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零六章 新政策
    与此同时。㈧  ㈠Ω中文网WwW.8⒈Zw.COM

    右旗城大丰商会。

    窦昊手里拎着一根枯树枝,背上背着一个大布包。

    大步走进商会,往商会的柜台上一放。

    咣当!

    布包散开,露出十几根沾血的兽爪。

    “数数。”窦昊惜字如金,面无表情,眼神朝那接待的女孩一扫。

    女孩不由自主低下头,不敢与窦昊对视。

    “这是……迅鹰之爪,十……十二只啊!天啊……”接待的女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要知道迅鹰是荒兽通缉榜上排名第一级别的荒兽。

    实力相当于气玄境后期的人类高手,但是能在天空飞翔,而且度极快。

    实际上就算是气玄境后期,不会飞也拿它没有办法。

    神明境高手,又看不上这些奖励,所以不屑于接。

    所以迅鹰的任务,布至今没有人做过。

    突然间,出现一个人带着这么多迅鹰之爪来到商会,自然惊讶至极。

    “多少战功?”窦昊问道。

    他不问迅鹰之爪价值多少钱,而是直接问战功。

    他来领取荒兽通缉任务,并非是为了奖励。

    击杀荒兽附带的战功才是主要目的。

    窦岳派他去先锋营竞争都统,他没有战功在身,所以根本不具备挑战都统和晋升的资格。

    目前先锋营无战事,他又是新兵,不可能派去东北战线那种地方,无奈之下只能通过荒兽通缉榜来挣取战功。

    “每两只算一头迅鹰,总共十二只算六头,三十万金。”接待的女孩抱着价格。

    “折合多少战功?”窦昊又问了一次,脸上出现不耐烦的表情。

    他不缺钱,三十万金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呃,战功的事情,还需要让主管来确认,然后开具证明才能得到承认。”小女孩愣了一下,从来没听过有人击杀荒兽不问钱问战功的。

    要知道军营里的人,几乎没有人来领荒兽通缉。

    一是军营里有军饷远比单人匹马卖命击杀荒兽来的强。

    二是军营有规矩,不能够擅自离营,否则会当成逃兵论处。

    所以窦昊这样的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叫你们主管过来,不要拖延时间。”窦昊眼中露出一丝不满。

    区区一个战功,居然这么麻烦。

    要不是家主吩咐,让他取代力支的都统之位,他根本不会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可能是窦昊身上的威势惊人,商会的反应度倒是不慢。

    很快,主管亲自开具证明,并把奖励折算成一张晶卡递给窦昊。

    这是一张四四方方巴掌大的透明卡片,不知什么材料制成,上面刻着大丰商会的铭符。

    “中央泽州通用的铭卡,居然已经传到东方莽原。”窦昊把卡片拿在手里,心里泛起一丝波动。

    他从小在中央泽州长大,当然认识这东西。

    这是专门存大额财富的卡片,由中央泽州皇室行监管,各大商会流通,可以在任意商会支取其中的财富。

    是中央泽州那位大帝行的举措。

    可以极大程度避免大额财富携带不便的麻烦。

    但是东方莽原并不是中央泽州势力范围,居然也开始使用铭卡。

    “你误会了,这不是中央泽州的通用铭卡,是巴图尔联合几大商会制的,为了方便那些击杀荒兽的寒门子弟,毕竟大量财富也不便携带不是。”商会主管脸上堆笑,赶紧解释道,“但是你放心,我们大丰商会是有军方保障的,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否则也没资格评论战功不是。”

    自从铭卡行以后,他每天都少不了要解释几次。

    虽然麻烦,但是这样的举措确实一举两得,对百姓跟商会都有利。

    “哼,王者之道……”窦昊冷哼一声。

    “对了,您是新成立的战旗营的人么?听说战旗营现在的都统可不得了,就是那个前几天打败窦欲那恶魔的力支,得到巴图尔赏识,直接委以重任,真是不得了。”商会主管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羡慕。

    按他的经验,先锋营和护城营的人都不太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战旗营,毕竟那里都是犯人,不按常规出牌的人很多。

    本来窦昊中正准备拿着铭卡跟证明转身离开。

    听到这话,眉头一皱,逼近商会主管,强大的气势一下爆出来笼罩着他说道:“你说什么?力支是战旗营都统?”

    这三天来他都在为了赢得战功击杀荒兽,就是为能快挑战都统,突然间听到力支居然不是在先锋营,那岂不等于白做工。

    窦昊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

    费了老大手脚,几千里来回,击杀这些该死的鸟,居然白废工夫,这种事情会让他疯。

    “呃,这事已经传遍全城了……”商会主管被窦昊的样子吓了一跳。

    “快说,战旗营大营在哪!”窦昊一把抓住商会主管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

    “在……在城东。”被他这么一吓,商会主管全身都打起了哆嗦。

    属于神明境界的压迫,他哪里受得了。

    窦昊撤回手,收回气势,转身出门。

    接待的小姑娘暗暗抹了把汗,低声说道:“这人好怪,脑袋好像有问题。”

