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零三章 危机四伏
    力支突然间的转变,和手上冒出的苍炎,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㈧㈠中文网WwΔW.ん8⒈Zw.COM

    如果说硬受胡火一招不死,有可能是凑巧。

    那么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就是绝对实力,压倒性的实力。

    连神明境初期的神识,都无法突破力支体外的金光,这是什么修为。

    一个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孩子,怎么能有这种修为。

    胡火的胡子已经被燎光,真气被苍炎源源不断吞噬,头被力支用手掌抵着,像是被吸住一样,移都移不开。

    脸色一软,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都……都统大人,属下听候调遣,从此以后以大人马是瞻,绝不敢再冒犯。”胡火当机立断,连称呼都变了,卟通一声半跪在地,俯称臣。

    不听即死。

    好不容易从大牢里放出来,以后可以大展拳脚,胡火当然不想被活活烧死。

    这番交手,力支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胆寒。

    就连力支脸上的稚嫩,此时在他眼里,都变成了高深莫测。

    右旗城中,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军营中本就是强者为尊,力支展现出让他敬畏的实力,心服口服。

    他这一服软,其他人看向力支的眼神也变了。

    这个年轻的小都统,不可小觑。

    一时间,竟没有其他人再跳出来叫嚣着要挑战。

    “我不需要你马是瞻,而且我给你挑战的权利,任何人只要愿意,并且登上战功榜,都有资格挑战我,这是巴图尔立下的规矩。”

    “还有人不服么?”力支身上的火焰收敛,转身扫视着所有人问道。

    他现在的修为,还是气玄境初期,但是实力已经完全越气玄境后期。

    与窦欲一战之后,力支进步极大。

    但是这还不够,窦欲虽然逃了,但窦家还在,窦家那些神明境的长老们,势必会想尽办法对付他。

    现在的修为,如果对上神明境界,胜负还是难料。

    必须利用战旗营的资源修炼。

    力支这招,既能服众,又起到震慑作用。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出声。

    连几个神明境初期的人,也都选择了沉默。

    刚才那一战,结束的太快,力支甚至都没展现出多少实力,只有那类似道法的苍炎。

    再加上神识无法窥探,这几人搞不懂力支真正的修为。

    所以不敢再冒然出手,要求挑战。

    “果然被你料对了,不惜耗费大量真气,强势镇压。再加上我灵魂之力的护卫,借金光遮掩,这些神明境初期的家伙,就不敢轻举妄动。等他们完全看透你的实力时,已经错过许多时间,高招!”莫皙阳在力支心中嘎嘎笑道。

    在路上的时候,力支就想过怎么融入这个都是狂妄之图的地方。

    如果不以雷霆手段一举镇伏众人,后面会有无尽的麻烦。

    此举无疑为他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胡火的挑战和归顺,就算是力支进入战旗营上任的开场白了。

    结束之后,所有人都招集起来。

    “报上自己的名号!家世,并且把曾经犯过的事都给老子说出来。”胡火站在力支身边,他现在以力支马是瞻,代替力支训话。

    胡火这三天,早已跟这些人混熟了,做起事来方便的很。

    “马顺,先锋营前参将,寒门出身……杀人。”先前跟胡火不对路的阴柔男子,不由翻了个白眼,低声骂了一句,“小人得势。”

    不过他的声音极轻,离的又远,没有传到胡火的耳中。

    否则以他的脾气,肯定不由分说要跟他干一仗。

    “程初,程家子弟,护城营前副都统,不听命令。”

    “袁世攻,前护城营参将,寒门出身,克扣军饷。”

    ……

    这些人虽然都一脸不情愿,但是命令如山,必须如实回答,他们可不想再回去坐大牢。

    力支一个个仔细听着。

    这些人现在都是他的手下,犯各种罪的都有,常见的大多都是杀人。

    还有一些是触犯了军法军令,总而言之都是刺头。

    就在所有人都依次说完之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张良,寒门出生,屡次当逃兵……”

    “逃兵?”力支有些讶异。

    不由看向说话的人。

    这人一直躲在人群最后面,看起来个子不高,年龄恐怕只有二十岁左右。

    五官看起来十分忠厚,但是眼晴里却透着一丝狡色。

    “这个张良,是个机灵之人,逃兵这种角色一般情况下都是抓住立斩,他却屡次当逃兵没死。而且跟这些刺头呆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能保存自己,而且要不是他自己说是逃兵,甚至都让人很难注意到他,这样的人不简单。”这个张良引起了莫皙阳的兴趣。

    这样的人,在大牢里想要生存下来,远比胡火这种大老粗难的多。

    除非有特殊的本事。

    “正好,我缺一个机灵的人办事。”力支心里一喜。

    军营这种地方,不能任何事情都亲力亲为,否则的话哪来的时间和精力修炼。

    胡火可以管人,但是以他的性格用来办事恐怕还不够。

    这个张良,倒是合适人选。

    “张良出列。”力支喊道。

    “大人有何吩咐……”张良小跑着从人群中出来,恭恭敬敬地问道。

    丝毫没有别人那种口服心不服的表现。

    似乎已经把力支当成自己的老大。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战旗营的参将,一会把所有人的资料统计下来交给我。另外,平常事务你协助胡火负责处理,解决不了的再呈交上来。”力支走到他面前吩咐着。

