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九章 窦欲之师
    血海变回黑气,在金光的照耀下开始退散。』『㈧Ω㈠中文』』Δ网WwW.8⒈Zw.COM

    那些四散逃命的人,没有了危险。

    看到力支现在的样子,一下停止脚步,这些人看向力支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

    “快看,力支没有死,他又活了!手上还捧着一本书,上面好浓重的神圣之气,那上空的虚影是什么东西,怎么给我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

    “血海被这金光虚影制住,他救了我们的命,先前还说他是私通荒兽的罪人,现在看来他其实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那金光,我们今天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连公羊德大统领,都拿窦欲没有办法,力支竟然再一次克制他,简直不可思议啊。”

    “这次窦欲死定了,他杀了这么多人,使用这种邪法,勾结中央泽州,又是兽荒的奸细,整个东方莽原都容不下他。”

    “不止是他,如果不是窦家及时把他逐出家族,就连窦家都要被夷为平地。”

    “力支以前是受冤屈的,我们都错怪了他,力支镇压邪魔,万岁!”

    ……

    人群慢慢停止骚动,不知道是因为黑气被压制,还是那金光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开始有人大声呼喊着力支的名字,而窦欲则人人喊打。

    慢慢的,从一个人到大部分人。

    整个中央广场周围,开始震动起来,喊着力支的声音越来越大,冲破九霄。

    “[返真内经]居然连我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他身上那个金黄虚影的冠,倒是像先民先知书中记载的荒古帝皇的服饰,那金光之中透着浓浓的王者意志,震慑邪魔,压制了[噬魂化龙决]。”书生眼神锁定力支手中捧的金黄大书,越来越看不透力支。

    对他来讲,这个世界少有人能干扰到天道大势。

    他只要大衍天易一算,就能看出大概。

    但是力支,他完全看不透。

    就像迷雾一样。

    “此人以气玄境中期的修为,从头到尾压制窦欲,深不可测……此仗之后若他不死,我必找他。”窦昊一直抱在手中的树枝,已经藏到身后。

    “评价这么高?少见啊。”书生讶异的很。

    他认识窦昊有些年头,从未见过他对谁这么在意。

    就连那些修为境界极高的大能,在他眼里也不过是苟活几十年罢了。

    窦昊眯着眼,脸上的桀骜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常人看不懂的兴奋。

    仿佛找到了猎物一般。

    兰风晓院中,窦欲化身为蛟,黑气噬魂夺血,蓬泽一直看在眼里,却纹丝不动。

    直到力支再次出现,用[返真内经]压制黑气,他脸上才有了一丝动容。

    “你去中央广场传我命令,判窦欲私通中央泽州,死罪。”蓬泽嘴角上翘,泛出一抹笑意说道。

    “是!”初三领命。

    从楼上飞腾而去。

    此时,力支体内的莫皙阳,无比震惊。

    那[返真内经],正是他当初送给力支修炼真气所用。

    作为原主,他从来没有想过,[返真内经]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返真内经]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莫皙阳实在是忍不住了。

    “昨夜……妲灵的雪玉与火英相激,阴阳合和,水火即济,[返真内经]产生异变,多了很多信息。什么上古黄帝,座下应龙之类的,我不懂这些代表着什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关头,产生这样的作用。”力支在心里回答道。

    他其实也没有料到,会在绝境之中再次反击。

    黑气要吞噬他的魂魄,吸干他的精血,还没触及神庭,就已经激了异变的[返真内经],书本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具现出来,虚影从书中升腾,镇压邪魔。

    “黄帝……应龙!”

