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清理门户
    力支的脑袋里,还存在着幻境中的记忆。八一?中文??网  ZW.COM

    他记得自己突破了[战神决]第三重,并且在心魔的引诱下,修为再次突破,到气玄境后期。

    但是意识回到身体,他立刻就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丹田并没有像在幻境中那般扩大如海,还是原来的样子。

    真气运转之间,也没有到达四肢百骸最细微的地方,更不能随心所欲,念动即至。

    气玄境中期。

    幻境中的修为突破,都是假的,是幻觉。

    真正的修为,依然还停留在那里,没有一点进步。

    “幻境都是依着你心里的想法构建出来,像在战场时出现的李青玄,性格根本就不是他自己,而是你希望他变成的样子。而修为却是你身体的境界,你只有意识进入幻境,身体失去意识的引导,不但突破不了,如果你长时间在那种环境下,甚至会出现真气不能控制,暴走的情况。幸亏你的身体强横,再加上我引导你的真气激活空间载器,拿出苍木神杖,否则你此刻就要走火入魔了!”莫皙阳的声音传来,带着一阵唏嘘,接着说道,“不过也有好处,至少你体会过一次修为突破的过程,对你接下来的修炼,大有帮助。”

    莫皙阳虽没有进入幻境,但却一直作为旁观者,观察着力支意识里的每一点波动。

    他在力支修炼的时候,急的实在没有办法可想。

    只能用神识控制着力支的真气,强行打开空间载器,吸出苍木神杖,激活燃烧。

    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

    结果居然真的有用,香气刺激了力支的意识,让他从幻境中幡然醒悟。

    才能成功破掉幻境。

    “看来实力来不得半点虚假,修炼也没有捷径可走,任何想要投机取巧的手段都要付出代价。”力支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不是苍木神杖上面的香气,让他的意识清明想起进入幻境的初心。

    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沉迷于幻境之中,一辈子都出不来。

    后怕的同时,还有一丝可惜。

    修为突破这个假象他倒是能接受,有了经验大不了再次突破。

    但是[战神决]突破,却是要有大机缘。

    在现实中,上哪去吸收万千战士的战意。

    力支心里在想着这事,[战神决]自然而然动,这一动,力支心头立刻大喜。

    咻!

    一把金光璀璨,通体符文闪烁的长枪出现在手中。

    屠神枪。

    这把纯由真气凝化而成的长枪,虽然没有幻境中那么有质感,却也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锋利感,枪尖上爆闪着金芒。

    一股股浩大磅礴的杀伐之气,从枪身透出来。

    聚集了万千战意而成的杀伐之气,如果此刻面对力支的是一个心智懦弱的人,恐怕立刻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战神决]的突破,居然带到了现实中来了!”力支手臂轻挥,屠神枪在空中划过一道道金丝,然后化为真气消失。

    “[战神决]跟你自身修为不同,是精神上的东西,一朝顿悟不是不可能。幻境里虽然都是虚幻,但毕竟刺激到你的精神意志。”莫皙阳解释道。

    “看来这次进入幻境,得到的好处还是极大的,只是颜香影到现在还没醒……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力支把颜香影的身体,扶着倒在他怀里,看着她逐渐平和下来的脸色,心里还是很担心。

    每个人进入幻境遇到的东西可能都不同,颜香影进入的时间比他还要长,本身气息就已经极度紊乱,要不是莫皙阳努力压制,身体早就已经崩溃,这说明颜香影遇到了极大的困境。

    虽然幻境被破了,但是却不能确保她就一定能恢复。

    倒是夏龙跟吴浑两人,不知道碰上的是什么,真气居然一直没有太过暴动,反而看起来脸上还带着贪婪的笑容。

    应该是沉迷在幻境的贪欲之中,得到了什么大好处,甚至在幻境被破之后还迟迟不愿意醒来。

    “她没事了,意识已经回到身体,只是精神受到损伤,我帮她修复一下。”莫皙阳安慰道,灵魂之力分出一股,进入到颜香影的意识里,帮助她恢复。

    颜香影的身体,在力支怀抱中轻轻震动。

    “咦,她竟然锁死了心门……只有在童年受过巨大创伤的人,才会如此。看来幻境中的场景,触动了她幼年时的记忆,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并不止是御宝殿圣女这么简单!”莫皙阳的灵魂之力,触到到颜香影的意识之后,微微一惊说道。

    先前他只是维持颜香影的真气不至于暴动让身体崩坏,意识进入到幻境中他是接触不到的。

    但是现在意识回归,一接触之后,就感觉到颜香影的异常。

    心门是意识与别人沟通的桥梁。

    正常人就算是为了保护自己,与人接触时处处防备,也不至于锁死。

    除非是潜意识知道,主人承受不了一些出精神范围的伤害,才会锁死心门。

    这种情况很罕见,只有受过极大苦难的人才会有。

    颜香影看上去不像受过什么大苦大难的人,而且又是御宝殿的圣女,居然会出现这种情况,让莫皙阳敏锐地感觉到她不同寻常。

    只是记忆是独立封闭的,莫皙阳还没有能耐去读取别人的记忆,这些只是猜测。

    “等她醒了再说吧。”力支对颜香影的秘密没有兴趣。

    谁都有自己藏在心里的事,如果以后有机会,颜香影愿意与他分享,他洗耳恭听,如果不愿意他也不会戳破。

    莫皙阳把灵魂之力撤了回来。

    颜香影的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现自己正躺在力支怀里,她眼中出现了一丝湿意。

    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渡不过镜花水月阵的考验,最终的结果就是沉浸在幻境中无法自拔。

