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四章 苍炎出手
    第九十四章苍炎出手

    轰隆!噼啪!

    金光所化的神兵与窦欲的电芒相击,爆开漫天的刺眼光芒,空气都产生了焦糊的味道。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

    力支全身电蛇蹿行,统统都被强大的真气阻挡在体外,不受影响。

    持在手中的苍木神杖破开缠绕的电芒,尽数轰在窦欲的背云玄金剑上。

    凶猛的冲击波,从杖剑相交的地方炸开,冲的空气都产生扭曲,像水波一样传递出去,地面上的岩石碰到这股气息,瞬间粉碎。

    人群看到这一幕,吓的尖叫不断。

    就在这时,站在人群中的书生,手中多了一个龟甲,龟甲上刻着种种玄奥符文,放在手中一敲,符文顿时大亮。

    一道满是符文的光幕产生,在冲击席荡人群之前,笼罩住了整个中央广场。

    冲击波碰到符文光幕,立刻消散于无形。

    站在另一边,抱着枯树枝正在冷眼旁观的窦昊见到这一幕,对书生所在的位置瞟了一眼。

    “多管闲事。”窦昊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便又把目光转到了广场中央。

    而此时,窦欲与力支分开,各退了十几步,落在地上。

    “双重气爆……雕虫小技,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天真!”窦欲瞳孔收缩,显得有些意外,不过马上变成了冷笑。

    力支突然间爆出来的狂暴气息,绝不是简单气爆能做到的。

    只有连续叠加两次,互相撞击的真气,才能释放这种力量。

    但是狂暴的真气,如果没有强大的控制力,会瞬间把身体撕裂。

    他早在气玄境中期就已经领悟,想不到力支居然也领悟到这个窍门。

    但要比真气的操控,力支比他差远了!

    轰隆!轰隆!

    接连两声闷响从窦欲体内传来,一瞬间他周身像是刮起了狂风,但是这狂风并不散开,而是围绕着他的身体转动,地上破碎的石子被绞进去,被碾压磨挤,化为齑粉。

    窦欲身上传来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但是真气波动,却牢牢被他掌控,依然不会泄露出去。

    落在力支眼里,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入微之境,果然厉害,双重气爆开启,气息居然滴点不漏,完全被他掌控着,这一点我现在还做不到。”力支心中叹道。

    这是境界修为的差距,与真气无关。

    强大的掌控力,牢牢束缚着狂暴真气,不会损伤身体。

    也只有窦欲这样的人,才敢在不能快修复身体的情况下,做这种事情。

    “你也可以勉强算是天才,不但续上了三年前被我废掉的气机,还能修炼到这种地步。可惜你千不该万不该得罪我,等我玩够了,再废掉你的修为,慢慢的弄死你!”窦欲见力支说话,三角眼中射出阴毒光芒,脸上充斥着暴戾的笑容。

    两次交手,力支都让他颇为意外。

    但是他有绝对的实力将之压制。

    多玩一会,就能多解一丝怨气。

    “三年前故意废我气机,黎明峡谷时残杀手下士兵,把老参将钉在山崖上受鹰啄之罪,污陷我私通荒兽,这些仇我会一样一样跟你报!”力支钢牙紧咬,提起这一桩桩仇恨,浑身热血沸腾。

    “哼,你说的这些事情,子虚乌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居然想要栽赃给我,如此小人,必死于我剑下!”窦欲矢口否认,反而反扣力支栽赃,说完身体突然动了。

    双重气爆的加持下,他的力量和度已经达到肉眼无法分辨的地步。

    只一瞬间,就到达力支面前。

    面带狞笑,一剑横扫,剑芒吞吐,剑身上的云纹光华大亮。

    刺啦!

    背云玄金剑斩裂虚空。

    力支眼晴刺光华爆闪,度快的来不及用苍木神杖阻挡,思维电转之间,身体平平跌倒,剑芒从鼻尖扫过,险之又险。

    但是还没等他跌倒在地,就感觉腰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中,整个身体翻滚着横飞出去。

    护体真气瞬间被打散,骨骼传来啪啪的裂响。

    喉咙间一片腥气。

    足足翻滚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撑地而起,又是一阵狂风袭面,耳边都是刺耳的尖啸。

    力支不来及做任何反应,就感觉背上剧痛,窦欲的剑快如鬼魅,瞬间数十道剑气斩在他背后。

    背上出现十几道伤口,个个都有手指长短。

    如果换作常人,这一下就能直接撕裂身体。

    好在力支战神决突破到了二重,真气凝化神兵,**深度强化,再加上本身骨肉强横,才没被直接斩杀。

    即便如此,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好快!窦欲双重气爆之后,度已经完全过你,你根本反应不过来!”莫皙阳急忙调动火英气息修复,同时在心中大吼。

    力支刚想回答,突然一股寒意从心底生起。

    想都不想,真气一吐平平在地上滑开。

    轰隆!

    几乎同时,窦欲一剑轰在他原来的地方,地面瞬间被开了一个将近五米的大洞。

    唰唰唰!

