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七十章 情为何物
    李青玄对于老祖宗表现出来震惊,显得很满意。

    从小到大,老祖宗平日里都板着个脸,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装的风清云淡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他能让老祖宗震惊,这比受到夸奖还要高兴。

    当然这是拜力支所赐。

    "力支送的喽,他连这种传说中的神宝都能送我,区区黄天道旗,为什么不能借给他修炼,我们李家难道就小气成这样?"李青玄对力支努了努嘴。

    这句话,真的是把老者给震住了。

    空间载器这种东西,跟普通神宝不同。

    自上古大能创造以来,可以说因此而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虽然不像神兵利器那样可以直接增加战力,但其地位和作用,绝对是在神宝中名列前茅。

    据他所知,中央泽州的开辟者,那位威震寰宇的大人物,就是因为得到一件空间载器,才一步步创造了他想都不敢想的神话。

    可见其价值之高。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他这样的人都为之震惊的神宝,却被力支这么个十六岁的孩子,当成礼物来送人。

    要么,他就是不知道空间载器的重要性。

    要么,他就是胸怀宽阔到无边无际。

    看力支的样子和谈吐,老者不信他想不到空间载器的作用何等巨大。

    如果是第二种,此子绝非池中之物。

    想到这里,老者眼中突然出现一闪即逝的忌惮。

    “力支,你要当心,恐怕以后空间载器,不要送给任何人。”莫皙阳的灵魂之力何等灵敏,一下捕捉到老者的一丝情绪波动,提醒道。

    “李家老祖,知道空间载器之后,眼里没有贪欲,说明此人不是唯利是图之辈。但是却有忌惮,说明此人格局不够大,如果是心怀天下之人,不会像他这样,看来他就是一个志在维护自己家族的人而已,有李青玄在他不会对我怎么样。”力支知道莫皙阳担心什么,平静地分析道。

    他也在观察老者的表情。

    力支当然知道空间载器的重要性,也明白如果显露出来,肯定会遭人觊觎。

    但是李青玄是他的朋友,两人自参军认识以来,多次患难与共,早就是过命的交情。

    再加上力支深知,需要李家帮助,来对付窦家的巨大压力,所以把空间载器送给李青玄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种对别人珍贵到极点的东西,对他来说,并不罕见。

    只要材料足够,再加上莫皙阳的能力,能在短时间内造出很多。

    物以稀为贵,太多了,力支也没把它当很贵重的东西看。

    不过他知道莫皙阳的提醒并非没有道理,李家老祖没有贪念,并不代表别人没有。

    以后这种东西,除非实力强大到一定地步,否则不能轻易送出。

    力支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黄天道旗一事,我还需要跟家中的长老们商议。不过我叮嘱你们一句,以后空间载器万万不可在别人面前使用,否则将会给你们带来杀身之祸,李家虽大,也不一定能护得住你们。"老者的语气,很认真。

    这句话,倒是出乎力支意料之外,居然有种长辈关照晚辈的意思,而且还真肯为他来商讨黄天道旗的事情。

    “这人还挺够意思,看来对李青玄是极为得视,要不然也不会对你这个态度。”莫皙阳喜滋滋地说道。

    “估计不全是因为李青玄,一家之主更多考虑的是家族的安危,如果我在他眼中,没有任何价值,只会带来危险。恐怕我跟李青玄的关系再好,他都不会帮我,免得引火烧身。”力支心里有数了。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自己强大起来才重要。

    他只要有足够的价值,李家自然会帮他。

    就算没有李家,还有程家这样的大家族,想要在右旗城兴盛,必须要利用所有有价值的人和物。

    力支并不反感这种利用。

    相反,如果大家都能在利用的过程中,得到成长,强大起来,何乐而不为。

    父亲就说过一句老古话:“兼爱,非攻,交相利。”

    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谢谢族长提醒和关照,我现在毕竟跟窦家有仇,在李家长时间呆着也不方便,还要去公羊府看我妹妹,就此告辞。"力支道了句谢,然后不动声色的把公羊德跟自己的关系表露出来。

    害人之心力支当然没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虽说是交相利,但他还是会防着,毕竟各人心思不可掌握。

    有公羊德的大名在,至少还能让他们有所顾忌。

    “好,本想留你多住几日,既然有事要办,就不耽误你时间了。”老者对力支的态度很欣赏,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如此知分寸,也不再留。

    与李青玄道了个别,力支重新戴上斗笠,走出李家大门。

    此时李家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白绫换红布,从前不久死气沉沉,变的喜气洋洋。

    右旗城在东方莽原的西边,是离中央泽州最近的城池,城中经常有大量来自中央泽州经商的商人,所以力支现在这身打扮,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都以为他是行脚商人。

