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五章 大赦
    妲灵靠在囚车里,望着身前的背影。

    刚才那一瞬间,就在她快要死在窦欲剑下时,一股炽热的气息,把她包围,更把她身上的寒意彻底熔化。

    这个男人,其疾如火,战意如火。

    火一样的男人。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之时,这个男人奇迹般的救了她。

    那一瞬间,她甚至以为是在作梦。

    他没死。

    妲灵的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在闪烁,极大的喜悦在心头弥漫。

    站在这个男人的后面,感受到的只有温暖。

    以她来说,自从父亲死后,整个世界都是寒冰,温暖已经离她远去,那是梦里的存在的东西。

    但是这一刻,她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好想抱着他。

    “受我一剑,你竟然还活着。”窦欲的声音,打断了妲灵的心思,阴冷到极点。

    他想不到,力支不但没死,还在千钧一发间救了妲灵,连他都查觉不到。

    更恐怖的是连伤都找不到了。

    这是什么样的手段。

    这个蝼蚁,竟然在短短的几天内,又展现出让他震惊的一面。

    这样的人要是再有时间成长起来,对他的威胁太大了。

    今天,必须要杀死力支。

    “你的剑只配给我挠痒。”力支的声音很平静。

    落在窦欲耳中,却是极大的讽刺。

    “舌尖嘴利,被你侥幸逃过,居然猖狂起来,今天你必死无疑。”窦欲脸上的狰狞,这时反而慢慢平定下来。

    妲灵的背叛,让他怒火攻心。

    脸面荡然无存。

    不过力支的死而复生,让他一下冷静。

    一直以来,他都看不起力支,认为他只是个蝼蚁,掉以轻心,所以屡屡失手。

    但是这一刻,他认真起来了。

    情绪被窦欲按捺下来,但是杀意却更浓。

    “住手!力支你犯下大罪,居然还敢离开囚车,这是越狱。立刻给本座回到囚车里,等候处斩!”这时,执法监察的声音传来,他踏空而至,降临到力支跟窦欲的中间喝道。

    明里喝骂,实则他并不想力支被窦欲杀死。

    力支死而复生,展现出强大的恢复能力,让他一下联想到火英。

    区区一个气玄境初期的人,居然就能做到几乎不死的地步,如果是他得到火英,那是什么概念。

    他要把力支,掌控在手里。

    “不用等候处斩了,他的命,我来收!”窦欲的杀意,被执法监察所阻,十分不爽,冷冷说道。

    “窦欲你胆子真大,本座是军纪营监察,处斩犯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执法监察眯着眼喝斥道。

    要是让窦欲杀了力支,他的算盘就要落空了。

    眼睁睁看着即将到手的巨大好处,就算是窦家,他都可以无视,何况只是窦欲。

    “监察大人,你不想遵守约定?”窦欲一愣,立刻反应过来。

    前几天暗杀失败后,力支便被看守起来,应该是执法监察所为,不知道为什么执法监察似乎改变主意,阻挠自己斩杀力支。

    “放肆!本座给你脸面,若是再胡言乱语,判你个蔑视法令,速速给本座退下!”执法监察冷哼道。

    执法监察的话,让窦欲心中一凉。

    摆明了要阻挠自己手刃力支。

    军纪营有绝对权利,阻止他杀人,这种场合如果闹翻了,吃亏的是他。

    “好,我就看着监察大人,是怎么处决这个罪人。”窦欲恨恨说道。

    杀不了,他也要亲眼看着力支怎么死。

    现在对力支,他绝不敢掉以轻心,必须亲眼看到他人头落地,才能放心。

    这一次,他不允许自己再犯错。

    执法监察眉毛微微一皱,今天这事,有点棘手。

    先是李青玄被救走,接着妲灵出现,激的窦欲怨气横生,现在要盯着自己行刑。

    偷梁换柱之计,在窦欲眼皮子底下,想要实施的难度太大。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力支绝对不能死,就算跟窦家翻脸,也要保他。

    这一刻,执法监察终于狠下心来。

    力支看这情形,知道今天自己跟窦欲没有机会战斗。

    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为了救妲灵,靠着大雾掩盖瞬间爆发苍炎把速度提到极致,真气几乎耗费一空,现在丹田空虚,根本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威猛。

    他在赌。

    赌的就是执法监察为了火英,肯定会现身阻挠。

    赌对了。

    “力支……”妲灵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冲动,轻轻从背后抱住了力支。

    泪水无法抑制,夺目而出。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只是觉得,眼泪好像解冻了,便从眼里流了出来。

    这三年,她是冰,不是不想哭,而是哭不出来,眼泪被冰冻住了。

    但这一刻,感受着力支身上的温暖,冰冻彻底瓦解。

    自然而然地,流泪了。

    “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哭,你先离开这里,我自会去找你。”力支转身,用手拭去妲灵脸上的泪,真气传音说道。

    他有千言万语,但这时却说不出来。

    “我不走!要死,一起死!”妲灵这时,再没有平时的冷清,眼神如火般抬头看着力支,坚定无比。

    “我不会死,执法监察已经跟我达成协议,他会在我处斩时偷梁换柱。你在这里反而危险,窦欲现在时时刻刻都想杀你,你先跟公羊叔叔回去,此事一了,我去找你。”力支抚摸着妲灵的脸,以真气传音温柔说道。