    “别管那么多闲事,做好你的本份。”商会主管连忙呵斥,整了整衣服,若无其事地背着手走向商会里面。

    窦昊踏出大丰商会的大门,身体凌空飞起,直往城东战旗营方向飞去。

    城东战旗营大营。

    力支从守备殿回来以后,把胡火跟张良都叫了进来。

    就在力支去守备殿的短短工夫,张良已经把各个职位都安排妥当。

    像营地看守,大帐外值勤的士兵。

    当然这些人都是修为比较低的人,那些厉害的,却也不听张良使唤。

    不过力支对此已经相当满意,事情一步步来,万事开头难。

    “一个月以后,战旗营将会被派到东北战线,对抗龟王的荒兽大军。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要开始招募士兵训练。”力支开门见山说道。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士兵必须越早招募越好,训练的时间越长,上了战场保命的机会也就越大。

    “东北战线?他娘咧,老子以前心心念念的就想去,想不到机会终于来了!”胡火一听,脸上泛起一抹狂热,磨拳擦掌兴奋吼道。

    如果不是胡子被力支的苍火烧掉,怕是胡子都要翘上来。

    “据我所知,东北战线的荒兽,可是荒兽里面实力最强的。如果招募一些劲极境界的人肯定没什么用处,只能送去当炮灰,连逃兵都当不了,可是气玄境以上的人整个右旗城都不多,只是普通士兵招募起来怕有难度。”张良想了想后分析道。

    气玄境的高手,一般在军中,只要战功积累上去,都是军官。

    来到战旗营却只能当一个小兵,一般人都不会这么选。

    “右旗城的军队制度,确实不怎么健全,我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你看看这个方案。”力支点了点头,并没有意外,而是拿出一张写着字的纸递给张良。

    这是他跟莫皙阳探讨出来的结果。

    战旗营初建,福利肯定没有其它两营高,想要顺利招募到士兵,就必须另辟蹊径。

    先,得明确军职。

    以前的护城军,士兵往上就是参将,再上面就是副都统、都统,然后直接到副统领,大统领。

    界限模糊,不利于士兵升迁。

    所以根据莫皙阳的意见,力支统筹规划了一个完整的军职制度,简单易懂。

    “士兵,十夫长,百夫长,千夫长,副参将、参将。每一级以战功划分,士兵升十夫长需要十战功,往上到副都统为止,每级以十倍战功晋升。战功以击杀荒兽和对战旗营做出突出贡献为计,以荒兽通缉榜为样,相当于气玄境初期的荒兽战功为一,气玄境中期的荒兽战功为十,气玄境后期的荒兽战功为百。挑战上一层军职时战功必须达到相应层次。”张良照着纸上的字,读了起来。

    “大人,像先锋营那种地方,战功可比你写的要高十倍啊,这样是否有些不妥?”张良看着力支的脸色,小心翼翼问道。

    这个十六岁的都统,手段雷厉风行,他不得不小心,生怕得罪了力支。

    “战旗营的平均战力,远高于先锋和护城两营,甚至不乏神明境初期的高手。如果按照以前的计战功方法,将来会出现无功可赏的情况,不利于长期展。这套制度一旦实行下来,任何人不得违反,包括我自己。”力支正色说道,不容置疑。

    这份方案,是他按照莫皙阳提供的一套名叫什么“现代化军事管理”的思想改变而来。

    把官职分的这么详细的原因,就是为了增加竞争性和荣誉感。

    是人都免不了有荣誉感和攀比之心。

    况且现在这些人,都是不甘于居人之下的人物,只要提供这些官职给他们竞争,心思就会大量扑在上面,而不是内斗。

    至于战功统计要比其他两个营高十倍,也是出于这一点。

    对于他们来说,战功的获得要比那些劲极境界的士兵容易太多,如果还按照老办法,很难起到积极向上的引导。

    一旦达到目标很容易出现厌惰心理。

    力支细细想过,这份计划的可行性,所以才拿出来给张良看。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只是……副统领至今没有现身,不知道他对这份方案会不会有异议。”张良有点担心。

    战旗营的大统领是由巴图尔兼任,副统领据说是巴图尔的亲卫,但至今没有看到人。

    “不要担心他,我刚刚从守备殿回来,以巴图尔的格局和心胸,想必会支持这个举措。”力支信心满满。

    他与蓬泽已有过接触。

    虽然只是浅聊几句,但是他跟莫皙阳分析是一样的。

    蓬泽要的就是这种变化,把一潭死水似的右旗城搅混,更不用说亲自建立的战旗营。

    “都统大人!营外来了一个人,要加入战旗营。”就在这时,帐外值勤的士兵进来通报。

    “战旗营才刚建,还没来得及招募,居然就有人加入进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莫皙阳在力支心里提醒着。

    “带他进来。”力支吩咐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很快,一个人走进大帐中,嬉皮笑脸东张西望,就像走进了菜市场一样,丝毫没有一种身在军营的觉悟。

    “你就是力支?我叫何童,是来参军然后挑战你的。”那人把整个大帐都观察了一遍,然后大剌剌地说道。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