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七章 荒古战意
    动真武剑意的窦欲,仿佛他就是剑,剑就是他,不分彼此。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随手一招,剑随心动。

    穿透虚空,无距刺杀。

    这度快的让力支看都看不到,更何谈躲避。

    一剑穿心,不给力支任何机会。

    这一切,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堪比念头闪动的度。

    "我要死了吗?"力支只来得及感觉身体一寒,心脏便已被刺穿。

    脑袋里面出现短暂的空白。

    连莫皙阳的惊呼,他都听不到了。

    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现,有妲灵,也有力思,还有力神府和力天明的笑脸,李青玄和万万在打闹斗嘴。

    "思思还在灵曜宝鉴,生死未知,妲灵为了我彻底跟窦家翻脸,力神府已被封还,如果死了这一切都将灰飞烟灭。思思被窦家欺辱,妲灵被追杀,父亲在九泉之下,不得瞑目!"力支空白的意识中,突然闪现出一个强大无比的念头,"我没有死的资格,只有我活着,她们才能平安无恙,只有我活着,力神府才能重现荣光,我……不能死,决不能死!战,粉身碎骨又如何,就算神魂俱灭,我也要战!"

    他经历过这么多的磨难,都顽强的活着。

    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死掉。

    怎么能甘心死掉。

    活着,对他来说,远比死了要艰难,但是他没有任何选择,必须活着。

    为了心中的执念,战!

    "战意九重破天霄!我乃战神意志,谁能让我屈服!"就在这时,力支的瞳孔放大到极限,瞳孔中射出两道金光,嘴里爆出莽莽的声音。

    这声音就像来自荒古一般,带着充满着无畏无惧的气势,不死不休。

    一道道金色的气息从背云玄金剑刺入的伤口迸出来,剑身颤抖,背云玄金剑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大手,缓缓抽向外面。

    金光越来越浓,把力支整个包裹起来,就像烈焰重燃,神圣无比。

    战神之意,再度降临。

    "这种永不屈服的意志,是什么东西!"窦欲狞笑的面孔凝固了,他现背云玄金剑居然不受他的控制,真武剑意那一剑破万法的特性,在这一刻了然无存。

    "荒古战意,居然真的存在……"广场外,书生的瞳孔大放,喃喃念道。

    "来自三十三重天战神的意志?那不是北方先民传说中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世上……"窦昊的声音情绪波动,他此时的感受比身临其境的窦欲还要强烈。

    他得真武剑意传承,凭剑意横行天下,从未一败。

    此刻面对力支身上散出来的强大战意,居然有种心神悸动的感觉。

    这股战意,挑逗着他的心,蠢蠢欲动。

    恨不得亲自上阵,与力支一战。

    强横如他,都被勾动,何况窦欲。

    "先祖先知曾预言,荒古战神意志重现,将天下大变,横尸遍野,大凶之兆!"书生的手此刻疯狂点动,度快的几乎看不见,脸上凝重的表情越来越重。

    窦昊面色凝重,六识封闭,竭力压制心头那股强烈的出手**,根本没有精力听书生的话。

    与此同时,那些看戏的各大家族家主们,齐齐起身。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远的距离,居然都有种让我浑身颤栗的杀伐之气,简直就像十年一度的荒兽潮汛大战。"

    "被一剑洞穿心脏还没有死,身上散出这种骇人的气势,此子简直乎常理,这场战斗简直是我生平仅见,居然是在两个连神明境界都不到的孩子身上。"

    "这一战,若是窦欲不能斩杀力支,此后窦家怕是要面临着恐怖的报复。力支此子,简直如荒古传说中的圣兽龙一般,连我都产生恐惧感。"

    "右旗城要变天了,我们都老了……"

    ……

    各大家主,无一不被力支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所惊,那是他们从未见过的气势。

    一种无视境界,让所有人心头寒的气势。

    突然间,他们不再认为力支会死,反而有种强烈的感觉,力支无法战胜。

    他就是神,战无不胜的神。

    兰风晓院,蓬泽猛地闭上眼晴,初三惊骇欲绝。

    "荒古战意,[战神决]果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传说中的三十三重天荒古战神意志,当初连力天明都无法领悟的存在,竟然被此子悟出……若是成长起来,无人能制!"蓬泽的心中波澜起伏,似是正做着激烈的斗争。

    "尊上!我现在立刻出手,将之斩杀!"初三跪伏在地请命。

    他再笨,也听得出此时巴图尔对力支深深的忌惮。

    无人能制,是什么概念。

    尊上何时对任何一个人,下过如此评语。

    就算是东方莽原最强者,燕离城的那位大人物,尊上也没有表现出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此子,必杀,绝不能让他成长起来。

    "你不是他此刻的对手。"

    蓬泽长长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晴,片刻之间,他已经有了决定,"静观其变。"

    初三骇然。

    自己早已踏入神明境初期,在尊上眼里,却不是力支的对手。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初三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骛。

    尊上的话,他不敢不遵。

    但是力支此人,留不得。

    此刻,围观在中央广场的人群,生了剧烈骚动。

    所有人都以为力支必死,但是瞬间却又生变化,力支身上的金光,像是天神降临凡间,神圣不容亵渎,没有人在此时开口说任何对力支不利的话,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他们的心里,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对力支俯。

    妲灵已经被连续出现的场面惊呆了,她还沉浸在力支被刺穿心脏的瞬间,又看到力支如天神一般的样子。

    此时的力支,在她的心里,惊艳绝伦。

    "战意,又一次出现了。"公羊德喃喃念道。

    上一次,他被力支的战意所伤,还没有感受到这么庞大的气势,这一次简直比上次强大了十倍。

    场中,窦欲眼睁睁看着背云玄金剑一寸一寸地从力支身体里拔出,全身开始颤抖,心里出现无边的恐惧,被无边无际的战意压迫。

    "不可能,我窦欲志在天下,怎么会害怕,就算你真的是神,今天也要死!"窦欲歇斯底里地吼着,借此掩盖内心的恐惧和惊慌。

    咻!

