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八章 战意九重
    呯呯呯!

    公羊府的练功场上,笼罩着一层强大的神志,隔绝外面的一切动静。

    但是神识笼罩当中,力支整个人就像一头狂暴的荒兽,以每秒几十拳的速度,对公羊德狂轰滥炸。

    公羊德岿然不动,一只手背在身后,只用另一只手便防住力支的所有攻击。

    “好小子,这几日在大牢里,居然又进步了。”公羊德面带微笑。

    以他的修为,就算站着给力支打,都不可能受伤。

    不过手掌上传来的磅礴的巨力,还是让他微微吃惊。

    最关键力支的速度,上升了不少。

    这是苍炎的功劳,即便不燃烧苍炎,真气的爆发也要比之前上升了一个层次。

    “热身结束,公羊叔叔小心了!”力支突然停止,嘴角露出一丝轻笑。

    下一刻,他身上爆发出让人恐惧的狂暴真气。

    真气激荡透体而出,如风刀一样飙散切割,地面被打的啪啪直响,坚硬的石头上数不清的裂痕。

    碎石飞溅。

    同一时间,力支双拳如电,身上金光泛滥,一闪到达公羊德面前。

    轰!

    一拳,轰在公羊德的手掌上。

    就像台风卷席大地,以他为中心,冲击波席卷了整个练武场。

    还好有神识笼罩,冲击波碰到神识,立刻化为无形,平息下来。

    公羊德身体一晃,脸上露出极为震惊的表情。

    “小子,这才几天,你居然就把[战神决]修炼到小成,老子当年可是整整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啊。”公羊德眉毛都挑了起来,力支刚才这一拳,明显是战神附体之后的效果,全身坚硬到极点,就像钢铁一样坚不可摧。

    [战神决]对于身体的要求何其之高,这点他心知肚明。

    力支坐牢七天,居然就修炼到这个地步,[战神决]简直就是为他而设。

    他话音刚落,力支身上啪啪啪一阵爆响。

    最明显的就是手臂位置,一道道血箭飙出,肌肉被炸开。

    气息一下涣散,整个人瘫倒在地。

    双重气爆的威力,太大了。

    每使用一次,身体都会受到严重伤势。

    还好有火英气息,要不然用一次至少要躺上十天半个月。

    公羊德吓了一跳,连忙弹出一颗青灵丹,落地力支嘴中,停止修炼。

    “不要紧,公羊叔叔,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接着来。”力支嚼下青灵丹,体内火英气息疯狂催动,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他就像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伤一样。

    再一次气爆,冲向公羊德。

    “战神之力,勇往直前!”

    力支就好像永不停歇的机器,发疯般攻击着公羊德,全身的力量毫无保留,完全施展出来。

    身上的伤数都数不清,全是被自己狂暴到极点的真气所伤。

    不过这点伤,对力支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火英气息跟着后面疯狂修复。

    一次又一次的双重气爆。

    很快到达了他的真气极限。

    “不行,还是不行,已经用尽全力,连公羊叔叔的护体真气都破不了,太弱了!”力支终于耗尽真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大口喘气。

    但是心里却百念横生,深深的挫败感充斥心头。

    公羊德虽然不再像刚开始那么随意。

    但是依然闲庭信步,这是绝对的实力压制。

    他还太弱,在神明境后期的大高手面前,弱的不像样子。

    必须要强大起来。

    “先恢复真气吧,你这么练下去,我看着都害怕,纯粹就是自残啊。”公羊德送过来几枚归元丹,担心不已。

    力支一身血肉模糊的,给他的视觉冲击,大到极点。

    他以为自己当初就已经很努力了,但是看到力支,居然会生出一丝自愧不如的感觉。

    这孩子,心中执念太深。

    力支接过归元丹,没有说话,躺在地上,心里想着各种能在短时间内强大起来的方法。

    但是都没有用。

    修炼一途,除非有天大的机遇,否则还是要按部就班,没有任何捷径可寻。

    等真气重新充盈起来时,身体的伤也已经完全恢复。

    但是血迹还在,看起来依然狰狞的很。

    就这么重复地跟公羊德修炼着。

    对真气的掌控,也在一点点增加。

    一天,两天,三天!

    时间慢慢过去,公羊德也已经习惯了力支变态的恢复能力,要不是他本身修为比力支高的多,甚至都被这高强度的修炼给累趴下。

    啪!

    力支又一次被公羊德震退。

    “还是破不了防!”力支这次没有再直冲上前,而是闭上了眼睛。

    三天的修炼,让他感觉公羊德像是一座大山。

    凭他力量再强,真气再爆,都无法突破公羊德的防御,伤到他半根毫毛。

    看着力支反常的没有再动,公羊德皱起了眉。

    这孩子的冲劲,简直可怕。

    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比起窦欲,光凭这种不怕死的狠劲,没有任何作用。

    窦欲不会像他这么客气。

    正在思考着,公羊德突然感觉力支的气息一变。

    眼睛紧闭的力支,身上突然冒出一股气息,这股气息不是真气,无形无质,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一团金光在力支的背后幻化,看不清样子,像是个人形。

    被这团金光包围的力支,透着一股神圣的味道。

    突然间身上的气质变了。

    犀利、肃杀!

