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四章 妲灵现身
    窦欲见李青玄被救走,眯着眼,心中大恨,但他并没有去追。

    他的目标是力支,只要力支没被救走,李青玄他并不放在眼里。

    等斩杀力支之后,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李家,只要军队跟窦家联合,李家将会彻底被抹杀,不足为惧。

    囚车中的力支看着李青玄消失,暗暗叫糟。

    李青玄跟他在一起,没有生命凶险,执法监察自会偷天换日,要被救走,可召来的就是整个右旗城的通缉。

    但是他没有办法阻止。

    那边的公羊德被执法监察和他三个手下围攻,举手投足之间,真气纵横激荡,没有人能够近他的身,但是他一时间也没办法突围。

    “公羊叔叔快走!不要与执法监察战斗!”力支只能在囚车中真气束成线条,传音给正在战斗的公羊德。

    "力支,本来商量好我牵制执法监查,李家老祖救你们,没想到他居然不守信用。以你的力量破开囚车没有问题,趁这个机会快逃!"一个声音在力支耳中响起,是公羊德。

    "公羊叔叔,我与执法监察达成协议,他不会杀我。"力支急急回道。

    要是纠缠时间长了,惊动军方高手,公羊德想要脱身,绝不容易。

    万一被抓住把柄,就是死罪。

    “李家老祖跟公羊德无视法令,公然来劫法场,死罪难逃。”就在这时,窦欲放声大吼,声音被真气裹着在场中炸开:“为免罪人逃脱,本都统立刻执法,斩杀罪人!”

    说罢。

    不等力支反应过来,剑身狂震,一股股浩大剑气从剑上蹿出,化为电光,撕裂空气,击向力支。

    “怒雷裂空。”

    噼啪!

    电光射在囚车的铁柱上,就像真正的天雷击地,连串爆响。

    被击中的铁柱,瞬间斩断。

    一剑击出,天雷之威。

    “战神附体!”

    力支没想到,窦欲突然发难,浩大剑气袭来,力支赶紧鼓荡全身真气,身体泛起一抹金光,[战神决]在千钧一发间运起。

    刺啦!

    剑芒不偏不倚,斩在力支胸口,一道长达半米的伤口出现,伤口周围一片焦糊。

    但是没有血流出来,露出胸口的森森白骨。

    白骨上,可以清晰看到深达一寸的裂口,力支的身体重重倒在囚车里面。

    “死了!”窦欲看着力支被自己一剑击中,露出得意笑容。

    这一剑,他是必杀。

    气玄境初期,必死无疑,虽然力支身体和真气都很强,但是却挡不住他这一剑。

    只是没能一剑把力支斩成两半,稍微有点可惜。

    正在跟执法监察交手的公羊德,见到这一幕,浑身一震。

    被执法监察抓住空子,一掌轰在他胸口。

    蹬蹬蹬!

    公羊德连退五六步,黑巾蒙面下的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气血在体内激荡,被一掌打伤。

    好在他修炼[战神决],真气雄厚,只是被震伤内脏。

    “看在你我是同僚的份上,速速退下,本座既往不咎!”执法监察冷冷说道。

    同时他眼神瞟向窦欲,眉毛皱了起来。

    他也没想到,窦欲会借机发难,突下杀手。

    力支要是死了,他想得到火英恐怕就难了,一时间竟没了跟公羊德战斗的兴致。

    公羊德哪里会管他说什么,想要向囚车冲去,却又立刻被执法监察拦截,接着战了起来。

    "窦欲你该死!律出如令,玄冰箭雨!”就在这时,力支放在怀里,妲灵留给他的留影玉和远处,同时传出一个愤怒的女声。

    是妲灵的声音。

    下一刻。

    囚车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三股寒流极速汇聚。

    空气被这寒流一激,凝结出了无数的冰霜,一颗颗晶莹剔透,这些冰霜各自聚拢,在囚车上方以极快的速度化为冰箭,足足有上千支。

    这上千支冰箭,组成箭雨,铺天盖地射向窦欲。

    四面八方,瞬间封死了他所有行进路线。

    叮叮叮!

