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零一章 上任第一天
    听到巴图尔令谕的瞬间,妲灵就联想到无数种可能。㈧㈠中』Ω文网Ww┡W.8⒈Zw.COM

    这个时候传达令谕,最有可能的就是问罪。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力支独自一人面临险境。

    妲灵的俏脸露出一丝紧张。

    倒是力支,显得极为平静。

    “不用如此,战斗时初三在场,肯定是奉了巴图尔之令才去判窦欲的罪,说明巴图尔知道这一切,如果要定我的罪,那时候初三就不会走了。”力支轻轻环住妲灵的肩膀,柔声说道。

    他与蓬泽没有接触过。

    但是几次三番,受到这个蓬泽的影响,让力支也忍不住猜测这是怎样一个人。

    最后的结论,是蓬泽没有杀他之心,反而倒像在刻意保护他。

    既然如此,有什么好担心。

    果然。

    他话说完,那将领便急步奔到力支身前。

    手中锦布一抖,照上念道:“右旗城护城军成立已久,莽原兽潮不久再临,护城、先锋两营战力已显不足,形势所需即刻成立战旗营,由本巴图尔亲自统率,将戴罪立功之众纳为己用。现,任命前任护城营大统领之子力支,为战旗营都统一职,三天后上任,不得有误!”

    “战旗营,那些犯人全部都纳为战旗营,让你当都统!”妲灵反应过来,脸上带着极为不满的表情。

    军纪营那些犯人,哪一个不是胆大妄为之徒,里面甚至不乏神明境高手。

    这样一群刺头,居然让力支去统率他们。

    而且按理,力支是先锋营士兵,打败窦欲立刻就能成为先锋营都统。

    “谢巴图尔封赏。”力支表情一动,走到将领跟前,接过写着封令的锦布。

    那将领脸带笑容看着他,却不离开。

    妲灵见力支二话不说接了锦布,轻轻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

    “他等着你打赏呢。”妲灵见力支跟那将领大眼瞪小眼相互笑着,提醒道。

    “还有这规矩?”力支诧异。

    “咱替巴图尔传令这么多年,可没有空手跑的惯例啊,力都统你才刚上任,还是要多学习学习规矩才行呢。”那将领见力支不识相,脸上的笑容消失,不满地说道。

    “规矩?我父亲守了一辈子规矩,可不守你这些东西!本都统穷得很,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而且我这力神府才刚刚复兴,你来了也不带点礼,怕是有失礼节吧。”力支脸上浮出一抹冷笑。

    他不是小气之人,确实不知道这规矩,本来听妲灵说了,正准备掏几枚归元丹送给这将领。

    谁知道他张口就是激人的话。

    力支心里顿时不高兴了。

    既然敢仗着职务公开索贿,那就一毛都不给。

    “你!”

    那将领被力支气的脸色一寒:“不识抬举,以后有你的苦头吃,走!”

    说完一挥手,东西也不要了带着部下走人。

    “这些人,吃拿卡要惯了,形成习惯,遇到你这样的就会记恨在心,不过也好,这种风气不能让它在军中蔓延。”妲灵看着力支,眼神中透着认同。

    她从小就混在军中,见惯了这些事情,虽然讨厌但是无力改变。

    突然间,在力支身上,她看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东西。

    抗争。

    与固有的规则抗争。

    军队也好,右旗城也好,甚至整个东方莽原也好,已经安逸太长时间,慢慢地丧失了这种抗争。

    像一潭死水,长此以往,必将灭亡。

    “父亲在世时,最讨厌这些蛀虫,没想到我也有碰上的一天,记恨在心也无所谓,若有本事大可来报复。”力支毫不在乎那将领的记恨。

    “这事倒也不用放在心上,只是战旗营的事……你就这么接下,是不是有点草率了。那些犯人,之前个个都不是良善之辈,大多都是军中的顽劣份子,杀人如麻者有,偷机倒把者有。军纪营成立这么多年,里面关的甚至还有不少神明境界的高手,这些人修为被封在里面不能出来,现在被大赦,重见天日绝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妲灵眉目之中,闪现着担忧。

    她对军队的了解,远比力支要深得多。

    乍看,战旗营没什么,一个新的大营而已。

    但是里面那些人,却个个都不是善茬,力支空降过去,并没有一个长期相处的过程,里面肯定会有极多的纷争。

    不满之人比比皆是,甚至妲灵都能想象得到,那些人会乐此不疲地挑战力支。

    如果单纯是挑战倒也罢了,但别忘了,他们都曾经是杀人放火无所不干的主,暗地里受到的威胁,甚至要比表面上还要大的多。

    蓬泽这个命令,无疑是把力支往火坑里推。

    “我原先以为,先锋营都统一职应该会落在我身上,不过现在也不要紧,别忘了我也曾是个犯人,我也不守规矩。这个战旗营,应该会比先锋营更加精彩吧。”力支收起锦布,不惊反喜,嘴角带着笑意。

    他心中无畏无惧。

    什么犯人,什么张狂之徒,都无所谓。

    给他一点时间,他有足够的自信,让这些人服服帖帖。

    而且他要修炼环境来刺激自己的潜能。本来还想着回先锋营之后,利用对荒兽的战争来修炼。

    现在好了,甚至不用出城,就有这样的机会。

    高手,越多越好,就怕不够!

