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一章 一线生机
    看着妲灵手里熟悉的匕首,力支的心里,再也无法保持原先的冷漠。

    这把匕首,在他与妲灵手里辗转反复,本以为已经丢失,却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代表着什么?

    她到底想干嘛?

    力支心里,一瞬间升起了好几个念头,看着妲灵,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不用这么看我,在你心里,我是个抛弃你的可恶女人。”妲灵并没有把匕首给力支,而是手腕一翻,藏回袖内,然后用真气传声说道:“你们处斩之时,我必到场,这里说话不便,只希望你不要自弃,像这三年来一样,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不许放弃。”

    妲灵在来的路上,准备了很多解释的话。

    但是当她看到力支的眼神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并不是不想说,而是觉得说了没有任何意义,只能让力支在这绝望的压迫中,更加苦恼。

    既然如此,说不如做。

    就算这三年来布的局没有成熟又如何,已经逝去一个至亲之人,上次又亲眼看着力支被派去黎明峡谷送死。

    直到传回力支的死讯时,她才明白,谋划的再多,都不如眼前的人重要。

    这一次,她不想力支死。

    只要有一丝机会,宁愿放弃大局,也要竭尽全力。

    真气传音,是不会被外面守着的三个人听见的,说完这些话后,她不等力支开口,又开口说道:“我来只是告诉你,得罪窦家,你必死无疑,我已是窦欲未婚妻,今天代表窦家来给你看这把匕首,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你永远都只是一个蝼蚁,在他们掌握之中,永无出头之日。

    这些话,她故意说的很大声,就是要让外面的人听到。

    力支并不笨,听妲灵先是说话,然后真气传音说着完全不同的话后,再次出声说出那些恶毒的话,立刻反应过来。

    莫皙阳说的对,妲灵对他的感情,并没有像表面上那样完全抛弃。

    虽然不知道妲灵的意图,但是情绪这东西骗不了人。

    妲灵说的不错,只要有一线生机,绝不能放弃。

    死也要死得其所,而不是被人扣上黑锅,不明不白地冤死。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这样的女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力支也把故意把声音放大。

    但是说这话的时候,他即便知道自己是配合,心里也不由一痛。

    他这话,半真半假。

    如果妲灵对他还有意,他突然间就不想妲灵掺和到自己的事情中来,那样只会让窦欲更加不择手段,甚至要对付妲灵。

    还好力支早就学会了隐忍,心里虽痛,但是却能扛得住。

    “好!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妲灵往他手里飞快塞了一样东西,然后起身,一边表现出发怒的样子,一边打开门离开。

    那是一块留影玉。

    只有军中将领才有资格持有的东西,妲灵把自己的留影玉留给了力支。

    咣!

    力支把留影玉紧紧捏在手里,听着牢房门关闭的声音,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李青玄看的莫名其妙,妲灵真气传音的话他听不到,只知道两人开始情绪暧昧,然后突然又开始翻脸。

    见力支闭上眼晴,他也识趣的没有打扰。

    力支此刻,心里翻江倒海。

    刚才那简短的对话,无一不透露着妲灵对他的关怀,验证了莫皙阳在力神府中的猜测。

    她到底是为什么对自己这样?难道只是因为汤炎死后,她无依无靠么?

    力支想不通,也想不透,女人的心思,太难猜了。

    “我看没这么简单,妲灵要是为了自己,干嘛要给窦欲当未婚妻啊,右旗城高手多的是,那些神明境的高手,岂不是更好的选择。以她的资质和美貌,不知道有多少神明境高手垂涎,求之不得呢。”莫皙阳洞悉了力支的想法,表示不对:“她应该有苦衷,而且有天大的苦衷,刚才跟你说话的时候,情绪波动的厉害,瞒不了我。”

    “到底是什么苦衷!让一个人如此违背内心?”力支有些激动。

    没法不激动,妲灵是他青梅竹马,从小在一块长大,甚至说是爱情萌芽都不为过。

    以前一直以为她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抛弃了自己。

    心里憋着一口气,就等实力强大之后,在她面前展示,赢回自尊。

    但是现在发现,事实跟表面又不一样了。

    这种落差,让力支有些难解和期待。

    “该知道的时候,相信她会说的,到这个地步都不跟你讲,说明她准备去做了。做一些让你求得生机的事情,说不定…你跟李青玄行刑那天,她要来劫法场!”莫皙阳猜测道。

    “不行,绝不能让她来,右旗城隐藏的高手无数,以她的实力只能送死。”力支断然说道。

    “没有用的,你阻止不了她,你现在连自己的命都主宰不了,何况是妲灵的意志。”莫皙阳有些黯然。

    虽然跟力支经历过多次生死危难,甚至绝望。

    但是都跟此刻不同,现在是真的看不到一线生机了。

    “我必须要想办法,我还有四年左右的命,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死不要紧。但是李青玄和妲灵却不能因我而死,更不能让思思再次承受痛苦。老莫,你还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短时间内变强么,到行刑那天,我要放手一搏,挡我者死!”力支的求生意志,在这一刻,燃烧的无比炽烈。

