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三章 劫法场
    围观百姓的话,让力支全身血脉贲张。

    这一切,都是窦欲引起的,是他让人从中挑拨,这种低级的手段,力支一眼就能看透。

    但是百姓却不管,人云亦云,跟着对力天明大肆侮辱。

    侮辱他可以,但是父亲一辈子守护右旗城,毫无异心,兢兢业业,如今却因为窦欲变成了人们口中的贼人。

    甚至连衣冠冢都要被挖开,死无葬身之地。

    这样的事情,绝对无法原谅。

    力支的拳头已经攥的发白,全身血液疯狂涌动,丹田气海中的真气层层炸开,将要爆发。

    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父亲的尊严,力支恨不得立刻与窦欲一战!

    "慢着,不要冲动,窦欲故意打压你就是希望你忍不住出手,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斩杀你。"莫皙阳调动灵魂之力,压制力支将要爆发的真气,急切说道。

    如果必死,战也就战了。

    但是现在执法监察与力支达成交易,用不着死。

    在这时忍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力支知道莫皙阳说的没错,父亲的名誉不容抵毁。

    但是现在这样的场合,爆发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他心中恨意滔天,但并没有被彻底冲昏头脑。

    忍耐!必须要忍耐!

    力支钢牙咬的咯咯作响,不断地提醒自己。

    囚车向前行进着,被煽动的百姓越来越多,不断有蔬菜水果砸向囚车,力支把眼晴闭上,任由这些人砸着。

    后面囚车里的李青玄,一言不发,脸色少有的刚毅。

    对他来说,这没有什么,受人抵毁而已,从小到大他被人冷嘲热讽的多了,甚至私通荒兽这样的大罪,他都不放在眼里。

    但是他担心力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不过看到力支忍耐下来,他稍微松了口气。

    ……

    城中,离军纪营大牢只有几千米远的地方。

    一间外表极普通的民宅中。

    此时聚集着一帮人,有男有女,围成一圈。

    这些人看起来都很年轻,最大的不过二十七八,身上都有着强烈的真气波动。

    此时都蒙着面。

    这些人如果放在军队里,绝对都是有重要官职的存在,但是此刻却都因为一个人,聚在这里。

    妲灵一身黑衣,站在这些人的中间,只有她没有蒙面。

    "我们的父亲,都曾是护城军的将领,三年前却全部战死在古战场,城外只能埋葬着他们的衣冠。"妲灵逐一扫过眼前的人,最后定格在其中一个显得高大的人身上:"仇人是谁,大家都知道,这三年大家信任我,让我暂时担任组织的领袖,以图复仇。可是现在我只能惭愧地对大家说,我已经无能为力。”

    妲灵看着这些人,虽然都蒙在黑布底下,但是她却清楚记得这些人的样子。

    曾经,也是她一手把这些人聚集起来。

    成立了秘密组织,在军中想尽办法担任要职,为的就是等有朝一日,能够举旗反抗,杀了蓬泽为父亲报仇。

    这是她这三年来的心血,所有人的心血。

    为此,她甚至不惜牺牲名誉,与窦欲订婚,利用窦家潜藏在军中的势力,来发展壮大。

    但是这一刻,她已经没法再坚持下去了。

    "为什么?妲灵你是我们中修为最高的人,也是最能服众的,汤炎巴图尔的女儿,只要再给我们五年,不!三年的时间,我们这些人就能发挥巨大的作用,到时候控制整个右旗城军队,对付蓬泽就不再是梦,你为何要这个时候退出!"那个子高壮的人,惊讶问道。

    "是啊妲灵,没有你,单凭我们很难报杀父大仇。”

    "你考虑事情向来冷静,这三年来隐忍到极点,时刻与窦家周旋,与军方周旋不都是为了那个目标么,为什么在这个关头要放弃?”

    "难道是窦家得寸进尺,威胁你?”

