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七十五章 明着坑害
    军纪营内。

    一位军纪营执法监察,面色如铁,高高在上,坐在宽大的条案之后,身后挂着一幅大字。

    法如雷震!

    万万所写的血书,摊在条案上。

    堂下左右各有五名参事。

    力支与窦欲被一起带进大堂。

    “堂下可是私通荒兽、叛城之徒,跪下!”执法监察见力支被带进来,冷声喝道。

    军纪营向来重威严,独立于护城军两大营之外,专管法令。

    所有进大堂的被审判的人,必须要跪。

    力支的案子,他已经得到窦家关照。

    身为先锋营士兵,先是私自叛逃燕离城,然后又与凤王联手,欲追杀先锋营都统窦欲。

    这两样,都是死罪,再加上窦家的关系,必死无疑。

    力支冷笑一块,巍然不动。

    这个监察,审都不审,问也不问,直接就定他大罪。

    分明就是跟窦欲早就商量好,既然已经摆明了要害他,没有任何希望可以脱罪,为何要跪。

    大不了是个死,力支不会对除了父亲外的任何人下跪。

    连老荒兽王大恩于他,他都没跪,更何况是军纪营监察。

    “大人命令,竟敢不尊!来了军纪营,就算是军官也要下跪!”押着力支的士兵,顿时喝道,同时出脚踢向力支腿弯。

    啪!

    力支动都不动,踢他的那人,脚骨直接骨折,发出清脆裂响。

    抱着脚惨嘶。

    他的骨头何等坚硬,全身真气充盈,那士兵不过劲极境界,一脚踹在他腿弯,结果可想而知。

    “放肆,身为罪人,竟然当堂不跪,藐视法度,就是死罪。”监察见自己的喝声,对力支一点用都没有,脸上怒意顿生。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在军纪营里这么猖狂。

    “可笑,我没有犯任何罪,却被栽赃到这里,连洗脱罪名的机会都没有,为什么要跪!”力支很平静,并没有因为突然降临的大罪,而慌乱的失去阵脚。

    “栽赃?你是本都统手下的兵,本都统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给本都统跪下!”窦欲三角眼里闪出阴毒之色,大手一张,直接拍在力支头顶。

    竟然想以蛮力压迫力支下跪。

    这一掌,夹着浩大的真气,要是拍在力支头顶,不跪则死。

    窦欲的心思之歹毒,完全不加掩盖,就是要置力支于死地。

    “战神附体!”

    真气从力支的丹田如潮涌出,瞬间穿行于各大穴窍,支撑全身。

    身上金芒一闪而逝,头顶真气从穴窍中冲出,阻挡窦欲大手。

    他的身体力量,本就强横到极点,再加上[战神决]增幅,力量之大,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窦欲的手,被力支爆发出来的真气阻了一阻。

    就这么一阻,力支身体已经横移,让过他一掌。

    但是就在这时,突然另外一股浩大的真气,直接降临到他头顶,整个身体都被这股真气挟制,不能再动。

    是执法监察。

    “你身为一个罪人,执法大堂之上,竟敢如此放肆!”执法监察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大手虚张,一股股真气外放,像绳索一样牢牢捆住力支。

    “有神识波动,神明境高手。”莫皙阳骇然。

    一个神明境高手,如果想要镇压力支,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神明境又如何,给我开!”力支被监察真气所缚,猛地吼道,串行在穴窍中的真气,股股相连,层层激发。

    全身血气如万马奔腾,疯狂涌动。

    咔嚓咔嚓!

    束缚在体外的真气,居然被挣的发出琉璃碎裂般的声音。

    执法监察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力支展现出来的手段,是曾经护城营大统领的得意武功[战神决]。

    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不过力支终究只是气玄境的人,不可能脱开他的掌控。

    “看来你叛逃之后,获得了荒兽巨大的好处,果然是为了利益私通荒兽,这下你辩无可辩!给我跪下!”窦欲一掌落空,心里一震,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一个大帽子直接扣下,紧跟着再次出手。

    这一次,拍在力支的肩膀上。

    正在全力对抗监察的力支,没办法再分心扛衡窦欲一掌,遭受重击,身体猛地一矮。

    半膝跪地。

    赤裸裸地侮辱。

    奇耻大辱。

    力支绝不允许自己,在窦欲面前跪倒,全身力量不要命地爆发出来。

    根本驾驭不了的双重气爆,再次施展。

    轰隆!

