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七十二章 执念
    太阳渐渐落山,火红的余晖也开始收敛。

    力支等体内真气恢复了一些,盘算着公羊德这时候应该已经回府,才从后门离开。

    公羊府中。

    公羊德刚刚回到府内,一言不发,独自坐在大厅中,脸色沉重。

    就在今天,他亲手把天明老哥最后一点血脉,送进了灵耀宝鉴上册空间,不管力思能不能活着从里面出来,对她以后的人生,都未必是件好事。

    可是他没有办法选择。

    别人看他堂堂护城营大统领,但有几个人知道,在现在这样的局势下,他已是自身难保,夹缝中求生存。

    公羊德自认并不是个莽夫,平常大大咧咧的性格,有多少是为了掩藏自己,他也分不清了。

    但是他知道,人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力天明和汤炎就是个例子,他们在世的时候扬名整个东方莽原,无人不敬佩。

    一朝身殒,却是树倒猢狲散。

    汤炎的养女妲灵,因为很多特殊的原因,至少还受到军方照顾,破格提拔。

    但是力天明的一双儿女,却要凄惨的多。

    力支被送去当炮灰,连他都无能为力,收到信想要去营救时已经晚了。

    现在只剩下力思。

    想要保存她的唯一办法,也只有送进灵曜宝鉴。

    希望她在阙佩的护持下,能平安无事,希望能让她在接下来的狂风暴中,有自保之力吧。

    "大统领,门外有人求见。"就在公羊德思绪万千的时候,杂役敲门说道。

    "不见…"公羊德此刻不想见任何人。

    "可是大统领,那人说他姓力,他说你听到后一定会见。"杂役接着说道。

    姓力?

    公羊德浓眉微皱,力这个姓氏在整个右旗城,只有一家。

    就是力神府的人。

    力思已经被送进灵曜宝鉴了,力支也战死在黎明峡谷,怎么会还有姓力的人来找他呢。

    强烈的好奇趋使着他,让杂役领那人进来。

    很快,头戴斗笠的力支,走进了大堂,等杂役把门重新关上后。

    他把斗笠取下来,开口说道:"公羊叔叔,别来无恙。”

    看到力支的瞬间,公羊德猛地站了起来,一步跨到力支身边,用惊喜地目光打量着:"力支,你还活着!咦,你小子居然破境了,突破到气玄境初期,好好好!双喜临门的大喜事!我让人拿酒来,我们叔侄尽兴喝他一场,你正好说说在黎明峡谷发生了什么故事。”

    一边说着,一边把力支按到椅子上坐下,朝门外大喝着,让杂役上酒。

    这番表现,让力支心里起了一丝暖意。

    可能就像李青玄看到李家老祖时一模一样,这种关怀之情,原来除了思思之外,还能别人身上体会到。

    力支本想问妹妹的情况,但是看公羊德热切的样子,也不忍拒绝。

    在杂役把酒菜端上来后,与公羊德面对面坐着,说起了黎明峡谷中的事情。

    当说到窦欲趁着他击杀雷音蟒后无力时出现,杀死那些战士的事情时,公羊德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震的酒杯菜碟弹起三尺多高,力支赶紧用真气托住这些盘碟,送回桌面。

    “窦欲这个小王八蛋,趁着你力竭偷袭就已经无耻到极点,竟然残杀自己手下士兵,简直就不配当先锋营的都统!这件事情,老子一定要去问问,军纪营是不是吃干饭的!”公羊德义愤填膺地说道。

    他也是从普通士兵一步步干上来的,而且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出身,自然知道普通士兵的苦。

    窦欲作为先锋营都统,做出这样的事情,瞬间就让他暴怒。

    “公羊叔叔,战士的仇,我自会替他们报,这件事情你先不要惊动上面,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虚的,窦欲不会承认。”力支劝道。

    公羊德的愤怒,在他意料之中,因为力天明就是这么个人。

    不过这件事,是在战场上发生的,除了他跟李青玄以外,没有其它的证据。

    窦欲只要咬死不承认,军纪营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只会打草惊蛇。

    “嗬!你说的对,现在的护城军,已经不是汤炎巴图尔那时候的护城军了。”公羊德自嘲般笑了一声,朝力支举了举杯子,仰天吞下一杯酒,长叹一口气。

    公羊德在力支眼里,是个精犷不拘小节之人,他从未见过如此情景。

    而且公羊德说的对,现在的护城军,已不再是以前的护城军,这句话老参将也曾说过。

    “公羊叔叔为何这么说?”力支忍不住问道。

    “这是军方的事情,你现在还只是个士兵,告诉你也没有用,你接着说你的事情。”公羊德岔开话题。

    力支点了点头,没再追问,把进入古战场的事情,也大概说了一遍。

    只是他也隐瞒了不少,关于凤王救命的事,以及杀死蓬泽三大亲卫和老兽王的事情都隐去不说。

    不是他不信任公羊德,而是这些事都事关重大,他不想让任何人得知。

    重点说的,就是在见到父亲遗体和留影那一段。

    公羊德听的脸色狂变:“想不到天明老哥,真的是丧命于他人之手,不是荒兽所为!”