    妲灵见力支这么说,抿了抿嘴没有接着再说下去。

    力支的性格,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憋在力神府时候的样子了,一趟古战场回来,已然大变。

    妲灵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三天的时间很短。

    甚至都不够力支跟妲灵尽诉心事。

    力支就要再次离开力神府,去往战旗营上任。

    妲灵也要在此时,回归先锋营。

    毕竟都统已逃,一切事务都等待她这个副都统去处理。

    城东。

    原本是一片荒地,只有一些零散的农田被开辟出来,给那些贫寒之人平常农耕来用。

    此时,农田已经被夷为平地,荒野被拔除。

    巨大的帐篷扎在平地上,正正方方足有五六米高,十几个之多。

    帐篷之外,用铁柱围成栅栏,划出军营所在。

    军营中央,竖着一个两人合抱的大旗,迎风招展,上面绣着一把斩兽刀的样子,就是战旗营的标志。

    一队队站列不齐的人,等候在帐篷中间的校场上,个个表情焦躁。

    这些人,有老有少,年纪大的看上去有四五十岁,年轻的二十出头。

    除此之外,还有穿着守备殿铠甲的士兵,站在那里,近二十人。

    这些人是派来看守战旗营的,毕竟营里的人曾经都是犯人,虽然大赦,但是为了不出乱子,还是要随时镇压。

    “妈的!这个屁都统还能来不能来,让老子等了整整三天了,再不来都统不如给老子做得了!”一个胡须红的壮汉,忍不住叫嚣着。

    “你有什么能耐当都统,大言不惭,问过我们没有?我当年杀荒兽四百三十六头,杀人一百三十个,坐牢十年忍耐十年,居然敢在我面前叫嚣,小子你还嫩点。”另一个气质阴柔的男子,阴阴说道。

    “你说什么,有本事来打一场,看老子不弄死你!”红须壮汉怒目圆瞪,张口便骂。

    同时想要朝那阴柔男子逼去,却有一个守备殿将士伸出长枪,拦在他身前。

    “你们想要打架,等新任都统来了再说,这里是军营,敢私自闹事者,立斩不赦!”那将士严厉斥责。

    “什么鸟都统,等他来了,老子第一个上,看看他到底有几斤几两!”红须壮汉愤愤吼道。

    就在这时,力支正好从军营的大门踏入,听到红须壮汉的吼声。

    “都统大人,副统领大人交待过,这几日他有要事处理,战旗营事务全权交由都统大人处理。”见力支走进大营,立刻就有一个守备殿将士走了过来对力支说道。

    此人力支见过,三天前跟随那个颁布命令的将领,去传达巴图尔命令的人。

    难怪一见到他,立刻就知道他是新任的都统。

    “副统领是什么人?”力支有些奇怪。

    按理说新官上任,上司应该在场做一些调度安排,战旗营隶属巴图尔,事务由副统领负责,怎么会有事不来。

    “是巴图尔的亲卫初三大人。”那将士回答道。

    力支心头一怔。

    他原先想过应该是从护城营或先锋营抽调一个将领过来,没想到居然是个老相识。

    这个老相识不但烧了父亲的遗体,就在三天前还想着要杀掉他。

    精彩,真够精彩,比当初去窦欲手底下当兵还要精彩。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要面对,力支不但不惧,反而很期待看到这个烧了他父亲遗体的副统领。

    “是他?”

    “我见过他,在大牢里面,他杀掉了牢头和一个杀手,当时告诉我们他有大罪在身,必死无疑,想不到来这当都统来了。”

    “他那时不想放我们走呗,什么死罪,我看是不想管我们罢了。”

    “啧啧啧,风水轮流转,想不到我们也被大赦了吧,那时候我们修为被封,让他装了一回圣人,现在看他还能不能装。”

    “废话那么多干嘛,刚才胡火不是说了,等都统来了他就立刻挑战,呆会有好戏看了。”

    ……

    这些人中,有不少当初关在军纪营大牢的人,一下子就认出力支,议论起来。

    当初他们央求力支带他们一起逃出去,力支曾说自己死罪加身。

    突然间看到他当都统,立刻心里就不爽了。

    认为力支在欺骗他们。

    这些人议论的声音,传到力支耳朵里,让他把注意力移到等他的这些士兵身上。

    有些人,力支还记得,当初在军纪营大牢里见过,难怪认得他。

    他已经知道,这些犯人,大赦之后并没有被直接放出来,而是等到战旗营建好之后,才来到这里。

    法场之事和与窦欲战斗之事,应该还没有传到他们耳中,所以力支并不怪他们。

    另外还有大部分的人,都不是当初军纪营大牢里面的,这些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这战旗营都统,还真不是个肥差啊……正合你意。”力支心中,响起莫皙阳戏谑的声音。

    “喂!你就是新都统吗?架子倒不小,让老子在这等了你三天,我胡火现在要挑战你,你输了就滚下去,都统位子让给老子当!”红须的胡火已经忍不住跳了出来,出言粗鄙。

    身上的气息流露出来,浓郁厚重,但是却丝毫不泄。

    这是气玄境后期才有的能力,入微之境,难怪这么嚣张。

    这一次,守备殿的将士们,没有阻止。

    “胡火,名字起的挺霸气,正好我喜欢火。”力支并没有因为胡火的挑衅恼怒,反而对他露出笑容:“你要挑战我,那我先问你,你在战功榜上吗?战旗营规矩,不在战功榜上的人,没有资格挑战。”

    军队有军队的规矩,只有上了战功榜,才能挑战都统借此取得晋升的机会。

    但是战旗营并没有任何战事,战功榜等于零。

    在来的路上,力支已经了解过这些事情。

    “没有……”胡火的气势一下弱了下去。

    他以前的战功,是没办法移到战旗营的。

    也就是说,他没有资格挑战。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任,我知道你们都蠢蠢欲动,战旗营有战旗营的规矩。但是……我力支有我自己的规矩,虽然你没有任何战功,但是我可以给你个挑战的机会!”力支面色沉稳,双手背在身后,话锋猛地的一转,直指胡火。

    要战,他便战。

    上任第一天,想要站住脚,先要立威。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