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十三章 不屈的老灵魂
    两大灵魂之力的战斗,直接导致力支身体动都不能动,像是失去掌控的提线木偶。

    只有大脑在疾速思考,他不想被老树根占据身体,变成一个傀儡。

    强烈的求生意志主宰着他的心智,思维运转到极限。

    不能慌,越是危急的时候,就越要沉着。

    这是父亲从他六岁修炼[罡斗拳]时,就不停在重复的话。

    “你是神杖之灵,以前威风凛凛,现在居然落魄到要夺舍劲极境界的人,真是可悲。就算你真夺舍成功了,以后的自尊也必会受到极大打击,失去了自我,想利用我身体突破更高的境界更是不可能。”力支出言激将着,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哼!小小年纪居然敢跟我玩心计,你以为说这些话,我就会放过你么?我主人天纵奇才,冠绝天下,受他影响,我的心境早就能随意掌控,一念慈一念魔,早就不会受什么自尊的束缚。你还太嫩了,不过由你说吧,再过一会,你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老树根一下看穿力支的意图,冷哼道。

    “你口口声声说你以前的主人是多么厉害,他还不是死在这里,你也沦落成这个样子,要靠夺舍才能重生,我看根本就是夸夸其谈!”力支话锋一转,接着刺激道。

    他相信,只要有意识,就有弱点。

    纵然是个经历大风大浪的老灵魂,也一定有在乎的人和事。

    否则求生的欲望不会这么强烈。

    以他自己为例,就能知道。

    果然,他的话说完,老树根并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刻接话,而是短暂的沉默。

    这时莫皙阳的灵魂之力,已经被吞噬的退回到神庭附近,再下去,力支就会魂飞魄散。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力支的话起了作用。

    老树根的灵魂之力缓了一下停住了。

    紧接着,他略带疯狂的声音传来:“当年若不是被其它人从旁偷袭,荒兽王根本就不可能是主人的对手,而我也是因为那该死的神火相克,才落得如此下场。你这个鼠目寸光的小鬼,居然如此诋毁我主人,本来还打算让你死的没有痛苦,现在我改变心意了,占据你身体之后,我会将你的灵魂囚禁起来,要让你尝受无边无尽的噬魂之苦,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完,灵魂之力变的比刚才更加狂暴,一下就将莫皙阳残存的灵魂包裹住了。

    “我已经撑不住了力支,对不起……我们两个的缘份,可能就此就要终止了,没能亲眼看着你成长,真的很舍不得啊……”莫皙阳的声音,既虚弱又悲伤。

    但此时,力支的心里突然大亮。

    神火!

    老树根不止一次提过神火这个词,他本身并没有在意,因为自从到了神木空间之后,遇到的荒兽也好,人也好,都像被火烧焦后的样子。

    再加上得到苍木神杖之后,可以随意控制火英气息燃烧,几次战斗下来,都有点习以为常了。

    真是傻啊,不管有没有用,试了再说。

    “老莫,快放弃防守,全力催动火英气息,把苍木神杖烧着!”力支急忙跟莫皙阳沟通着。

    他此时在心里说的话,老树根也能听得见。

    一听他这么说,灵魂变的更加狂暴起来,莫皙阳惨叫一声,缩回火英。

    “普通的火焰,只能杀死那些被我复活当成傀儡的废物,根本不能伤到我的本源灵魂……你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要死!”老树根一下击溃莫皙阳的防守,得意地叫嚣着。

    就在他叫嚣着,准备冲进力支神庭的同时,缓缓流动的火英气息,像大河一样奔流起来。

    龟缩在火英内的莫皙阳使出最大的努力,调动火英。

    这个速度极快,从神庭爆发,直达四肢百骸。

    一下传递到苍木神杖上。

    轰!

    前所未有的巨大火势,从苍木神杖上面爆炸起来,在把力支包裹之后,迅速传递到抵着的老树根上面。

    就像之前遇到的荒兽和人一样,本身就焦糊的老树根,被点燃了。

    紧接着,力支的心里就传来老树根灵魂凄惨的声音:“这是神火,怎么可能!你这么弱,怎么能用神火?”

    此时老树根的声音,再没有刚才那种掌控一切的嚣张,透着恐惧。

    本来已经要攻入神庭的灵魂之力,倒流而回。

    “不管是什么火,只要能杀死你,就是神火!”力支见状,心里狂喜。

    “啊~~~你把火熄了,我不会再想要杀死你,我可以做你的奴仆,重新成为苍木神杖的器灵,帮你变强,帮你打天下……”老树根的声音极为恐慌,开始服软。

    “力支,不要信他,这个家伙吞噬了我大量的灵魂之力,差点杀死我。”莫皙阳虚弱的声音传达出来。

    “不错,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硬生生复活这些已死的生灵,驱使利用。然后又装做慈悲,引我上当,意图夺舍,至我于死地,罪大恶极。我不需要你帮我变强,我就是我,弱也好强也罢,都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没有这样的决心又如何能对付你这样的恶魔!”力支心中早已充斥着怒气,不理会老树根的求饶,紧紧抓着苍木神杖,一刻都不敢放松。