    “谢大人!小人为大人死而后已!”张良有些激动。

    二话不说,甚至都没有了解过他这个人,就能果断提拔,并且大权下放。

    这新任都统,要不是有大胸怀,就是个傻子。

    看他对付胡火时的表现,显然不能是傻子。

    “胡火,你负责统率这些人训练,战旗营初建,一切都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走上正轨,以备战斗。”力支把张良的表情收在眼晴,然后对胡火吩咐道。

    “是,属下绝不辜负大人信任。”胡火兴奋答道。

    吩咐完之后,力支叫过那个迎接他的守备殿将士,走进了他的都统专属大帐。

    “大人,即然你已经过来交接,我们也要回守备殿面见巴图尔交差了。”那将士一进大帐便说道,好像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这三天来,光是管理这些刺头,就提心吊胆的怕了。

    见力支轻松收服镇压,心里既佩服,又想早点离开。

    “慢着,我问你……战旗营初建,巴图尔做为大统领不来我可以理解。为何副统领初三,也推托不来?”力支开门见山问道。

    他走进大营,就感觉到不对。

    初三这个副统领居然不在,太不合军营规矩。

    “这个……初三大人有事在身……”将士面露难色。

    “重新说个借口,你现在还在战旗营中,知道欺瞒我的罪名么,我可以让你没有机会回守备殿。”力支冷笑着。

    这将士在说话的时候,眼神闪动,握着斩兽刀的手有些不自然地紧绷,明显是在撒谎。

    “大人,我……初三大人说,想用这些犯人来考验一下大人的本事,看有没有资格当这个都统。”那将士浑身一紧,犹豫说道。

    他说的很隐晦。

    但是力支怎么会听不出来其中的意思。

    “这个初三,居然想利用这些刺头对你难,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在军营里更有规矩可以说事。要是你过不了这关可能就死在他们手里,他应该想不到你能这么轻松镇压下来。”莫皙阳愤愤不平地说道。

    “很正常,初三与我有仇,我在古战场不给他任何面子,引凤王之火烧我却没能杀死我。再加上窦欲师父说的那些话,他已经把我当成大敌。不过他就算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他,烧我父亲遗体大罪,总有一天会以牙还牙!”力支倒是没有太大惊讶,他现在不怕初三。

    两次出事,都被巴图尔按了下来。

    巴图尔明显已经注意到他,自己身上应该有值得他利用的地方,否则一个无名小卒,听公羊德说过巴图尔与父亲以前的关系并不好,为什么要保他。

    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力支现在不想深究。

    巴图尔想什么,力支也懒得知道,但是利用这段时间,来增强自己,才是最大的目的。

    毕竟,除了窦家的威胁以外,执法监察也绝不能忽视。

    自己以火英为条件跟他谈判,勾起了他的贪欲,现在突然脱离掌控,执法监察不会善罢甘休。

    在窦欲逃走之前,出现的那四个黑衣人就看得出来,执法监察迟早要对他下手。

    神明境后期,军纪营之。

    如果他不尽可能的变强,将会比面临窦欲时还要困难。

    “你下去吧。”力支思维电转,不想再为难这个将士,挥手让他退下。

    将士暗暗捏了把汗,赶紧离开大帐,招呼着同伴离开战旗营。

    同一时间。

    军纪营法堂后面的秘室之中,执法监察冷着个脸,他面前摆着几具干尸。

    正是当时围观的人群的尸体。

    尸体旁边,还站着一个嬉皮笑脸的青年。

    看起来不到三十岁,身上丝毫没有真气波动,但是眉目之间透着一丝煞意,连嬉皮笑脸的神色都掩饰不住这股煞气显现。

    显然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才能培养出这么重的煞气。

    “窦欲有意思,真后悔以前没有找他试试手,我要是得到这[噬魂化龙决],现在早就该化龙了吧。”青年用手指划着下巴,啧啧说道。

    “何童我看你是找死,这种邪法一旦显露出来,天地不容。”执法监察大手一挥,一巾白布罩住几具干尸,接着说道,“我叫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又是杀人?我喜欢。”何童舔了舔嘴唇。

    “蓬泽成立了一个新营,叫战旗营,新任的都统叫力支。我要你成为战旗营的人,然后找机会把力支修为给我废了,然后带来给我。”执法监察。

    “只废不杀?”何童不解,这不像执法监察一贯的风格。

    “不要多问,给你十天时间,我只能再忍耐十天,十天之内必须要把力支带来交给我,以你神明境初期的修为对付他绰绰有余,记得我只给你十天!否则的话你犯的那些事,够你死上一百回!”执法监察眼中露出极重的贪婪之色,言语间透着威胁。

    “我办事你放心。”何童脸上的嬉笑之色顿时一敛。

    这一敛,身上的煞气再也无法遮掩,完全释放出来,顿时密室之中的温度似乎一下突降了十度。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