    力支的眼睛猛地睁开,眼中两道金光射出。

    “好锋锐的气息,这是[战神决]?不对,为何我修炼多年,都没有这种气势,甚至连天明老哥都没有展现出来过。”公羊德接触到力支的眼光,心里猛地一怔。

    此刻的力支,给他的感觉,就是勇往直前,无坚不摧。

    “喝!”

    就在这时,浮于力支背后的金光,猛地一缩,然后再扩散开来,金光中传出类似呼喝的莽莽之音。

    像是千军万马在杀场中奔驰杀伐。

    又像是荒古神明的呼喊,战意滔天。

    “荒古三十三重天,神明无数,乱世争伐。当无所畏惧,以一己之意志,战尽三山五岳,破天下大势,当为战神!战意九重,破天霄!”力支心里,升腾起一道莽莽之音。

    这个声音,遮掩了他一切的听觉。

    整个世界都像陷入一个巨大的战场,厮杀声漫天,金光之中,一尊神祇从天而降,镇压四方。

    是为战神。

    战意,分九重。

    九重破天霄。

    这几个字在力支耳边回荡。

    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带动起来,疾速奔流。

    力支的身体动了起来,但却不是他自己控制,而是无意识地动了。

    重重踏在地上,一步,两步,朝公羊德靠近。

    身后金光闪烁,双手合拢在胸前,轻飘飘往前推去。

    金光带动,漫天响起锐耳尖响,一股浩大到极点的气机,锁定了公羊德。

    “怎么回事,居然让我生起一种不能闪避的感觉,他才气玄境初期!”公羊德大惊,心里却生起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明明没被禁锢,但是却无论如何无法闪避力支攻击的感觉,萦绕在他心头。

    这简直不可能。

    境界的差距如天堑一般,力支在他面前,跟刚出生的孩童无异。

    力支的双掌,看似不快,但在他动念之间,已经推到他的胸前。

    闪不了,就接下。

    公羊德不敢掉以轻心。

    真气布满于双手,神识笼罩在力支身上,眉头紧皱。

    啪!

    力支的双掌,对上了公羊德的手掌。

    轻微的响声并没有任何异象。

    公羊德觉得,自己刚才肯定出现了幻觉,小题大做了。

    就在这时。

    突然间一股极其锋利的气息,从力支的双掌间传来,公羊德的护体真气,刺啦一声被直接撕裂。

    手掌剧疼,鲜血迸溅。

    白皙的掌心,多了两道一指长的口子。

    神明境界的高手,有庞大的真气护体,几乎可以说刀剑不伤,水火不侵。

    居然被力支撕裂护体真气,直接伤到肉体,简直是不可思议。

    公羊德大惊,手掌青芒闪现,[战神决]在千钧一发间运起,身体暴退。

    同时神识控制真气化形,变成铜墙铁壁一样,想要阻挡力支身上爆发出来的诡异气息,同时大喝:“小子,这是什么招式?”

    他这一喊,力支突然浑身一震,眼中金光消散。

    眼神重新恢复清明。

    身后的金光,也一下没入体内。

    “怎么了公羊叔叔?”力支保持着双掌前推的动作,疑惑问道。

    他一直都陷身在一个巨大的战场中,突然间脑袋里传来公羊德的声音,一下清醒过来。

    看到公羊德双掌流血,一片茫然。

    随着力支清醒过来,那股诡异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双掌还在流血,公羊德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武功,金光灿灿,闻所未闻,居然能无视我的护体真气,打伤我。”公羊德的眉毛倒竖而起,他确实被力支惊到了。

    护体真气被破是什么概念,以肉体来面对别人的真气,在战斗中简直就是找死。

    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升起一种要被力支杀死的感觉。

    力支一愣。

    自己居然能伤到公羊德,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第二个反应,是跟刚才出现的声音有关。

    战意!

    脑袋里回荡的声音,说过什么战意九重,破天霄。

    难道自己在无意间领悟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公羊叔叔,你有没有听说过战意?”力支连忙问道。

    “战意?”

    公羊德用真气封住伤口,又掏了颗青灵丹吃下去,皱着眉回忆道:“好像听你爹提起过,当时他传我[战神决]的时候,说过这么个词。但是他说连他都领悟不了战意,我也就没在意。我修炼[战神决]多年,也从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你要不说我都忘了。”

    “父亲曾经提到过,连他都没有领悟的东西……”力支心里大震。

    力天明在他心里,像神明一样,无所不能。

    连他都领悟不了的战意,居然在他身上出现。

    能够破开神明境界护体真气的战意,这是什么样的手段,如此强大。

    “战神附体!”力支想不明白,他想立刻再试一下。

    真气爆开。

    没有什么金光灿灿,感受不到任何不同寻常的气息。

    “不用试了,刚才的你精神似乎触碰到一些不可能碰及的力量,看来这种力量,并不能被你平常使用。”莫皙阳的声音响起。

    力支在发生异状的时候,他静静看着,但是什么也没看到。

    只是他知道,这对力支有极大的帮助,所以没有出声影响,结果被公羊德喝醒了。

    实在可惜。

    要是力支能够自由的使用这种力量,在面对窦欲的时候,无疑会增加许多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