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心魔
    力支手执屠神之枪,看着眼前的一切,都崩解破碎。??  八一?中文㈧

    心里好像有一股气完全撒开的感觉。

    [战神决]在机缘巧合之下,越过境界的门槛,借用幻境之中万千战士凝化出来的战意,一举突破。

    屠神之枪本来是要突破到气玄境后期,才有机会掌握。

    但是力支因祸得福,而且他的屠神之枪跟公羊德的有极大的差别。

    由真气具现出来,并夹裹着荒古战意的屠神之枪,能够无视任何真气防护,直接击杀。

    如果说力支以前可以力压气玄境后期,那么他现在对付任何气玄境后期的高手,就是一枪。

    光是真气防护,根本不可能抵挡他屠神枪的刺杀。

    而且屠神枪能够破空击杀,就算是神明境初期的高手,在天上飞翔,只要度快不过力支,也就一枪的事。

    当然,如果是神明境中期的高手,掌握着化形之能,真气随神识调动随意凝化成实体,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能力支屠神枪还来不及显现,就会被对方镇压。

    "我现在越两级挑战,已经有了绝对的信心,只要能破开这幻境,甚至对上何童都有一战之力!"力支看着手中的屠神枪慢慢消散,心里的战意化为兴奋的情绪。

    之前被何童追杀,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战神决]突破,让他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嗖!

    战场的画面完全崩解之后,力支眼前一亮,出现在了一个地方。

    无比熟悉的地方。

    力神府。

    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一片瓦是残缺还是断裂,力支都能清楚地说出来。

    眼前的力神府,一派繁荣景象,院中几十名杂役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见到他出现,都恭敬地对他打着招呼,嘴里称着少爷。

    根本不像是父亲死后,日渐没落的地方。

    力支站在大院里,看着那熟悉的到极点的摆设,力支心里升起一种疑惑。

    镜花水月幻境,先是带他去战场,经历朋友的死亡,引他爆怒。

    现在怎么会把他弄回家,会有什么的考验或企图。

    "什么心魔,什么恐怖都无所谓,看看你能不能骗到我!"力支捏紧了拳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看到什么,都是假的。

    不要去信,不要再让情绪受到牵动。

    否则下一次,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支儿,你怎么在院里站着?快快过来……看看是谁回来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屋中传来。

    让做好准备的力支,浑身一震。

    这是父亲的声音。

    没有错。

    从小到大,听到过无数次的声音,居然在幻境里还是出现了。

    力天明从堂屋大步跨出,对力支招着手,脸上带着力支从小到大都很少看见的笑容。

    是一种幸福的笑容。

    "这幻境,居然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利用我对父亲的眷恋……但是这骗不到我,且看你怎么演。"力支盯着力天明,心里给自己敲着警钟。

    同时朝力天明走去。

    屋内。

    力思正扑在一个中年女人的身上,脸上灿烂地笑着。

    这个女人,看起来十分雍容华贵,四十岁左右,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看起来跟力思十分相象。

    见到力支走进来,女人一下站了起来,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力支。

    "支儿,娘亲终于回来了,我的支儿……娘想死你了。"女人三步并做两步,一下冲到力支身前,捧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

    那表情,给人一种无限温暖的感觉。

    "娘亲!"力支心头突然炸开。

    这个词对他来说,好陌生啊,从小到大……他甚至都没有喊过。

    只知道力思的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而且他并非力天明亲生儿子,哪来的娘亲。

    这一切都是幻境搞的鬼,但是力支越来越猜不透,幻境到底是想怎样。

    一个极容易识破的假相而已。

    力支静静看着捧着自己脸的女人,既没有让开,也没有反应。

    就好像在看着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这孩子,太长时间没到你,一时间情怯了。"力天明看着力支的样子,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还不叫娘亲,前些日子你不是还跟思思念叨着她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幻境……"力支心里无语的很。

    但是碍于父亲的颜面,他还是开口喊了一声娘亲。

    这一声,喊的那叫一个尴尬。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出乎力支预料。

    没有想象中激烈的战斗,也没有什么出其不意地偷袭。

    而是就像以前在力神府时一样,平平淡淡。

    只是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娘亲。

    力天明指挥着人,收拾了一桌丰厚的晚宴,府上所有的人都坐到席上来吃,其乐融融,没有主人和下人之分。

    席上,力支没有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父亲跟其他人说话。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幸福的事。

    晚宴散去。

    力支并没有回房。

    而是等所有人都走后,力思把母亲拉回房聊天后,跟父亲单独到了客厅。

    他很想接着听力天明说话,以前是没有机会。

    这一次,虽然是在幻境之中,看着力天明出现在眼前,便再也忍不住,想要多听听父亲的声音。

    一夜长谈。

    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内容,力支也没有把这三年来的遭遇说出来,说的都是些家常。

    "支儿,为父怎么觉得,你在一天之内,成熟了很多,而且修为似乎也有所精进。"力天明看着力支,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儿子出息了,父亲当然会觉得高兴。

    "可能是父亲太高兴了吧。"力支微笑着答道。

    他虽然知道这是幻境,但是跟父亲一夜的长谈,他几乎迷恋上这种状态,并不想人为地打破它。

    这种平淡,跟这几年的艰苦相比,实在是让他着迷。

    不对!

