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七章 战前修炼
    虽说右旗城军方不干涉民事。

    但是历年来,护城军保护城池,与荒兽战斗,早已经在所有人心里建立了巨大威信。

    巴图尔乃是护城军之首,是威望最高的人。

    他的话,就相当于天意。

    力支大罪,顷刻即赦。

    正正当当回到公羊府。

    此时的公羊府,已经张灯结彩,公羊慧正指挥着下人,张挂彩条丝带,大红灯笼,上面都有大大的双喜。

    见到力支回来马上奔出来迎接。

    “爹!妲灵姐姐,力支哥哥回来啦!消息果然不假,巴图尔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公羊慧兴奋地朝里屋喊着。

    公羊德此时已是平常便衣,灰袍军靴,面带笑容走了出来。

    就在刚才,已经有知情的将领,用留影玉传音给他,告诉力支被赦的消息。

    妲灵跟在他身后,脸上闪着喜色。

    就看着力支,静静的不说一句话,但是眼神却已经出卖了她。

    充满着迫切、激动和兴奋。

    “妲灵姐姐,你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呢,这会倒是好,面如桃花的,传出去不知道右旗城那些年青才俊们,得羡慕成什么样。”公羊慧知道妲灵牵挂力支,故意打趣道。

    妲灵略带羞涩地低下了头。

    “公羊叔叔,这次多亏你,让巴图尔降下诏令,大赦罪人。”力支两步走到公羊德前,纳头便拜。

    在他想来,能有这么大能量影响巴图尔的,只有公羊德。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弯腰,就被公羊德托住。

    “哈哈哈……这件事可不是老子干的,要不然老子还用蒙着面去劫你的法场?”公羊德畅快大笑。

    他得到这个消息时,刚带着妲灵回府,简直都不敢相信。

    他认识蓬泽多年,这个人城府极深,没有人能猜透他在想什么,突然间降令大赦犯人,还让亲卫亲自去法场赦了力支大罪,简直超乎常理。

    不过只要力支不死,一切都好,公羊德也难得去深究其中意思。

    只有妲灵在公羊德说话的时候,神情一黯。

    她这些微秒的表情变化,却让力支抓在眼里,以为是怪自己冷落了她。

    “妲灵,谢谢……”

    力支走到妲灵面前,伸手扶着她略显瘦弱的肩膀说道:“从今往后,你不要再委屈自己,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我帮你一起担着,不许再自己默默承受了。”

    经此一事,力支就算再傻,也知道妲灵这三年来心里的苦。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不惜委曲求全,跟窦欲订婚来利用窦家。

    力支回来的路上,想了很多,但依然想不明白。

    只是他下定决心,不管以后如果,绝不再让妲灵哭泣伤心。

    “你真傻。”妲灵伸手摸着那张从未忘记的脸,露出一个让人舒心的微笑。

    力支嘿嘿一笑,这一刻,突然间压在他心头的所有压力,都好像随着妲灵的抚摸褪去。

    心头一片温暖。

    “对了,七天后就是我们两个父亲的祭日,虽然力神府现在已经撤去封禁,但是没有人操.弄,还要麻烦公羊叔叔帮忙打点一下。”力支握着妲灵贴在自己脸上的手,对公羊德说道。

    “哈哈哈,放心放心,慧儿肯定会帮你打理的好好的。”公羊德放声大笑,他是真高兴。

    力支绝境逢生,他现在心情大好。

    就连刚才受到的伤,也丝毫不影响心情。

    三人进了屋里,公羊慧在指挥着人忙着忙后,显得极有兴致。

    她比力支小三岁,和力思倒是一块长大,从小就把力支当成哥哥看,力支大难不死,她自然也高兴的很。

    只可惜,力思现在还在灵曜宝鉴中,不知道怎么样了。

    想到力思,公羊慧轻轻叹了一声,随后又指挥起下人忙了起来。

    大堂。

    上次被公羊德拍碎的桌子,已经换了个更加坚实黑檀桌子。

    “来来来,我带妲灵走之后,真是可以用风云突变来形容啊,蓬泽大赦犯人,这下可把窦家的嘴都气歪了吧。”公羊德招呼着两人坐下,笑着问道。

    “确实,窦欲气得发疯,当场挑战我。”力支笑了笑。

    “他挑战你?堂堂都统居然挑战一个士兵,传出去让人笑话。”公羊德诧异不已。

    军队的规矩他当然清楚。

    通常只有下级挑战上级,彰显实力。

    窦欲还是参将的时候,就越级挑战当时的都统,以气玄境中期的修为,打败气玄境后期的对手,一度轰动整个右旗城。

    现在居然拉下脸皮,挑战力支,这确实是气疯了的表现。

    “窦家极重脸面,结果被你三番五次折了面子,以他们做事的风格,确实可能如此。不过窦欲挑战你,以先锋营的规矩,你完全可以不应战,有军方保护令在身,他不敢公然动你。”妲灵轻轻说道。

    她对窦家极为了解,窦欲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

    不过她并不担心,她知道力支隐忍,不太可能会答应这样的挑战。

    “我答应了。”

    力支若无其事的说道:“七天之后,中央广场,我与他一战。”

