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三章 大战之始
    力支提着苍木神杖,背着锦袋,从护城军将士开辟出来的通道,一步步走向广场中央。㈧『ΔΔ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原来那些以为他不会来的人,闭上了嘴巴。

    不过眼神之中依然都是看不起的神色,没有人觉得,他是窦欲的对手。

    不光是他们。

    就连公羊德和妲灵,都觉得力支胜算不过一成。

    "这么多人等着看你的笑话……窦欲平常的形像竖立的倒是挺得人心,特别是那些女孩,这势造的。"莫皙阳在心中替力支愤愤鸣不平。

    他怕这些人的话,传到力支耳中,让他心情起波澜。

    本身就是实力不对等的战斗。

    如果心情再受影响,就更加凶险。

    "不用担心,我所在乎的人就那么几个,这些人的话根本伤不到我。今天一战,我必须全力应对,不能丢力神府的脸!"力支边在心里说道,边走到离窦欲不远的地方,把锦囊往地下一放。

    他之所以姗姗来迟,绝不是想拖延时间。

    除了在暗处把战斗时需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不使空间载器暴露在大庭广众下之外。

    还有很多莫皙阳针对窦欲心理做出的分析。

    他来的越迟,窦欲等的时间越长,情绪波动就越厉害。

    力天明在世时,除了督促他修炼武功外,还时不时地说一些兵法。

    战场之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这点情绪波动,在正常时候并不会有太大作用,但是对于生死大战,只要有一线机会,力支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握。

    "居然拿着个破木棍就来了,我要是你,就躲在力神府不出来,赖活着比被我捏死强。"窦欲本来等的就烦躁,见力支出现三角眼里闪着凶光,讽刺道。

    这几天,他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力支。

    为此逼着自己,低头跟窦昊学习剑意,就是为了能在这次决斗中,占据必胜之势。

    这几天被窦昊用一根破树枝逼的肝火大动,恨不得杀人。

    看见力支拎着苍木神杖,姗姗来迟,立刻被触动到自尊,背云玄金剑挽了个剑花,直指力支。

    这一次他不会再小看力支,轻敌这种事,让他尝到了苦头。

    他要尽全力把力支彻底斩杀。

    "破木棍对付你就够了,倒是你,堂堂都统挑战士兵,这种彻底不要脸皮的事情你能干得出来,还在大言不惭。"力支感受到窦欲身上无边的杀气,但却毫不紧张,反讽着。

    窦家最要脸皮。

    但是恰恰干出来的事情,都是没脸没皮。

    "油嘴滑舌!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呆会我要把你舌头一剑一剑割下来喂狗。"窦欲边说,边朝力支走去。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把力支斩于剑下。

    一股浩大的气势在行走之间,逐渐压迫,先声夺人。

    这场战斗,不讲规则,只有生死。

    窦欲一动,围观的人们立刻爆出高昂的呼声,几乎一面倒地支持窦欲。

    "死!”

    窦欲手中的背云玄金剑一震,剑身传出金石碰撞之声,余韵不绝。

    [电鸣剑]配合背云玄金剑的特性,爆出的声音竟有扰人心智的作用,穿透虚空在整个广场以波形散开。

    顿时,那些高呼的人群,被这声音压住。

    修为低的人连忙感觉耳膜刺疼,赶紧捂住耳朵,疼的蹲倒。

    就连不少气玄境的高手,都激出真气,屏蔽这个声音。

    力支却丝毫没受到什么大的影响,前几天疯狂修炼,不断破坏身体然后修复。

    连带着耳膜都变的极为坚韧。

    只是稍微有点不舒服。

    但就在这时,窦欲突然出剑。

    "电光闪击!”

    窦欲嘴里怒喝,背云玄金剑化为一团虚影,一分为三,罩住力支上中下三个位置,都是要害。

    金光闪耀之间如毒蛇探信,快绝伦。

    上来就是杀手,毫不留情。

    力支嘴角翘起一丝笑容,苍木神杖单手抡起,以不变应万变,横抡猛扫。

    不管他是一把剑,还是三把剑,就是一棍对付。

    "找死!"窦欲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区区一把木棍,居然敢硬挡他的背云玄金剑,这把老祖宗亲赐神兵,削金断玉,无坚不摧。

    就算是窦昊拿着破树枝,也不敢跟硬挡。

    何况是力支。

    这一剑,连人带棍,都要洞穿。

    当!

    三道剑影合一,砍在力支手中的苍木神杖上,火光四溅。

    苍木神杖并没有如窦欲料想那样被劈断,而是稳稳架住背云玄金剑,离剑尖不到两指处,是力支那张让他恨不得噬血吞肉的脸。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挡住老祖宗赐的神兵!"窦欲瞬间被现实和期望的严重不符所惊,心里只来得及升起一个念头。

    就感觉到背云玄金剑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

    蹬蹬蹬!

    身体控制不住,连续往后退了三步,才堪堪止住脚步。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背云玄金剑无坚不摧么,居然被一枝烧的黑漆漆的棍子挡住,而且还落了下风。”

    "窦欲不是玄榜天阶第一么,气玄境后期的大高手,一剑居然没有把力支砍成两半,反而被震退三步,我是不是眼花了?”

