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六章 一剑破万法
    陪着窦欲一起来的那几个窦家长老,此刻脸上都露出极其焦躁的情绪。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

    "窦欲这是在干嘛?短短片刻从占尽优势变成劣势,难道是闭上眼晴等死?"

    "他怎么会死!窦昊在这呢,谁也不可能杀掉窦欲。"

    "家主可是吩咐过的,这次战斗不许我们插手,这不像家主的行事作风,除非窦欲还有什么杀手锏!"

    "肯定有,你不知道前几天窦昊被派出去,秘密训练窦欲么,应该是什么了不得的手段。"

    "静观其变吧,今天在场的高人太多,恐怕还有许多大人物隐在暗中看着这场决斗。"

    窦家几个长老,互相用真气传音,但却不敢越雷池一步。

    这场战斗,只有生死,没有输赢。

    别人没有插手的余地。

    但是如果窦欲要是面临死境,那又不一样了,窦家是不会让他死的。

    人群后面,妲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而至,此时她的脸上,充满了担心。

    公羊德背着手,在她身后,两人身边笼罩着一层神识,隔绝别人的嘈杂声音。

    好在这时候人们的注意力都牢牢被广场中央两人吸引,没有人认出他们来。

    "力支这小子,每天都在给我新的惊喜,居然能把窦欲打成狗样,虽然真气耗空,但是窦欲应该也没有别的招用了。"公羊德兴奋说道。

    他们早在战斗没开始,就在暗中观察,刚才窦欲动天雷道法时,妲灵忍不住现身出来,他便跟到人群后面。

    见到力支神乎其神地逃过一劫,公羊德长长舒了一口气赞着。

    "不,公羊叔叔你不了解窦欲,如果没有别的手段,他不会这么平静。"妲灵摇头说道。

    窦欲反常的闭上眼晴,让妲灵心中升起一种极为不安的情绪。

    但是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在心里为力支默默祈祷。

    远处,兰风晓院。

    一直静静用神识观察战斗的蓬泽,眉毛轻轻一皱。

    站在他身边的初三,立刻查觉到。

    尊上看着这场战斗到现在,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就连力支爆苍炎,神乎其技地破开震雷盾都不能让他动容,怎么会突然皱眉。

    "尊上,是否有不对劲的地方?"初三小心翼翼问道。

    "四年前,我还是先锋营统领时,窦家一个外姓族人从中央泽州回来,此人名叫窦昊,我曾派过几个跟你修为相仿的人调查过他,但是派去的人全部被一种极罕见的手段杀死,一剑毙命。"蓬泽皱着的眉松开,平静说道:"最后一个人死的时候,曾用留影玉记录下当时的情况,窦昊杀他之前,就像现在窦欲这样,紧闭双眼。"

    "窦昊?窦家还有这号人物?"初三惊讶问道。

    他对窦家的情况并不陌生,但是却从来没听说过窦昊。

    "他就在现场,窦欲得了他的手段,杀自家神明境初期的长老不足为奇。"蓬泽说完便不再开口。

    初三背后冷汗直冒。

    窦家居然还有他跟幽魂不知道的人,这在右旗城中,在巴图尔眼中,想必他已经是玩忽职守。

    初三暗暗在心里打定决心,这次事了,一定要让幽魂彻底摸清窦家底细。

    否则没办法跟尊上交待。

    就在初三打着小心思的时候,远处中央广场上,紧闭双目的窦欲,突然睁开了眼晴。

    那一刹。

    正在恢复真气的力支,突然感觉背脊寒,如临冰窖,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

    仿佛天空中,有一只看不见的眼晴在窥视他。

    这跟被神识窥探完全是两种感觉。

    好像自己在这个无形的眼晴面前,寸缕不着,全身上下的弱点统统暴露出来。

    一动不能动,只要他一动,立刻就会招来毁灭性的打击。

    这种感觉,来自窦欲。

    "不好,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连我都感到了恐惧,好像下一刻就要神魂俱灭,力支快出手,千万别让他动!"莫皙阳在力支心中大叫起来。

    他与力支一体,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变化。

    不能再等力支真气恢复,必须立刻动手,否则大祸降临。

    力支强迫着自己不去管那种寒的感觉。

    也不管真气才恢复一点。

    苍炎再次动。

    全身笼罩在火焰当中,温度极高的苍炎,居然都不能消除那股寒意。

    "覆地印!"

    力支手中的苍炎神杖,直接朝窦欲砸去,同时身体紧跟其后,双手快如残影,印结变幻。

    一个真气幻化而成的大手,从他手中冲出,拢在一起,朝着窦欲劈头盖脸砸去。

    由莫皙阳灵魂之力带动真气构造而成的覆地印,所经之处地上的碎石纷纷出咔嚓的裂响,重力瞬间增加几倍,这是不堪重负的声音。石子与地面挤压、爆碎,化为粉末。

    一旦覆地印笼罩窦欲,他将再没有任何机会翻身,身体会突然加重几倍,任他什么手段都不怕。

    "真武剑意,一剑,破万法!"就在覆地印大手即将笼罩窦欲的瞬间,他动了。

    整个人突然消失,空中只留下他说话的声音还在回荡。

    卟哧!