    窦欲听到那声音的时候,瞳孔一缩,长剑在周身撒开,道道电芒从剑上扑出,护住身体,空气都被撕成一道道白痕。

    袭向他的冰箭被电芒波及,立刻炸的粉碎,没有一支能近他的身。

    这时,一个身穿紧身黑袍的俏丽身影,疾冲到囚车边上。

    手里拿着一把冰蓝色的短剑,晶莹剔透,短剑上面散发着让人发颤的寒意,就好像万年玄冰打造而成。

    短剑的主人,身上透着几乎一样的寒气,直视窦欲,俏眼之中,恨意滔天。

    "居然又来个人,还是个女人?”

    "这是女人我认识,是窦欲都统的未婚妻叫妲灵,先锋营副都统,怎么会对自己的未婚夫出手。”

    "据说刚刚被窦欲斩杀的罪人,是妲灵的青梅竹马,原来她心里还记挂着旧情人呢。”

    “那窦欲岂不是要气疯,自己的女人居然为了别人对他出手,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忍。”

    "有好戏看了,没想到今天峰回路转,先是神明境高手,又是窦欲的未婚妻,这种场面自从右旗城建城以来,听都没听说过啊。”

    ……

    人群中,已经很许多人认出来人的身份,正是妲灵。

    "妲灵,你竟敢对我出手,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我的未婚妻!速速退下,看在你我婚约的份上,饶你死罪!"窦欲看到自己的未婚妻出现,与他拿剑相对,脸色变的铁青。

    刚刚斩杀力支的快感,瞬间荡然无存,周围人的议论之声,刺耳无比,让他心里生出一股杀意。

    不过窦家的脸面不能丢,现在他不会杀妲灵,等此事了了,回到军中,立刻就会找她算账。

    “婚约,无效!”

    妲灵声音冰冷,透着极强的恨意:“我本就是利用你,利用你们窦家!我在乎的男人只有两个,父亲和力支,你只不过是窦家的一条狗!”

    她本想来劫囚车救人,但是却还是来迟一步。

    最后看到的,就是窦欲一剑斩杀力支。

    那一刻,妲灵的心,就像听到汤炎死时一样,撕裂般的痛。

    那一刻,妲灵确定了,力支是她无法割舍的人。

    但是力支,却被窦欲杀了。

    这个仇,她来报。

    “你说什么?”窦欲完全没料到,妲灵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脸上青白交加。

    心里差点疯掉。

    这一世,只有他利用别人,陡然听到妲灵的话,气的浑身发抖。

    “你杀他,我便杀了你。”妲灵眼中透着浓浓的悲伤。

    说完,身体周围的空气,迷漫起一片大雾,这是水气凝结到极致的表现。

    妲灵的身体,被大雾托起,冉冉而上。

    头发飘散,整个人在囚车旁边,如仙女降临。

    手中的短剑往前一刺,大雾之中,立刻出现一头头由雾气组成的凶兽,凌空踏虚,咆哮着扑向窦欲。

    这些凶兽像是带着极强的寒意,所过之处,空中凝化冰晶坠落,方圆两百米的空间,充斥着刺骨的冰寒。

    “这是什么手段,跟我们修炼的武功,完全不同,居然能够指使水气化形。”

    “改变温度,简直就是神通手段,难道她是神通境界的高手,不对……如果是神通境界,想要杀人只需要一个神识就能做到。”

    “我听说过在北方先民古界跟中央泽州有一种修炼方式,与我们修炼的武功不同,能够调动天地元气为己用。”

    “修为决定一切,窦欲的修为远高于她,无论是什么手段,都没有用。”

    ……

    妲灵的手段,逼的人们再次后退,谁都不想被寒气冻伤。

    “道法!想不到你隐藏的这么深,朝夕相处都不曾显露,居然为了一个小杂种毫无保留!我要你死!”窦欲看着面前袭来的雾化凶兽,脸色更加发白,五官狰狞。

    他的自尊无法容忍妲灵这样对他。

    这一刻,家族脸面他也不顾了,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这个女人。

    咻!

