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一百章 复兴力神府
    力支与窦欲一场大战,可以说轰动了整个右旗城。Ω㈧㈠Ω『中文网WwW.┡8⒈Zw.COM

    几百围观百姓丧生。

    消息迅扩散出去。

    窦家。

    大堂之中,众多老者聚集一堂,这些人统统都是平常闭关不见的神明境高手。

    此刻,纷纷出关,聚在一起。

    有几个,正是陪窦欲去决战的人,这几个人都低着头,不敢看窦家老祖。

    窦家老祖窦岳脸色如冰,脸上的褶子挤在一起,一言不,破势拐拄在手中,扫视着大堂里坐着的诸位长老。

    窦昊站在他背后,闭着眼,抱着手,仿佛这令人窒息的宁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窦岳,我们闭关四五年,窦家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看你是想把窦家彻底葬送了!"其中一个须皆白的老者,打破了宁静,指责窦岳。

    "不错!窦欲那小子,居然把跟中央泽州联系这事暴露出来,陷整个窦家于不义,现在整个右旗城都知道了,窦欲私通中央泽州,叛城之徒。"另外一个方脸浓眉的老者,接话道,语气极为不满。

    "这不……已经把窦欲逐出家族了么,应该不会牵连到我们吧。"低着头的长老,有一个弱弱地说道。

    "哼!还算你们眼皮子活套,逐的好,不然我们此刻怕就要面临护城军来踏平家族了,而不是在这商量对策。"白须白的老者冷哼道。

    "都给我闭嘴!"窦岳这时,突然把手里的破势拐往地下猛地一顿。

    立刻,整个大堂的人都安静下来,没有人再说话。

    "这件事,是窦欲失利,他现在已经被逐出家族,离开右旗城,再大的罪过也是抵了。"窦岳握着拐杖的手,紧的有些白,眯着眼晴寒光闪烁,"不过虽然窦欲与家族再无关系,但是其他家族必定会利用这次的事情难,不能等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行动,吞并各大家族,先行难?"方脸浓眉老者脸色一变。

    "我们现在没有任何优势,窦欲已经引起蓬泽注意,中央泽州的人这个时候必不会帮我们,轻举妄动,只会坏了大事。"白老者出言反对。

    窦欲的事情,打乱了他们几年的布局。

    本想徐徐谋之,却一朝败露。

    很快这件事情就会传到燕离城那位大人物耳中,一旦她把注意力放到右旗城,中央泽州的人想要有动作,简直就是找死。

    "我自有分寸,窦欲空出来的先锋营都统之位,让窦昊去顶上,以他的实力,短期内肯定能争到这个位子。"窦岳没理白老者的质疑,接着说道,"只要有先锋营助阵,那些家族不过是小菜而已。至于蓬泽,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根本不在意我们这些家族之间的争斗,他要的东西更多更大!”

    "以窦昊的实力当都统绰绰有余,但是万一力支那小子也被提拔为都统怎么办?毕竟他打败了窦欲,可是说是名正言顺。"方脸浓眉的老者皱着眉毛说道。

    "军队里有军队的规矩,实力为王,就算他被封为都统,窦昊也有资格挑战他!正好借机杀之!"窦岳沉声说道,眼中露着森森杀意。

    窦岳主持窦家十几年。

    从来没想过,自己连番栽在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崽子身上。

    连家族最年轻的天才,有希望继承基业的窦欲,都被力支逼的逐出家族。

    这是深仇大恨,他绝对不会放过力支。

    但是窦岳不是无脑之人,现在这阶段,并不是对付力支的最好时机,不说他有军方保护令护着。

    现在应该已经完全引起蓬泽注意。

    这个时候再出手,只会引起蓬泽不满。

    杀他,可以留着以后办。

    但对付其他家族的事情,刻不容缓。

    一直站在窦岳身后的窦昊,听到这话,眼皮跳了跳。

    与此同时,李家大宅。

    李尚一脸嬉笑,撮着手在李家老祖面前转来转去。

    "你转够没有,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沉稳一点!"李家老祖忍不住训道,但是任谁都听得出来,声音并不严厉。

    "家主你真是神机妙算,那一千枚归元丹,花的是真心值啊。那个力支大神威,把窦欲打的是屁滚尿流,以他的实力啊,必定会得到封赏,成为军方重要将领,我们李家也算是搭上了军方的一条线啊,想必很快就能像窦家一样壮大。"李尚嬉皮笑脸说道。

    他知道老祖宗今天高兴。

    连训他时的情绪,都不像以往那么恨铁不成钢。

    "你想的太简单了,力支此子,不是凡人。想要跟他打好关系,必须得相互得利,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你最好不要私自去跟他示好,我看他是重情之人,只要玄儿回城,力支自然会亲近李家。"李家老祖的脸上,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不过立刻反应过来又变成了古板的脸。

