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七十九章 仇人恩人
    右旗城这几日酒楼茶馆之间,几乎被巴图尔颁布的各大榜单包圆了所有话题。

    无论到哪,都能听到关于榜单的议论。

    但是今天,又有一件事情,轰动了全城,甚至热度直超榜单,在街坊间传播着。

    “听说没有,前护城军大统领力天明的独子,居然私通荒兽,叛城潜逃,简直丢他爹的脸。”

    “听说不止是他,还有李家的大少爷李青玄,差点连累到家族,要不是李家的人及时把李青玄逐出家族,这会恐怕已经被军队夷为平地喽。”

    “你的信息已经过时啦,我表哥就在军纪营当差,昨天夜里回来说力支跟李青玄在牢中杀人,打算逃跑,但是被执法监察亲自抓了回来,这可是机密,你们别外传哈。”

    “这两个胆子好大,在大牢里面都敢杀人,这么大的罪,不知道什么时候问斩,到时候有好戏看喽。”

    ……

    一时间,满城传的沸沸扬扬,幸灾乐祸人居多,在这种实力为王的环境下,心中潜藏的暴戾,倒是通过谈论他人生死,被激发出来。

    酒楼一角,一个披着黑色斗蓬的女子,毫不言语,只是听这些人在谈论的时候,轻轻站了起来。

    是妲灵。

    被斗蓬掩盖着的脸上,出现焦急之色。

    匆匆走出酒楼,往公羊府方向走去。

    公羊府大堂。

    公羊德面前的桌子,变成了一堆木渣瘫倒在地,两道浓眉倒竖,身上气息逼人。

    显然刚刚发过火。

    公羊慧站在他身边,面带焦急说道:“爹,力支哥哥身陷大牢,时刻都有生命危险,你倒是想想办法啊。”

    “你老子该想的办法,都已经想过了,但是这次罪名太大啊,私通荒兽就算是你老子我犯了这事,也要剥职问斩!”公羊德无可奈何地叹道。

    他昨天跑遍了同僚,得到的回复就一个,没有办法。

    就差没去直接找蓬泽巴图尔了。

    “难道我们眼睁睁看着力支哥哥去死吗?人是从我们公羊府被抓走的,思思如果从灵曜宝鉴里出来,知道此事绝对不会原谅我们。”公羊慧知道父亲说的是事实,都快哭出来了。

    “大不了,老子再干一回蒙面救人的事,劫法场。只是那样的话,东方莽原将再没有力支容身之处,护城军高手会亲自出动追杀他,也是死路一条。”公羊德脸色发狠,但是很快又知道自己这套行不通。

    他不可能时时护着力支,一旦神明境高手出动,以力支的修为,躲到天涯海角也是个死,而且还终身坐实他私通荒兽的罪名。

    这是下下策。

    “老爷,外面有人求见。”这时,管家大步走进大厅,低声说道。

    “谁?”公羊德正在郁闷的时候,声音很大。

    “是一位姑娘,说为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见老爷。”管家小心翼翼地,不敢触怒正在气头上的公羊德。

    “让她进来。”公羊德一愣。

    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有力支被抓这一件,一个女孩子怎么会为了力支的事情来找他。

    虽然很不想见,但是跟力支有关,不见不行。

    很快,管家带着一个披着黑色半篷的人走了进来,赫然就是在酒楼里离开的妲灵。

    进了大堂,等管家离开之后,妲灵取下斗篷:“公羊叔叔,慧儿妹妹,别来无恙。”

    “是妲灵姐姐。”公羊慧一眼认出来。

    “妲灵?真是稀客,怎么也没想到,是你来找我。”公羊德十分意外。

    汤炎的养女,曾经的右旗双绝之一,现任先锋营副都统,据说还是窦欲的未婚妻。

    传闻她与力支早就翻脸,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为了力支来找自己。

    “麻烦叔叔用神识封锁一下,有些话不方便外传。”妲灵平时冷清的脸色,此时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焦急,跟公羊德一样焦急。

