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十一章 我把自己给你
    力支不知道公羊德心里在想什么。

    如期突破气玄境中期,让他信心大增。

    早在军纪营牢房里,就有过与气玄境后期战斗的经验,现在实力更上一层,力支有足够的自信,如果那样的杀手再出现,几招之内就可以将之镇压。

    "公羊叔叔,这些天辛苦你了,我跟妲灵祭祀用的东西准备好了吗?"力支真气回转,没入身体,整个人给人看起来无害的感觉。

    微弱的真气波动,如果不用神识探查,甚至不知道他已是气玄境中期。

    以他现在对真气的掌控度,就算是战斗中再使用双重气爆,也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伤害。

    "已经让慧儿备好了,过一会等妲灵来了,我陪你们一起过去,正好也祭拜一下天明老哥。"公羊德说道。

    明天就是力支跟窦欲生死决战,以窦家的个性,说不定会在这个时候搞小动作。

    在他公羊府还好。

    但要是出了城,就不好说了。

    为了保险起见,公羊德决定亲自跟随,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好。"力支答道。

    既使不说,他也能猜到公羊德的意图。

    心中微微感激。

    为了他跟力思,公羊德已经做了许多事情,大恩不言谢,力支不是忘恩之人,若是与窦欲一战不死,以后自然会加倍报还。

    不久后,妲灵也来到公羊府。

    这些天没见,妲灵明显瘦了很多,看上去精神也不是很好。

    "你怎么了?憔悴了许多。"力支用手轻抚妲灵发际问道。

    "没什么……咦,你身上的气息,收敛了好多,难道已经破境了么?"妲灵摇摇头,露出一丝惊喜的笑容,接着发现力支变的与几天前不一样。

    气质变的收敛了许多,就连真气波动,都不容易查觉到了。

    以她的修为,同级的真气波动基本不能在她面前隐瞒,但是力支却让她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七天前还是一个极度外放的样子,现在已经孑然不同。

    唯一的解释,就是力支突破了气玄境中期,对真气的操控大大增强。

    "幸亏有公羊叔叔帮忙,要不然想要在几天内突破,难如登天。"力支自信笑道。

    看着他的笑容,妲灵心里温暖了许多。

    因为跟窦欲彻底翻脸,导致了这三年来的布局大受影响。

    窦家不敢报复她,转而疯狂报复与妲灵有联系的任何人,导致许多通过窦家关系安插进军队的人,受到了暗害。

    这几天她几乎没有休息过,一直在四处奔走,才让组织没有受到致命打击。

    即便如此,还是有几个重要人物被窦家拽出来,秘密杀害。

    这些人都是曾经跟随汤炎和力天明将领的子嗣。

    因为她的原因,功成之前就横死。

    这个仇,必须要跟窦家清算。

    妲灵现在恨窦家入骨,但是却没有办法,这些事情,暂时不能告诉任何人,一旦走漏那些聚集起来的人就是杀头大罪。

    更不能透露任何风声给力支,只能自己承担。

    三人一行,提着公羊慧准备好的蔬果三牲,穿过右旗城,来到力天明跟汤炎的墓前。

    卟通!

    力支对着父亲的墓碑,跪了下来。

    "父亲,古战场中,儿子没能把你的遗体带回来下葬,还差点败坏你的名声,大不孝!不过如今力神府已经被巴图尔解封,明天我应窦欲之战,就算死也必不辱没我力家的威名。等战败窦欲,我亲自押他来你坟前磕头!四年内必光复力神府荣光!"力支双手合十,郑重说道。

    说完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响头。

    这是他今年第二次来力天明的衣冠冢前,前后不过一个月左右,他的变化已经天翻地覆。

    从当初那个人人鄙视的废物,重新走回修炼之道。

    虽然莫皙阳说他的寿命,只有四年左右,但力支绝不自暴自弃。

    无名的战意,在他心中燃烧,无所畏惧,藐视一切。

    "力叔叔,这三年来我太自私了,现在一切都想通了,从今往后,不会再抛下力支。"妲灵先是给汤炎的墓磕了三个头,然后走到力支身边并排跪倒,轻轻说道。

    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同时在心中默念:"蓬泽此人城府极深,不但不杀我,还把力神府还给力支,借以收拢人心。我现在不能告诉力支一切,但是请你放心,他若是战死,我必不惜一切代价,亲手斩下窦欲和蓬泽的头颅,送到你墓前祭奠!”

    蓬泽的事情,她不能对力支说,以力支现在的实力,知道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见力支对蓬泽感恩,妲灵心里不是个滋味,但又没有任何办法。

    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他身边,无论窦欲一战,结果如何,妲灵都决定与之相随。

    公羊德站在两人身后,眼中精光闪动。

    这三年来,他经常会来力天明的墓前,都是带着惭愧的心情。

    不但没有照顾好力支跟力思,还让他再次处于险境。

    如果明天的决斗,力支出现什么意外,他将无颜面对死去的老哥。

    力支的事情,他无法阻止,但是力思,只要能活着从灵曜宝鉴中出来,他就一定会维护力思到自己死。

    公羊德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

    祭拜进行的很快,结束后,三人回到公羊府。

    公羊德让人安排了一桌酒菜,极其丰盛。

    深夜。

    力支回到房中,刚刚坐下,准备体悟不久前突破的境界。

    嘟嘟嘟!

