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四十二章 善与恶
    力支刚迈出去两步。

    就被莫皙阳的话,硬生生制止了接下来的动作。

    “又怎么了?”力支不解问道。

    “一个人,只有在想要得到某些东西,而这件东西快要得到的时候,瞳孔才会剧烈收缩,反射出亮光,这也是精神振奋的表现,称做神光。这个老树根并没有瞳孔,但是它灵魂之力很强,刚才细微的动作用肉眼还真不一定发现,但是我有灵魂之力探查,所以瞒不了我。”莫皙阳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力支当然不会怀疑莫皙阳的话。

    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同生共死,没必要忽悠自己。

    但是老树根能在他身上得到什么?

    这根苍木神杖?

    可是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而且自己就是在这个世界里得到的,如果人家想要,为什么不早点拿去?

    就算他是个树根不能走,可是完全能让那些黑色的人和荒兽帮他拿呀。

    力支心里瞬间升起几个可能性。

    但是这些可能,都站不住脚。

    “我想问问,除了帮我能积德以外,你还能得到什么好处?”力支开口问道。

    想不通,不如就光明正大的交涉。

    如果老树根真要有异心,话里肯定会有破绽。

    “唉……实不相瞒,神木空间因为遭受神火焚烧,毁灭之力实在太重。你看被烧死的人和兽就能知道,他们不是不想活着,只是不想以这种被毁灭以后的形态活着。我所在的这个空间之源,也曾受到重创,要不是苍木神杖有着强大的生之力,怕是连我都要被毁灭之力侵噬。我帮你,其实也是为了自己,一旦苍木神杖上面的生之力量被催发出来,就能彻底压制这些毁灭之力,说不定那些不愿死的人和荒兽,随着时间推移,还有机会真正的活着,我是为他们高兴啊。”老树根当做眉毛的两片树叶,盖了下来,掩住混浊空洞的眼神,然后娓娓说道。

    话里那股悲天悯人的气息,直透人心。

    这番话,可以说毫无破绽。

    力支想了一会,实在想不到老树根除此之外的别的动机。

    “要是实话,那么他也真是够伟大,甘愿受到禁锢,还时刻替这些被他无意杀死的生命着想,甚至喜悦……反正我是做不到。”莫皙阳也找不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弱弱说道。

    “说实话,你给我的感觉实在是伟大,但是我受过三年的苦,接触到许多人性的黑暗,所以我始终觉得,越伟大的存在就让我越感觉虚无,或许是这种感觉让我害怕。我现在只不过是劲极境界,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气玄境界,离神明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不如等我到了气玄境后期,再来这里找你吧。”力支沉默地站着,突然他有了决定,开口说道。

    说完毫不犹豫,转身就要走。

    力支并不是不想要强大的力量,相反他对力量有着极度渴求。

    但是他很明白,他要力量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力思。

    他一直相信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老树根的话虽然都很有道理,甚至让他佩服。

    但是只要心里有一丝不安的感觉,力支都不愿冒险。

    再加上神明境界对他现在来说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也确实没有必要现在就让老树根帮他恢复黑棍的威能。

    德不配才,也是很要命的。

    一旦展现出来,可能时时刻刻都会受到别人的觊觎。

    反而不如保持现状。

    见力支转身要走,老树根脸上的详和不见了,露出一丝焦急,想要掩饰,但是却掩饰不了。

    好在力支此刻已经转身,并没有看到。

    而莫皙阳在知道力支要走的时候,灵魂之力也就没有再继续探查。

    “等一等,好吧……我告诉你实话,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脱离苍木神杖时间已久,神杖被毁灭之力损坏,断了灵魂的联系,我再也回不到苍木神杖之内,而我的力量,也渐渐快要消散了。只有再次接触到神杖,引发它的生之力量,才能让我恢复过来,救我一命。否则的话,这个空间也存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还愿活着不愿死去的人和荒兽们,将会一起毁灭。”老树根连忙出声,声音诚恳:“我不愿意就此消亡,因为罪孽还没还清,更不愿意看着他们死,他们就像我的孩子……见到你拿着苍木神杖进来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希望……看在这些生灵的份上,请救救我,救救我们吧。”

    背对着老树根的力支,心里震动了一下。

    这才是实话。

    虽然现实,自私,但给力支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了。

    老树根现在的心态,跟他何其相似。

    不想死,更不能死,只为了能强大起来保护亲人朋友。

    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全力去争取。

    力支心里的柔软一下被激发出来。

    微微一怔,转过身来。

    “这些人确实不该再被毁灭一次,除非他们自己不想再继续活下去。你虽然说自己罪孽深重,但是却做着让人敬佩的事情。如果你没有私心,我绝不会相信你,但是你把私心告诉我了,恰好我也有一样的感触。既然这样,那就按你说的做吧。”力支边说边朝树根走去。