    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公羊德神识铺散出来,把大堂整个隔绝,让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里面的动静也不会有人看到。

    “我这次来,是为了力支。”妲灵开门见山说道:“力支被窦欲冠以大罪,此刻身陷大牢,时刻都有丧命的危险。求公羊大人,务必救他一命。”

    说完,妲灵单膝跪倒在地。

    “起来说话,力支本就是我侄儿,救他的事情,是我的责任。不过我奇怪的是,外传你已经跟窦欲订好婚约,成年之时就嫁给他,又与力支翻脸,为何现在又这样?”公羊德手一挥托起妲灵,直接了当问道。

    说实话,他对妲灵没有好感,毕竟害力支的人就是窦欲,妲灵的未婚夫。

    但是妲灵现在这样,又让他迷惑了。

    “我是与窦欲订了婚约不假,但是我并没有准备嫁给他,这一切,都是权宜之计,与力支翻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公羊叔叔应该能理解吧,就像你三年未踏入力神府一样,我们都有苦衷。”妲灵反问道。

    她这一问,倒是让公羊德愣住了。

    不错,力天明死后,他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再去过力神府,何尝不是因为顾忌。

    现在右旗城护城军已非以前,局势微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大祸加身,就连他都要时刻小心翼翼。

    但是他并没有忘记力支,时时刻刻都在背后关注,否则也不可能在力支比武的时候,及时出手,蒙面救人。

    妲灵这么一说,他立刻明白了,妲灵应该是跟自己一样,都在暗中观察着力支。

    有些事,不用说透,大家点到即止。

    既然妲灵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公羊德自然不会再追根究底。

    “原来妲灵姐姐还爱着力支哥哥,要是力支哥哥知道,肯定会高兴死的。”公羊慧作出恍然大悟状。

    妲灵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并没有接话。

    然后看着公羊德,想得到他的答复。

    “昨天晚上,已经在有杀手潜入大牢,欲杀力支,不过被他侥幸反杀。我听到消息去探望,都不让我接近,军纪营这帮瘪孙,要不是力支,老子当时就劈了那几个鸟人。”公羊德愤愤不平,仅仅一晚,就发生这样的事,还好力支没死,要不然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肯定是窦家做的好事!”妲灵先是一惊,听到力支无恙,才松了口气。

    “不瞒你说,我已经想尽了办法,没有人愿意因为力支得罪窦家,而且你应该知道,窦家早已经护城劳中发展了庞大势力,盘根错节,这件事情….唉!”公羊德颓废地叹了口气。

    力支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相当大。

    真正到办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整个护城军,已经都变质了。

    “连你都无能为力。”妲灵无比失落,突然她抬起头,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蓬泽呢,你有没有找过蓬泽?”

    “对啊爹爹,巴图尔是最有权利的人,只要他开口大赦,力支哥哥一定不会死的。”公羊慧眼晴一亮跟着说道。

    “不可能。”公羊德摇头否定:“天明老哥在世时,蓬泽与他就是针锋相对,如三年前不是蓬泽率领军队先回到右旗城,天明老哥的死,我都要怀疑他。他怎么可能会赦免力支,况且我跟蓬泽关系一向不好,他时时刻刻都想拿掉我这个护城营大统领的位子,绝对不会帮我!”

    妲灵听到公羊德说这些话的时候,嘴巴张了张,但是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妲灵皱着眉毛问道。

    公羊德无力地摇着头。

    “公羊府我不能久留,免得引起窦家猜疑,既然公羊叔叔也帮不了,我先回大营。”妲灵沉默了一会,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好,慧儿送妲灵出去。”公羊德挥手撤消了笼罩着大堂的神识,看着公羊慧把妲灵送出大门,然后独自在大堂中踱步,越踱越快。

