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六十五章 突破气玄境
    幻像消失了,力支的眼前,恢复了一片光明。

    他并没有像在幻像里那样躺着,还是保持着刚刚踏上轮回台的姿势。

    “等了你十六年,你还是回来了。”突然间,力支的脑袋里,出现一个声音。

    老荒兽王的声音。

    声音中充满着浓浓的眷恋之情,跟力支在幻境中听到那种心若死灰的感觉,完全不同。

    那团蓝色的火苗,摆动不停。

    从轮回台的边缘,升起一道淡蓝色的屏障,把力支罩进去。

    李青玄跟万万,立刻听不到力支的一点动静。

    “你是在跟我说话?我是你的什么人!为什么要等我回来!”力支还没有完全从幻境的情绪中脱离出来,他明知道自己就是幻境中的婴儿,但是却句句逼问,语气十分直接了当,丝毫不受老荒兽王的影响。

    他恨,滔天的恨意。

    恨自己居然不是父母所生,而是被创造出来。

    他怒,怒不可竭。

    怒自己居然从小就被人当做工具来利用,更不顾还是个婴儿,就曾几次险些被杀死。

    如果不是遇见力天明,他这一生,何止能用悲惨来形容。

    怕是困在山谷之中,整日与尸体骨骸为伴。

    “只能说这一切,都非我所愿。我本已心死,但不知为何送你离开之后,却生出一丝期盼。正是这丝期盼,才让我这缕残魂,至今没有消散。”蓝色的火苗颤抖的厉害,不知道是被力支的话所伤,还是压抑了这么多年的情绪,在这一刻不愿再控制。

    “非你所愿?你的愿望当初是杀死我吧!”力支咬牙切齿,从轮回台的台阶,一步步往上走。

    越靠近火苗,火苗的颤抖就更加厉害。

    “唉……等有一天,你终会明白我的苦衷。”蓝色火苗发出一声长叹,饱含悲凉和无助。

    这声悲叹让力支一愣。

    脚步都停下来。

    像它这样的大能,生前何等风光,统霸一域,无人能敌。

    而今,却如此悲凉。

    是因为什么?

    难道只是因为落败身死?可是力支在幻像中,明明听到,他有转世轮回的机会,为何不去那么做。

    什么样的苦衷,让它连生命都能放弃。

    力支理解不了,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理解,愤怒不是那么容易消的。

    特别是在知道自己只是被人创造出来之后,这种无根浮萍一样的感觉,简直比他受了那三年苦要强上十倍。

    要不是他心志已经远比同龄人坚忍,早在幻境中就崩溃了。

    “纵使当你有通天彻地之能,依然有很多事不是你所能掌控的,可笑人类也好,兽族也罢,都在苦苦挣扎,却少有人反思,为何这世界万物,皆为生死而劳!”老荒兽王像能读懂力支心中所想,答道。

    “可笑的是你!身具大能却一心赴死,你所谓的守护子民,却在这里哀声长叹。若是我,哪管什么天,我要保护的人,无人可动!人要与我争,我杀尽天下人,天要与我争,我就破了这苍天!”力支肆意狂笑着,这是怒极而笑。

    他最气的就是这些大人物,连最基本的眼前都保护不了,讲什么大道理。

    他要成为力天明那样的人,为自己在乎的人去抗争,哪怕是死,死的胸怀荡然。

    而不是在这唉声叹息。

    “破了这苍天,你拿什么破?你身为人类却连气机都不存,真气都聚不了丹田,至今都没踏破人类所谓的气玄境,竟然夸口要破了这苍天?”老荒兽王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力支的话所激,不再像刚才那般悲凉。

    力支不以为然。

    气机被废那又如何,纵使不能突破境界又怎样。

    无论什么绝境,只要坚持,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废了,却没有。

    得罪窦家后,所有人都觉得他必死无疑,却也没有。

    甚至这凶险极恶的古战场,多少大人物死在这个地方,他依然还活着。

    凭的就是胸中这股气。

    “多谢你送的火英,没有真气,我就用火英气息代替,破不了气玄境,我就把身体炼到极至。从我得到父亲的死讯那天起,这世间就没有什么能再让我害怕。”力支心里信念坚定,毫不为所动。

    “父亲……我多想你叫我一声父亲……”老荒兽王突然一下愣了,然后喃喃说道。

    “你不配!”力支送了它三个字。

    蓝色火苗,突然大幅度摇曳,几乎将要熄灭。

    “好好好,我确实不配,以杀心而诞生的你,又怎能原谅我,罢了罢了……”老荒兽王的声音,委顿了很多,接着说道:“但你终是因我而生,等了这么多年,只想见你最后一面,这一面见上了,该去了。”老兽王连说三个好字,但是话里的失落,力支听的清清楚楚。

    蓝色的火苗在他说完之后,突然化做一点疾光,冲进力支的体内。

    速度快到极点,根本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

    “你要吞噬我的灵魂?”力支等到蓝色火苗冲进体内,才反应过来,但是他并不惊慌,而是冷冷问道。

    这种事情,早在老树根和炎晶之灵那,他就遭遇过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地那般发展。

    冲进他身体的蓝色火焰,没有任何想要吞噬他灵魂意图,也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反而径直朝他小腹的丹田穴冲去。

    轰隆!