    他没有死的资格,无论如何,要活下去。

    没有生机,他就创造生机,曾经在父亲遗体前发过的誓,绝不能半途而废。

    “有!”莫皙阳很肯定地答道:“行刑那天,我会燃烧所有的灵魂之力,助你全力催动火英,到时候你放手一搏,什么都不要顾忌。”

    “燃烧之后,那你呢?”力支一怔。

    其实他不用问,都知道莫皙阳会是什么下场。

    魂飞魄散,永远消失。

    “你还记得在炼狱空间说过的话吧,你说我们两个必须要有一个活着,那时候你选择了让我活着,这次该我选了。”莫皙阳笑了,笑的很畅快,斩钉截铁。

    “老莫…”

    力支刚想反驳,就被莫皙阳打断声音:“你控制不了我,我有自己的决定,多说无益,你活着才能为我报仇,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莫皙阳从未这么坚定过。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孩子,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甚至在炼狱空间那种绝境中,都没有。

    但是现在他做了,顺理成章地做了,甚至要问他原因,他都说不上来。

    只觉得必须这么做,他已经抱憾一世,不想再在这一生抱憾终生。

    咣!

    就在这时,牢房的大门,再一次打开。

    是执法监察。

    他背着手,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听说刚才妲灵副都统来过,她来干什么?”

    显然,他的手下,已经把刚才的事情跟他汇报过。

    “哼,她无非就是想落井下石,看我陷入绝境的样子,这个女人曾经抛弃过我,又是窦欲的未婚妻,我恨她入骨!”力支装作咬牙切齿的样子,恶狠狠说道。

    他并不是纯粹在装,力支知道,执法监查是神明境高手,有神识探查之能,只要他情绪有点波动,立刻就会被看出来。

    他这些话,是把心里以前对妲灵积累的怨气,完全发泄出来。

    甚至在说的时候,他自己心里都感觉一阵畅快。

    “哦?只是这样?”执法监察死死盯着力支,想从他身上找出破绽,但是却找不到任何撒谎的痕迹。

    “你来不会只为了妲灵见我这事吧?”力支不想跟他多说。

    他正被莫皙阳的决定,扰乱了情绪,没有心情跟执法监察多扯。

    “当然不是,本座是想来问你,火英的所在画出来没有,本座可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五天后,你就要问斩了!”执法监察冷笑着,眼中贪婪之光大盛。

    “五天!本少爷只有五天好活了…这感觉比当初快要被雷音蟒干掉,还恶心。”李青玄从床上跃起,面对这判决,深深吸了一口气。

    五天对于一生来说,太短了,转瞬即过。

    力支又何尝不是,知道自己的死期,其实是最痛苦的,一般人时时刻刻都要纠结忧郁,甚至比直接被杀死还要痛苦。

    “我如果死,火英你也得不到,就算我把图画出来,没有我带路,你们根本进不了那个空间。如果想要得到火英,赦免我跟李青玄的罪!”力支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求生。

    眼下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执法监察对火英的事情如此上心,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你在威胁我?”执法监察脸色猛地冷了下来。

    眼前这个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敢跟他讲条件。

    “你想错了,不是威胁,是合作。”

    力支毫不退缩,接着说道:“我不死,你得火英,我死了你什么都没有!”

    执法监察眼神闪烁,如果是在平时,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直接就是死罪。

    但是力支的话,他又不能不考虑。

    火英!

    神宝榜第一的宝物。

    要知道神宝榜可是巴图尔蓬泽亲自弄出来的榜单,火英这样东西能排名第一,可见巴图尔对其重视程度。

    他知道蓬泽的可怕。

    连这样的人都如此在乎火英,怎么可能不重要。

    如果有了火英,他甚至有机会突破被困几十年的境界,这个诱惑是致命的。

    所以力支还真不能死。

    但是如果光明正大翻案,不但在蓬泽巴图尔那里交不了差,更会得罪窦家。

    “本座言出如山,不可能出尔反尔,而且你的罪名巴图尔已经知道,如果撤销你的罪名连本座都要受到连累。”执法监察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不过,你想要活命,并非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李青玄听到有戏,脸上一喜。

    “偷梁换柱!”

    执法监察冷笑着说道:“放心,只要你们听话,本座自不会让你们死,不过若是你们不能帮本座找到火英,会生不如死!”

    说完,执法监察甩手走出牢房。

    力支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在这绝境之中,终于还是有一丝生机。

    至少先活下来,至于带执法监察去找火英的事,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看来我老莫暂时不用燃烧灵魂了,不过执法监察是个老奸巨滑的狐狸,他要是知道你在骗他,恐怕下场比现在还惨。”莫皙阳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但是同时又很担心。

    力支用的毕竟是权宜之计,拖不了多长时间。

    执法监察就算把他们偷梁换柱处斩的时候救下来,立刻也会逼他们再去古战场。

    找不到火英,还是要死。

    “时间!我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要有足够的时间,我就有信心变强!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能掌握自己命运,保护思思。”力支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没有时间给他长嘘短叹。

    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修炼!

    就算是在牢房,也不能停止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