    背云玄金剑从力支的身上飞出,插在窦欲身前。

    剑身微微颤抖,出"嘤嘤"的低鸣,宛如一个女子在哭诉,又像是害怕。

    被力支身上无边的战意所镇,无意识的剑,都产生了恐惧的感觉。

    "赐你一战!"力支此刻被战意所主,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战斗。

    直接把剑还给窦欲,要完完全全压制他。

    身体巍然不动,胸口两道剑伤,以肉眼可见的度痊愈,金光笼罩之下,霸气绝伦。

    震慑着围观的无数百姓。

    "你居然敢看不起我……我要把你大卸八块。"窦欲的脸上,青红交加。

    力支居然把剑轻易还给他,这比打他的脸还要难受,他一世天才,何时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上一刻,他还把力支当成蝼蚁,这一刻,他自己在力支面前,就像是一只蝼蚁。

    "死啊!"

    窦欲真气一提,本以为背云玄金剑会飞入他手中,但是剑身震抖的却更加剧烈,在抗拒他的御使。

    窦欲恼羞成怒,直接伸手拔剑。

    拔完剑后,他整个人再度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达力支的左侧,剑尖直刺在力支的太阳穴上。

    但是他快,力支却比他更快,根本看不清动作,那被抛远的苍木神杖,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手中。

    背云玄金剑的剑尖,刺在杖上。

    突破虚空的刺杀,此刻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挥舞着木棒一样慢。

    当!

    锋利到极点的背云玄金剑与苍木神杖相撞,出金石碰撞般的脆响。

    窦欲毫不停留,再次消失。

    力支半步不动,苍木神杖幻化成一片黑影。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锐响,无论窦欲怎么刺杀,统统都会被苍木神杖挡下,根本没有办法刺到力支的身体。

    窦欲现身,表情已经狰狞到极点,双手高举背云玄金剑。

    "剑破天下!"

    窦欲出凄厉的叫声。

    这一刻,整个空间都产生剧烈的颤抖,剑身所向,空气被撕裂,产生剧烈的波动。

    锐利到极点的气息,扑面而来。

    所有的剑意,全身真气,都凝聚在这一剑上面。

    "太慢了。"力支摇了摇头。

    下一刻,他身体消失了。

    再出现时,已经到达窦欲的身前,平平一拳捣出。

    啪!

    窦欲的护体真气,此刻就像豆腐一样,在这一拳中尽数粉碎,力支泛着金光的拳头,砸在他的小腹位置。

    丹田气海。

    卟哧!

    一生苦修,得来的真气,尽数在这一拳之下泯灭,气机尽断。

    窦欲的身体,像破布娃娃一样飘飞出去。

    手中凝聚着剑意的背云玄金剑,失去了把握,摔落下来。

    一招。

    仅仅一招,直接破掉了窦欲拼尽全力的一击,轻描淡写之间。

    三年前,窦欲废他气机。

    仅仅三年,他在众人面前,废窦欲全身修为。

    有恩必还,有仇必报。

    这一拳,算是报了他自己的仇,但是还有无数的仇,没有报!

    力支身体一动,窦欲的背云玄金剑还没落到地上,突然飞入他的手中。

    一手执剑,一手执杖,想要冲过去把窦欲彻底杀死。

    但就在这时,他身上的金光尽敛,迅没入他身体当中,失去了金光的支撑,刚刚跃起的身体也同时摔倒,跌坐在地上。

    本身就已经耗尽了真气,战意主宰着他的身体。

    战意消失,他再无能为力。

    此时,甚至连动一下的力量,都没有了。

    "可惜,没杀死他。"莫皙阳怔怔地在力支心中说道。

    窦欲落在地上挣扎着,全身真气在力支一拳之下,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废了。

    "这一仗,你们窦家没有料到吧。"书生微微叹了口气,对着面色如水的窦昊说道。

    "荒古战意,居然如此之强,窦欲只学了我三成的剑意,败不可惜。"窦昊仿佛完全不在乎窦欲被废,他接到的命令,是保护窦欲不死,而不是插手战斗。

    "结束了,从此右旗城,不……东方莽原要变天了。"书生摇摇头。

    "不!还没结束,你废了我修为,没有用的!"这时,窦欲停止了挣扎,脸上充满着毁灭般的狞笑。

    说话的同时,他身上爆出阵阵的黑气。

    这黑气,充斥着邪恶到极点的气息,一下把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

    黑气中窦欲的身体不断地变大,传来阵阵轰鸣的吼叫,已经不再是人的声音,而像是兽吼。

    眨眼间,黑气涨到将近两丈多高,一个巨大的蛇头从黑气中探出。

    这蛇头上面,长了两支犄角,十分狰狞。

    "化蛟?"书生见到此幕,惊讶出声。

    就在他出声的同时,那聚集在一起的黑气,突然散开,分成上万道,冲往四面八方,进入到围观的人群中间。

    "啊~~~!"

    被这黑气接触到的人群,立刻出惨叫,身体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萎缩,就像血液被抽干一样,眨眼间化成一具干尸。

    足足有上百人。

    ---------------------------------------------------------

    今天三章爆一万多字,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