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八十章 互相伤害
    妲灵从守备殿中出来时,脸色铁青。

    她恨蓬泽,当别人都恭恭敬敬称蓬泽巴图尔时,她都直呼其名。

    不止如此。

    父亲当年死在古战场时,曾经传回过一丝神识,虽然不是太清楚,但是目标直指蓬泽。

    妲灵为此,曾不顾死活找到蓬泽对质。

    当时本以为自己必死,却没有想到,蓬泽非但没杀她,还破格将她提拔为先锋营副都统一职。

    要知道两大营的军职,都要是积累战功才能上位,一个参将已经让人望尘莫及,可能要奋斗一辈子才能当上。

    何况是都统。

    妲灵十六岁当副都统,没有任何战功,曾遭受不少非议。

    但是这些非议的声音,都被强制压了下去。

    有这样能力的人现在只有一个,就是蓬泽。

    所以妲灵很不理解,为何蓬泽不杀自己,反而对她犹为照顾。

    想不通。

    妲灵就选择了不想,无论蓬泽对她怎么样,杀父之仇不可不报,为此她甚至斩断情丝,不想把力支牵扯进来。

    但是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她意料之外,力支沉寂三年,异军突起,再次闯进她的生活之中,避都避不开。

    眼下他有难,妲灵怎能见死不救,宁愿面对日夜想杀的大仇,去求他,只为让力支不死。

    但是这一次。

    蓬泽并没有答应,直接了当拒绝了,没有给妲灵丝毫余地。

    也是。

    蓬泽如果是杀父亲跟力天明的凶手,又怎么会给力天明儿子成长的机会,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妲灵心里自责。

    失魂落魄地往先锋营大营走去,但是没走几步,突然掉转身体,往关押力支的军纪营牢房冲去。

    她决定,哪怕就是三年来布的局都白废,都要见力支最后一面。

    不能让他带着对自己的怨恨离开。

    守备殿,巴图尔住所。

    妲灵离开之后,初三身影一闪,出现在蓬泽面前,站立不动。

    “你有事?”蓬泽眉毛轻轻挑起问道。

    “属下有一件事,不知问不当问。”初三面露为难之色,欲言又止。

    “说!”

    “尊上为何不直接除掉妲灵,留着她始终是个祸害,说不定会对尊上的大计有所妨碍。”初三隐在暗处,看得清妲灵跟蓬泽之间的交集,忍不住心中好奇。

    “我的事情,你不要多管,不要问原因。非但你不能伤她,若有人想要动她,你要保护她。”蓬泽脸色一沉,不容质疑地说道。

    “是!另外属下还有一事禀报,在古战场腹地中,属下曾与力天明的儿子相遇一次,当时那小子告诉属下,他背后有那位大人物护着,属下以为那小子吹牛,所以引凤王的烈火焚烧他,没想到他居然还是活着回来了。”初三挑了几个简单的点,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可不敢告诉蓬泽,自己想要抢力支的东西,却被吓跑。

    这个脸他丢不起。

    “是她?”

    蓬泽的眉毛,罕见地凝了起来:“你说当时力支不过劲极境界,能到古战场腹地,如果不是她的护佑,不可能这么走运。当时她出访右旗城,居然连我的宴请都推了,为了见力支一面,实在反常。”

    “大哥他们在古战场失踪,至今没有音讯,恐怕跟她也有关系。”初三添油加醋说道。

    “此事应该与她无关,以她的修为,不屑于杀太一他们。不过这个力支,倒是让我有点惊喜。”蓬泽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尊上,那小子古怪的很,是个祸害,只要尊上一声令下,我亲自跑一趟,把他除掉!”初三眼中闪着阴毒。

    力支当初让他没面子,要不是顾忌那位大人物,当时就把他挫骨扬灰,剥皮抽筋。

    现在回到右旗城,力支又犯了大罪,杀他就顺理成章了,就算那位大人物亲自到来,他也有说辞。

    “这件事不用你办,我派你去办另外一件事。”蓬泽轻轻摇头,脸上露出一种大局在握的笑容,莫测高深。

    ……

    城西窦家。

    练功密室内。

    窦家老祖拄着拐杖,脸色铁青,瞪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窦欲。

    神识早已笼罩着整个密室,如山般的压迫,全部压在窦欲身上,他咬牙苦撑。

    “你好大的胆子!我派长老帮你肃清玄榜天阶前三个人,你却在事成之后,把他给杀了,那是你的族人,你怎么敢如此肆意枉为?”窦家老祖气极,握着拐杖的手,微微发抖。

    杀害族中长老,那是犯了窦家的必死之罪,家法第一条就是同族不可自相残杀,这是保证家族昌兴的根本。

    他刚刚得知此事时,差点气的想要一拐杖打死窦欲。

    不过理智让他压抑住怒火。

    窦欲是窦家年青一代的翘楚,天资过人,野心很大,能为窦家壮大做出大贡献。

    除了他,年青一代真找不出第二人能做到。

    所以即便气极,也没有直接动手镇压。

    “老祖宗,欲儿自认做的没错,成大事者六亲不认,老祖宗难道为了一个没有前途的长老,要杀欲儿吗?”窦欲的声音,从牙缝里面透出,阴冷残暴。

    窦欲没有丝毫被老祖宗言语吓到的表现,除了抵抗神识压迫外,一点都不服软。

    他知道老祖宗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因为老祖宗能看得到自己,格局非常人能及,窦家想要称霸整个右旗城,唯一的希望就在他身上。

