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零五章 霸主
    蓬泽的话听着极为顺耳。㈧㈠Δ『Δ』中文Δ网Ww┡W.*8⒈Zw.COM

    意思也很明显。

    “你们巴图尔想要笼络你的心很强烈啊,虽然说的话很平淡,但是能够看出来,他够重视你。”莫皙阳从力支进来那一刻,就在凝神观察蓬泽。

    不过他没敢使用灵魂之力,到了蓬泽这个境界,他的灵魂之力只要泄露一丝立刻就会被查探出来。

    到时候结果一定很可怕。

    借着力支的眼睛,他看到其实并不多,蓬泽的表现可谓沉稳至极,甚至看不到一丝情绪变化。

    但是那越来越强的威势,却不断提醒着莫皙阳,这不是个好现象。

    力支现在区区气玄境中期,虽然与窦欲一战,展现出强势的手段,但是也只是气玄境而已,在蓬泽这样的大人物眼中,弱的可怜。

    为何会对力支这么上心。

    甚至都明言说出来,有军方保护,不用怕窦家这样的话。

    他在思考的时候,力支也在思考。

    只不过他在乎的不是这些话,而是心里本能地抗拒蓬泽身上越来越重的威势。

    甚至连当初去李家,李家老祖明目张胆地用神识压他,都没有让他如此反感。

    这是一种没来由的,来自内心的反抗。

    但是现在这种局势,如果不是蓬泽,自己必将受到窦家无尽追杀。

    所以这个笼络,不能不受。

    况且蓬泽不是说在先,而是做在先,先一步示好,没有理由拒绝。

    “可能是我与他不熟,按说蓬泽赦我大罪,归还力神府,现在又不深究我杀终四之事,反而破格提拔我成为战旗营都统,这些事情可以说是我的恩人,而且现在还是战旗营大统领,我直接上司。”力支想要驱散自己心中这种反感,告诉自己。

    “大统领,战旗营之事我自会尽自己本份,只是不知道大统领组建战旗营的目的是什么……请告知属下,方便属下行事。”力支特意改变了称呼。

    蓬泽兼任战旗营大统领,力支这么叫他并不算是越矩。

    他说这话,一方面是为了打消自己心中反感,告诫自己蓬泽不但是巴图尔,还是自己上司。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很明确地回答蓬泽,自己现在是他的属下,等于是直接回应了蓬泽的笼络。

    “问的好!”

    蓬泽在力支说完话后,停下脚步,听到力支这么叫他,脸上泛起一抹微笑,就这么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说道,“你父亲力天明生前为护城营大统领,你算是军方世家,应当知道十年一度的荒兽潮汛。”

    “知道。”力支答道。

    但是心中却有别的想法,如果说蓬泽是为了荒兽潮汛组建战旗营,他一百个不信。

    先右旗城建城一百多年,受到过荒兽潮汛几次袭击,都没有被攻破。

    两大营足够保护右旗城,根本不需要另起战旗营这么麻烦。

    “荒兽潮汛十年一次,时间太长了……”

    蓬泽顿了顿,笑容不变接着说道,“长到很多人,在这十年里渐渐忘了右旗城存在的必要性。甚至那些家族中的纨绔子弟们,被长辈牢牢保护在城中,消磨着脾气跟志向。家族中人,则整日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着小算盘,力支你是聪明人,不难想象十年二十年后的景象吧。”

    蓬泽这句话,出乎力支预料之外。

    他并不笨,一听就知道蓬泽说的意思。

    现在右旗城中,家族势力暴涨,以窦家为例,平时横行无忌。

    这一代年青子弟中,只有窦欲能够出人头地,越来越多的人甘于平淡和平,甚至连想都不去想荒兽潮汛之事。

    不止是这些家族子弟,就连曾经的他,都是这样的。

    这些人一旦成为主宰者,根本不会顾全大局,更不会以右旗城安危为重。

    一己私利,违反了当初祖先们建造右旗城的初衷。

    甚至这种影响将扩散到军方。

    力支不得不承认,蓬泽说的这是现实。

    “那几个榜单,看来也是大统领深思熟虑才颁的,目的是激起城中的新鲜血液吧。荒兽通缉榜可以帮助寒门子弟获得大量的财富,最大限度拉平与家族之间的差距。而修为榜则是让那些安于现状的人产生了争夺的**,这好比是父亲告诉过我的一个故事,养鱼的故事。一潭死水里只有放入一条原生鱼的天敌,才能让这些鱼更健康的活着,而不是被吃掉。”力支此时对蓬泽突然佩服起来,心里那一丝反感散了不少。