    无关乎老树根能不能帮他把苍木神杖重新激发,提升威能。

    只是因为他们都有一样要保护的东西,所以力支不再犹豫。

    走到老树根前,按照他的指引,把苍木神杖慢慢举起来。

    然后在老树根欣喜的表情下,触在了两片叶子的眉毛之上。

    “苍木神杖已经认你为主,你要放开心神,无论受到什么冲击,都不要抵抗,它不会伤害你,相信我。”老树根缓缓而又平和地说着。

    说完,他的五官也放松下来。

    力支突然觉得手中的苍木神杖好像变的很重,一股气息顺着杖身不断往上延伸。

    这种气息,就像莫皙阳调用自身灵魂之力替万万治伤时通过身体的感觉。

    这是纯灵魂之力的感觉。

    握着苍木神杖的手下意识地紧张,不想让这种感觉蔓延过来。

    “他的灵魂之力要进入你体内!”莫皙阳也敏锐地查觉到了异常。

    “你说过只要接触到苍木神杖,就可以激发,为什么想往我身体里面跑?”力支立刻出声问道。

    “咦……你竟然可以感觉得到,按说你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灵魂之力。”老树根诧异的声音传来,直接作用在力支心里,接着又循循诱导着:“没什么,苍木神杖认你为主,我不进入到你体内,没办法沟通,你不要阻挡,放开心神让我进去。”

    力支听着这话,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起一阵反感。

    但是毕竟有言在先,也不再阻挡。

    老树根的灵魂之力一下冲进力支体内。

    然后毫不停留,往他大脑汇聚过去,气息变的汹涌起来,之前平和慈悲的感觉,突然一下荡然无存,气息灰暗。

    “不好,他根本就不是想要帮你激活苍木神杖,而是要占据你的意识!”莫皙阳的感觉要比力支还敏锐,第一时间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灵魂之力从火英中喷涌而出,拦在神庭穴外,阻挡老树根的意图。

    “咦……想不到你的体内,还有另外一个灵魂存在。不过也没有关系,这股纯净的灵魂之力,正好用来补足我这么多年的损耗!”老树根受到莫皙阳的阻挡,一下停止,在力支心里发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声音。

    这声音不再有任何慈悲的味道,充斥着欲望与占有。

    邪恶到极点。

    一善一恶,瞬间的转变,与刚才判若两人。

    力支大惊。

    这老树根明明在前一刻的情绪,真的让他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那绝不是演就能演得出来的。

    否则他也不可能轻易上当。

    “那些人和兽做出的飞蛾扑火,包括你说的那些话,难道全部都是假的?”力支心里大急,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要是全部都是谎言,你怎么可能相信,那些人和荒兽确实是我复活的不假,但也是我让他们去死。两百年前,我受到重创,不得不逃离本体,被困在这该死的空间本源上面,无时无刻不想着解脱!为了找到本体,才创造了这些没用的废物,想不到他们因为死前的恐惧,连我的本体都不敢接近。你的到来,确实是我的希望,只要占据了你的身体,我就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到时候天大地大,哪里还能困我!”老树根阴笑着,开始进攻莫皙阳的灵魂之力。

    “这老怪物的灵魂之力强大到极点,虽然虚弱,我还不是他的对手。这还不是他的灵魂本体,本体在苍木神杖里……”莫皙阳的灵魂之力一下被包裹住,立刻节节败退。

    “哼……一个小小的残魂,居然还想跟我争锋,当年在主人手中,我就可以媲美任何神通境高手,要不是受到重创,根本不用费这么多周张!”老树根毫不把莫皙阳放在眼里,一直蚕食而上。

    莫皙阳的灵魂之力,一点点被蚕食,又不敢退缩回火英。

    无奈之下,只能催动火英,爆发出火英气息,期望能有点作用。

    但是火英气息快速流转,并不能对老树根造成任何伤害。

    火英气息更像是真气的性质,莫皙阳的灵魂并不像神通境高手那样厉害,无法完全发挥其威力。

    “对不起力支,是我掉以轻心,才让他有机可乘。我守不了多长时间,一旦你的神庭被他攻入,神智立刻就会被控制,后果不堪设想!”莫皙阳极其后悔当时轻信了老树根的蛊惑,自责不已。

    “现在后悔也晚了,苍木神杖是何等威能的神器,怎么可能轻易落在你这样蝼蚁的手里,你的唯一作用,就是助我突困出去。我不想在这个鬼地方魂飞魄散,为了报答你,我会好好善待你的身体……桀桀桀!”老树根见莫皙阳抵挡不住,阴笑连连。

    最多还有三息时间,力支的神庭就要被攻破,变成一具没有意识受人控制的傀儡。

    莫皙阳也一样会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