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零八章 妖娆女子
    力支看着这两大高手决斗,心里波澜起伏。㈧『Δ㈠中文  网WwW.『8⒈Zw.COM

    短短两次出手,都显示出让他现在无法企及的高度。

    再加上莫皙阳看到的一切,力支知道,如果现在跟这两个人任何一个动手,都是必死无疑。

    只要一招,自己就有可能身异处。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心里升起。

    他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要知道除了火英不说,除了修为你还有很多手段可以提升战力。如果能把[战神决]修炼到第三重屠神之枪,相信能与神明境初期有一战之力。苍炎你现在运用的也只是初级,后面还有更大的挥空间,再加上[覆地印]跟你自己无法随时使用的荒古战意,用不了多久你就能与他们一较高下。”莫皙阳安慰道。

    “我不会妄自菲薄,只是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面对窦昊这样的人物,如果不是有军方保护令在身,时刻都会丧命。修炼刻不容缓,不过眼下,窦昊跟何童这两人,必须想办法稳住。等到实力再进一步,这两人统统都要镇压。”力支眼中射出坚定无比的光芒。

    他要忍。

    无论如何都得忍。

    不能给他们有机可趁,哪怕受到屈辱都没有关系。

    他最需要的是时间。

    何童跟窦昊,已经对视了足足一分钟。

    窦昊面色冷峻,眼前这个对手,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而且不难看得出来,杀人如麻。

    虽然拼尽全力能够镇压他,但自己也要受伤。

    他的目标是力支,而不是何童。

    何童也震惊窦昊的实力,那一剑,居然能让他受伤,简直恐怖。

    有窦昊在此,自己暂时是无法逼力支接受挑战了。

    “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这个力支,不如和解如何。”何童眼珠一转,脸上恢复了嬉笑之色说道。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却想的另一回事。

    执法监察只给了他十天的时间。

    这十天里,无论如何要把力支控制在手,去击杀荒兽积累战功是来不及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暗中动手。

    窦昊是个大麻烦,必须先把他支开。

    “哼,你做何事与我无关,他你不许动!”窦昊指着力支,冷声哼道,丝毫没有和解的意思。

    两人你言我语之间,竟然没有问过力支的意思。

    仿佛战旗营是他们的地盘,无所顾忌。

    “你们想要挑战我,就要按照规矩来,加入战旗营我给你们机会。”力支说道。

    他知道这两人再纠缠下去,没有什么好处。

    反倒是互相牵制着对自己有利。

    反正战旗营的副统领是初三,已经跟自己有深仇大恨,也不在乎多这两人。

    他要的是时间,趁着他们积累战功的时间修炼。

    无论如何,都要再次强化自身战力。

    “好!”窦昊毫不犹豫答应。

    何童一愣,脸上的表情犹豫了一会,然后重新露出嬉笑:“既然你敢接受挑战,就按你说的又如何!”

    说话的时候,何童嘴角的肌肉微微一颤。

    他可不是真的答应,这只是为了分散窦昊的注意力而已。

    只要加入战旗营,就有办法找机会下手,暗中制伏力支,然后交给执法监察。

    “按理说,这个窦昊是窦家人,应该欲杀你而后快才对。但是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太大的杀意,似乎真的只是为了挑战你。倒是何童,在答应你话的时候,眼中精芒闪动,嘴唇的肌肉无规律颤抖,神识也有波动,显然是在说谎,你要当心他暗中下手。”莫皙阳分析着两人的意图,提醒力支。

    “没事,他要敢来暗的,拼死我也要把他击杀!”力支不用莫皙阳提醒也能看得出来。

    但是他并不怕何童来暗的。

    荒古战意虽然不能随意使用,但是却能在他绝境之中迸出来。

    连公羊德这个神明境后期大高手的真气都能破开,何童再厉害也不可能比公羊德还强。

    死也要拉他垫背。

    力支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想要对他不轨的人,绝不手软。

    两人答应下来之后,被张良送出军营,告诉他们三天后将会在中央广场招募士兵。

    然后张良跟胡火开始拟定招募计划。

    夜里。

    力支拿着荒兽通缉榜从大营中钻了出来,绕开守卫朝着榜单地图上标的地方快奔去。

    在莽原山岭间急飞纵,树木就像飞一般倒退,他就像一只大鸟,轻轻一跃就是上百米。

    一般气玄境中期的人,也就只能低空滑个十米左右,真气量大的天才,比如窦欲李青玄这样的,二十米到四十米都有可能。

    但是力支的真气总量,因为得到老荒兽王残魂的开拓,是常人的十倍。

    一下纵跃上百米轻轻松松,最关键是有[返真内经]恢复真气,火英修复身体劳损,根本不需要休息。

    两千里的路程,按他的度,最多也就三四个小时的事情。

    “地图上说,那里是一片山谷,叫新月谷,是先锋营清剿的极限,里面多以中级荒兽为主,就算神明境初期的人,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在其中丧生,气玄境中期往那里跑只有死路一条,你现在的战力也就相当于气玄境巅峰,万一遇到大群的毕乌一定得跑。”离毕乌栖的地方越来越近,莫皙阳担心说道。

    “风险与机会并存,我现在的实力对付一般的中级荒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不但能得到奖励,还有兽黄可得。不过毕乌是飞行荒兽,而且很易引来一群,我暂时还不会飞,确实是要小心。”力支激活空间载器,一边说话一边从里面把背云玄金剑拿了出来。