    真气幻化出来的覆地印大手,像气球一样炸裂,消失的无影无踪。

    "快闪!"莫皙阳惊炸的声音响起,想要提醒力支。

    但已经迟了。

    力支只来得及稍微把身体偏转了一点。

    哧!

    一把剑从力支的胸口洞穿而过,窦欲的身体出现在力支身后。

    无物不燃的苍炎,突然间像狂风中的烛火,摇曳着然后熄灭。

    力支的护体真气,就像纸糊的一样,轻易被撕裂。

    "力支!"人群最后面的妲灵,出惊呼,但是却穿不透公羊德布下的神识。

    "不要慌,他还没死。"公羊德一把拉住妲灵的胳膊,阻止她冲上去。

    他帮力支修炼几天,知道力支的身体具有远常人的变态恢复能力,别说洞穿胸口,就算洞穿心脏也不见得会立刻死。

    这件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所以他还是很镇定,没像妲灵一样慌。

    果然。

    力支被一剑洞穿之后,并没有像平常人一样倒下。

    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身体捌着背云玄金剑猛地转身。

    窦欲正沉浸在一剑洞穿力支的快感当中,没有料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变化,握剑的手传来巨大的力量,这纯粹是身体的力量。

    一时把握不住,背云玄金剑脱手而出。

    下一刻。

    一个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嘭!

    窦欲的护体真气,被砸的激荡爆散。

    窦欲猛地反应过来,身体往后疾退。

    剑,从力支的背后插进,擦着脊椎,从胸口透体而出。

    力支,巍然不动地站着。

    拳头还保持着砸飞窦欲的姿势,缓缓收回。

    窦欲这一剑,是神来之剑,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轨迹都没有,简直就像穿透虚空刺杀一样,要不是莫皙阳的提醒,让他避过心脏,这一剑直接就能要了他的命。

    长期修炼[罡斗拳]带来的强大身体本能,再一次救了他的命。

    虽然被背云玄金剑洞穿身体,看着恐怖,但是却不致命。

    只是窦欲这诡异到极点的手段,居然能够破开真气,灭掉苍炎,一瞬间把他的战斗力压制到了谷底,只能凭着**的力量战斗。

    "你没死,被我的真武剑意一剑洞穿身体,居然还能出手!"窦欲的眼中,闪现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不但是他,就连一直观看战斗的窦昊和书生,也极为诧异。

    "真武剑意,一剑破万法,杀人只用一剑,居然没杀死此人。"窦昊的声音再也无法保持桀骜,而是不信。

    "窦欲虽然只领悟你的三成剑意,但是这一剑就算是神明境界的人都躲不过去,这个叫力支的越来越有意思了。"书生眼中精光闪动,摊开右手,大拇指分别在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上来回点着,但是脸上却一片茫然:"奇怪,我的大衍天易,居然被一股无形之力干扰,完全看不清此人的来龙去脉,天机被遮避。"

    "他现在真气被破,火焰失效,已经注定一死,算不出也无所谓。"窦昊慢慢收起震惊的表情,重新恢复之前的桀骜。

    场中,力支仿佛没听到窦欲的置问。

    用手伸到背后,握住背云玄金剑的剑身,一寸一寸地把剑从身体里往外抽去。

    这一幕,看的围观人中那些女人,出阵阵惊叫。

    "刚才那一瞬间,真气像是被禁锢,苍炎都燃烧不起来,失去真气,光凭身体你不可能打赢窦欲,只有一个办法……"莫皙阳在力支心中吼道。

    同时,他在火英中的灵魂之力,自燃烧起来。

    灵魂燃烧。

    上一次,他就要舍弃自己,让力支逃生。

    后来却因为跟执法监察达成协议,而后又被巴图尔大赦,这玉石俱焚的手段才没用上。

    这一次,他已经没了选择,不能眼睁睁看着力支毫无还手之力,死在窦欲手里。

    "老莫!"力支大惊。

    "哼,一剑杀不死你,那就把你凌迟!你现在真气跟道法都不能用,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就在这时,窦欲伸手一招,正在被力支往外抽的背云玄金剑受到他真气驱使,刷地一声拔了出来。

    鲜血随着剑血喷射而出,剑身割破力支双手,飞回窦欲手中。

    卟哧!

    又是一剑。

    这一剑,刺进了力支的左胸,正中心脏位置。

    莫皙阳刚刚开始燃烧的灵魂,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掐灭,强行终止。

    一剑破万法,所有的手段,在真武剑意面前,都将终结,不起作用。

    这一次,力支没能再躲过去。

    ---------------------------------------------------------

    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