    敲门声响起,妲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可以进来吗?”

    声音里,稍微带着一丝醉意。

    方才在宴席上,妲灵陪着公羊德,喝了几杯,力支以为她回房休息,没想到来找自己了。

    打开房门,把妲灵迎到屋里坐下。

    "你……是不是喝醉了?"力支看着妲灵泛红的俏脸,赶紧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弱弱问道。

    "咯咯咯,你不记得吗?十岁时父亲便教我喝酒,他死前每逢战事,我都会陪他喝一席。可惜这三年,已经没了这样的兴致,今天也算是尽兴了。"妲灵的眼神迷离,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但是说话条理很清楚,并不是像醉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力支感觉此时的妲灵,跟以前他认识的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身上带着一种绮丽的气息。

    多看几眼,便会有种浑身发热的感觉。

    好美。

    力支忍不住在心里赞道。

    妲灵以前示人的,都是冰山一样的冷艳,从未像此时这样。

    力支不知道说什么,眼神落在妲灵脸上,移不开了。

    "你在看什么呢?我的脸上有花吗?"妲灵抿嘴笑着,手在力支面前晃了晃。

    "没什么!”

    力支说的很重,不由自主地想要掩饰内心产生的一种无名躁动:"已经晚了,最近你憔悴了很多,早点休息吧。”

    "我不想走。"妲灵摇着头。

    力支愣住了。

    他不笨,但是这时脑袋却好像转不动一样,想不明白妲灵是什么意思。

    "明天的战斗,你有几成胜算?"妲灵问道。

    "胜算……不足三成。"力支实打实说道,但是他又怕妲灵担心,赶紧补充着:"不过你放心,我在牢中,亲手杀过一个气玄境后期的杀手,窦欲还没有突破神明境界,有赢的机会。”

    "三成……"妲灵眼神黯淡下来,沉默了。

    力支并不清楚窦欲的实力,可是她知道。

    如果说人的资质分为三六九等,那么窦欲的资质绝对是万里挑一,除了那天展示出来的天雷道术之外,妲灵可以肯定他还隐藏着其它手段。

    力支虽然资质极高,但无论是修炼时间,还是对敌经验,都远不如窦欲。

    在她看来,胜算不足一成。

    如果能够重来,她一定在力支答应窦欲挑战前,阻止他。

    可惜,一切都成定局。

    想到这里,妲灵迷离的眼神,突然变的坚定起来。

    接着她站起来,搂住了力支的腰:"无论明天的结果如何,今晚我不想走了,我想陪着你。”

    "你……"力支哑然无措。

    他没料到,妲灵突然会说这样的话。

    虽然他今年才十六岁,未经人事,但是以前在力神府时,就听到下人们议论过男女之事,多少有点认识。

    他曾经也有想过这些事情,只不过在梦里偷偷的想。

    突然面对现实,不由心里一慌,全身传来一种似被电击的酥麻感,思维一片混乱。

    "傻冒,妲灵是怕你明天出事,所以今天把自己献给你!"莫皙阳感受到力支思维一片混乱,出声说道。

    "你赶紧给我钻回火英!不许偷窥!"力支被莫皙阳的声音一惊,在心里喝道。

    "好好好,我还怕长针眼呢……保证不偷窥。"莫皙阳嘿嘿笑着,用神识之力把火英封印起来,懒得再理力支。

    这种场面,他以前见多了,习以为常。

    力支搂着妲灵,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并不寒冷,反而有种别样的温暖。

    "傻丫头,不用担心我,放心吧!为了你跟思思,我一定会活着,相信我。"力支很认真的说道,为了打消妲灵的顾虑。

    "你知道吗?这三年来,我都认为自己做着非常有把握的事情,虽然离目标还很远,但是我相信自己能做到。但是对于明天,我无法再相信自己,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死去……"妲灵的声音极轻,出气如兰,在力支耳边轻拂。

    不等力支说话,她接着说道:"所以我刚才做了一个决定,如果今晚走了,我会后悔终生。”

    "什么决定?"力支话不经大脑,刚问完就恨不得给自己一拳。

    "我要把自己给你。"妲灵离开力支的怀抱。

    四目相对,眼中的迷离之色更重,盯着力支。

    本来就已经因为喝酒变的红润的脸,更加殷红,娇艳欲滴。

    啪!

    妲灵的手离开力支肩膀,轻拂。

    真气抵上房门。

    这一刻,连公羊府外的夜吠的狗,都停止不叫了,倒是还有几只猫咪,还在扯着嗓子找生命中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