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五章 真武剑意
    力支使出苍炎,不但逃过窦欲的一剑斩杀,甚至还能瞬间反击。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这一情况,是在场大部分人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天呐,这个力支居然是个狠人,藏拙藏到现在,身上突然冒火,这是什么武功?"

    "你难道没听窦欲说么,这是道法……道法懂么?据说是流传在北方先民古界和中央泽州的修炼法门,跟武功不同,可以调动天地元气为己用,大幅度增加杀伤力。"

    "就跟窦欲的天雷道法一样,那火离我们这么远,都能感觉到被烧烤,可想而知威力有多大。"

    "那岂不是说,修炼道法就要比武功厉害的多了?"

    "那倒不是,我听一位高人说过,道法武功,各有千秋。道法的门槛极高,极难修炼,武功则相对要好的多,而且差别也就是初中期而已,到了神通境界以后,都是动念之间,天下纵横的人物,哪还有什么分别,大道同源嘛。"

    "这倒是,不过窦欲似乎被这火焰道法给灼伤了,不会输吧……"

    "我看不会,窦欲的天雷道法还没出手,只是一时震惊被力支小贼所趁罢了,等他缓过气来自然能够化解。"

    ……

    力支身燃烧着火焰,状似魔神,苍炎爆不但度和实力大增,就连耳力和目力都变的极其强横。

    这些人误以为苍炎是道法,正合他心意。

    但同时,他的目光紧锁被火焰燃烧真气的窦欲。

    火焰中,窦欲已经从一开始的慌乱,震定下来,体外的真气像长鲸吸水一样,往体内吸去。

    此时气玄境后期对真气入微的操控之力,展现出来。

    附着真气上的苍炎,失去了燃烧的介质开始收缩,直至真气完全没入身体,不泄露一丝一毫,火焰被窦欲一掌扑灭。

    窦欲的面孔,狰狞扭曲。

    他此时的样子,看上去极为狼狈。

    衣服虽然还没被烧毁,却也因为真气收回体内,导致被温度极高的苍炎燎出几个大洞。

    背后的头直接被烧焦,露出头皮。

    再没有那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反倒像是沿街乞讨的乞丐。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在掌握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让力支趁其不备,来了个大翻盘,彻底把脸丢完。

    现在连平常的形象都难以维持。

    就算最后把力支杀了,也会落下笑柄,一生的污点。

    "杂种,我恨没把你碎尸万段!"窦欲的声音,从牙缝里迸出来。

    "你以为我是老鼠,你是猫,把我当做玩物肆意玩弄。不止是我,你是不是很迷恋那种所有人都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力支沉声问道。

    窦欲的狼狈引不起他的笑,反而让他更加谨慎。

    力支从小就听父亲说,活着的荒兽不可怕,死了也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那种明知没有活着的希望,受伤的荒兽。

    它们可以抛弃一切来反扑。

    窦欲现在就像一头受了伤的荒兽,自尊、骄傲在被力支大火包裹的瞬间,就已经完全焚毁。

    剩下的,就只有不顾一切的疯狂。

    "嘎嘎嘎……你说的对,我的目标就是要掌控一切,所有的人都要臣服我!所有人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件工具,我要他们生他们就生,我要他们死他们就死!你这只老鼠,居然把我弄的如此狼狈,实在让我意外,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到此结束吧!"窦欲声色俱厉,真气包裹着声音,在力支耳中炸开,恨意滔天。

    他已是气极了,不然以窦欲的个性,不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但是今天这场战斗,围观的人太多,里面不乏各大家族和护城军高层。

    窦欲纵然天大胆子,也不敢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暴露自己的野心。

    所以才用真气传音对力支狠。

    说完,他手中的背云玄金剑,在他面前飘浮起来,冉冉升上天空。

    "天雷道法。"

    力支认得这个招式,在法场之时窦欲就用过,一招击溃妲灵。

    那时他被窦欲剑气所伤,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恢复之后,在天雷道法下救了妲灵,不过也因此耗光了真气,天雷的度实在是太快,只有苍炎开到极致,才能闪避。

    天上的雷云在汇聚,一股浩然的天威降临下来,产生巨大的威压。

    甚至连书生动的符文光罩,都受不了浩荡的天威,应声而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股威势,是上次在法场时不曾出现过的。

    "嘎嘎嘎……背云玄金剑最大的作用,就是引雷!我的天雷道法得到加持,威力增大四倍,就算是神明境初期的人,也要伏诛!"窦欲声音无比张狂。

    天雷道术和另一个底牌,才是他这么多年的立身之本,正是凭着它,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平时根本不会轻易显露出来。

    甚至他以为,就算是今天决斗,也没有必要使用。

    但是力支的实力,已经远远出他的估计,身上那种可以燃烧真气的火焰,让他避之不及,光是武功已经无法打败力支。

    不过只要把天雷道术动起来,有背云玄金剑的加持,天威浩荡,力支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要死。

    他有绝对的信心。

    天上的雷云快聚集,很快就形成了大片乌云,里面传来阵阵沉闷雷声。

    "不能让他动!"

    力支感受着越来越重的天威,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

    拦截窦欲,否则今天他要死无葬身之地。

    轰隆!