    "不,若是我猜的不错,妲灵召集我们来,恐怕跟今天要问斩的人有关。以前跟她并称右旗双绝的力支,力天明大统领的儿子!”

    "怎么可能,妲灵不是跟他爱断情绝了么?”

    "感情的事,谁能说得了准,唉?…情丝难斩啊。”

    ……

    顿时,在场的人哄闹起来,有一些知道妲灵以前事情的人,立刻意识到她退出的原因。

    "你们猜的不错,我确实是因为力支。为了大局,我在他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抛下他,为了大局,我在父亲坟前与他爱断情绝。甚至连他去古战场送死时,我都不曾改变心意。我已经错了两次,事不过三,这一次,我不会再看着他死。今天是他行刑的日子,若我不去,就算报了父仇又如何,终生遗憾!"妲灵看着这些人,轻声说道,对他们鞠了一躬,一贯的冷清脸色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可是今天执法监查在场,他是神明境界的高手,而且听说窦欲也会去,以你的修为,就算出手最后也会死的。"一个女声说道,语气里充满着担心。

    "对啊,明知必死,为何还要去!"其他人纷纷和道。

    "我今年十六岁,从父亲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要坚强,要能承担一切,仇恨几乎成了我生命中的一切。直到此时我才明白,我已经失去了一个至亲,不能再失去另外一个。"妲灵的眼中,晶莹闪动,但是她忍住了。

    她向来不是个软弱的女子。

    从前不是,以后也不是。

    死对她来说是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而活。

    力支从一个天才,变成了废人都没有放弃,为了保护力思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她也有想要保护的人,而现在这个人,却马上就要死了。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妲灵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不是反驳不了,而是不愿反驳,如果是他们,想必此时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

    囚车队伍,缓缓行进。

    行刑的地方,就在曾经先锋营招募的广场,这里是最早纪念曾经与荒兽死战的英豪们。

    所以处斩私通荒兽的力支跟李青玄,也定在了这里,以示威严。

    还有四百米。

    人们安静下来,屏息等待行刑。

    就在这时,两道人影,御空而来,一黑一灰,都是蒙面。

    "快看,那两人在空中飞行,这是神明境界的手段。”

    "这两人是干嘛的,居然还蒙着面,难道是来救那两个私通荒兽的罪人?”

    "那两个罪人必死无疑,有人敢救他们,就是同罪,就算是神明境界的高手也要被判死罪,一辈子等于白修炼了。”

    "军纪营代表着军法,军法高高在上,谁都不敢触怒。来的这两个高手,怕是那两个罪人的长辈,正好一起抓了处死!”

    人群中,有几个眼界还算不错的人高声叫道。

    有看热闹的,更多的则是震惊。

    就在这时,两人就已经降临到众人头顶。

    身上的真气波动强横无匹,一出现,庞大的神识就笼罩着整个区域。

    神威!

    神明境后期大高手!

    之前喝骂力支跟李青玄的人立刻抵挡不了恐怖的神识压力,卟通跪倒在地。

    但是一瞬间也反应过来,这是劫囚车的节奏,前排的人赶紧往后退去,生怕受到波及。

    神明境的战斗,对普通人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余波扯的稀碎。

    "分头行动,你拖住执法监察,我去救人。"黑衣人控制着声带,压低声音说道,显得很古怪。

    显然是不想让人认出自己的身份。

    "好!"灰衣人应道。

    身形一展,从天而降,冲着最前面的执法监查,凌虚一戳。

    一支巨型的长枪,在空中显化出来,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着,刺向执法监察。

    空气被这支长枪刺破,围绕在长枪周围,形成团团白雾般的气爆。

    天空都像是被一下洞穿。

    长枪如龙,长驱直入。

    "公羊德你身为护城营大统领,知法犯法敢来劫人,别人以为你是粗鲁之人,但是本座却知道你是在藏拙,想不到如今为了区区一个小蝼蚁,自断前程!"执法监察一下认出灰衣人的武功,脸上浮现一抹冷笑。

