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四十五章 金属人
    两天前,是他主动出手,想要看看金属人的力量。

    一次试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再也没有交过手,一直追追退退。

    这两天提升力量的时候,力支其实一直也在暗中观察金属人。

    对他似乎没有恶意,一直追着不放要么就是好奇,要么就是想要再较量一番。

    正好力量提升到极限,力支便不再顾忌,出言邀斗。

    力支话刚说完,金属人的独臂便呼扇过来,直来直去,没有任何花巧,势大力沉。

    这种速度的攻击,力支可以轻松躲开。

    但是有言在先,不闪不躲,把苍木神杖换成左手拿,右手一架,接住金属人的独臂。

    呯!

    洪钟大吕一样的闷响声从两人手臂的接触点爆开,力支身体巍然不动,脚下琉璃一样的地面咔嚓碎了一片。庞大的力量冲击着肌肉,胳膊上波浪起伏,臂骨微微有点疼。

    但是金属人,却被这股巨力震的连退两步。

    怔怔盯着力支。

    两天前,这个人被自己一臂砸飞,短短两天时间,居然可以站在那不动把自己打退。

    金属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再来。”力支一抖手臂,往前两步,罡斗拳出手。

    力量增加到极限之后的身体,再施展罡斗拳,已经不像原来那样蓄势。

    抖手就是一拳,极度符合身体结构,力量从脚底爆发出来。

    脚下被琉璃化的地面,又一次稀碎。

    金属人连反应都做不到,就被一拳打在胸口。

    呯地一声闷响,力支的拳头,硬深深砸进金属身体将近一公分深,金属人的身体却没有被这股力量震退。

    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一点,完全打进它的身体。

    等他把拳头收回来时,金属人的身体,才往后面一坐,直接坐在地上。

    “你现在的力量,至少是普通劲极巅峰的五倍,刚才那一拳,差不多有三千斤,简直可怕。”莫皙阳兴奋说道。

    “这个金属人的身体,像是打不死,受了我三千斤的一拳,居然只是凹下去一块。”力支并没有高兴,而是在观察金属人的动作。

    金属人并没有预想中爬起来再战,而是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独臂垂着,低着头像是很委屈。

    要不是它的五官实在扭曲的太丑,这个样子倒是有点让人心疼。

    看它这样,力支也失去再战之心。

    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他现在都远远超过金属人,完全压制。

    “你能听懂我的话吗?”力支问道。

    金属人抬起头,然后点了点。

    “老莫,我得想办法跟它对话,说不定能找到空间之源的下落,离开这里。”力支心里一喜,这个金属人不但有智慧,而且听得懂人话。

    “交给我了。”莫皙阳把灵魂之力分离一股,凝成细线,从神庭冲出,以极快的速度没入金属人的身体。

    紧接着,力支脑海里就响起一个嗡嗡的声音:“我败给你了,你要杀我吗?”

    由莫皙阳用灵魂之力直接搭建的桥梁,把金属人的意识直接传递到力支脑海,这样就算不会说话,也没有关系。

    “我不杀你,但是有问题要你回答,这里是什么地方?”力支安抚道。

    “我们叫这里炼狱空间,你为什么不怕火焰?”金属人见力支没有杀自己的意思,一下放松下来,反问道。

    “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天赋。”力支答道。

    “人类怎么可能不怕火,我也曾经跟你一样,是个指挥炎晶傀儡的战士。”金属人举起自己的独臂看了看,然后又轻轻放下:“但是自从被炼狱空间笼罩之后,火焰熔化了傀儡外甲,我也被烧死了,再醒过来时就是现在这样子,人不人鬼不鬼。”

    金属人的回答,让力支和莫皙阳都愣了一下。

    眼前这个金属人居然是人类。

    这也太出乎人意料之外了。

    怪不得金属人见到他之后,就一直跟着,不是好奇,而是对曾经人类的身份怀念才对。

    “构成它身体的金属很独特,有聚敛灵魂之力的作用。”莫皙阳兴奋地说道。

    他在灵魂之力搭建链接的时候,也在扫描金属人全身上下。发现这种金属材料,跟他目前所需要的能够承载微型神力空间的材料很吻合。

    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急,目前最主要的是尽可能了解这个炼狱空间的情况。

    “你还记得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吗?”力支追问着。

    金属人摇着头:“时间太长了,很多记忆都遗忘了,甚至连我自己的名字,因为太久的时间没有开口说话,都已经不记得了。”

    “他的灵魂没有异常波动,所以没说谎。”莫皙阳说道。

    “时间长的连自己的名字都忘掉了,但是却没有忘掉以前是一名战士,这应该是一种执念吧。”力支叹了一声,然后出声问道:“你知道这个炼狱空间的出口在哪么?”