    "那还不简单,我去把玄儿接回来。"李尚兴奋说道。

    "现在不行,以我估计,窦家马上应该有所动作了,况且玄儿是被逐出家族,被所有人抛弃,你当他是什么?想让他走就走,让他回就回?"李家老祖说道。

    "他是我儿子啊……"李尚一愣。

    "我看他的智慧,当你爹都绰绰有余!"李家老祖摇着头,说完之后,把李尚轰出屋子。

    ……

    右旗城守备殿。

    蓬泽背着手,静静地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幅老者画像。

    这个老者骑在一头青牛上,回相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内容。

    画的很平凡,看不出任何蹊跷,但是蓬泽看的很专注,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里面。

    初三站在蓬泽身后,静悄悄不敢出任何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蓬泽突然闭上了眼睛,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从画前走到大椅边坐下。

    "尊上,黄老那老家伙,说太一他们死在力支手里,属下觉得不是空穴来风,此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初三问道,言语里有些急躁。

    太一等人,是他生死结拜兄弟,感情深厚。

    共同护卫巴图尔至今。

    本以为他们三人是迷失在古战场内,迟早要回来,却不想居然传来死讯。

    这件事情,让初三夜不能寐,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要杀死力支。

    "此事,兴许有可能。”蓬泽轻描淡写地说道,接着话题一转,“我让你将那群犯人归纳到新营,想好名字没有。"”

    太一等人死在谁手里都有可能,但是蓬泽知道,不可能是力支做的。

    力支在中央广场对力支说的话,蓬泽当时神识蓬罩在那里,知道力支并没有说谎。

    但是这件事,并不用跟初三说的太清楚。

    中央广场一战,力支的势造的太大,现在整个右旗城都在传扬着他的名号。

    如此下去,不是他所想看到的。

    "属下冥思苦想一夜,起了无数的名字,最后还是觉得叫战旗营比较好。"初三脸色一变,没有追问下去就已经明白。

    尊上说有可能,那就是一定。

    自己三个兄弟死在他手里,这个仇无论如何得报。

    初三心里恨恨想着,却不敢表露在脸上。

    "战旗营,不错……从今往后,此营由我兼任大统领,你来担任副统领一职,大小事务由你一应掌管。"蓬泽点头,脸上露出一线笑意。

    这丝笑意落在初三眼里,莫大荣幸。

    "谢尊上提拔!"初三跪倒在地。

    这是无上的荣幸。

    右旗城两大战营,护城营和先锋营,内务法度由军纪营掌管。

    现在新增一营,居然直接提拔他当副统领。

    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巴图尔就是从这三大营的统领推选出来,一旦列入军队系统,就不再只是巴图尔亲卫这么简单。

    是有职务,有权利。

    甚至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竞争巴图尔的位子。

    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处,瞬间冲淡了初三心里升腾起来的杀意。

    "你传我命令,让力支任都统一职,由你直接负责,但你不能杀他。此营继承先锋营的规矩,任何在战功榜上的人,都能挑战都统,成为新都统。"蓬泽说话间,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属下遵命!"初三应道。

    他此时完全搞不懂,尊上心中在想些什么。

    既让他当副统领,代替尊上掌管战旗营一切事务,又让力支当都统,还言明不准自己杀他。

    自己跟力支之间,以前就有磨擦,现在又因为太一等人,算是结下了大仇。

    放在一起,天天共事不能杀人。

    初三嘴角浮起一抹邪笑,尊上只说了不能杀,却没说不能打压。

    以后力支就是他的手下,只要不弄死他,怎么打压都没有关系,初三自以为自己理解了蓬泽的意思。

    告了一声,退下。

    ……

    力神府。

    一扫往日荒废景象,牌匾上的蛛网,由力支亲手拂去。

    公羊德在府中抽调了一批杂役下人,派往力神府,暂时帮助力支操持府中事务。

    大红灯笼张挂起来,一派洗旧革新的景象。

    力支与妲灵站在大门口,看着力神府被擦拭一新的门牌,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总算保存下来了,心愿达成,只可惜窦欲跑了……”妲灵深情地望着力支,这时,她能在力支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安稳的情绪。

    温暖,安全。

    这个才十六岁的男孩,经历了不知几番生死,终于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

    说是奇迹不为过。

    甚至她到现在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那么多次必死之境,力支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以前的关心,还是太少了,以后只能慢慢弥补,守在他身边。

    短短瞬间,妲灵的心中,无数的念头横生,但这些念头都是甜蜜的。

    这三年来,时时被复仇充斥着心,虽然充实但每逢深夜,总能感觉到那种无力和悲伤。

    但是现在这种无力感,已经不复存在。

    就是因为这个男孩……不,应该是男人。

    “没关系,窦欲只要不死,终有一天会回来找我复仇,到那时我会亲手押他去父亲坟前祭拜。”力支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脸上显现出强大的自信,接着说道,“力神府只是一个小目标,但也是很重要的目标,余下的时间,等思思从灵曜宝鉴中出来,看到力神府重兴,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此时再看力神府,已与原来截然不同。

    失而复得,将以此复兴家业。

    力支的目标并不大,只为有个能保护亲人爱人的家。

    就在这时,一队穿着有守备殿铠甲的士兵朝他走来,离的老远,那领头的将军,就大声喝道:“巴图尔令谕到!力支接令!”

    “巴图尔令谕,不会是因为窦欲师父临走时说的话,来找麻烦的吧。”妲灵不由自主地,把力支护在身后说道。

    蓬泽如果敢杀力支,她绝对会拼了这条命,大不了同死。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