    离开公羊府后,妲灵重新用斗篷罩住脸,并没有向城外先锋营大营方向走去,而是加快了脚步,走向巴图尔所在的城东守备殿方向。

    守备殿,巴图尔居所。

    蓬泽坐在椅子上,大马金刀。

    他面前半跪着一个人,正在跟他禀报,此人就是在古战场中,与力支交过面的初三。

    “尊上,幽魂传来消息,窦欲一夜之间斩杀玄榜天阶前三人成为第一,是因为窦家一个神明境初期的长老出面,杀掉了前三个人所致。”初三对蓬泽说话时,语气恭敬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哦?”蓬泽轻哦了一声:“假以他人之手,登上玄榜天阶,以窦欲的性格想必不会这么做,应该是窦家主事的想法。不过这也没什么,榜单原本就是为了让人争的。”

    “尊上,就在昨夜,那个帮窦欲杀人的窦家长老,被人杀死。幽魂说八成是窦欲所为,似乎是因为那长老想要威胁窦欲,激怒了他。”初三接着说道。

    这句话,让蓬泽稍稍有些动容:“气玄境后期,能杀死神明境初期的人,不简单,连自己家族的人都杀,有意思。”

    不简单,有意思。

    蓬泽连下两个评语,但是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连极为熟悉的初三,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依属下看,此人野心极大,天生反骨,这样的人如果让他成长起来,恐会给尊上添麻烦,不如让属下去除掉他。”初三揣测着蓬泽的意思,低声说道。

    “区区一颗棋子而已,任他自生自来,不用理会。”蓬泽面露微笑,像是对初三的话,毫不放在心上。

    “是!”初三没有任何疑问,干脆应道。

    “报!巴图尔,门外妲灵副都统求见。”就在这时,一个守殿士兵,在门口禀报道。

    “尊上,属下先行隐退。”初三站了起来告退。

    身体一闪已经消失。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门被打开,妲灵径直走了进来,见到蓬泽,面无表情,既不下跪,也不出声。

    蓬泽手轻轻一挥,门自动合上。

    脸上带着笑意说道:“妲灵副都统真是稀客,我还以为你永生不会再踏入守备殿,为何此刻又出现在我面前呢?”

    见蓬泽开口,妲灵藏在斗篷下的手,紧紧攥着,用力太大,都有些发白。

    “蓬泽,你不用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你害死我父亲,篡夺巴图尔之位的仇,此生定会跟你报。”妲灵语如寒冰,透着极强的杀意。

    “想要报仇可以,虽然你现在的修为进境已经堪称神速,但是说这话还是早了点。你不会是专门到这里,利用我来刺激自己修炼吧?”蓬泽脸上的笑意不减,像是在跟朋友唠家常一样,对妲灵的杀意视而不见。

    如果有别人在这里,听到这样的话,恐怕会以为自己幻听。

    妲灵的父亲,就是前任巴图尔汤炎,传言跟力天明一起,战死在古战场中,没想到在妲灵口中,居然是蓬泽巴图尔所杀。

    最奇怪的是,蓬泽明知道妲灵知道自己杀了她的父亲要报仇,却丝毫没有任何担心,反而对她的态度像朋友一样。

    这一幕,任谁都想像不到。

    “哼!如果不是因为力支,我死也不愿看到你这张虚伪的脸!”妲灵的手攥的更紧,但是提到力支时,身上的冰寒之气有所缓解。

    “力支?是力天明的儿子吧,你们两从小被人看做青梅竹马,关系很好。不过你现在已经是窦欲的未婚妻了吧?。”蓬泽的表情充满着戏谑。

    “是又如何!这不正是你所希望的么。”妲灵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声音已经不再那么冰寒,带着一丝愤怒。

    “呵呵,原以为你就算死也不会来找我,看来这个力支对你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说吧求我什么?”蓬泽轻笑着,只一句话,就把妲灵刚刚升起的愤怒扑灭。

    “我要你赦免他的罪,私通荒兽之罪。”妲灵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知道,自己再恨蓬泽,都不能失去救力支的机会。

    面前这个人,她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但是为了力支,她忍了,并且还低三下四的来求他,既然已经做了个决定,就不能因为一时的情绪白废了。

    “做不到。”蓬泽淡然答道。

    声音不大,但是落在妲灵耳中,就像是炸雷一样,不容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