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五十七章 吓跑神明境
    听着初三的话,力支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没有表面上这么风平浪静了。

    神力空间是用莫皙阳的灵魂之力构造出来,无论是展开还是收回都会出现灵魂波动,这种波动瞒不了初三这样的神明境界高手。

    “站住!你也几十岁的人了,抢一个十六岁孩子的东西,传扬出去,第一个要惩罚你的就是蓬泽巴图尔,你这种行径是在丢他的脸。”力支突然出声喝道。

    “小鬼我看你是找死,先是对我不敬,现在又拿尊上压我!”初三根本没料到,力支居然敢跟他这么说话,顿时脸色变得阴沉。

    “压你又怎么样,巴图尔亲自颁下军方保护令,至今还没过期,我力神府所有人和财富,都有法令保护。你目无法令,对十六岁的孩子动抢夺之心就是不义,不顾你尊上命令就是不忠,如此不忠不义之人,有何脸面立足于世!”力支毫不畏惧,大声斥责。

    如果放在以前,力支肯定会先避其锋芒,再利用大势压他。

    但是刚刚看过父亲留下的影像,内心的情绪都化做一股傲气,做为力天明的儿子,他不愿再像以前那样委曲求全。

    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像锋利的刀剑一样,插进初三的心里,让他的脚步一下停顿。

    他是神明境界初期的超级高手,又是蓬泽巴图尔的亲卫,平常哪有人敢对他说半个不敬的字。

    没想到在这古战场,先是被凤王追杀,狼狈地逃出来,居然又被一个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孩子,用话羞辱。

    简直就像是巴掌甩在脸上一样。

    初三气极而笑,眼睛像毒蛇一样盯着力支,杀意毕露:“哼哼哼……果然是力天明的儿子,这么小的年纪就学会了目中无人,要是给你长大了,岂不又是另一个力天明。实话告诉你,我今天不但要夺你的东西,还要夺你的命!”

    “你敢!”力支冷笑一声:“你以为我能到这里来是运气吗?想死你就出手试试!”

    说完,他放开父亲遗体往前踏出一步,身体挺的笔直,银针从袖子里勾出来,暗藏在背后。

    他在赌。

    赌初三对古战场的了解,赌他心思繁杂。

    像他这样的人,一旦形成固有观念,只要轻轻点一下,就能让他顾忌的不得了。

    果然,初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但是很快,他阴笑起来:“小鬼你敢诈我,力天明死了以后,根本没有什么高手跟力神府有来往,谁能护你!”

    他这句话说的力支心里一动。

    力神府这三年来,确实没有任何高手到访过,给人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感觉。

    但是外人并不知道,除非有人一直监控着力神府内的情况。

    父亲死了,他当时又是个废人,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为什么会受到监控。

    这件事情有蹊跷。

    不过力支现在没有时间多想。

    脸上浮出一抹轻松的笑容,嘴角上扬说道:“你既然是巴图尔的亲卫,应该知道燕离城的那位大人物前段时间来访的事,她为了见我,推了蓬泽巴图尔的宴席,此刻她就在古战场中。你敢对我出手,她立刻就会从天而降镇压你,区区神明境界,在她面前,就像蚂蚁一样,随手就能捏死!”

    力支记得上次在右旗城见面时,燕绝说要来一趟古战场。

    再加上燕绝请他见面,确有其事,作为蓬泽的亲卫不会连这件事都不知道。

    所以直接拽了出来做大旗,施加到初三头上。

    同时在心里对燕绝表示歉意。

    眼下这个情况,必须借她名头一用。

    如力支所料,力支一句话后,始三的脸色就急剧变化,不由自主地向四处瞟着,就好像有可怕到极点的人物隐藏在周围一样。

    本来就狼狈的样子,显得更加猥琐。

    不过这也难怪。

    这个大人物,在整个东方莽原,都是神一般的存在。

    再加上他确实听蓬泽说过,那位大人物来右旗城的时候,推了所有的宴请,会见了先锋营里的一个小人物。

    没想到,居然就是眼前的小鬼。

    初三第一反应是力支在诳自己。

    但是又瞬间推翻这个判断。

    因为古战场有禁制和无数神力空间,还有许多当年遗留下来的荒兽,就连他都要小心翼翼,要是没有那位大人物的护佑,以力支的修为全凭运气走到这里,确实非常勉强。

    一时间初三搞不清楚力支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万一要是真的,惹怒了这位大人物,就算他是蓬泽的亲卫,也吃不了兜着走。

    初三不敢冒这个险。

    “小鬼,算你狠!要是被我发现你在骗我,我让你生不如死!”初三眼中的贪念消失了,恼羞成怒一样指着力支说道,说完便转身要走。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这次轮到力支不想放他走了。

    “我警告你小鬼,不要得寸进尺,看在那位的面子上,我已经放你一马,你还想干什么?”初三气的咬牙。

    “只是想问你点事情而已。”力支根本不管初三表现出来的样子,然后说道:“你是巴图尔亲卫,三年前我父亲攻打古战场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那时老子还不是巴图尔亲卫,不管你要问什么,一概不知。”初三恨恨说道。

    “他没说假话,灵魂波动骗不了人,你在他身上估计问不出什么来。”莫皙阳的声音出现。

    “你可以滚了,记住以后别见人就想抢东西。”力支大手一挥,颐指气使。

    “你……”初三差点爆起,脖子上青筋都暴露出来。

    轰隆!