    就在这时,力支心里立刻产生警醒。

    这是幻境,不是真实,现实是父亲已经去世了,他也没有母亲。

    他迫切要做的是,是提升修为,光复力神府,保护力思和朋友,而不是在这种虚假的环境里沉沦。

    尽管不舍,尽管可以时时听到父亲的声音,感受着他身上散出来的安全和温暖。

    "今天,一定要把实话告诉他们,一切都是虚幻的,我必须要离开这里。"力支在心里下定决心。

    中午时,一家四口聚在一起吃了个午饭。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决定卸任护城营大统领一职,从此以后就在家中,有你们这一儿一女,为父也该歇歇啦。以后就陪着你们娘亲,安安稳稳过日子。"就在力支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力天明把碗筷一放,郑重说道。

    "太好啦,娘亲回来了,父亲也回来了,我们一家四口以后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力思一听,立刻跳了起来,小脸上荡漾着的都是幸福。

    说完,一把抱住力支,"哥哥,你说好不好嘛,我们不要再分开,就一直在一起好不好?”

    这一句话,顿时把力支想要说的话,全部挡了回去。

    力支没有答应。

    心里翻江倒海。

    他已经看出幻境的险恶,这是要用一家人的温情,慢慢地让他沉沦。

    父亲居然辞支护城营大统领一职,一家四口安安稳稳过日子。

    这简直就是力支梦寐以求的事情,那三年在力神府中,无时无刻不是这样想的。

    除了多了个没有见过的娘亲以外,一切的事情都在朝着他心里想象的去展,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他宁愿什么也不做,就维持着这种安定。

    但是他不能。

    父亲已死,力思身处灵曜宝鉴之中生死未知,四处面临强敌,力神府百废待兴。

    这一切,都决定了他没有资格在幻境和温情中沉沦。

    "思思!哥哥会永远保护你,但这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幻象……哥哥必须从幻境里出去,不能在这里沉沦!"终于,力支的话说了出来。

    力天明的表情定格了,带着惊讶和失落。

    力思的动作也定格了,只有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娘亲,脸上泛起了微笑。

    好像整个世界,都定住了一样,女人却站了起来。

    "你心里无比渴望这份安宁,没想到给了你安宁你却又要拒绝,我们一家四口幸福地活着,不是很好么?"女人开口说道,带着斥责的意味。

    "你根本不是我娘亲,我也没有娘亲!你不过是幻境创造出来的心魔,想让我沉沦于此……收起你的把戏!"力支毫不客气地回击。

    "哈哈哈……我是心魔,但不是什么幻境幻化出来的,而是你自己创造的!我只是顺应着你心中所求,显化出来,没想到你如此不识抬举!"女人的样子,开始幻变着,话说完了,样子居然变成了力支。

    一模一样,只是整个人透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他手一抹,力支面前的影像,一点点褪散。

    力天明、力思都开始变淡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幽闭的空间,这个空间当中,有一个巨大的沙漏。

    除此以外,空无一物。

    "被我识破,居然还不死心。"力支看着这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心里生了一股极大厌恶感。

    他讨厌被别人玩弄感情,哪怕是自己的心魔也不行。

    如果破开这个幻境,需要击杀面前的自己,力支会毫不犹豫,绝不客气。

    "你总觉得我要害你,为什么就不能想想,我是在帮你呢?"心魔嘴一歪,露出一抹邪笑:"我知道你渴求力量,希望变强,但是你只有四年的寿命了,怎么办?你绝对达不到长生之境,就要死于非命。但我可以帮你,帮你延长时间,把这四年变成四十年,四百年,只要你愿意,我都可以做得到!"心魔毫不为力支情绪所动,笃定说道。

    他模拟出力神府的样子,并非一点作用都没有,先让力支感受到亲情,然后再引动他对时间的贪念。

    心魔的话,让力支心里,掀起一片狂澜。

    他以为心魔会威胁他,刺激他,却没有想到心魔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一点不假。

    他渴望力量,渴望变强,只有变强才能够无惧于任何人,保护好力思,光复力神府。

    但是他缺时间,非常的缺。

    区区四年,想要突破到神通境,简直就是奇谈,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能做到。

    但如果是四十年呢,四百年呢?

    以他的资质和毅力,绝对没有问题。

    力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几次嘴唇欲动,但都忍住,他说不出来反驳的话。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