    苍炎在力支身后拖出几人长的尾巴,炙烤着空气,化做流星撞向窦欲。

    天雷道法的动,需要一点时间。

    这点时间,就是力支的机会,如果不能打断,接下来他要面对的,将是天地的能量,有大恐怖。

    "想阻止我?幼稚。"窦欲看着力支冲来,空着的双手一招,体内连连爆鸣,一道道电蛇在手中产生。

    电蛇从他们手中蹿出,交织成网,在身前一米处布下一个电光闪烁的圆罩。

    笼罩四面八方,没有死角。

    咣!

    力支的身体,一下撞在圆罩上面。

    被巨大的力量反弹的直接飞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火焰沾染到电光罩上面,顺着护罩的外面,覆盖上去,雄雄燃烧。

    "我全力居然撞不破这个电罩!"力支翻身而起,心里震惊。

    以他现在的力量,就算是一座房子,也能直接撞塌,面对窦欲而下的电罩,居然无功而返。

    不,苍炎燃烧的真气的特性,还是挥了作用,附着在电罩上燃烧。

    "没用的,这是背云玄金剑上的符文受我真气催化出来的震雷盾,坚不可摧,你就算力量再大也不可能撞碎。你的怪火烧着了也没有关系,还有四息,雷云聚集,判你死罪!"窦欲见力支摔出去,连连冷笑。

    背云玄金剑身上的云纹,可不是摆设。

    不但有引雷之效,而且用真气激,还能形成一个能短暂维持的震雷盾。

    这个盾连他都打不破。

    平常战斗时,不方便使用,否则会连自己都困住。

    但是此刻,却是神器。

    四息之后,力支就要化为一片焦炭,灰飞烟灭,从此不再存于世上。

    "快阻止他,这种阵势的天雷,别说是你,就算是公羊德也要暂避锋芒,绝不能让他施展出来!"莫皙阳大急,在力支心中吼道。

    他恨不得直接控制力支的身体,可惜他没有这个能力。

    "没有用,窦欲如此倚仗,就是知道我破不开震雷盾,那盾好像有无数的雷电在其中震动,根本没有着力点。"力支也急了,但是却想不出好的办法。

    "震动!难道是电磁共震原理,我有办法!"莫皙阳突然兴奋叫道。

    "快说,还有两息。"

    "我试着用灵魂之力,短暂干扰震雷盾,这个时间大概只有千分之一息,你必须要趁着这个机会,冲进去。"莫皙阳似乎有极大的信心,能够做到所说的一切。

    要是在平时,力支肯定会好奇追问,但是现在他没有时间。

    只有两息,不成则死。

    根本不用莫皙阳再催,他已经闪到震雷盾旁。

    轻轻用手贴在了雷电光罩上。

    窦欲见他还不死心,脸上露出一抹嘲笑。

    天雷将成,力支就像是一个病入膏肓之人,毫无任何办法。

    但是下一刻,他脸上的嘲笑突然凝固。

    咻!

    站在震雷盾前的力支,突然消失了。

    窦欲只觉得胸前光华爆闪,在他惊骇欲绝的瞬间,整个人被撞飞出去,狠狠撞在他自己激的震雷盾上。

    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一幕,窦欲全身的真气都在引动雷云,根本没有防护。

    被力支撞飞,全身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头撞在自己的震雷盾上,鲜血狂飙。

    看起来无比凄惨。

    眼看着将成的雷云,也因为失去了窦欲引动,倾刻间化为水气消散。

    震雷盾也应声而散。

    背云玄金剑在空中一个转折,朝窦欲飞去。

    力支并没有追那把剑,而是快飞退,退到锦囊所在的地方,从里面拿出一把归元丹,看也不看全部扔进嘴里。

    莫皙阳用灵魂之力,让震雷盾暂停了千分之一息,力支抓住这个机会,瞬间把苍炎开到极致,化做火光冲进震雷盾。

    一举打飞窦欲。

    但是他全身的真气,也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光凭一个破盾就想挡住我,你那天雷道法施展时间太长,我有足够的时间杀你。"力支吞下归元丹,感受着真气快恢复,平静说道。

    其实此刻,他真气荡然无存,根本没有能力杀死窦欲。

    他是在伪装,不能让窦欲看出他真正的底细。

    窦欲被力支撞的眼冒金星,直到背云玄金剑落到他身边,他才撑着身体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看向力支的眼神,带着无与伦比的震惊。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力支是怎么突破他震雷盾的防御,打散他的道法。

    周围的人,也跟他一样,彻底惊呆。

    "这小子,居然把所有真气全部燃烧,瞬间把度提到极致,穿过震雷盾的空隙,这种手段根本就不是道法。我搞不懂的是,震雷盾除非以高的修为硬破,否则不可能露出空隙,他是怎么做到的。"人群中,书生一直微笑着的表情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讶。

    "不是道法……"窦昊微微动容。

    他知道,书生说的绝不会错。

    因为他就是现今世上,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北方先民后裔,道法的直接传承人。

    他说不是道法,那就绝对不是。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管窦欲现在的惨状,好像他根本就不是窦家的人一样,视若无睹。

    "窦欲要输了。"

    书生咂巴着嘴,摇头说道:"你不担心?"

    "他不会输,他学会了我的三成剑意。"窦昊风清云淡地说道。

    "三成剑意!你的真武剑意,他居然能学会,窦欲真是好大的气运……难怪你一点都不担心,一剑出,万法灭,无视空间灭化一切,力支的度再快,也躲不过真武剑意的袭杀。"书生变色说道,语气中带着无边的羡慕。

    此时,窦欲一言不,从地上爬起,捡起背云玄金剑,双手持剑柄,面对着力支,突然闭上了眼晴。

    ---------------------------------------------------------

    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