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四十一章 苍木神杖
    有倚仗,心不慌。

    寻找李青玄跟万万一时间也急不来,刚才那些人和荒兽的出现,展现了一种他从未想象过的和谐共处的画面。

    再加上手中黑棍传达的信息,让他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

    洞壁也是由沙子组成,斜着往下。

    力支就坐在沙子上一路滑下。

    洞里很黑,没有任何光线,但是黑棍上的火焰,能照亮周围四五米的范围。

    除了沙子就是沙子。

    就在他快要到达底部的时候,一道黑影闯进光亮范围,从力支右侧急袭过来。

    没有任何声音。

    如果是在黑暗里,一般人根本看不清它的动作。

    既使不在黑暗当中,没有莫皙阳一定范围的探查能力,力支恐怕也查觉不到。

    这些存在,似乎就像是黑暗中的幽灵。

    就在黑影接近的瞬间,力支已经得到莫皙阳的警示,从沙道上一翻,燃烧的黑棍绕出几个圈圈,正好凑向黑影袭至的地方。

    噼啪。

    火焰是它们的克星,沾上即焚。

    就在黑影被焚烧的同时,力支已经到达洞底。

    火光映照之下,密密麻麻的黑色生物映入眼帘,这还只是火光能照到的范围之内。

    见他下来,全部朝他扑来。

    力支挥舞着黑棍,火英气息一刻都不敢断绝,火焰尽最大可能催到极致,挥成一道匹练护着身体。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立刻烧着了,变成人形或兽形的火炬。

    洞里被火光照的更亮,远处的景象也能模糊看见,远处,像是有一颗大树根似的东西盘距着。

    这些人和兽,就是围绕着大树根站立,里三层外三层。

    见同伴着了火,那些站着不动的,开始动起来。

    他们的目标,似乎不再是力支,而是扑向着了火的同伴。

    一个接一个。

    再一个接一个地被点着。

    很快,火焰扩散的越来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大。

    “飞蛾投火……”莫皙阳怔怔地说出个词。

    力支也愣住了。

    这情况太诡异了。

    这些人原本是攻击他的,现在却专门向着火的地方飞扑,化为一堆堆黑灰。

    “这些东西难道是疯了?”力支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在心里念念说道。

    按之前碰到的来看,它们都是有智慧的,只是不会发出声音。

    但是现在看来,这哪里是有智慧,根本就是找死。

    力支心里有无尽的疑惑,甚至连火英气息的流动都停止了,附着在黑棍上的火焰,渐渐熄灭。

    但是洞里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和荒兽被点燃,变的越来越亮。

    “它们是要自我毁灭,年轻人啊……它们已经饱受生与毁灭之苦。”一个声音响起,充满着悲悯。

    “是那棵大树根!”莫皙阳适时提醒道。

    此时,火焰已经扩散到了树边,烈烈大火把黑暗的地方照的通亮,力支也看清了原本模糊的树根。

    树根也是漆黑一片,像是被大火烧过。

    但是奇怪的是,它的树干上,有一张人脸,看起来像是个老人。

    脸的眉毛位置居然是两片树叶。

    在光亮下,有点泛黄。

    力支紧紧抓着黑棍,警惕地对准着大树:“一棵树居然都能说话!”

    “我可不是普通的树,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进入了神木空间,又得到苍木神杖的认可。”声音再起,树根上人脸的嘴唇一开一合。

    “这里叫神木空间?苍木神杖?”力支下意识地看了看手里拿着的黑棍。

    指的不会是它吧。

    “不要怀疑,苍木神杖乃是主人曾经号令天下的神器,代表着苍生和公正,我乃是神杖之灵,怎么会认错自己的本体。”大树见力支脸上不以为然的神情,缓缓说道。

    “老莫,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神杖之灵?”力支在心里问道。

    “就像火英跟我的关系,我可以叫做火英之灵,不过这棵大树既然是苍木神杖之灵,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有点古怪啊……”莫皙阳回答道,语气有点疑惑。

    “这棵老树根的话,透着慈悲的味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来问问。”力支应了一声,然后对着老树根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些黑色的荒兽和人又是什么东西?”