    这种狡猾到极点的老灵魂,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其所趁。

    吃过一次亏,力支不想再把自己跟莫皙阳第二次置于险地。

    老树根的灵魂,受不了火焰的炽烤,拼命想从苍木神杖上面逃离,然而以前附身的空间之源,已经在火焰中慢慢灰化。

    没有了容身之处,他连跑都跑不掉。

    马上,他就会被火焰烧的魂飞魄散。

    “罢了罢了,我自有意识以来,横行无忌,如你所说……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会落得如此田地。也许这就是轮回,如今连再受到禁锢,都已成奢望。这一切,只不过是我不甘被命运所使,怪谁……”听了力支的话,老树根的灵魂没有再求饶,转而发出悲凄的长叹。

    “你可以抗争,但却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力支差点被这个声音说动,咬着牙回答着。

    “呵呵……哈哈哈……你把命运想的太简单了年青人,或许你说的不错,但那终究不是我能做到的。凭一己之力对抗命运,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主人,像我一样,死无葬身之地的……我们都不过命运的棋子。”老树根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像是在嘲笑一般,说着力支听不懂的话:“或许,魂飞魄散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谢谢你让我在最迷失的时候,再次看清自己,原来这么多年,我早已经忘了初衷……谢谢。”

    力支沉默了,他不知道老树根现在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他突然间不想反驳了。

    只是静静地听着。

    “你是个有大气运的人,否则也不可能进入神木空间,更不可能被苍木神杖认可。你体内的器灵,虽然还很弱小,却让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那时跟着主人,不也像他一样么,明知不敌,拼尽全力去对抗么。呵呵呵……就让我在消散前,助他一臂之力吧。”老树根笑着,笑声很平和,给力支的感觉像清晰透澈的水一样。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从苍木神杖中,突然涌出一股巨大的灵魂之力,又冲进力支的身体。

    纯净的灵魂之力,不再有任何的意识主导,四散在力支的身体里。

    “他居然把灵魂之力全部分离出来,传到你体内,没有了灵魂之力的保护,他的意识立刻就要被火焰毁灭!”莫皙阳查觉到这些灵魂之力,惊讶地说道。

    “年青人,希望你有一天,能做到我跟主人都不曾做到的事……保重……”老树根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完这句话后,彻底消失了。

    力支体内那些无主的纯净灵魂之力,受到莫皙阳的吸引,潮水般向神庭涌去。

    然后被莫皙阳统统吸收。

    对抗时的消耗,瞬间被补充回来。

    “好庞大的灵魂力量,真不愧是神器之灵,不但让我完全恢复,而且还得到巨大好处,神识探查的范围整整大了一倍!”莫皙阳吸收完灵魂之力,兴奋地说道。

    力支没有说话,而是怔怔看着还在燃烧的苍木神杖。

    上面除了火焰的呼呼声外,再没有其它动静。

    而那棵老树根,也已经燃烧完大半,原本上面苍老的面孔,变的安详,眼晴紧紧闭着,眉毛那两片树叶,已经枯萎,变的焦黄,被火焰吞噬。

    远处,那些原本躲着没有飞蛾投火的部分人和荒兽,身体也崩碎成一地的焦碳,地上留下的尽是拇指大小的兽黄。

    老树根的灵魂,真的消亡了。

    最后说的那些话,居然不是伪装,而是真正放下了执念,求一个解脱。

    善恶,原来如此简单,全在一念之间。

    力支也不知道自己是唏嘘,还是感慨,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心底升起。

    “力支你怎么了?难道是为了那家伙的死而自责么?”莫皙阳感受到力支的情绪变化,担心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一个曾经很强悍的存在,最终却像个无力的孩子一样,什么也没能留下。”力支摇头叹了一声,对老树根的命运,他唏嘘不已。

    但是,他就是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改变自己的决心。

    “不啊,他好歹给了我自己的灵魂之力,虽然我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做,从一开始想害你到后面慷慨赠送来了个大转折,不过好处就是好处,受之不愧。”莫皙阳嘿嘿笑着,享受着灵魂之力变强带来的快感。

    “或许他是真的醒悟了吧。”

    熄了苍木神杖上面的火焰,力支开始快速捡着地上散落的兽黄,然后从身上撕下一块宽布条,把这些兽黄都包在里面。

    原本飞蛾投火般送死的荒兽,兽黄几乎都遗落在一起,捡起来没费多大功夫。

    全部捡完,大树根也已经烧到了根部。

    “总共三百五十七颗兽黄,差不多相当于七个雷音蟒的兽黄,有了这些,就可以把力量提升到极限,达到突破气玄境初期的标准了。我们接着寻找出口,尽快找到李青玄和万万,希望他们不要出什么意外。”力支把布包提在手里,眼神坚定不移,沉声说道。

    就在他说完话的同时,老树根也完全燃烧干净。

    突然间,整个洞窟晃动起来。

    然后力支就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把他推了出去,眼晴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