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六章 窦欲挑战
    何止是力支想不通。

    最想不通的应该就是窦欲和执法监察。

    执法监察突然间的态度转变,已经让窦欲怨恨到极点,不惜直接出手,以大势相压。

    他有把握,如果以窦家跟军方双重压迫,执法监察就算有小九九也没有关系。

    力支还是要死。

    但是突然出现的初三,却完全打乱了窦欲的阵脚。

    “初三大人,巴图尔这是何意?”执法监察站起来,对初三抱了抱拳。

    虽然初三的境界修为不如他,但是毕竟是巴图尔的亲卫,他不敢失礼。

    初三的到来,打乱了他的阵脚。

    巴图尔突然大赦犯人,就代表着力支可能会被无罪释放,甚至连被人救走的李青玄,都变成无罪之人。

    整件事情,完全脱离他的掌控。

    一旦力支不在他掌控之中,火英的事情,就等于泡汤。

    他为了火英,已经让窦家对他很不满,眼看着只要过了这一关,就能把力支完全掌握在手,然后要胁他去寻找火英。

    巴图尔一个命令下来,直接就让他前功尽弃。

    但是执法监察不敢怒,因为他知道,巴图尔是什么样的人物。

    同样是神明境后期,他在巴图尔面前,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种人物,简直恐怖到极点。

    “巴图尔大赦的消息,为何我们窦家一点不知?”窦欲阴沉着脸问道。

    “放肆!巴图尔要做什么,难道要知会你们窦家不成?”初三脸带阴笑,说话时瞟向力支。

    就连他都搞不懂巴图尔为何突然派他来大赦犯人,何况是窦欲跟执法监察。

    力支此子,在古战场曾不给他台阶下,他也恨不得杀之。

    但是巴图尔的命令就是天,他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违抗。

    “另外,我告诉你们,巴图尔重新给力神府颁发了军方保护令,为期一年。如果在一年之内,力支不能成为护城军高级将领,力神府将彻底夷为平地!你们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初三这个命令,是对着力支颁发的。

    “谢巴图尔!”力支身体一抖,扣着他的行刑人立刻被弹开,向初三拱手。

    他谢的并不是初三,而是巴图尔。

    如果说大赦犯人,力支并不清楚巴图尔的意图,没有多少感激的话。

    那么恢复军方保护令,重设力神府,就太出乎他意料了。

    振兴力神府是力支的愿望,给父亲一个交待,更是为了给妹妹力思一个保护.伞。

    这次回城,见到力神府被封,力支感到的是深深的无力。

    想不到,却在突然之间,降临巨大的机会。

    让他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对他来说,这是大恩。

    窦欲的脸彻底黑了。

    他已经看出来,巴图尔是摆了明的护着力支,先是找理由赦免他大罪,紧跟着再次颁下军方保护令,整整一年。

    一年时间太长了,谁知道会发生哪些事情。

    短短半个多月,力支已经从一个废物成长到现在让他不得不重视的程度,如果一年,窦欲不敢想象。

    不行,必须要弄死他。

    窦欲心中发狠。

    对着初三抱拳道:“初三大人,我与力支有仇,他必须要死。”

    “窦欲,你敢不遵巴图尔之令,你们窦家最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初三一下逼近窦欲,冷笑道。

    “巴图尔之令,自然不敢不遵,不过力支乃是我先锋营的人,我是先锋营都统。先锋营有一个规矩,士兵可以挑战将领,同时将领也有挑战士兵的权利!”窦欲毫不让步,对他来说,初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巴图尔。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力支只要一天没死,都是先锋营的人,必死大罪虽然被赦,但是他要想力支死并非没有办法。

    “那我可管不着。”

    初三阴阴笑了:“我记得这个规矩,就是巴图尔当初任先锋营大统领时定下的吧,士兵挑战将领不可不应战,不过将领挑战士兵倒是没有说一定要应战哦。”

    对于力支的死活,初三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巴图尔的命令。

    他已经做到了,至于窦欲挑战力支这种事情,他倒是乐得看个热闹。

    “谢大人!”窦欲见初三首肯,顾虑尽去。

    转身对力支大声喝道:“力支,我做为先锋营都统,现在向你挑战!你敢应战否!”

    他的声音很大,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人群顿时炸了。

    “窦欲竟然以上司的身份,向力支挑战!看来他是恨力支恨到骨头里,非要杀死他不可。”

    “可不是嘛,老婆都被人抢走了,俗话说的好,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是我我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人。”

    “不过上司挑战下属,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若是力支不想应战呢?”

    “那他从此不要做人,老老实实缩在力神府中,受尽嘲讽指责,不过他应该可以,以前不就是躲了三年么?”