    “公羊叔叔,请把你知道关于我父亲的一切,都告诉我。”力支放下手中酒杯,走下椅子,手拄地半跪着请求道。

    “起来说话!”公羊德手一托,力支无法抗拒,只能站起来,听到公羊德接着说道:“那时候我任护城营副统领一职,天明老哥跟随巴图尔汤炎前往古战场,我留守护城营。半年后,两人的死讯传回,当时一起跟着去的护城营将领,全部阵亡。我当时就在怀疑此事不是荒兽所为,以天明老哥跟汤炎的实力,就算是荒兽王亲至,他们都有一战之力,况且荒兽王一直被燕绝牵制,根本不可能抽身前往古战场。你想要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

    “全部阵亡……护城先锋两大营出动近十万将士居然全死!”力支就算事后看到现场,也难以想象当时大战的惨烈。

    “那倒不是,那时蓬泽是先锋营大统领,他并没有进入古战场,清剿完黎明峡谷后,就领兵回城了,所以先锋营的将士反而没有多大损伤。”公羊德摇头说道。

    “有人跟我说,当时看到我父亲跟中央泽州的高手大战,那一战中央泽州有哪些人参与,有没有活着回来的?”力支问道。

    “中央泽州?他们跟东方莽原势同水火,怎么可能去古战场,他们那边高手只要一踏入莽原,这边燕离城那位大人物就会知道,出手驱逐。”公羊德诧异道。

    中央泽州跟东方莽原,完全是两个大陆,有完全不同的独立体系。

    两百年前,东方莽原还没有人类,现在的人类,都是当时被中央泽州追杀驱赶的那群人的后裔。

    因为这段历史,所以东方莽原两大城,跟中央泽州的关系,一直是敌对的。

    “那或许是他看错了。”力支皱了皱眉,从身上掏出一块红色的勾玉,放到公羊德面前问道:“公羊叔叔,你认识这东西吗?”

    公羊德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问道:“这是中央泽州皇族的东西,据说叫‘勾九’,代表着九五至尊的意思,是一种身份标志,从不离身,你从哪弄来的?”

    “我父亲遗体旁有几具尸体,这东西是从他们身上搜的,我怀疑父亲就是被他们所杀,但是你也说过中央泽州的高手不可能踏入东方莽原,他们是怎么进入古战场的?我猜测当时参加那场大战的右旗城护城军高层将领中,有奸细!”力支答道,有奸细三个字,力支特意加重了语气。

    “中央泽州的高手居然混进莽原暗杀右旗城巴图尔和护城营大统领,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人从中协助,绝对不可能发生!”公羊德一脸慎重的表情,嘱咐道:“这个东西我留着,此事我会暗中查访,你绝不能对任何人提起,免得遭到杀身之祸!”

    “好。”力支点头答应。

    公羊德说的没错,这件事已经不止牵扯到杀父凶手,一旦水落石出,就有通邦叛国之人出现。

    整个东方莽原都会追杀此人。

    但是以力支现在的实力和处境,想要查清楚根本不可能,反而会遭到别人杀害。

    父亲的大仇他一定要报,但不急在一时,当下保护妹妹,强大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想到力思,力支不由问道:“公羊叔叔,我妹妹人呢?”

    “力思……她。”正盯着勾玉看的公羊德,脸色一紧,把勾玉装进怀里:“她被我送进灵曜宝鉴上层中修炼去了。”

    “什么!”

    力支的心猛地一揪,站起来问道:“我听父亲说过,灵曜宝鉴是军方那些资质不足,拿性命突破的人才会去的地方,力思才十四岁,你为什么要把她送进去?”

    力支的语气,直接了当,带着责问。

    因为他知道灵曜宝鉴这个东西。

    大约十岁左右的时候,父亲告诉过他一些关于灵曜宝鉴的事。

    当年十几个气玄境后期的人进入灵曜宝鉴下册空间,只有三个人活着出来,这三个人后来都成了鼎鼎大名的人物,就是他父亲、前任巴图尔汤炎和现任巴图尔蓬泽。

    这么凶险的地方,力思居然进去修炼了。

    “力思这丫头,自从你去黎明峡谷,她就一直在发奋修炼,前几天听到你阵亡的消息后,像变了个人,时时刻刻都想去找窦欲报仇。以她的实力,去了只有送死,我不能时时刻刻护着她,只能送她进灵曜宝鉴。”公羊德无奈地解释着,然后安慰道:“你别急,我把阙佩给她护身,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管什么原因,我绝不会让思思身处险境,公羊叔叔你送我进去,我带她出来。”力支脸色有些寒。

    力思是他的逆鳞,是禁忌。

    发生这种事情,虽然公羊德是无奈之举,但力支不想理解这些,他要做的就是尽快见到妹妹。

    “灵曜宝鉴一旦开启,就只能等一个月后结束,现在谁都进不去。”公羊德看着力支的样子,心里十分后悔,只要他再拒绝的干脆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是后悔没有任何用,力思已经进去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公羊叔叔,你救过我的命,是我的恩人,这个情我将来一定会报。但是思思比我的命还重要,要是力思在灵曜宝鉴里出了事情,我绝不会原谅。”力支冷冷说道:“至于窦欲,他不来找我,我也必会去找他!”

    力支说话的时候,身上气息翻腾,一股肃杀之气弥漫开来,就连公羊德这个在沙场征战几十年的人,都感觉心里发寒。

    这是一种执念。

    不死不休的执念,无视境界修为,简直与力天明当初一模一样。

    ---------------------------------------------------------

    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