    这事应该很快就要传遍全城了,没有必要隐瞒。

    “什么!”公羊德激动的一下战起来。

    他得到的消息,并没有这些,恐怕也是因为那位传音的将领,知道此事重大,不想刺激公羊德。

    妲灵的眉毛也皱了起来。

    力支明明是个很隐忍的人,三年来可以足不出户,呆在力神府中,为何现在做事情,却如此鲁莽。

    刚出虎口,又入陷境。

    “虽然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很强了,但是窦欲的可怕,你并不知道……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妲灵担心说道。

    这三年来,她时刻提防着窦欲,自然对窦欲的了解,要比力支强得多。

    那是个可怕的人。

    性格暴戾,睚眦必报并不是他真正的面目。

    甚至连在法场施展出来的天雷道术,都只是他真正实力的冰山一角。

    以力支现在的修为,对上他,胜率不足一成。

    “人生有很多选择,但那是别人。我的人生,自从父亲死后,就只有一个信念,绝不放弃。力神府要重振威名,必须接受窦欲的挑战,否则父亲的威名扫地,力神府永远都是个笑柄。”力支看出妲灵跟公羊德的担心,但是他并不害怕,他想得更多,更远。

    窦欲只不过是他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个阻拦,如果一直避而不战,不但对力神府的打击巨大,更让他心里种下懦弱的一面,对以后的修炼极为不利。

    他只剩四年左右的时间了,这件事情,他不会告诉妲灵和公羊德。

    所以他没办法逃避。

    四年,必须在这四年里,构建出一个足以保护力思跟妲灵的环境,否则他如果突破不了神通境界,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

    窦欲这道坎,一定要跨过去。

    力支知道自己的胜算不高,但那又如何。

    曾经面临的险境,哪一样不是置他于死地,他都活过来。

    就算死,也要让窦家知道,力神府的人,不是谁都能惹的。

    “七天,短短七天,就算你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突破到气玄境中期。两个境界的差距就是个天堑,何况窦欲并不是普通人,他也有越级挑战的能力,可以说是神明境以下第一人都不为过。你太冒失了,太冒失了!”公羊德把手背在身后,踱起了步子,指责着力支。

    说是指责,其实他是在自责,自责自己居然没有能力帮到力支。

    若是天明老哥还活着,相必事情绝不会是这个样子。

    公羊德感到深深的无力。

    “那可未必,气玄境中期,御气之能,天资卓绝者至少需要一年才能对真气如臂指使,那是因为真气性质锋利,一不小心就会对自己造成不可修复的损伤。”

    力支嘴角带笑,胸有成竹说道:“但是我却不怕,公羊叔叔还记得上次与你过招吗?只要我真气充盈,不断使用双重气爆,七天内我有把握再破境界!”

    他说的并非空话。

    双重气爆,虽然对身体的伤害极大,但是他有火英气息修复,不会有性命之忧。

    而且每次使用双重气爆之后,都能感觉到对真气的控制稍微增加。

    虽然极少,但是这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只不过对真气的耗费非常恐怖,只靠[返真内经]来恢复,效率还是太低。

    必须要有大量的归元丹。

    “你简直跟你父亲一模一样,修炼起来不要命,不过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死马当活马医。虽然我公羊府不如那些家族富有,但是买归元丹的钱还是有的,你要多少?”公羊德慷慨说道。

    “谢谢公羊叔叔,越多越好。”力支毫不犹豫地接受。

    他现在穷的叮当响,口袋里没有半毛钱,除了那一堆制作空间载器的金属外,只有三颗黄豆大的兽黄。

    想要买归元丹,除了卖空间载器,没有别的办法。

    但是空间载器这种东西,现在并不是露面的时候,一旦被人知道,以他的实力要招来大麻烦。

    甚至远高于窦家的大麻烦。

    上次想跟李家交易,已经是冒险的念头,这次力支不会再动这样的念头。

    所以归元丹的事情,还是要拜托公羊德,但是力支记得这恩情,来日必将加倍偿还。

    “回头我让人去采办,你尽管用,还有什么需要我的没有?”公羊德哈哈一笑,立刻招来管家吩咐一通。

    “除此之外,我还要公羊叔叔陪我修炼,我需要比窦欲更强的对手。”力支说道。

    公羊德无疑是最合适的练功对象,神明境后期的超级高手,随便他怎么出手,都不可能伤到他。

    只有放开一切束缚,才有可能在这短短的七天内,再做突破。

    “这七天,我不打扰你,现在我跟窦家闹翻,还需要做一些安排,等祭日那天我来公羊府找你。”妲灵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尽管再想和力支呆在一起,也不得不离开。

    他的背叛肯定会引起窦家报复,组织如果不做应对,很有可能前功尽弃。

    “你离开公羊府,我不放心。”力支摇头说道。

    窦家做事,不讲道理,无所不用其极,妲灵这么出去,肯定会遭到报复。

    “放心吧,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除非想被夷为平地。”妲灵笑了笑,展现出强大自信。

    她虽然恨那蓬泽,但是这三年来,只要有对她不利的人,统统都会在暗中被处理,妲灵不知道原因,但是却有恃无恐。

    蓬泽是她的杀父仇人,同时也是力支的杀父仇人。

    妲灵现在不会告诉力支,因为他的实力,还差的太远。

    唯有利用,利用蓬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在这之前,这一切,只能由她自己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