    以前虽然觉得巴图尔是有威望之人,受人尊敬,但是离他太远,很缥缈。

    此时力支才承认,巴图尔有着常人没有的远大格局。

    站的位置更高,看的也更远。

    想想就连自己都是一样,如果不是父亲死在古战场,力神府面临被封,存着保护力思的执念,他也跟那些纨绔大少,差不了多少。

    脑袋里面根本不会想的更远,混混沌沌,与吃喝等死无异。

    “你跟一般人不同,仅仅十六岁就能看透这些事情,与你有相仿的也只有窦欲。但是窦欲不择手段,人神共愤已为右旗城所不容,所以我才对你委以重任。我知道你想复兴力神府,这就是个大好机会。一个月后,我将派战旗营奔赴东北战线,替代先锋营镇守!”蓬泽看着力支,似笑非笑,突然抛下一个决定。

    “东北战线?”力支记起,父亲曾说过,右旗、燕离两城分别对抗四大战线。

    先锋营分为两股,抗衡东北和东南方。

    燕离城则抵挡另外两方。

    这几股势力,已经胶着了几十年,互相牵制,寸土不让。

    “不错,东北战线乃是龟王所在的战线,本由柴弘亲自驻守。荒兽王座下四王,只有龟王和龙王才真正有资格称王,它们都是跟随两百年前老荒兽的强者。至于虎王和凤王不足为惧,后起之秀而已,实力还远远达不到威胁右旗城的水平。龟龙两王,座下相当于人类神明境界初中后期的高级荒兽无数,万不能让他们进得一步,否则后果堪忧。”蓬泽点头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忧国忧民的情绪。

    如果是以前的力支,见到这样的蓬泽,必会觉得极其伟大。

    但是力支心里还记着公羊德说过的,蓬泽与父亲以前关系并不好。

    以父亲的为人,如果蓬泽这么伟大为何关系会不好,力支说不上原因,但心里无论何时都保持着一份戒心。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他就是巴图尔,又是自己的恩人也好。

    如果真如蓬泽所说,那力支觉得,报了杀父大仇之后,帮他平定东方莽原也无不可。

    但是现在,他还没有这样的心思。

    “既然柴弘大统领镇压东北几十年安然无事,为何这个时候要抽调回来?”力支心里突然泛起这个疑问。

    不过他没有傻到真正问出来。

    他现在无论是修为还是军职都低,知道的太多并没有好处。

    蓬泽见力支似乎没有问题,很自然地接着说道:“给你一个月时间,熟悉战旗营事务,那些人个人能力都很强,但作为军人却极不称职,你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成为合格的军人,同时招募士兵加以训练,听从号令!一个月后,初三将带着你们赶赴东北战线。”

    “属下遵命!”力支沉声答道。

    “你退下吧。”蓬泽紧紧盯着力支的眼睛,看了一会后,笑着说道。

    力支持了个军礼,从大殿走了出去。

    看着力支消失的背影,蓬泽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没有一丝表情。

    走回大椅重新坐了下来。

    眼帘低垂,遮掩着眼中闪动的精光。

    他与力支第一次正面接触,远比上次远远用神识观察战斗要清晰的多。

    本以为,力支会有无数的疑问,对于这些问题,蓬泽能够滴水不漏的回答。

    但是力支却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问。

    这样的城府,如果是一个四十岁的人没有问题。

    出在十六岁的孩子身上,很反常。

    而且力支自始至终不卑不亢,既没因为受到他笼络兴奋,也没有因为被派去对他来说极危险的东北战线而恐慌,平平淡淡甚至让他都觉得惊讶。

    这样的人,如果是在以前,杀无赦。

    但是现在却不行,力支还有大用,笼络制衡才是霸主之道。

    蓬泽几乎从未皱过的眉头,此时皱成了川字。

    守备殿外,力支跨出大门,心里一松,长长呼出一口气。

    要说面对蓬泽一点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亏得在古战场中历尽险境,锻炼出强大的心境,才保持着始终平淡的样子。

    “一个月!收伏那些犯人,然后奔赴东北战线,蓬泽这是让你去送死,还是考验你的能耐。”莫皙阳也在这时出声,替力支担心着,“不提那些个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光是龟王手下那些比拟神明境初中后期的荒兽们,以战旗营的实力,上去就是炮灰,送死都嫌不够塞牙的。”

    “没那么夸张,我倒是觉得,这是一次大好机会。你想想看,如果久居右旗城,哪来的战功,光复力神府仅仅靠想根本不够,没有足够的战功军方不会一直护保下去。而且战场中,只要保证不死,能够得到的好处远比自己闷头修炼要强的多。”力支心里没有一丝担心,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四年寿命将尽。

    太短了。

    短到如果按部就班来修炼,按正常观念来说,根本不可能到达神通境,求得长生。

    富贵险中求,战场才是最锻炼人的地方。

    当初父亲寒门出身,一介布衣凭着在战场厮杀才创下不世功名,他视父亲为偶像,怎么可能害怕。

    “但是一个月时间也太短了,完全不够你准备的。”莫皙阳也知道力支说的没错,但还是愤愤不平。

    “正是因为迫切,才更能激我的斗志。从现在开始,夜里去击杀荒兽通缉榜上的荒兽,白天想办法调整那些人的心态,让他们变成合格的军人。”力支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大步朝战旗营方向走去。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