    妲灵如此对他,所有的误会,都已消烟云散。

    他好想这一刻就此停留。

    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公羊叔叔,麻烦你把妲灵带走,帮我保护好她。”力支对着公羊德传音道。

    公羊德点了点头,飞到他身边,大手一拂,妲灵立刻被他制住,从力支怀抱中脱开。

    公羊德不是笨人,他先前听执法监察的话,就知道力支暂时不会死。

    妲灵在这里,反而会让他受制。

    带着妲灵,冲天而起。

    在窦欲阴毒的目光中消失。

    妲灵必须死,还有李家跟公羊德,统统都要死,否则难平他心头怨恨。

    不过这些,都要在他亲眼看着力支被处死之后。

    力支重新回到囚车,被押解到中央广场。

    行刑台已经布置完毕,因为李青玄逃走,行刑台空出一个。

    执法监察端坐在新布置的条案边,脸色阴沉。

    他在想着,怎么让力支活下来,有窦欲在这看着,普通的手段显然行不通,到时候被抓住把柄,他反而都会有麻烦。

    “大人,立刻行刑!”窦欲等不及了。

    时间拖的越长,变数也就越大,每让力支多活一秒,就是对他的践踏。

    如果不是执法监察阻挠,力支此刻已经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急什么!本座刚刚一场大战,精神甚是疲劳,要歇一歇,正好也让百姓们多看看,以示震慑。”执法监察恨的牙痒痒,但是表面上不能露出来,只能尽量拖延。

    窦欲代表的毕竟是窦家,而且他自身也是天资卓绝之辈。

    年纪轻轻就到了气玄境后期,只差一步就能到达神明境,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哼,大人可真是年迈体衰,区区战斗就累成这样。”窦欲明知道执法监察是在拖延时间,但是他也没有办法。

    毕竟执法监察是军纪营的老大,法令的事他说了算。

    力支被押解到广场中央,双手被缚,众目睽睽之下,被按倒在行刑台上。

    他并没有完全倚仗执法监察跟他达成的协议,毕竟是以利益为基础,随时都有可能变化。

    所以力支虽然被按在行刑台上,但是精神却高度警惕。

    暗运[返真内经],快速恢复真气。

    只要一发生意外,他就会立刻使用苍炎逃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执法监察也没办法再拖下去。

    窦欲眯着眼,死死盯着力支,一刻不离开。

    “此子罪大恶极,面目可憎,来人用布袋将他的头套上行刑。”执法监察大手一挥,一个黑色的布袋从他手中飞出,落在力支面前。

    “慢着!我要看着他死。”窦欲立刻出声阻止。

    “窦欲你……”执法监察气极。

    看来今天,不用手段,没办法让力支活下来。

    执法监察大手一挥,一道磅礴的神识笼罩下来,把整个行刑区域都罩住,把窦欲一下隔绝在外。

    “哼,想在我眼皮底下玩弄伎俩,你这军纪营监察的位子,恐怕也不想坐了。”窦欲一下反应过来,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中长剑再现,往执法监察布下的神识壁障刺去。

    都这份上了,怎么可能再让意外产生。

    咻!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比窦欲的速度还要快,后至先至,撞在执法监察刚刚布下的神识壁障上。

    金光没入壁障,一下将之瓦解,停顿了一下,显现出一个令牌的样子,悬浮在空中。

    这一变故,让窦欲和执法监察都没有想到。

    看到这个牌子,两人齐齐跪了下来。

    “巴图尔有令,为庆祝右旗城开辟新规,现大赦犯人,所有行刑停止。所有犯人将会重新纳入军方,带罪立功。”天空,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力支熟悉的很。

    是初三。

    果然,初三从天而降,落到广场中间,手一招那枚令牌重新落入他手中。

    “巴图尔亲卫!”窦欲一下认出来人。

    正是巴图尔四大亲卫之一的初三,上次在军营传令让他去燕离城会见燕绝,也是他传的信。

    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大赦犯人,差点让窦欲发狂。

    “大赦犯人!这是右旗城建城以来的第一遭啊,也就是说以前犯了大罪的人都不用死了,巴图尔怎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这你就错了,大赦乃是从中央泽洲兴起,据说中央泽州开辟之时,曾大赦过一次,无数罪人纷纷归于那位大人物麾下,这才有了中央泽州的大一统。”

    “巴图尔雄才大略,颁布了各项榜单,其实就是为了方便我们这些寒门出身的人,这次大赦不知道有多少罪人对他感恩戴德。”

    “我倒是觉得,这个大赦奇怪的很,为什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可能跟那个力支有关系。”

    “怎么可能,力支在巴图尔眼里,不过就是个小人物,怎么可能为了他大赦犯人。”

    ……

    初三的话,让围观的人纷纷猜测。

    不但是这些人,就连力支自己,也极其意外。

    高高在上的巴图尔,居然在自己将被处斩的前一刻,让初三带来大赦犯人的命令。

    如果说跟自己毫无关系,他根本不会相信。

    但是巴图尔为什么要赦免他的罪?

    力支百念横生,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