    就像一颗流星砸在大地上一样,力支感觉整个小腹,突然出现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快速的胀开。

    这股力量之强,他从未见过。

    甚至就连父亲当初少数几次展现力量的时候,都没有给他如此强烈的危机感。

    可是这股危机感,一下又消散了。

    因为这可怕的力量,被牢牢困在体内。

    然后一点点释放进入丹田气海。

    体内,平常肌肉骨骼运动时产生的零散真气,本来无目地的游走着,突然间像是受到了牵引,蜂拥一样地往丹田冲去。

    小腹的位置,平常毫无感觉的丹田,里面传来火一般的温度。

    像一团火在灼烤着,奇痒难忍。

    痒的力支想要用手去挠肚子,但是体内这股骇人的力量,限制了他的动作。

    随后,丹田穴开始扩充,从最初一个细小的穴道,被撕裂挤压出裂缝。

    蓝色火苗,从裂缝中冲了进去。

    力支突然升起一种感悟,那里是丹田气海,老荒兽王的一缕残魂居然在帮他开辟丹田气海,接引三年前被窦欲废掉的气机。

    他体内为数不多的零散真气,已经全部被吸纳到丹田之中。

    但这不够。

    远远不够。

    紧接着,蓝色火苗在丹田中炸开。

    力支没有想到,看似要熄灭的蓝色火焰,像龙卷风暴一样狂暴,瞬间席卷了他全身。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直接就要被这股狂暴的气息撕成碎片,但是力支没有,全身上下还有一些没有完全疏通的经络,被彻底打穿。

    体内灼烧的感觉,慢慢平静下来,反而感觉到一股清凉温润。

    狂暴的气息将力支身体不易察觉的角落疏通之后,又被丹田长鲸吸水似地吸收回去,与那零散的真气结合,形成一道道的气旋,最终慢慢平息下来,化为水一样的真气流。

    丹田之中,隐约能感觉到还有一丝极细的蓝色气息,处于中央。

    真气流就围绕着这丝气息,缓缓转动。

    时不时吐出几丝,返回到力支的体内,在骨骼经络中穿行。

    真气化旋,开辟气海,是为气玄境。

    力支一直梦寐以求突破的境界,本以为气机无以为续,这辈子都不能突破。

    没想到,老荒兽王竟然以自己最后一缕残魂为引,续上他的气机,一瞬间厚积薄发再加上老荒兽王残魂爆发的力量,直接助他突破到气玄境初期。

    真气充盈到极点,似乎随他动念,就能轻易爆开。

    身体在真气的带动下,轻松到极点,这是气玄境初期特有的能力,气爆!

    一般人到达气玄境初期,全身真气只能够气爆一回,像李青玄这种年少就有奇遇的天才,才能够连续气爆两次。

    但是力支感觉到,自己体内现在的真气量,恐怕能瞬间连爆十次都有富余。

    这是什么概念。

    想象一下,同级别战斗,就是绝对的压制,无论是力量还是真气。

    静静体会着体内源源不绝的强大真气,力支的情绪也由原先的愤恨,归于平淡,此时笼罩在轮回台上的屏障也散开了。

    “炼劲至劲极,劲极而气生!凡身体修炼到极致之后,真气产生,开辟丹田,储存着为战斗所用。一旦爆发出来,力量倍增,这才是气玄境强大的根源。你现在的力量本身就有三千斤,一下气爆,几乎达到恐怖的地步。不单是力量,速度也比以前不知增加多少,还能外发伤人。超过十次的连续气爆,简直变态,现在要是再对上窦欲,你甚至都能有一战之力!”莫皙阳兴奋的不得了。

    力支每一点的进步,他都看在眼里。

    当得知气机被破无法突破时,不止是力支恨意滔天,就连他都失望到极点。

    但是这一刻,他终于再次看到了希望。

    虽然力支大约只剩下四年的寿命,但是总比以前连突破都是奢望要好的多。

    “我本对老兽王充满着愤恨,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残魂助我,我虽然是因他所生,却并不感念。但是这一次,却不亚于重生!两次再造之恩,无以为报!”力支并不兴奋,而是平静地说道。

    对老兽王的怨恨,随着境界的突破,烟消云散。

    这是恩情,是大恩。

    力支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无论老兽王以前对他做过什么,这一次不但抵了,更有富余。

    随着老荒兽王残魂彻底消失,笼罩着轮回台的屏障也碎裂了。

    李青玄跟万万已经到达轮回台的边缘。

    “压制真气的禁制消失了,邪气!好庞大的真气波动……力支你居然突破到气玄境初期了?我在金吾空间中突破了气玄境中期,比原来强了十倍,怎么面对你的时候,感觉这么无力?”李青玄脸色一动,久违的真气终于再一次能够控制,同时他也发现力支身上传来的强大气感。

    这种气感,甚至都让他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堂堂气玄境中期,光是感觉到力支身上的真气波动,就产生压迫感,这是什么概念。

    不过他立刻就想通了。

    力支在劲极境界的基础,打的极为牢实,不久前对战神明境高手,就展现出来的压倒性力量,一旦突破,真气肯定也跟常人不同。

    他的强大,顺理成章。

    “我在水灵空间也突破了气玄境初期,但是跟你比起来,我显的好弱啊。恭喜你力支,终于达到目标。”万万真诚说道。

    “这只是个小目标,我的目标是要突破神通境,现在还远远不够!以后的路,要比现在要更加艰险,无论是窦家,还是杀死我父亲的凶手,都是我的生死大敌,对付他们必需要有更强大的实力。现在这点实力,实在不值得高兴!”力支没有一点骄傲,声音带着让人无法撼动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