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初心
    力支最渴求的,无疑是力量。八?一中?文W≤W≥W≥.≈8≈1≤Z=W≈.≈C≥OM

    但力量只是表象,就像财富一样。

    有足够的财富,才能快提升力量,同样有了足够的力量,才能保护力思,复兴力神府。

    这是他的执念,日夜都在思考的执念。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就可以提升修为,复兴力神府。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就能护着力思,安然成长。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就能查出杀父仇人,报得大仇。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自信可以成长到任何人都要仰视的地步。

    可惜他没有。

    四年,弹指即过。

    时间不会等他。

    但是这个心魔,却告诉力支,时间会等他,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成长。

    这句话对力支心里造成的波澜,不亚于十二级台风。

    “你有什么能耐,能够让时间停滞!”力支很挣扎,看着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心魔,他不想信任他,但是内心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时间紧迫。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虽然是心魔不假,但是我不会害你。如果你死了,我也一样会烟消云散,在这之前至少我们是同一个阵营。这个幻境,把他具现出来,本是为了对付你,但是你却只有区区四年好活,四年够干什么!你觉得我会让自己只能苟活四年吗!然后眼睁睁看着你变成一具臭腐烂的尸体!”心魔脸上带着邪笑,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咆哮出来。

    他说的没错,如果是正常情况,心魔与本体肯定是对立的。

    但是力支只有四年好活,如果在这四年之内,突破不到神通境,成就不了长生,就算夺了他的身体,也无济于事。

    力支并不怀疑心魔这话的真假。

    “好,我姑且相信你,但你有什么办法,能够延长我的时间?”力支沉声说道。

    他不在乎什么心魔不心魔。

    只要能帮他达到目标,能够让他活下来,并且增强力量,没有什么不可以。

    “嘿嘿嘿……识时务者为俊杰,相信我没错的。这个镜花水月幻境,到现在已经维持了将近两百年还没有消散,是因为幻境里面的时间,与外界是独立的,幻境里面一年相当于外面一天。你有四年的寿命,相当于延长了三百多倍,你只要安心在这里修炼,这么长的时间,只要你不是白痴,就能一举突破到神通境!”心魔得意地笑着,仿佛吃定了力支。

    他知道力支的弱点,因为两人本就是一体,他是力支心里的阴暗面所化。

    力支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

    “我问你个问题。”力支看着心魔脸上的笑容,心里厌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念头一转,想到一件事情。

    “你怎么这么啰嗦!”心魔很不爽地说道。

    “我想要破掉幻境,是不是要把你杀掉?”力支问道。

    听到他问的问题,心魔脸上的笑容一愣,然后眼珠转了转说道:“你我之间,并非一定要你死我活,而且幻境就是幻境,在这里你是杀不死我的。我是心魔,与你一体共生,只要你还有一丝意识,我就会永久存在。破除幻境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拒绝,自然就破了。但是你无法拒绝,因为你贪图力量,更贪图时间。除此以外,你没有任何办法,能做到你心中想要的。”

    力支听到这话,便原地坐了下来。

    他知道心魔说得不错,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此时,广场上力支的身体中,莫皙阳已经急得抓耳挠腮,可惜他没有形体,否则的话一定会狠狠给力支几拳。

    “他在利用你!利用你对时间的贪念啊!那只是个幻境,你的身体还在外面,无论多长时间都不可能有任何进展。幻境中无论是真气,还是修为,都是根据你的身体模拟出来!拖的时间越长,不但颜香影要死,就连你自己的身体都要枯竭!”莫皙阳在力支心里怒吼着,希望身在幻境中的力支,能听到他的声音。

    这个心魔,根本就不是力支自身的心魔,只是幻境拟化出来的而已。

    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抓住了力支心里的弱点,贪念。

    目的就是要把力支困死在幻境当中。

    意识与本体离开太久,会慢慢被时间冲淡,忘却,然后沉沦。

    至于提升修为,根本就是荒天下之大谬。

    全是扯淡。

    而且颜香影快撑不住了,她体内的真气已经完全溃散,虽然莫皙阳竭力维持着,但是最多半天时间,真气就会散光,丹田气海枯竭。

    可惜力支并不知道这些,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连这个心魔都是假的。

    莫皙阳竭尽全力的喊着,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想要唤醒力支。

    徒劳无功。

    力支根本就听不见。

    幻境中的他,已经沉浸在了修炼当中。

    [返真内经]在体内运行着,产生大量的真气,在经络中蹿行。

    火英的气息,配合着这些真气,游走在极细微的角落和那些庞杂的细微经络当中。

    然后再归于丹田气海之中,被气机引动,凝化成水,蛰伏下来。

    真气一点点滋润打通细微的穴道。

    只要把这些地方完全打通,真气念动而至,就能做到入微之境。

    一朝突破气玄境后期。

    幻境中,[返真内经]提供的真气量,要比现实中大上几倍,几乎可以跟不断地嗑归元丹相当。

    力支并不知道,这只是幻境创造出来的假象,让他心迷其中。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力支的身体,纹丝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

