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二章 苍炎
    接下来几天,力支在牢房中抛开一切顾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身体上。

    他要变的更强。

    现在还远远不够。

    “我的丹田气海,受老荒兽王恩泽,远比一般的气玄境高手强大的多,真气量甚至可以跟气玄境后期高手一拼,但是控制力却远远不如。遇到像那个杀手一样的气玄境后期高手,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根本拿他没有办法。”力支依着[返真内经]的方式盘地而坐,闭上眼晴静静思考。

    他现在的优势就是身体和真气量。

    但是劣势也很明显,速度不足,对真气的控制力太差,面对同境界甚至高他一个境界的高手还好。

    一旦遇到气玄境后期的人,劣势一下就暴露出来。

    上次那个杀手,如果不是在牢房里,本身空间就狭小,再加上出其不意,根本没有机会翻盘。

    怎么避免这个劣势,力支想破脑袋,都没有办法。

    “可惜你身上有个神宝榜第一的至宝,自己却不能用,否则就算是窦欲,你也不怕。”莫皙阳叹道。

    他现在就是火英之灵,对火英的了解,在力支之上。

    但是他毕竟只是个灵魂体,除了让火英反向旋转,散发气息帮力支修复伤势外,并不能深一步利用。

    “火英!”

    突然间脑海里一道亮光闪过:“苍木神杖可以被火英气息点燃,火焰的威力极大,只能用真气来防御。如果能想办法不利用苍木神杖的特性,直接产生火焰,在战斗的时候,无疑会有巨大优势。”

    如何能让火英气息,不通过苍木神杖就能点燃。

    力支激活空间载器,从里面拿出苍木神杖,在手里静静观察着。

    跟神木空间得到时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苍木神杖材质极为特殊,里面蕴含着强到极点的生之力量,所以遇到火英气息自发燃烧,就跟你激活生命潜能产生巨大力量一个道理。但是你不是苍木神杖,并没有……”莫皙阳的灵魂之力,沉浸到苍木神杖中观察着说道,突然他的话停住了。

    然后带着喜悦的声音传来:“我想到了,真气也是生之力量的一种,要是当作燃料来燃烧,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真气要是能燃烧起来,就不用等到现在了,早在突破气玄境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力支早已经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但是真气并没有这个效果。

    “你从来没试过真气跟火英气息碰撞,当然燃烧不起来,试试看,就跟双重气爆一样的方法。”莫皙阳提醒道。

    力支心里一动,真气立刻爆开。

    正在躺着的李青玄,被力支突然爆发出来的真气波动吓了一跳。

    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下一刻,坐在地上的力支,全身都着起了火焰。

    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差点燎焦了他的头发,吓的他赶紧用真气护体,避免被烧伤。

    还好牢房都是石制的东西,并没有被点燃。

    “成了!”

    力支站了起来,手一伸,一团真气从掌中冲出,瞬间化为火球,砸在牢房的墙上。

    轰隆!

    火球爆散,墙壁上留下一片焦黑的痕迹。

    这并不是力支的真正实力,毕竟是在牢房中,他怕惊动看守的人,只是试试刚刚对火焰的控制。

    李青玄从床上一跃跳起,惊的合不拢嘴:“你能赤手空拳控制火焰?这简直就是神通啊。来来来,让本少爷试试威力如何!”

    “不是神通,神通境高手控制的是天地力量,我只是用真气制造出来的而已,本质上有很大的差距。不过已经够了,如果再遇到几天前那样的杀手,我也有把握正面把他轰杀。”力支很满意地收回手掌,身上的火焰随着他的声音摆动。

    在他的身体外,慢慢具现成为一尊铠甲的形状。

    是[战神决]第一重的战神附体在体内形成的真气铠甲,放到外面燃烧之后,就像一尊浴火战神。

    真气所及,火焰就能立刻产生。

    不过真气与火英气息对撞燃烧,极其耗费,他丹田气海内的真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减。

    看这个速度,大概只能持续十分钟左右。

    不过十分钟已经能做很多事了。

    李青玄既然想试试,力支也没有拒绝,手一指,一团火焰在李青玄的头顶凭空产生。

    卟哧!

    砸在李青玄的护体真气上,火焰像漏气的皮球一样炸开,但是并没有熄灭,而是顺着李青玄的真气,燃烧起来。

    “我勒个邪气!快点把它弄灭,它居然在吞噬本少爷的真气!”李青玄上蹿下跳,怪叫连连。

    他一接触到火焰,立刻就感觉到真气像水一样泄出,被火焰同化燃烧。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真气是可以防止火焰的。

    但是力支使用的这种手段,却无视真气防护,直接吞噬燃烧,根本防不住。

    唰唰唰!

    突然间,力支身上的火焰铠甲一收,身体化做火光,绕着李青玄不断旋转,李青玄体表燃烧的火焰突然间消失了。

    力支的速度快的不像话,落在李青玄的眼中,居然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邪气!你不是一直力大无穷,但是速度慢么,怎么突然间变的比本少爷还快。”李青玄刚被类似神通的火焰震慑,紧接着又被力支突然展现出来的速度给吓到了。

    就算是他到了气玄境中期,掌握了御气之能,速度提升了至少一倍,都跟不上力支现在的速度。

    电光火石。

    用来形容此刻的力支,再合适不过。

    呼!