    就在这时,突然间山洞里的空间再次抖动起来,空气中传来一阵焦热的味道。

    正要发火的初三,脸色一变。

    下一秒,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凤王出现在山洞里,火焰下面的羽毛脱落了不少,还有几个肉眼可见的伤口。

    “啾!”一看见初三,立刻发出一声长啼,怒气冲冲:“终于逮到你这个贱人,看你往哪跑,本王要把你做成烤肉,烧死你!”

    说话的同时,身上的火焰暴起三丈多高,形成一道火墙,一下把山洞仅有的一个通道封死。

    然后双翅一展,朝初三探出爪子,当头抓下。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凤王的眼里冒着凶光,死死盯着初三这个敌人,甚至都忽略了不远处的力支。

    扑展翅膀带起的气流,把地上的尸体吹的翻滚起来。

    力支连忙按住父亲的遗体,不让他被吹走。

    初三本来想要逃走,但是退路被凤王先下手给封死了,山洞里又不是特别宽敞,他的实力又不如凤王,不敢硬接。

    正好看见力支护着力天明的尸体。

    恶从心头起。

    身前幻化出数把黑色的小剑,挡了一下凤王的爪子,然后身体一闪,闪到力支附近。

    他早就对力支恨得牙痒痒了,但是碍于那位大人物,根本不敢出手对付力支。

    正好凤王出现,他就祸水东引,如果凤王把力支弄死,就怪不了自己。

    退一万步,如果凤王弄不死力支,把那位大人物引出来,自己也就得救了。

    算盘打的叮当响的初三,毫不客气地把力支当作挡箭牌。

    凤王一爪落空,翅膀又猛地一扇,身上的火焰暴涨转身就是一道匹练,直奔初三。

    一人一鸟都是神明境界的大高手,速度之快,根本不是力支能反应过来的。

    等到凤王的火焰匹练袭杀过来,他才看见初三已经到了自己身边。

    他下意识就要躲开。

    力支自己并不怕火焰,只有体内火英气息流转,火焰根本伤害不了他,但是他现在手里抱着的是父亲的遗体,火英气息没办法连他一起保护起来。

    但是他的速度,对于神明境高手的攻击来说,简直太弱了,根本就不够看。

    这个念头刚升起不久,脚步都还没来得及移开,火焰就已经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住了。

    初三身体连续闪烁,往后疾退,整个人贴着洞壁像壁虎一样倒爬着,险之又险地避过覆盖了力支的大火。

    “这小杂种果然是在骗我,什么大人物,居然这么轻易被凤王给烧死了,可惜了力天明留下来的东西。”初三贴伏在山洞的顶面,看着被熊熊大火包裹的力支,心里骂道。

    同时手脚并用,在面前幻化出一把比他身体还要大两倍的巨大黑剑。

    哧啦!

    黑剑带着破空的尖啸,斩在凤王截住通道的火焰墙,一下把火焰墙从中斩成两半。

    初三借着这短暂的机会,已经从火焰墙中间的缺口冲了出去。

    凤王并没有追击。

    而是瞪大着眼睛盯着包裹力支的火焰。

    “又是你小子,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你?本王……本王……”凤王在火焰还没及力支身体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他,但是含怒出手,没办法及时收回,只能眼睁睁看着力支被烧着。

    但是它知道力支有控火的本事,火焰根本不会伤了他,才松了口气。

    否则要是烧死力支,它的自尊就要受到极大打击,以后无法面对自己了。

    “凤王!你个混蛋,你烧了我父亲的遗体!”火焰中,传来力支愤怒的咆哮。

    温度极高的大火,眨眼间就已经把力天明的遗体,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堆灰尘。

    听到力支的咆哮,凤王全身猛地打了个颤。

    “这这这……这不是本王干的,是那个贱人,故意把我往坑里带,你不要冤枉本王!”凤王连忙辩解。

    刚把话说完,凤王一下反应过来。

    这个叫力支的小子,只不过跟它有契约而已,又不是为他卖命,干嘛要解释,这脸没法搁了。

    “小子,这事怪不了本王,要找找那个贱人去,本王没空跟你拉扯。”凤王就像是替自己找回面子一样丢下几句话,然后翅膀一振,冲出山洞。

    也不知道凤王是不是故意为之,振翅时爆发出来极强的气流,一下撞在力支身上。

    把他身上的火焰瞬间扑灭,同时也把他吹的凌空翻滚起来,撞在石床一头靠着的洞壁上。

    咻!

    力支撞在墙上之后,并没有扑通一声,墙壁像水一样,突然掀起波澜,然后把力支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