    不过老祖宗的格局还不够。

    只知道护家族,却做不到放眼更宽,窦欲心里冷笑,一亩三分地怎么容得下他窦欲的雄心壮志。

    “你为何非杀他不可?”窦家老祖似乎被窦欲的话戳中软肋,语气没有之前那么愤怒。连带着压在窦欲身上的神识威压,也减弱了不少。

    “只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他动了歪心思,不杀将来是祸患。”窦欲仰着头,直视窦家老祖:“老祖宗你从小教我,要为家族着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若窦家势大引人不满呢?若是将来,窦家由我作主,绝不会只在家族之中争势。”

    “你!野心太大,未必是件好事。”窦家老祖语塞,看着窦欲半响,只能悠悠叹道:“蓬泽乃是有大格局的人,你在他眼皮底下做事,有些事情是你想象不到的,杀人事小,但是若引起蓬泽的不满,甚至会迁连到整个窦家。”

    “巴图尔又如何,我的目标也是巴图尔,不但是右旗城的巴图尔,还是整个东方莽原的最强巴图尔,只要给我时间,蓬泽又有何惧。”窦欲眼中闪动着阴狠的精光,说话的样子,蔑视一切。

    看的窦家老祖直摇头,知道自己再说下去已经是无益,撤了神识笼罩,让窦欲离开修炼密室。

    ……

    军纪营密牢。

    力支坐在牢中,静静打坐,李青玄百无聊赖,踱来踱去。

    守在门外那三个气玄境后期的高手,一刻也不离开,任他谩骂也好,激将也好,一句话也没有。

    完全不给他跟力支任何机会。

    逃跑是彻底没戏了,李青玄也不知道是不是踱步踱累了,往床上一躺,把眼闭了起来。

    “我不能等死,哪怕就算是绝境,没有任何生机,也不能坐以待毙!”打坐中的力支,其实并不像李青玄想的那么静,他在想办法,想尽一切办法。

    他求生的心,从未有一刻熄灭过。

    “办法都想尽了,没有一样靠谱,早知道现在,你还不如直接去燕离城算了,真的叛城反而还不会像现在这样。”莫皙阳也是心力交瘁,后悔不已。

    “只要思思一日在右旗城,我哪都不去,而且无论如何,我要活着等思思从灵曜宝鉴中出来。能拖就拖,我说的火英,明显让那个监察感兴趣,只要抓住这一点,就还有生机。”力支想的更多不是后悔,而是力思。

    为了力思,他要尽量一切可能活着。

    只要有用的东西,哪怕再珍贵,只要能活着,他都愿意。

    火英只是他的借口,并不是真的要往外拿。

    咣咣咣!

    牢房入口处,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

    “谁?”

    守在牢房门口的人传来喝声:“大人吩咐,任何人不得接近此处,门口守卫竟敢违抗命令放你进来!”

    “我有巴图尔手谕,闪开!”妲灵的声音传来。

    闭着眼晴的力支,心里一抖,睁开眼晴。

    他没听错,是妲灵的声音。

    她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要落井下石?

    又或是窦家见我没死,派她来亲自杀我?

    一瞬间,力支心里升起数个疑问,竟然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巴图尔手谕?你去禀报大人,我们两个在这看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其中一人低声说道。

    力支耳力强悍,所以能够听到。

    很快,牢房大门便响起开锁的声音,妲灵一身黑衣,跨了过来。

    力支在这一刻,重新闭上眼晴,假装不知道。

    李青玄侧翻着身,用手拄着头好奇地看着妲灵:“哟,这不是妲副都统么,为了看我居然亲自来这种地方,本少爷…我李青玄好荣幸啊。”

    他不知道妲灵跟力支之间的牵扯,而且在新兵招募时,妲灵还让他对力支动手,似乎不想让力支加入,他想的简单,以为妲灵肯定不会是来看力支。

    “李青玄,安静躺着,再乱说话,我戳瞎你眼晴,转过去!”妲灵把斗篷揭下,露出冷清秀丽的脸庞,对李青玄瞪了一眼。

    这一眼,瞪的李大少尴尬症差点犯了,弄不清什么状况,但是他已经知道,妲灵肯定不是来看自己了,只能悻悻转过身去。

    妲灵跟一般女人不同,话少但是情绪很重,就算李青玄这样混惯了青楼的大少爷,此时也不敢违背她的话,不敢偷看。

    这个牢房除了他就是力支,妲灵居然是来找力支的,有点让他意外。

    好奇心趋使着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力支,我知道你听得见我们说话。”妲灵走到力支身边,轻轻蹲下来,面对着面,斗篷罩地。

    力支知道自己躲不开,只能睁开眼晴,入目的是妲灵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说实话,他并不想在这个地方见到妲灵。

    现在的他,比前三年在力神府还要落魄,必死大罪加身,他有他的尊严,或许说不上尊严,是那点自尊心吧。

    但是他又逃避不了,只能面对。

    掩饰住内心的纠结,力支冷冷说道:“你来是看我笑话吗。”

    “你…”妲灵气结,不知如何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