    突然间,他睁开眼睛,猛地长啸一声,全身真气如潮涌一般翻腾,从各大穴窍冲出体外,然后再被吸进体内。

    全身像是出现了无数的真气长龙。

    真气长龙聚而不散,没有一丝泄露出去,恍若实体,在力支体内进进出出,几乎没有任何损耗。

    力支摊开手掌,真气在手中凝聚成团,莹莹一握,氲氤流转。

    动念之间,幻化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转换时没有任何停滞的感觉。

    “好!你已经突破到气玄境后期,入微之境,才花了区区一百天的时间!一般人要想突破,至少得花上几年,离神通越来越近了。”心魔见状,立刻鼓掌大笑。

    “这就是入微之境,全身真气如臂指使,身体任何一个穴道和角落,动念即至。真气随意掌控,顺畅至极。”力支听到心魔的声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丹田气海扩大十倍,如果说以前像一个湖泊,那么现在就是一个汪洋大海。

    意识沉进丹田,立刻感觉空旷无比,简直望不到边际。

    位于丹田之中的气机,也粗壮了十倍,像一道蓝色的闪电,在气海中摇晃。

    火英气息流动,混合着真气燃烧,苍炎动。

    立刻,全身像是被火焰包裹一样,苍炎烈烈燃烧,威势比以前大了不止一倍。

    而且真气损耗的度,比之前慢了不知道多少。

    “我突破到了气玄境后期,可是我为什么没有一点破境的喜悦?”力支此时却面沉如水。

    每一次的境界突破,都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喜悦,因为向目标更进一步。

    那种力量提升的感觉,身体会忠实的反馈到他的心里。

    可是这一次,却没有任何感觉。

    就像喝白开水一样平淡,仿佛这并不是他在破境。

    “我需要力量,是为了保护思思,保护我的朋友,这应该喜悦。可是我好像忘了点什么……”力支记得,自己在进入修炼以前,念头一闪想到过一件事,但是他现在又想不起来。

    似乎是因为这段时间的修炼,让他的记忆都开始出现了迷雾,被吞噬一样。

    可是潜意识里,却又觉得这件事情特别重要。

    就在这时,力支突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好熟悉的香味,是苍木神杖燃烧时出的味道。

    突然间,他的意识猛地一阵清明。

    香!

    颜香影!

    力支全身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他突然记起来了,这是个幻境。

    他进入这个幻境,是为了救颜香影,不是为了修炼,增长实力。

    战场的愤怒,家人的温馨,对力量的渴望,居然让他忘记了初心。

    他修居然被心魔蛊惑,利用这里的时间延长在修炼。

    刷!

    力支一闪而逝,出现在心魔身后,手中已然现出一把金黄色的长枪。

    屠神枪。

    [战神决]第三重,此时在他手里展现出来,比在战场时凝化的看起来要具象的多,枪杆上刻满了玄奥的纹理,暗合天地。

    枪上一股庞大的战意迸出来,力支受到这股战意的影响,全身气血的运转度大大提升,恨不得立刻与心魔打上一架。

    枪尖一指,搭在了心魔的后颈。

    “你想杀我?”

    心魔脸色顿时一变,任由着屠神枪抵着他脖子说道,“你杀不了我,而且你别忘了,你可是要在这里修炼,没有我陪你,你怎么渡过这漫长而无聊的时间。”

    “你根本不是我的心魔,你连我进入这个幻境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幻境针对我弱点创造出来的东西!如果我真听你的话,在这里修炼,恐怕不是得到所谓的修为和力量,而是死!”得苍木神杖的香味相助,力支的记忆彻底恢复了清明,沉声说道。

    “你不信任我,如果你杀了我,你就再也无法利用这里的时间来修炼,四年之后你必死无疑!”心魔脸上露出了慌张的神色,急急说道。

    “必死无疑又如何,我是贪念时间,但是时间却不能带给我一切。颜香影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我只顾着自己修为增长,而枉顾她的性命,就算修到了神通境又如何!今天可以抛弃颜香影,明天甚至连思思都能抛弃,这样的大道,于我何用!”力支这一次,毫不客气地拒绝诱惑,“就算只有四年,我也绝不会向天低头。”

    他有逆鳞,执念深入骨髓,不可磨灭,绝不允许触犯。

    呯!

    就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突然间心魔的整个身体,像镜子一样炸开,支离破碎。

    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漩涡。

    力支意识一震,回到体内。

    他手中,此时正拿着苍木神杖,烈烈燃烧。

    面前环绕着石柱的镜花水月大阵,随着力支破除幻境,出清脆地炸裂声,化为乌有。

    同一时间,颜香影体内暴动的真气,猛地停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