    "你没有眼花,力支手里那把黑漆漆的棍子有蹊跷,他肯定是利用这一点,才侥幸偷袭窦欲成功。”

    "卑鄙,示敌以弱,要不是窦欲修为高强,换作一般人还真被他偷袭到了。”

    "他是私通荒兽的罪人,虽然被赦免了大罪,那是巴图尔仁慈,可是本性难移,当然擅长耍阴谋诡计。只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手段都是白费。”

    ……

    窦欲一剑刺出,却被直接打退,让那些围观的人诧异到极点。

    不过他们很快找出了自认为对的理由,对着力支喝骂。

    远处,在楼上观看这场战斗的几大家族族长们,此时却相互望了一眼,不难看出他们眼中的震惊。

    “背云玄金剑虽然不是神宝,但是其性质却是无比锋利,就算是窦岳手里那根位列神宝榜的破势拐,被斩上也要留下一个大豁口,那根棍子毫无伤,你们认出什么来历没有?”其中一位家主终于还是忍不住震惊问道。

    “没见过,更没听过,而且上面也没有什么神识波动,怕不是神宝,但仅凭其坚不可摧的特性来看,也绝对是件神兵。”另一老者皱着眉答道,表情皱在一块,本就像老树皮一样的脸,显得更难看。

    “力家的小子还有点手段,居然找来一个可以抗衡背云玄金剑的神兵,这是窦欲没料到的。上来就丢了个面子,窦岳那老家伙要是在暗中看着,怕是嘴都能气歪。”

    “呵,力天明曾经也是一方霸主,有件神兵留给他儿子并不稀奇,不过光凭这根棍子,对付窦欲还远远不够。”

    “你们程家原来位列玄榜天阶第一的长老,应该是被窦欲所杀吧,如果传言不虚,那么窦欲这小子,绝对有跟神明境初期一拼的实力。”

    “哼!这个仇,迟早要报!窦家太嚣张了,要是今天窦欲败了,那就大快人心,不过这个可能性太小。”

    ……

    几个老者他一言我一语,顿时场面变的热闹起来。

    不过他们说的话,力支听不到。

    而那些围观的人们,力支早已把他们的声音屏蔽在外,根本不理会。

    一招震退窦欲,他连忙看了看苍木神杖,上面丝毫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窦欲那把剑,气息锋利,应该是不得了的来头,苍木神杖若是损毁,力支可要心疼死。

    还好这把神宝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坚不可摧。

    稳住身体的窦欲,脸上泛起一抹羞怒之色,他已经极为小心,没想到刚刚交手。

    被众人当做笑话的苍木神杖,狠狠给了他一个难堪。

    窦欲脸色青,背云玄金剑一竖,一丝真气波动泄露出来。

    气爆!

    气玄境后期的大高手,对真气的控制,已经达到入微程度,不使用气爆的时候,随心所欲,几乎不会有任何真气波动泄露。

    只有气爆时,真气狂暴混乱,才会泄露出一丝。

    爆开的真气完完全全在他身体里面回荡,化做庞然巨力。

    “天雷诛邪!”

    窦欲身体拔离地面,高高纵起。

    凌空一折,从天而降。

    剑身爆出强光,如闪电劈下,一道道真气从背云玄金剑上的花纹处,迸射出来。

    刹那间漫天电光,蛇行蹿动,裂空钻击。

    短短七天,窦欲的[电鸣剑]威力再次提升,肃杀的气息朝力支铺天盖地冲去。

    这是[电鸣剑]里的杀招,窦欲在这七天里修炼到小成,有天雷道法为基,这招的威力在窦欲手里,数倍提升。

    整个人仿佛都化为雷霆,要诛灭世间一切邪恶。

    力支屡屡触怒他,在他眼里,就是邪恶到极点,不可饶恕之人。

    一剑劈下,就要把他斩成碎片。

    电光未至,力支就已经感受到一种像是面对自然之怒的感觉,仿佛全身的罪恶都要被引出来,洗炼惩罚。

    要不是他心智坚韧,恐怕都要在窦欲面前,直接跪下,反省自己心中的罪。

    “诛邪,诛的是妖兽邪魔,面对我却没有任何作用。我有战神意志,你敢诛神!”力支冷哼,他堂堂正正,无罪可罚。

    那股压迫,不过是窦欲庞大的真气所化,影响不了他。

    “战神附体!”

    力支体内真气连续两次,轰然爆开,双重气爆所产生的恐怖气息瞬间席卷整个中央广场,战神铠在瞬间附体,全身泛起璀璨的金光。

    那些被护城营将士阻拦离的最近的人群,立刻被这股台风般的气息,吹的身体不稳,苦苦抵挡。

    随着修为精进,力支对真气的控制大增不说,连[战神决]引动的气血也大大增强,金光比以前盛大十倍。

    一下施展出来,瞬间就给人一种神圣无比,战意滔天的感觉。

    同时苍木神杖挥动之间,无数闪着金光的真气迸出来,围绕着力支形成各式各样的兵器虚影。

    刀枪剑戟,斧钺钩钗!

    十八般兵器瞬间化形,以极快的度没入他的身体。

    瞬间,力支身上的金光再度爆开,额头出现刀剑相交的符文,闪闪亮。

    刀乃王者之兵,剑是圣者所执。

    代表着天下所有的兵器。

    “神兵天降!”

    神兵降临,力支的力量和度瞬间爆增数倍。

    脚踏大地,猛地一跺。

    咚!

    就在窦欲还没落下之前,他已经像脱弦之箭一样,冲天而起。

    脚下地面,以他落脚点为中心,尽数龟裂,延展扩散,直径十米之内的坚硬地砖,化为齑粉。

    力支身化金箭,迎击电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