    莫皙阳恍然大悟,一下子仿佛全明白了,“你见过我的形象,我本身是应龙后裔,炎黄子孙!身上有它一丝血脉。难怪这本[返真内经]是直接烙印在我的灵魂之中,原来……竟有如此大的来头。”

    身为炎黄子孙,没有人不知道黄帝。

    那是祖宗,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祖宗,在这一刻居然救了力支的命。

    “我早上所说的秘密,就是这个,但是没想到在这里起了作用,如果不是[返真内经],此刻我已经是一具干尸。”力支感激说道。

    屡次被莫皙阳所救,这一次虽然不是直接出手,但要是没有[返真内经],他必死无疑。

    莫皙阳的灵魂之力,无法跟这种阴邪的黑气抗衡。

    唰唰唰!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空中掠过,天空中升起无数把黑色的小剑,排列成阵,一把接一把射向窦欲。

    同时初三的声音响起:“巴图尔令,窦欲私通中央泽州,化身荒兽,乱杀城民,罪大恶极,立斩以示公正!”

    他的声音,几乎是与黑剑同时出现。

    人群中爆出欢呼声。

    连巴图尔都下令,要将窦欲斩。

    “蓬泽!你敢杀我……我师父绝不会放过你!”窦欲被金光牢牢压镇,动弹不得,眼看着空中射来的小剑,出凄厉的怒吼。

    蛟眼充血,死死瞪着凌空而来的初三。

    “放肆,敢对尊上不敬,死!”初三冷哼,手一挥,黑色小剑的度,瞬间增加一倍,直刺窦欲蛇头。

    没有了黑气阻挡,窦欲此刻只有等死。

    公羊德本身是想亲手镇压窦欲,没想到这么短短一瞬,初三便带着蓬泽的命令到来,省得他出手了。

    “结束了……”书生摇摇头叹道。

    窦欲也算是天纵英才,还是窦昊表弟,与他并无任何仇恨,如果不是乱杀这些平民,他甚至对窦欲还极为欣赏。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怪,再怎么天才,只要违返了天道,必定会死。

    或许是马上,也有可能是将来。

    “徒儿莫怕,为师带你走!谁也杀不了你。”就在这时,天边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飘来。

    初三的黑剑,将要刺穿窦欲的蛟头时,狂风乍起。

    空气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硬生生捏爆,激炸的气息,形成不计其数的风刀。

    当当当!

    初三的小黑剑,统统被这些风刀射偏。

    风刀向四面八方激射。

    那些以为安全了的围观众人,来不及闪射,立刻就有几十人被射穿身体,当场毙命。

    还有更多的,则射向初三和力支。

    “黄老!居然是你。”初三听到这声音,立刻认出来。

    一把巨大黑剑在他手中幻化而出,狠狠劈斩,劈散那些冲向他的风刀。

    公羊德跟妲灵几乎同时冲到力支身前,把力支护持在身后。

    “别让他跑了!”公羊德一掌劈散风刀,大吼着朝窦欲冲去。

    “师父来了……嘎嘎嘎,你们杀不了我,终有一天,我会再回这东方莽原,到时候你们全部都要死!特别是力神府,我要让力神府鸡犬不留,所有你力支的朋友、亲人,都要受到我的报复,尝受灵魂被永世折磨之苦!”窦欲变化的蛟头,张开血盆大口,出有恃无恐的声音,一对巨大的三角眼中,满含怨毒,扫射着在场的所有人。在看到窦家几位长老的时候,眼中的怨毒更深了。“等我回来,让你们几个杂碎生不如死!”

    身体急剧缩小。

    与此同时,黄老从天而降,大袖凌空一甩。

    正在缩小体型的窦欲,瞬间化为一道黑烟,被他的大袖收笼进去。

    “不要来追了,帮我跟蓬泽带句话,你那三个兄弟,全部都死在力支手里,老夫亲眼所见!哈哈哈……日后再会。”黄老一袖收走窦欲,大笑着凌空打出一掌。

    轰隆!