    “我要是力支,就不应战,他肯定不是窦欲的对手,宁愿苟活着也不能战死啊。”

    ……

    人群哄闹,谁也没想到,窦欲居然会来这招,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先锋营都统的身份挑战下属。

    这种事,自建城以来,就没出现过。

    力支也愣了一下,窦欲被逼急了,居然想出这个法子。

    “你不要答应他,看窦欲刚才出手,你现在离他还有些距离,况且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底牌,冒然答应只有死路一条。”莫皙阳出声劝道。

    窦欲在大庭广众下逼力支应战,直接触及到尊严问道。

    若是不应战,力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被人耻笑。

    但是尊严这东西,对于莫皙阳来说,真不如活着,只有活着才有翻盘的机会。

    如果现在答应,无疑是找死。

    “不,我应战!修炼一途,本来就很残酷,我追求强大,就是为了让身边的人安全。窦欲就是一颗天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他想杀我,我又何尝不想杀他!所以这一战,不能不应,当然我也不会让他轻易得逞。”力支沉默了一会,在心里坚定说道。

    说完,他不等莫皙阳反对。

    朗声说道:“窦欲,你是先锋营都统,挑战我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

    “哼,居然跟我谈条件,不过看在你应战的份上,听听无妨。”窦欲冷哼着。

    只要力支应战,他就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斩杀。

    所以什么条件都无所谓。

    “七天后,就在这里!我要是输了,你自然不会让我活着,不过我要是赢了,你一要卸去都统之位!二要在此,向所有在黎明峡谷战死的英魂磕头谢罪!”力支指着脚下,声音用真气宏亮地传递出来。

    他要让所有人作证。

    这里,曾经是纪念那些战死英魂之所,窦欲犯下的罪,必须要在这里磕头认罪。

    老参将的死,战士们的死,都是滔天的罪行。

    力支在老参将的尸体前说过,这个仇,他来报。

    这就是机会。

    “为什么要七天?你想拖时间?”窦欲瞳孔一缩,眉毛紧皱问道。

    他对力支提的两个条件,根本不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输,力支死定了。

    但是对于他约定的七天时间,却十分不满。

    他恨不得力支立刻就死,七天太长了。

    “七天后,是我父亲三年的忌日,怎么?你怕我在这七天里修为超过你?”力支嘴角上翘答道。

    力神府以前的军方保护令,实际上还有七天才会到期,但是当时窦欲传回五百士兵全部战死的消息,护城军以为力支战死,力神府后继无人,所以提前查封。

    七天之后,正是力天明当年传回死讯的日子。

    力支把日子定在这天,也是为了告诉父亲,他将要拼尽全力,守护父亲当初守护的一切。

    绝不退缩。

    “好!让你再苟活七天,七天之后,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窦欲狰狞的像头恶魔,杀意不加掩饰地爆发出来。

    “你也好好再当七天都统吧,要不然没机会了。”力支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说完,对着初三跟执法监察拱了拱手:“既然我大罪已赦,这里应该没我什么事了,我可以走了么。”

    “力支,你好自为之……”执法监察眼一眯,阴阳怪气地哼着。

    今天发生的事情,超出他的预料和掌握。

    眼睁睁地看着力支,从被他握在手里,就这么飞走,极不甘心。

    “多谢监察大人为我拖延时间,救我一命,否则的话我也等不到巴图尔大赦之令到来,我们的交易么,自然算数。”力支故意说道。

    他知道执法监察的心思,如果不是因为火英,他不知道被执法监察害死多少次了。

    而且当初在法堂之上,被逼下跪的耻辱,力支并没有忘。

    现在已经无罪,不摆他一道,简直对不起自己。

    “你!”执法监察气结。

    但他又不能说什么,毕竟大庭广众之下,若是让人宣传开了,他也不要干了。

    窦欲阴毒地看了执法监察一眼。

    如果不是他的话,力支早就死了,何必还要挑战。

    此人背叛窦家,迟早是个大祸害,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禀报老祖宗。

    力支走后。

    初三干笑了两声,然后对着窦欲说道:“我回去跟巴图尔复命了,你好自为之吧。对了,帮我跟你家老祖宗带个话,最近不要派人找我,没空。”

    说完,冲天而起,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窦欲挑战力支的事情,也在围观百姓的口中相传,很快大街小巷都知道了。

    一座酒楼之中,两个男人对座相饮,看起来不过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其中一个脸上尽是桀骜之色,另一个则看起来像个书生。

    “你们窦家,接二连三丢在那个叫力支的小子身上丢人,上次是窦先当场身死,这次又是窦欲,脸面真是丢的一文不值喽。”书生样的男人举起一杯酒,似笑非笑,自顾自地喝着,边喝边说。

    满脸桀骜之色的男子脸色一沉,冷哼道:“窦欲可不是他那废物弟弟,向来心狠手辣,上次一个外族长老被他干掉,连家主都拿他没有办法。”

    “那个力支也不是凡人,屡屡让你们窦家丢脸,而且听说短时间内成长的不凡,应战窦欲怕是也有几分把握吧。”书生样的人刺激道。

    “哼,这一次,神也救不了他,我们窦家已经不允许再出现失误了。窦欲如果再杀不了他,那就只有我亲自出马了。”桀骜男子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走人,好像书生与他无关一样。

    “窦昊,曾经窦家的神话,闭关两年,二十八岁跨入神明境初期,出关居然是为了对付一个年仅十六的小子。此子,倒是有意思,若是不死,倒要结识一二了。”书生看都不看已经离开的桀骜男子,还在自言自语,用手沾着酒在桌上写下两个大字。

    力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