    力支身上的火焰,全部消失,身体停在李青玄面前,脸上出现一抹疲惫之色。

    “这种手段,是我刚刚新创的,不过对真气的损耗极大,撑不了多久。”力支苦笑着坐倒在地,盘起双腿。

    刚才那一连串的残影,就是体内火英气息引爆真气后产生的作用。

    但是瞬间就把足以支撑他燃烧十分钟的真气,完全耗尽。

    幸亏他有[返真内经]帮助回复真气,真气回复速度,远超常人。

    不过这个手段,倒是可以作为保命时使用,瞬间把速度提升到极点,唯快不破,再加上他的力量,无坚不摧。

    “本少……我以前看过一篇关于北方先民古界的记载,说那里的先贤们,就会像你一样使用类似神通的手段。他们好像叫做道术,对了……李家的黄天道旗,据说就是传自北方先民古界的一位大能,能够聚齐天地灵气为道阵,让修炼的速度增加几倍,可惜现在看样子是没有机会借给你用了。”李青玄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地黯然起来。

    他现在已经不是李家的大少爷,被逐出家族,从此断绝任何关系。

    “并不可惜,黄天道旗对我来说作用并不大。至于你失去的,只要我们不死,终有机会重来,李家会为了抛弃你而后悔。”力支安慰道。

    李青玄是受他连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这件事情,终是因为他而起。

    “你不用安慰我,对我来说,这样其实更自由一点,没有人再整天拿家族来压我,想怎么玩怎么玩。”李青玄脸上的黯然收了起来,嘿嘿笑着,没心没肺。

    力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而是开始恢复耗空的真气。

    “看来这个世界的修炼方式,并不是单一的,东方莽原以身体跟真气为主,李青玄说的什么北方先民古界却是道术,说不定中央泽州、南方无尽火洋和西方十万岭还有其他的修炼方法。这么看来,修炼一途不必拘泥于一种方式,战斗的时候只要想得到的,统统都要用上。”力支一边恢复着真气,一边在心里说道。

    他对东方莽原以外的世界,了解极少。

    只是听说过一些名字而已,突然间听李青玄说到北方先民古界,居然有“道术”这种手段,不由心生好奇。

    但是他没有在这个时候追问,因为时间紧迫,他现在展现出来的手段并不熟练,还要多加练习。

    执法监察老奸巨猾,力支可不想自己被他控制,变成傀儡般的存在。

    “不用管那么多,只要能打赢的就是好手段,你的火跟普通火不一样,能把别人的真气点着,我给你起个名,神火功怎么样?”莫皙阳贼笑着,似乎很满意自己起的名。

    力支实在无力吐槽。

    “太难听,跟邪教一样!火焰是因为苍木神杖而起,火英气息和真气为源,你起的名字太土了,就叫[苍炎]吧。”力支否定了莫皙阳的馊主意。

    莫皙阳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好名来替代,只能由力支叫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力支不断地熟悉苍炎,同时锻炼对真气的控制。

    气玄境中期,有个标志性的能力,就是对真气的御使,不再局限于体内,可以托着身体在空中滑翔。

    这就是对真气的控制。

    力支空有强大的真气和身体,但是在控制力上,却弱的很。

    ......

    五天时间,一晃即过。

    力支跟李青玄的行刑之期到来。

    执法监察亲自押行,力支跟李青玄两人,被装在铁铸的牢车里面,从军纪营一路出来,路边已经站满了闻讯而来的右旗百姓。

    窦欲迎面而来,骑着一匹健壮战马,身着铠甲,走到牢车前。

    冷笑着盯着力支,放声说道:“本都统今天特地来为你送行,你不是跟荒兽王手下四将之一的凤王是过命之交么,本都统倒要看看,你这个过命之交敢不敢来救你!”他在这一刻,还不忘栽赃。

    故意大声说出来,就是为了激发围观百姓的怒火,这些人世代受荒兽袭击,对荒兽恨之入骨。

    听到窦欲的话,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没种的小人,背叛人类,老子一家全部被荒兽所杀,老子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喝你的血!”

    “荒兽的走狗,人类的耻辱,力神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这样的儿子,可想而知力天明生前也一定跟荒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我们要看着你狗头落地,然后把力天明的坟挖出来,他不配葬在陵园。”

    “李青玄这样的败类,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的感情,老子喜欢的女人整日为他伤心,早就该死。”

    ……

    一时间,人群中几个怒吼声爆发出来,煽动着围观百姓。

    窦欲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

    前几天执法监察安排的杀手,被力支反杀之后,他曾想亲自进去杀掉力支,但是却被执法监察以法令为名阻拦了。

    好不容易忍耐几天,等到行刑之日,安排这些人的目的,就是要摧毁力支的自尊,让他死不瞑目。

    囚车中里力支,拳头上青筋毕露,眼冒血光。

    他万万没想到,窦欲竟然无耻到如此地步,不但害他,就连他父亲的名誉都要摧毁,不可饶恕,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