    整个身体犹如点着的火药桶般,战神附体在二次气爆的催动之下,血液如大江大河般倒灌,全身金黄色的光泽大盛,全身爆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

    在功法的加持下,力支的身体仿佛被拉伸一样。

    困在他体外的真气,摧枯拉朽般被撕裂。

    窦欲压在力支肩膀上的手,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其骇人的狂暴真气,向他袭来。

    连忙撒手。

    啪啪啪!

    力支的肩膀,抵挡不住体内真气的狂暴,肌肉炸裂,血液从肩膀处流出。

    为了脱离窦欲的镇压,力支开启双重自爆,不惜以自残为代价,废了肩膀不要,也不想受此大辱。

    肩膀已经血肉模糊,但是力支的身体,重新站了起来,比以前还要坚挺。

    “此人是个疯子。”旁边的人目瞪口呆,力支身上爆发出来的恐怖而狂暴的真气,让他们都为之惊恐,没有人敢接近。

    区区气玄境初期,为何会有这么恐怖的真气和力量,这几乎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比他们更震惊的是窦欲。

    本以为力支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个蝼蚁,然而这一刻,却硬生生看到了一只蝼蚁成长,速度之快,让他意想不到。

    这样的人,如果再给他点时间,对自己是个巨大威胁,必须弄死,绝不能让他活着。

    “你罪大恶极,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用,今天我就要判你死罪,封你修为!”监察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再让力支这么闹下去,他就要成为笑话。

    大手一挥,巨浪一般的神识铺天盖地爆发出来,笼罩着力支。

    神识组成大网,一下罩住力支体内狂爆的真气,然后并不消散,紧紧收缩。

    随着神识网的收缩,狂暴的真气被压制下来,然后一路缩回丹田气海。

    “封!”

    神识大网,封死丹田,不再让真气出来一分一毫。

    没有了真气的支持,光凭着身体的力量,力支完全无法抗衡压迫,重新半跪倒在地。

    他单手撑地,不顾血肉模糊的肩膀,用身体骨架牢牢撑住。

    恨!

    恨意滔天!

    大罪加身,真气被封。

    即便如此,力支也绝不会让自己倒下。

    咔嚓咔嚓!

    全身的骨头,都被压的发出爆响,膝盖下面的地面,都开始碎裂。

    力支咬牙死撑,牙根鲜血不断渗出,滴落在地上,眼角滴血,心头恨意滔天,死死仰头盯着窦欲,要把他刻进心里。

    古战场突破境界之初,力支认为只要有足够时间,他绝对能与窦欲一战。

    回到右旗城,见过公羊德得到[战神决]后,信心更是空前强大。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一个大罪扣下,必死!

    这一切,都是因为窦欲。

    力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硬骨头我见的多了,但是再硬也硬不过法令。目无法令?来人,让他画押!七日后城外处斩。”监察冷哼一声,把罪状从条案上丢到力支面前。

    立刻,就有几个士兵上前,握着他的手,逼他按印。

    连审判的过程都没有,直接定罪。

    身体被制,力支盯着那自己按下的鲜红手印,无比刺目,代表着死亡将至。

    “若是我有重生之日,绝不会放过你们两个!”力支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中升起,带着森森的杀气。

    以他的性格,并不愿直接与军纪营对立。

    但是力支知道,这一次自己就算隐忍,也逃不了一死,不再有任何隐忍。

    “哼,私通荒兽乃是大罪,公羊德不了你,这几天你就好好尝尝将死的恐惧。你放心,斩杀你那天,本都统定然亲自到场,为你送行。”窦欲冷笑道。

    力支越是挣扎,他心里的快感就越强烈。

    如果说以前追杀力支,是为了那废物弟弟报仇,或是因为猜测妲灵对力支念念不忘的话,那现在就是纯粹想要杀掉力支。

    窦欲绝不允许比自己强的人凌驾在头上,力支成长的越快,他的杀心就越重。

    啪,力支被军士压倒,关进军纪营大牢。

    “有劳大人,此子胆大包天,在法堂之上都敢肆意反抗,若不是大人出手镇压,恐怕军纪营威严荡然无存,不如直接杀掉以壮军威。”窦欲见力支真气被封,押入大牢,必死无疑,对监察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窦都统客气,私通荒兽本就是大罪,本座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不过公羊德也托人带话过来,若是没有真凭实据就杀之,恐怕有些难办啊,再说我那儿子最近要突破气玄境初期,整日为此事烦心,这个….”监察吩咐在场所有士兵都退下后,脸上露出贪婪之色。