    当空一道狂风卷起,像龙卷风一样截住公羊德,身体连续几个转折,消失地无影无踪。

    公羊德被龙卷风所阻,等劈散龙卷风时,正好听到黄老说的话,立刻折回力支身边护卫,不敢再追赶窦欲。

    力支在古战场杀掉终四的事情,力支并没有告诉他。

    一下听到这样的消息,暗道大事不妙。

    蓬泽四大亲卫,最近都只能看到初三频繁出现,另外三个却一直没有露过面,陡然听到被力支所杀,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此事属实,力支马上就要面对蓬泽的怒火。

    杀害巴图尔护卫,是弥天大罪。

    “什么?力支居然杀了巴图尔的三个亲卫,这……怎么可能?他们不都是神明境界的大高手么。”

    “也许不是空穴来风,你看力支今天展现出来的手段,神明境初期说不定都不是他对手。”

    “窦欲被救走,我还以为力支以后前途无量,一路青云直上,没想到他居然杀了巴图尔亲卫,上一次巴图尔才大赦了他的罪名,这一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救了我们的命,现在却又大罪加身,真是命运多舛,这次恐怕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你们这些人,人云亦云,那话是窦欲师父说的,窦欲是罪大恶极之人,那话能信吗?说不定,人是他杀的,却倒打一耙,诬赖力支。”

    “有道理,可惜我们信,别人却不信啊,你看初三,连人都不追了,恨不得把力支生吞活剥。”

    ……

    众人被这连番的变故,已经弄昏了头脑,议论不休。

    此时,力支手中捧的[返真内经]的大书,已经消散,连带着那人物虚影也不见了,重新恢复到平常的样子,脸色显得苍白。

    手段尽出,此时体内真气大空,连精神都损耗到极点,没有脱力都是因为他身体比常人要强的多。

    初三从天而降,落到力支面前,眼睛死死盯着力支。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在古战场杀了我三个兄弟!”初三已经红了眼晴,声音里透着森冷的味道。

    黄老一句话,直接转移了他的焦点,直指力支。

    “初三,那人是窦欲师父,一出现就杀死几十右旗城百姓,他说的话你怎么能信!”公羊德说道。

    “那人为了让你跟公羊叔叔无瑕追击,才编造出这样的谎言,亏你还是神明境高手,居然连基本的事理都分不清。”妲灵脸色冷清,护着力支寸步不让。

    “你让开!我要把他带回去,如果此事属实,绝对要让他生不如死。”初三不敢对妲灵动手,阴沉着喝道。

    “初三,你在古战场腹地,引凤王之火烧我父亲遗体之仇,我还没找你算账。此时居然听信那个黄老谗言,我看你的智商都被狗吃了!巴图尔有你这样的亲卫,简直是大耻。巴图尔刚刚赦免我大罪,你现在要是敢抓我,就是在打巴图尔的脸,告诉整个右旗城的百姓,巴图尔识人不准,言而无信!”力支坐在地上,虽然虚弱,但看着初三,却毫不相让。

    他知道此时,自己不能承认杀掉终四的事。

    太一和始二都是虎王所为,与他没有关系。

    而且父亲遗体被烧一事,还没有找初三算账,此刻绝不能被抓住巴柄。

    力支说的理直气壮,句句戳着初三的痛处。

    听他这么说,初三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力支这样骂他,简直不给他留一点面子。

    但是却不可否认,仅凭一句话,就把力支抓回去,确实会让整个右旗城的人不满,特别是力支在救下这么多围观群众之后。

    初三并非没有脑子,否则也不可能做巴图尔亲卫。

    “好!牙尖嘴利之徒,你给我等着,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别落把柄在我手上。”初三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一闪即逝,恨恨撂下句狠话,凌空飞走。

    无论黄老说的是真是假,初三都觉得留着力支是个巨大的祸害。

    尊上的意思他猜不懂,但是作为手下,有时候就是要为尊上铲除潜在的麻烦。

    力支,是个大麻烦。

    ---------------------------------------------------------

    请各位看官们,看的过瘾的请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

    谢谢支持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