    见力支躲开自己的攻击,窦欲脸露冷笑,又是几道剑气出手,封死力支前后左右的退路,但是剑气并没有指向他的要害。

    窦欲并不急着杀力支,今天这场约斗,没有人能够中止。

    他有的是机会。

    但是在杀死力支之前,他要把心里的怨气都泄出来,否则的话不利于以后修炼。

    所以他在玩,要把力支玩的精疲力尽之后,再一剑斩杀。

    哧哧哧……

    剑气切割在来不及躲让的力支四肢上,鲜血飙飞,手臂和腿上都被割出深达三寸的伤口。

    战神决能够把身体的血液聚在一起,但是四肢并不在内。

    鲜血染红了力支的衣服,泼撒在地面上。

    窦欲轻松挥着剑,剑气就像倾盆大雨一样泼撒,纷纷切割在力支身上,但都不致命。

    他享受这种感觉,虐杀的感觉。

    “我就说吧,今天力支必死,看窦欲的样子,根本就是在戏弄,猫抓老鼠一样,等他玩够了就是力支的死期。”

    “窦欲的实力太可怕了,不愧是玄榜天阶第一,我与他同是气玄境后期,自忖在他面前也只有死路一条。”

    “力神府终究还是要灭亡,能撑到现在已经算他命大了,除非他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否则必死。”

    “我看呐,什么样的手段今天都逃不过一死。”

    “听说窦欲还会天雷道法,估计今天都没有机会看他施展,就要结束战斗。”

    ……

    人们看到力支在窦欲爆的压制中,毫无还手之力,纷纷被窦欲强横的实力折服。

    力支已经浑身是血,战神决也抑制不住血的流失,伤口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简直恐怖。

    人群中,书生眯着眼,嘴角带笑。

    窦昊从原来站立的地方,朝他走去,挡在他面前的人纷纷闪避,不敢拦路。

    他们都看到,窦昊是陪着窦欲来的,肯定是窦家的长老级高手,生怕得罪此人,落得力支一样的下场。

    “你笑什么?”窦昊走到书生面前,面无表情问道。

    “笑你们窦家的人,真是睚眦必报,如果换作是我,肯定不会再这么玩下去。”书生没有看窦昊,紧紧盯着被窦欲剑气切割的血肉模糊的力支,接着说道,“力支虽然浑身是伤,但是气息至今没乱,他不是没有还手之力,而是在等。我问你个问题,要是窦欲今天输了,你会如何?”

    这场中,修为高的人不少,但是大多都被窦欲狂霸的样子给吸引了注意力,少有人注意已经完全被压制的力支。

    “看着。”窦昊冷冷答道。

    “不出手?”书生笑着问道。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他若死了……我自会出手。”窦昊答道,脸上尽是桀骜之色。

    他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

    但是此刻其它人的注意力都被窦欲吸引,并没有注意两人的对话。

    否则的话,一定会惊讶,他们怎么会认为窦欲会输。

    场中,窦欲的剑气停了下来。

    脸上戏谑的表情,变成了狠厉。

    “劈了你八十一剑,你居然不躲,想跟我显示你的坚强还是愚蠢,真是坏我的兴致。既然这样,那就死吧!”窦欲看着几乎已经变成了血人的力支,声音阴冷。

    力支若要反抗,他会更加兴奋。

    但像现在这个样子,反倒让他失去了玩弄的心情。

    他决定不玩了。

    说完,他身体凌空滑翔,瞬间到达力支身边,背云玄金剑上顿时光芒大涨,一道足有胳膊粗的剑气从剑身延展出来,对着力支的头劈下。

    前面那些剑气,都被他控制的刚好,不至于杀掉力支。

    但这是一剑,却是全力而为,再没有任何保留。

    就在剑离力支只有一掌的距离时,突然间已经满脸血污的力支露出了一个笑容。

    一个笑容,让窦欲一愣。

    将死之人居然会露出计谋得逞一样的笑,肯定有蹊跷。

    但是在绝对实力的压镇下,力支根本玩不出任何花样。

    “死。”

    窦欲剑芒暴闪,度增到极限,不管不顾,这一剑绝对要斩了力支。

    哧!

    剑气破空,砍在了地上。

    地面出现了一条足有两米多长的沟壑,深达半米,碎石飞溅。

    但是剑下,却失去了力支的影踪,一剑落空。

    “消失了。”窦欲心中大惊。

    下一刻,背后传来了一股灼人的高温,后面的头瞬间被高温撩焦,散着焦臭味。

    这股味道,就像地狱里的腐臭味一样,让窦欲心胆惧寒。

    护体真气居然有一种被源源不断吞噬的感觉,火焰在他背后燃着。

    力支出现在他身后,身上燃起冲天大火。

    火焰中,隐约能看到他的样子,血液已经被烤干,从身上脱落,露出皮肤。

    身上纵横交错的剑伤,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手掌举起,一只燃烧着雄雄烈焰的真气大手,已经到达窦欲头顶。

    “苍炎!”

    力支愤怒的声音从火焰中传出。

    他一直都在等这一刻,以窦欲的度,如果直接使出苍炎,未必能近他的身。

    而且苍炎极耗真气,即便有归元丹补充也跟不上消耗的度。

    所以他宁愿被窦欲的剑气斩伤,那些伤势,看着恐怖,但是有火英气息源源不断的修复,对他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直到窦欲已经完全丧失警惕,才突然难。

    瞬间燃烧苍炎把度提到极致避过那必杀一剑,然后火焰大手跟着罩下。

    “这是什么火焰,居然能燃烧真气,你也会道法?”窦欲全身都被火焰大手笼罩,爆出难以置信的嘶吼,拼命脱离力支大手掌控。

    看着前一刻还在戏弄,下一刻就变成一个火人的窦欲,围观起哄的人群,突然变的鸦雀无声。

    就连远处那些争论不休的各大家主,也停止了争论,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

    推荐一本书《至上神座》,是一个很勤奋的作者所写,希望大家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