    但是幻境却突然破灭了。

    意味着,是被别人所破,镜花水月幻境毕竟只是阻拦别人夺宝的一个禁制,只要进入其中有任何一个人破掉幻境,就会消失。

    以颜香影对夏龙和吴浑的了解,显然不会是他们两个干的。

    那就只有力支。

    力支居然为了自己,不顾劝告,还是进了幻境,救了她一命。

    “你不要命了吗?”颜香影忍住鼻子的酸意,故作凶狠地责问道。

    “你救过我,我救你也是应该,况且没有你带路,我都不知道怎么离开这个地方。”力支半真半假地说道。

    他当然能感受到颜香影的情绪,这种情绪不应该在刚认识不久的人身上出现。

    太浓了。

    以至很于他想要躲避,只能把话说得直白。

    颜香影听着力支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是很快便消失,挣扎着从他怀里站起。

    就在这时,夏龙跟吴浑也醒过来了。

    “我的钱……全都没啦,我明明富可敌国,连王公大臣,门派高层都要听我号令,这下什么都没了……”吴浑一醒过来,立刻哭丧起来,脸上露出心若死灰的感觉。

    “朕曾号令下来,无人敢不从,尔等居然敢窃朕的基业,罪无可恕,斩立决!”夏龙比吴浑还要狠,眼神迷离,举着手指着力支,恶狠狠地说道。

    看情形,这两人醒了以后,居然还沉沦在幻觉当中,失去了财富和权利,让他们的意识一时接受不了。

    啪啪!

    力支微微皱眉,毫不客气,上去就是两个耳光,扇在夏龙跟吴浑脸上。

    顿时清晰的指印出现,吴浑的胖脸直接被扇的肿了起来。

    夏龙更是不堪,牙齿都被硬生生扇的飞出来两颗,一嘴血。

    这一扇,打的两人眼神恢复了清明。

    “是你!你居然敢打我?乡巴佬我看你是找死!”吴浑捂着脸,看着力支浑身气的抖。

    “你不是全身瘫痪了么,居然好了?难道还是在幻境之中,既然如此,我就把你剥皮抽筋,以泄心头之恨!”夏龙一愣,然后盯着力支猛看,接着脸上露出暴戾狰狞的笑容。

    他说的心头之恨,是刚刚基业被夺的事情,倒并非之前力支和颜香影之间亲密的关系让他怒。

    因为在他心里,力支是不可能恢复过来的,一辈子都将是个废人。

    所以扇他巴掌的力支,肯定是幻境创造出来的。

    “夏龙我告诉你,这已经不是幻境,最后一层禁制已经被力支冒着生命危险破掉,把我们救出来,你居然想要杀他,你要敢动他先杀了我!”颜香影实在看不下去,对着夏龙喝骂道。

    这个门派大弟子,简直丢尽了御宝殿的脸。

    一点气魄都没有,除了会仗势欺人以外,余下的只有无耻。

    现在在颜香影的心中,力支的形象,简直过夏龙一千倍。

    不,两人根本没有可比性。

    颜香影的话,让夏龙暴戾狰狞的表情为之一愣。

    “幻境居然已经破了?”夏龙表情抽搐着,不敢相信,眼里凶光并没有消失,反而多出了一丝**之色,他顿了顿后接着说道,“最后一层禁制,真是要多谢这个废物了,接下来……嘿嘿嘿……师妹你就可以好好品尝人间极乐的感觉了。”

    他满嘴带血,淫笑不止,看的颜香影秀眉大皱,心里一阵恶心。

    在门派中,她从来没想过夏龙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夏龙你什么意思?”颜香影冷冷问道。

    “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用心良苦吗?你这个婊子平常装的高高在上,把我拒之门外,却在东方莽原这乡旮旯找了个姘头,给脸不要脸。刚才不动你是因为要你帮我们破禁制,现在既然你已经失去价值,那还不如让我跟吴浑爽爽!放心,等我们爽完了,给你们两一个痛快,说不定我大慈悲,还能把你们葬在一块,让你们死也做个同穴鸳鸯呢。”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夏龙,此时露出极其猥琐的表情,连连阴笑。

    “夏龙师兄师兄你先来,我不介意第二个上。”吴浑听到夏龙的话,顿时忘了刚刚才失去巨大财富的痛苦。

    能得到颜香影的身体,对他来说,足可以弥补失去财富带来的心痛。

    “无耻!”颜香影目瞪口呆,声音从牙缝里迸出来。

    她知道夏龙心有不轨,但怎么也没想到打的是这个算盘。

    “本来想饶你们两个一命,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你们御宝殿的长辈不在,我就代替他们,清理门户!”力支轻轻往前一步,站到颜香影面前,看着一脸欠揍的夏龙,平静地说道。

    力支本来就想教训这两个家伙,一路上忍耐着。

    但是却没有想过杀掉他们,毕竟两人是颜香影的同门,再无耻也罢,还没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

    只是口头上逞逞能,罪不至死。

    但是现在,这个夏龙居然明目张胆的要侮辱颜香影,还要杀掉他。

    这已经触及到力支的底线。

    此人绝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