    很快就要到达地图上说的地方,这一次他不能用火英气息吓跑荒兽。

    他要的是战斗,斩杀。

    中级荒兽的身体都非常强横,看雷音蟒就知道了,那还不是以身体著称的存在,普通的刀剑就已经无法斩开。

    像毕乌这种比雷音蟒还要强上一个档次的中级荒兽,肯定更加难缠。

    正好得自窦欲的背云玄金剑这时候派上用场。

    只是力支没有修炼过能催背云玄金剑上背云玄纹的道法,无法完全挥这把剑的威力。

    不过暂时拿过来替代苍木神杖倒也合适。

    夜,漆黑。

    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天上的月光都被乌云蒙蔽起来。

    只能听到老远的地方,不时有吼叫啼鸣的声音传来,是荒兽的声音。

    力支的眼睛因为三番五次被火英强化,即便没有光他也能看清楚很远的地方,天色倒是没对他产生什么妨碍。

    又行进了二三十米,突然间前面出现一具荒兽的尸体,力支从空中落到荒兽尸体旁边。

    “是温的,血还没凝固,这是一头低级荒兽,身上的伤口看起来像是被剑割开,夜里竟然还有人到这里来。”力支用手摸了摸这头荒兽后下结论说道。

    新月谷是先锋营能够到达的极限,以前几乎不会有人踏足这里。

    直到荒兽通缉榜布之后,才有一些缺少修炼资源的人来这里冒死击杀荒兽,换取财富。

    但是通常都是在白天。

    因为入夜以后,是荒兽的天下,成群结队的荒兽出来觅食修炼,很容易遇到危险。

    这个点,已经是荒兽开始大肆活动的时候,居然还有人在这里。

    “大罗天明,守!”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娇喝,这声音听起来让人骨头一酥。

    简简单单一句话里,好像带着风情万种一样,打破这黑夜的笼罩,传进力支耳中。

    是个女人。

    一道灿烂的光华从远处升起,远远看着好像一把巨大的伞漂浮在空中,光伞上散出巨大的威压,力支感觉心头一片沉重。

    “好厉害的修为。”那把巨大光伞一下吸引了力支注意。

    身体一纵,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很快,力支看到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大红色纹花罩袍的女人,五官精致的像瓷器一样,一眼看去,就有种让人觉得目眩神迷的美丽,给人一种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妖娆!

    力支从小到大还没见过哪个女人能有这种气质。

    她头上浮着一把五彩雨伞,伞上光华万丈投射到空中,正是他看到的那把光伞。

    光华一直罩在地上,把女人守在里面。

    伞外,五头形状狰狞的荒兽,从不同的方向扑击着伞出的光华。

    每一次扑击,都被光罩挡了下来,就像石头砸在水里一样泛起波纹。

    女人的身上有一处抓痕,在右臂靠肩的位置,衣服被抓破,露白皙的皮肤和清晰的几道抓痕。

    抓痕很深,几乎要见到骨头,但是并没有什么血流出来。

    女人面色有些白,紧咬着嘴唇,楚楚可怜。

    “这几头荒兽,似乎比雷音蟒还要强一点,看这个女人的修为不应该会惧怕这几头荒兽啊。”力支躲在一颗树冠上,把全身气息都隐藏起来暗暗观察。

    还在远处时,那把光伞就让他感觉到强大,应该是件神宝。

    女人身上散出来的气势,也远非气玄境中期的荒兽可比,按力支的估计,这五头荒兽对她应该造不成什么威胁。

    “说不定人家精疲力尽呢,你现在正好上去救她,来个英雄救美,说不定她会投怀送抱哦。”莫皙阳打趣道。

    啾!

    就在这时,突然空中传来一声鸟啼。

    听到这声啼叫,女人的脸色变的更苍白。

    紧跟着,一只飞行荒兽从天空俯冲而下,足有一个人大小,双爪大张朝女人头顶的伞抓去。

    双足之上,燃着一圈火焰,在黑夜中划出一道流星。

    攻击光伞的五头荒兽,见到这只鸟兽出现,立刻后退齐齐跪下,像是在朝拜一样。

    “是毕乌!居然像凤王一样拥有掌控火焰的能力,威势好重,跟雷音蟒简直是天差地别,甚至给我感觉比凤王也差不了多少。它一来那五头荒兽立刻就要臣服。看来那个女人防的,应该是这头毕乌才对。”力支马上认出那头飞行荒兽,正是他通缉榜上的头号荒兽,他此行的目标。

    荒兽通缉榜对毕乌有一些简单的介绍和描述,但是力支无法通过介绍直观感受到毕乌的实力。

    这头毕乌身上的兽威,很像力支当初进入炼兵谷一号荒兽笼遇到的凤王。

    那时候凤王的实力虽然被限制住,但也是让他不可企及的存在。

    轰隆!

    就在这时,毕乌冒着火焰的双爪上,突然射出两团巨大的火球,流星坠落一样,直接轰在五彩伞投射出来的光伞上面。

    漫天的光华一颤,然后支离破碎,像玻璃被敲碎一样崩溃。

    女人本就苍白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潮红。

    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光伞被破,她瞬间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