内应该是指战旗营内部。

    “连老知都看得出来,或者说是他算出来的,战旗营里有些人还不太安份,估计是跟初三有关,在去东北战线之前,这些人必须要搞定,要不然的话,你会处处受制。”莫皙阳说出自己的分析,深以为然。

    “不用说也要这么做,我之所以急着让新兵去新月谷也是有这个打算。在军营中修炼锻体,一旦消失时间太长,就会惹人怀疑。父亲曾经说过,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去了新月谷,我就有大量修炼的时间,御宝鼎可以随意缩放大小,躲起来别人根本注意不到,大大方便修炼。”力支说出自己心里的打算。

    军营之中有规矩,这规矩谁都不能破,连他也要严格遵守。

    但是在新月谷就不一样了,他做为都统,监察大局,就算消失个一天两天,也没人能找他麻烦。

    至于新兵的安全,交给八个神明境的高手带队,有严格的伤亡指标,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

    就算是遇到荒兽群或者毕乌王那样的存在,都不至于出现大面积伤亡。

    “你也要当心那几个犯人里的神明境高手,从那天胡火挑战你开始,这几个人态度就很不明朗,说不定会暗中给你下绊子。”莫皙阳担心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他们敢来阴的,我不介意御宝鼎多炼化几个亡魂!”力支对这事,没有任何担心。

    普通的神明境初期,只要没有何童跟窦昊那样的手段,他有绝对的信心可以镇压。

    再说了,还有三个长老隐在暗处,想要做小动作之前也要先掂量掂量。

    抛开这些顾虑,力支又让张良找来妲灵安排过来的两个年青人聊了几句,把他们两人改换了队列,安排到杜长老手下,以保证安全。

    等入夜之后,力支再一次进入御宝鼎,开启炼神大阵淬炼身体。

    连续经历两次破来再重生的痛苦后,对真气的操控和领悟,又上了一个台阶。

    按照这种方法,最多七天,力支有信心能够再次突破境界。

    到时候,战力又会更上一层楼。

    而且自己一旦能够修炼[覆地印],使用出来的威力和方便程度,绝不是莫皙阳操控他真气能比的。

    第二天大早,张良便蹿进大帐中,告诉力支新兵已经准备停当,只等号令了。

    收拾一番后力支来到校场。

    这帮新兵早已磨拳擦掌,脸上大多露着兴奋的表情。

    对于生活在城中,几乎没与荒兽照过面的家族子弟来说,他们对荒兽的概念,只能来源于长辈或朋友的口口相传,有机会亲自去与荒兽战斗,绝对是件值得兴奋的事情。

    至于有没有危险,少有人考虑。

    毕竟这些人最低都是气玄境初期,连先锋营那些劲极境后期的人都能跟荒兽战斗,他们想当然的认为自己绝对没有问题。

    甚至有些人,都在跟同伴开始计算斩杀多少头荒兽,才能成为参将了。

    倒是那几个领头的神明境高手,个个脸色沉着。

    见力支走来,三个长老跟老知立刻让自己所在的阵营安静下来。

    窦昊回身瞪了一眼,吵吵的士兵们马上变的鸦雀无声。

    另外三个被初三收服的神明境高手,也装模作样的跟着制止。

    然后不怀好意地看着力支,看他怎么训话。

    “别死了,出!”力支走到这些新兵跟前,出人意料一句废话没有,说完自己直接飞纵出去,离开大营。

    立刻,一队队士兵紧跟其后,开拔出。

    只有那三个被初三收买的神明境高手没动,而是进了副统领大帐当中。

    “大人,这次是个好机会,要不要趁机把他做了?省得以后给大人添麻烦!”孔八连资格最老,阴笑着问道。

    初三让他们对付力支,本来想要趁着新兵招募之后,当众挑战他。

    却没想到第一批新兵才到,立刻就被派到新月谷,最初的打算恐怕不行。

    但是现在这情况无疑更有利,他是老刺头,杀人无数,如果能杀了力支,就等于跟初三表了忠心,说不定都统的位置都是他的。

    “孔八连说的是,我们三人联手,就算他有再多手段也难逃一死,只要大人一句话,这个力支死定了。”孟坞不甘落后,眼中杀意毕露。

    “荒郊野岭的,大人不用有什么顾虑,就算死了也查不出是谁干的。”元楼的胖脸上,闪着诡笑。

    三人的话让初三瞳孔缩了缩。

    尊上交待过,不许杀力支,他可没胆子违背尊上的命令,但这次的事情是力支主导,万一要在新月谷被荒兽杀了呢?那可不关他的事。

    到时候尊上问下来,也怪不到他头上。

    “杀!”初三想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阴狠,吐出一个字。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