    窦欲手中的剑直飞入空,在他头顶悬浮。

    双手向上张开,身上的真气凝成一束,联接剑身,直冲上云霄。

    刹那间。

    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乌云汇聚,在窦欲的头顶出现。

    “我在十四岁时,曾遇到过一个中央泽州的道士,他传授我天雷道法,所以我只用一日便将[电鸣剑]修至小成。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天才,哈哈哈……那是因为见过我手段的人统统都死了,今天你也要死!”窦欲的身上,泛起强烈光华,与剑相连,直通头顶乌云。

    咔嚓!

    一道手指粗细的闪电,从云层上击下,瞬间被窦欲头顶的剑吸引,劈在剑上。

    剑身爆发出刺眼光芒,电蛇缠绕,分化数股,在空气中游走着。

    围观的人惨叫着,修为低的一下就被灼伤眼晴。

    雾化的凶兽,被电蛇击中,哀鸣消散。

    瞬间,所有的凶兽,都被电蛇一扫而空。

    窦欲的面孔,在电光闪耀之下,显得犹为狰狞。

    他要彻底让妲灵恐惧,彻底灭杀她。

    雾化凶兽被电光击中,妲灵的身体剧烈颤抖,脸色发白。

    这是雪玉中的道法,受她精神驱使,是压箱底的手段,为了对付窦欲,施展出来。

    一下被击散,直接就伤了精神。

    被大雾凌空托着的身体一晃,立刻不稳,随时都有栽下来的可能。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

    这一次,闪电击在剑上,并没有分散,而是从剑身转折,吞吐着击向妲灵。

    “死!”

    窦欲面色张狂,手指妲灵。

    闪电所至,空气焦糊,空间都仿佛被撕裂,扭曲颤抖。

    这一幕,就连在远处战斗的公羊德跟执法监察,都停下动作,惊讶至极。

    天雷之力。

    代表着毁灭之力,无坚不摧,连他们都要小心翼翼,以妲灵的修为,必死。

    噼啪!

    闪电跨越虚空,击在大雾之中,大雾立刻被闪电分散包裹,就像雷云,刺眼的光华闪耀。

    但是大雾中的妲灵,却在被闪电击中前,瞬间消失了。

    “怎么回事?”窦欲一愣,妲灵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失踪。

    天上的乌云,随着这两道闪电之后,渐渐消散。

    悬浮在窦欲头顶的剑,落回他手中,他盯着笼罩囚车的大雾,电芒吞噬一切。

    大雾越来越小,露出囚车。

    囚车的铁柱,已经彻底弯曲,一个人影从囚车中跨出。

    是力支,他胸口的剑伤,已经消失不见,裸露着上半身,肌肉泛着玉一样的光泽。

    妲灵,被他护在身后。

    “窦欲,你处处针对我,欲杀我而后快,以私通荒兽大罪压我,这些我都能忍。但你在黎明峡谷,残杀上百士兵,钉死老参将,毁我父亲名誉,现在还想杀妲灵,你才是叛城之徒,十恶不赦的罪人!”力支的声音传来,平静却蕴含着无边的愤怒。

    远处的公羊德看到力支出现,压在心中的大石猛然一松,身体暴退往力支靠近,不再与执法监察缠斗。

    执法监察并没有去追,而是看着死而复生的力支,眼神闪动。

    窦欲那一剑,就算是劈在气玄境后期的人身上,都会死。

    但是就这么一会,力支连伤都没了。

    强大到极点的恢复能力,是真气不可能做到的,简直不死之身。

    火英,绝对跟火英有关!

    执法监察的眼神,充满着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