    一路往西,很快便到了公羊府大门前。

    敲了敲门,是一个杂役开门。

    "请问公羊德大统领在不在府上?"力支压低了斗笠问道。

    "您来得真不巧,上午大统领才带着两位大小姐出去,说是去护城军督府,晚上才会回来,有事吗?我替您转告大统领。"杂役客气说道。

    每天上门找大统领办事的人太多了,他早已见怪不怪。

    "那我晚上再来吧。"力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护城军督府,就是上次力支会见燕绝的地方,那里是护城军高层平时商议军机要事之处,不是重要的人物,没有踏入资格。

    力支长这么大,也就才去过两次,真正入内也就是燕绝邀请那一次。

    公羊德只有一个女儿,两位大小姐中的一个,肯定说的是力思。

    这种地方,公羊德为什么要带公羊慧跟力思一起去。

    力支很想立刻就去护城军督府找妹妹,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出现,很多事情都没有办,冒然现身,只会招来窦家的追杀。

    而且窦欲已经说过,先锋营五百士兵全部阵亡,他现在现身,窦欲就算扣个逃兵的大帽子给他,他都没办法洗脱。

    必须先要跟公羊德见上面。

    想了想,力支朝力神府方向走去。

    城西力神府,自从力天明战死古战场之后,就日渐萧条,不过因为地处繁华地带,人来人往还是不少。

    力神府的牌匾已经被摘掉,大门上贴着两道写着封字的白色封条。

    因为长期没有人打扫,门头上面,已经结满了蜘蛛网。

    前些日子,来往的人看见力神府被封还议论一番,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在右旗城这种兴衰的事情多了,况且还有各大榜单吸引人注意力,力神府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

    力支轻车熟路绕到力神府后门,看见四下无人,跳进院中。

    这里是以前练武的演武场,上面用来修炼的木人和器具,不知道被谁砸坏,瘫倒在地上。

    这些东西陪伴了他整整三年,感情至深。

    力支走过去,扶起开裂的木人,然后又把上锈的器具一一摆放好,看了看朝卧房走去。

    刺啦!

    卧房上的封条被力支扯了下来,推门而入。

    房间里的家具,都已经被搬走,只留下一张什么也没有的床,被子都不知道被谁抱走了。

    力支疾步走到床前,在床上翻来倒去。

    "明明记得,那把匕首就放在床头底下,居然也不见了。"找了一会,力支没有任何收获,有点失落地说道。

    "你还是忘不了妲灵,看来青梅竹马的爱情,在你心里留下太深的印记。不过我好奇的很,你那时候知道什么叫爱情吗?哈哈。"莫皙阳不以为意,取笑道。

    "爱情?呵呵?…妲灵给我的,只有抛弃。我找那把匕首并不是为了她,那是我亲手做的东西,是父亲送给我的兽骨,是一个念想。"力支自嘲笑道。

    "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你回忆一下,当初妲灵想尽办法阻止你参军,连我都以为她是针对你,看不起你。但是现在想想,她会不会是知道那五百人就是派去送死的,所以才故意为难你呢?"莫皙阳提醒道,把故意这两个字说的特别重。

    他一直都是个旁观者,当然他毕竟是跟力支在同一条船上,发生事情的时候,情感会不由自主地靠向力支。

    但是事情过后,他却又可以做到客观。

    "那只是你的猜测罢了。"力支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但他不愿相信妲灵会这种好心。

    毕竟她在父亲衣冠冢前说的话,实在太伤人。

    力支是个自尊心强大的人,被从小就信任的人伤害,对他的情感打击是巨大的。

    而且无论是什么原因,妲灵现在是窦欲的未婚妻。

    而窦欲是自己的死敌。

    "你不承认也没用,还有在炼兵谷,你被那傻逼参将公报私仇,关进一号荒兽笼,出来的时候,妲灵已经把那个参将交给了军纪处,然后又把你把你们三个单独列出来,现在想来,应该是变相的保护。"莫皙阳笑了笑,他知道力支不想承认自己对妲灵还有牵绊。

    "巧合罢了,如果不是燕绝的出现,我现在恐怕已经被移交军纪处了。"力支依然不信。

    "好,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但是窦欲在要杀你的时候,说的话可不是猜测吧。他说妲灵对你还有感情,而他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个废物弟弟,其实说到底,窦欲不择手段杀你,恐怕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看出妲灵对你旧情未忘。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容忍将要成为自己女人的妲灵,心里惦记着别人。"莫皙阳的话不可谓不毒,直接点出要害。

    力支心里狂震。

    如果说莫皙阳的猜测,他都可以无视的话,那窦欲说的话,他没有办法反驳。

    但是妲灵就算真的对他还有念想,又如何。

    已是窦欲的未婚妻,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况且力支已经动了杀窦欲的念头,说不定今后就是生死大敌。

    ---------------------------------------------------------

    请各位看官们,加入书友群:灯芯之家?12229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