    金属人继续摇着头。

    “那与众不同的地方呢?有没有跟这里不一样的地方。”力支不死心,接着问道。

    “有,我们与荒兽部族一直争夺的生命之源。就是两天前我杀死的那头荒兽所在的部族,它们一直守着生命之源,这么多年我们进攻了无数次,都没能攻下来。”金属人的声音有点愤愤不平,仿佛在说一个自己痛恨的事情。

    人类和荒兽。

    两百年前在古战场生死大战。

    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没想到在古战场这个炼狱空间中,居然以另外一种形式,延续着战斗。

    这里的人和荒兽,恐怕跟神木空间一样,因为某种力量而毁灭,却又因为某种力量而重生。

    只是方式不同,并且有自己的智慧和记忆。

    生命之源,这个词让力支眼晴一亮。

    无论这个地方是不是空间之源,都要去看看。

    “你能带我去生命之源么?”力支问道。

    “不行,你会死,荒兽生前就是人类的死敌,你虽然强大,但是不是它们的对手。”金属人语气中透着关心,它并不希望力支就这么死掉。

    毕竟这么多年来,只见到过一个人类出现在这里。

    看着他,就好像回到了两百年前,随着王与荒兽争战一样。

    “会死吗……我其实很怕死,但是更怕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你有过想要守护的人吗?”力支笑了笑。

    “守护的人,好像有,但是我已经忘了。”金属人站了起来,抬起头盯着力支说道:“你跟我回部族吧,过不了多久,我们要再次进攻生命之源,荒兽的注意力被我们分散,你应该不会容易死掉。”

    “好。”力支没有任何犹豫,干脆答应。

    与金属人短短的对话,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没有任何恶意,甚至对他像有一种对亲人般的眷恋。

    话可以骗人,但是情绪却骗不了人。

    除非它已经达到老树根那种境界,连情绪都能很好的把控。

    力支跟在一瘸一拐的金属人身后,一边走一边细细观察着它。

    除了身体跟人类不同以外,它的一举一动都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跟之前在神木空间中遇到的炭化人类和荒兽,完全不同。

    神木空间是苍木神杖被荒兽王的神火点燃造成的,那么这个炼狱空间又是什么原因形成的。

    为何会出现这种以金属为身体的怪人。

    无数的问题,萦绕在力支心头,他无法想像当年古战场的战斗到底有多惨烈。

    没有一本书记载了当时的场景,甚至连传说和歌谣都没有。

    不过短短两百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曾经为人类在东方莽原生存奠基的大战,泯灭在历史之中。

    说不定,跟金属人回到部族以后,能得到一些答案。

    两人走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一座山峰插在平地当中,这座山远看火星点点,整座山都像是被包裹在火焰当中。

    岩浆从山上冒出来,汇聚到一个看似人为开辟的宽阔河流当中,然后流向远处。

    有几个金属人从山峰中出来,每一个都长相奇怪,身体畸形或是残疾。

    见到力支,立刻围了上来,用跟金属一样的目光打量着他。

    金属人用独臂碰了碰同伴的身体,发出咣咣咣的声音,同伴点了点头。

    “两百年的时间,因为不能说话,居然学会了用另一种方式交流……人类的智慧,无穷无尽,可惜这些人大部分的记忆都被时间磨灭了,否则的话,离开这里就是一个个活的历史。”莫皙阳看着它们用奇怪的方式交流,不由感叹道。

    “如果以这个样子出现,会被当成怪物,没有地方可以容纳他们,这里其实倒是他们最好的归宿,不死不灭。”力支说道。

    整个东方莽原的人类,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想。

    与荒兽争战两百年,死亡无数,都是因为这个想法。

    就算这些金属人生前是人类,为了现在的人能够在东方莽原生存下来,付出生命,也会为整个世界所不容。

    这就是人性。

    力支呆在力神府那三年,深深体会了这种人性的可怕。

    “他们都很好奇你的出现呢,如果不是看到你,再过几百年,我或许会把曾经是人类的身份都忘掉了。”金属人告别同伴之后,领着力支往山峰里走,一边说道。

    “我给你起个名字吧,有了名字,说不定会让你遗忘的慢一点。你全身都是金属,但是心却有仁慈,就叫你金仁吧。”力支在心里回应着。

    “喂喂喂,你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了些吧!是不是要是它的身体的石质的你就叫它石仁,木质的就叫它木仁了。”莫皙阳在心底吐槽。

    力支没有理会他。

    “金仁……好,以后我就叫金仁,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忘掉这个名字,谢谢你。”金属人停下脚步,转过身体对力支弯着腰,但是因为金属身体并不柔软的缘故,到了一半就弯不下去了。

    感激之情,在话里流露无疑。

    力支沉默了。

    一个名字而已,自己一个无心的举动,居然会让它有这么大的反应。

    虽然身体是金属,但是这种情绪的流动,甚至比右旗城中大部分的人更浓。

    金仁带着力支一直走到山峰的谷地,路上遇见同伴,就会与它们碰撞交流。

    出现的金属人也越来越多,有一些身体还算完整,在开凿山石。

    所有金属人看到力支,都会行注目礼,直到他走出视线范围。

    终于,力支到达了山峰内的一个峡谷中。

    入目的场面,让他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