    “大人放心,三枚五窍丹,晚上便有商人卖至大人府中。公羊德翻不了盘,如今力支罪状已认,再等七天处斩,恐夜长梦多啊…”窦欲心里冷笑,做婊子立牌坊,冠冕堂皇私底下却贪婪无耻,这就是军纪营的监察。

    三枚五窍丹何等珍贵,他突破气玄境也只费了一枚。

    老祖宗对家族的面子看的太重,竟然为了诛杀力支,不惜三枚五窍丹。

    要知道他当初突破境界时,也只得到一枚五窍丹,这还是看在他天资超绝的份上。

    而且让力支再活七日,这不是窦欲心中所想。

    他想看到力支,立刻死。

    “好说好说,本座已经做好安排,用不了三天,那力支便会畏罪自杀,请窦都统放心。”监察阴笑不已。

    军纪营大牢中。

    一个个足有手臂粗细的牢笼中,关押着许多犯人,见力支被带进来,许多人从牢中伸出手来,嘴里喊着冤屈。

    还有一些人,幸灾乐祸看着力支,这种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

    看力支血肉模糊的样子,想必又是一个被屈打成招的人。

    啪!

    一个牢房被打开,士兵们把力支扔了进去,然后把门锁了起来。

    ”邪气!力支你也被抓进来了?”旁边的牢房里,传来李青玄的声音。

    牢房的另一侧,李青玄衣衫褴褛,头发披散躺在地上,丝毫没有平时大少爷的风度。

    见到力支后,翻身坐起,凑到了牢房边缘。

    “你不是在公羊府么,怎么连公羊德都护不住你?”李青玄看着力支身上肉血模糊,愤愤不平。

    “私通荒兽乃是大罪,公羊叔叔虽然是护城营大统领,在这件事情上面却无能为力。窦欲要对付的是我,你却被连累,变成这样。”力支抱歉说道。

    李青玄是无妄之灾,只是因为跟他关系好,才会被窦家针对。

    本应该舒舒服服躺在家里,现在却身陷大牢等死。

    “不怪你,这次的事情,让本少爷看清了很多东西。家族里那些人,除了老祖宗还维护我之外,都为了保全自己把我驱逐出去。可笑我李青玄活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不受人待见,可笑啊。”李青玄手扶着铁柱,怒极发笑。

    人逢落难才知世态炎凉,这话一点不假。

    平常有老祖宗撑着,家族里的人就算不喜欢他,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一旦犯事,这些人立刻就落井下石。

    那种样子真让他恶心。

    要不是老祖宗还尽力维护他,以他的性格,当时恐怕已经是死了。

    “利益让人疯狂,李家的人背叛你,今后也不会有好下场。”力支安慰道。

    “你不用安慰我,本少爷只是觉得,这么去送死,不甘心啊。本少爷的远大志向,还没有实现,携美同游,浪荡江湖才是本少爷的最好的归宿,早知道就不回右旗城了….”李青玄神情萎顿,叹声连连。

    “死我不怕,但是被窦欲陷害,背上私通荒兽,叛城的罪名,我不甘心。父亲一世威名,最后却坏在我手里,我不服!”力支狠狠捶打着铁柱,语气森森。

    他现在心里,除了恨就没有别的情绪。

    恨不得把窦欲生吞活剥。

    “算了吧,本少爷现在已经被李家逐出家族,没有任何办法翻身,真气又被封了,想拼命都没机会,只能在这等死,不过有你这样的兄弟陪着,死而无憾!“李青玄有种心若死灰的感觉。

    这次是真正的绝境,他想不到还有任何一种可能,能让自己跟力支脱险。

    “哟,这不是力神府的公子么,居然也有今天,老天有眼又落在老子手里了。”就在这时,牢房外面传来一个乖张而熟悉的声音。

    正是当初在炼兵谷设计害他进入一号荒兽笼的参将袁杰。

    ---------------------------------------------------------

    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