    那是上任护城营大统领力天明的成名武功。

    [战神决]第三重武功,屠神枪。

    真气显化,屠神灭魔。

    力天明曾经就凭着这把枪,斩杀万千荒兽,成就不世功名。

    力天明早已死了,但是[战神决]却传给了现任护城营大统领公羊德,眼前这人,不会是别人。

    执法监察大手一挥,行进的长枪之前,突然出现一圈圈的真气漩涡,像天上的云彩被撕扯成条,圈圈缠绕,裹住长枪之杆。

    与此同时,人群中飞出三个人,正是一直看押力支跟李青玄的三个手下。

    各自施展拿手武功,往灰衣人攻去。

    轰隆!

    屠神之枪被执法监察施展的手段带歪,擦着他的身体冲进大地,直接把路边的三间房子,炸成齑粉。

    许多人躲闪不及,被碎石砸中,惨叫连连。

    一枪之威强悍如斯。

    “是公羊叔叔,他居然来救我!”力支看到这一幕,心神激荡。

    公羊德居然为了他,不顾法令,强行劫法场,天大的恩。

    那黑衣人又是谁?

    就在力支动念之间,黑衣人也冲到了李青玄的牢笼旁边。

    "敢来劫人,找死!”

    窦欲反应过来,身体在真气的托动下,从马背上滑下,一纵近十米。

    同时手中出现一把长剑,剑身一抖,五道银光暴闪。

    电鸣剑!

    这五道银光,发出滋滋的尖啸声,窦欲与银芒合为一体,周身大亮,速度暴增,直指黑衣人。

    这是他这次征战黎明峡谷得到的奖励,高级武功,短短几天时间就已练至小成,简直可怕。

    甚至就在前几天,窦家一个神明境初期的长老,威胁窦欲,结果死在这电鸣剑之下。

    所以即便是神明境界,窦欲也没放在眼里。

    "乳臭未干的小儿,滚!"黑衣人面对身化电芒的窦欲,根本连看都不看。

    一掌震碎关押李青玄的牢笼。

    然后大手一挥,一道土黄色的真气在空中幻化成一面大旗,迎风招展。

    大旗上布满玄奥的花纹。

    花纹从旗中飞出,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道"字,挡住窦欲的袭杀。

    电芒闪烁的长剑刺在这个"道"字上,发出如金属碰撞的脆响,窦欲的剑势尽数被化解。

    接着,“道”字并不消失,光华一闪,砸在窦欲胸口,把他砸的凌空翻滚二三十米,摔落在地,气血翻腾。

    一招打退窦欲。

    落地的窦欲翻滚几圈了,才稳住身体,眼晴如毒蛇一般,死死盯着黑衣人。

    "黄天道旗的武功!李家老祖,竟敢无视军法来救人,好大的胆子。你敢劫人,护城军必定会踏平你李家!"窦欲吐掉一口血沫,认出黑衣人的身份。

    那击退他的武功,正是李家黄天道旗中的高级武功,只有李家老祖才会。

    李家老祖再怎么隐藏身份,总是暴露出来了。

    "老祖宗!"李青玄同一时间认出来人身份,惊讶至极。

    本来以为整个家族彻底将他抛弃。

    想不到老祖宗竟然为了自己,亲至法场,要是被窦欲抓住机会,李家绝对会被军方针对,夷为平地不是恐吓。

    自己在他心中,居然比家族还重要。

    "不要废话,走!"黑衣人根本不理睬窦欲的威胁,一把从囚车里扯出李青玄,凌空飞腾直冲上天。

    "老祖宗,还有力支,把他也救走!"李青玄在黑衣人手中,全身都不能动弹,急的真气传音大吼。

    "他自有人救,不要你担心。"黑衣人势头不停,在天空连续几个转折,带着李青玄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