    “这一切,只因两百年前我犯下的大错!”大树的眉毛揪在一起,懊悔说道:“那时主人与荒兽王大战,我本想助他一臂之力,擅自出击,却不想被他以神火焚烧,进而,产生了强大的毁灭之力,充斥在整个神木空间,导致原本充满生机的世界,化为一片荒漠,其中的人类跟荒兽尽化为焦炭,我罪孽深重啊。”

    大树的话,让力支一下想起刚拿到棍子时,脑海里浮现的画面。

    那根刻满着玄奥花纹的短杖,应该就是他所说的苍木神杖,可是跟自己手里拿的这根棍子,差别也太大了吧。

    要不是这大树言之凿凿,怎么也不可能把这两样东西联系在一块。

    就在力支念头百出的时候,老树根的表情变的黯然,接着说道:“我痛恨当时犯下的大错,不愿随主人离开此处,为了化解这个世界的毁灭之力,离开本体附在空间本源之上。有我镇守空间本源,再加上毁灭之力太重。物极必反,这些被大火毁灭的生灵,因而重生。”

    “连死的人都能复活,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力支极其诧异,内心波涛汹涌。

    他从小到大,都听说人死不能复生。

    然而在这个地方,古怪的老树根的话,却打破了一贯的认知。

    “你这种想法对也不对,神木空间是用主人三大本源神力之一创造出来的小世界,与神力空间不同,庞大的生之力,本就能生生不息。在毁灭力量,被我压制之后,生之力让他们重新活过来。只是这些生灵们,不再是以往的人类和荒兽,大部分都没有了欲望和纷争,反而对生命已经不再渴求,你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大树叹了口气,悲天悯人的味道更重。

    但是他在说这个话的时候,混浊的眼中,一丝黑气一闪而过。

    老树根的身体就是黑色,再加上火光的橘红色,所以这一幕并没有被力支查觉。

    倒是莫皙阳敏锐的灵魂之力,感觉到一丝波动。

    可是他又说不上来,这丝波动代表着什么。

    “他说的话,很有道理,想想如果身体被毁,上百年下来被困在这个地方,确实生不如死。”莫皙阳叹道,老树根的话,让他想起自己的处境,何尝不是一样。

    或许那丝灵魂之力的波动,老树根只是因为受到禁锢太久,产生的情绪吧。

    “确实如此,要是我不能自由,时间长了也会疯。”力支突然觉得,这些人和荒兽飞蛾扑火的做法,确实也很合理。

    两人在对话时,洞窟中大部分的人和荒兽都都被火焰引燃,只有极少的一些,远远躲开。

    但是火焰并没有波及到这棵大树,在离它一米左右的距离,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

    “苍木神杖是用南方无尽火洋的香桑木所制,坚不可摧,遇火则香,对灵魂修炼有极大好处,看你现在的境界似乎还很低,等你有一天突破神明境界的时候,神杖能够助你一臂之力,驱散魔念,轻松突破。只是当年我与神火相抗,让神杖本体受到极大损伤。“老树根的表情,变成了让人看着很温暖的微笑,两片树叶形成的眉毛,轻轻抖动着,对力支说道:“你我在此地相遇,是天大的缘份。年轻人你过来,我帮你把神杖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威能也可以大大提升。”

    能够助我突破神明境界!

    这句话,在力支的心里突然炸开,不由自主地看着手里冒着香气的黑棍。

    “这苍木神杖上面的香气,确实对灵魂有极大的好处,我虽然不知道突破神明境界需要什么条件,但是肯定跟灵魂有关系,说不定真像老树根所说,到时候是你的一大倚仗呢。”莫皙阳兴奋地证实道。

    力支刚拿到苍木神杖的时候,传出来的香味,让他精神一震,立刻就知道对灵魂之力有强大的安抚作用。

    虽然力支离神明境界还远,但是有了这么个宝贝,帮他清心明神。

    到时候突破起来,肯定要比常人轻松的多。

    要知道一个境界的突破,是非常困难的,力支至今连气玄境初期都没有突破得了。

    神明境界想要突破的难度,是气玄境的百倍。

    大量的气玄境高手,终其一生,都可能成为不了神明境界。

    老树根的话,对任何一个修炼的人来说,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力支震惊过后,脸上却没有一点喜色。

    他很清楚,任何事情,有好就有坏,想要一步登天,就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要怎么做?”力支沉着心境问道。

    “你走到我身边,只要把苍木神杖接触到我的身上,很简单。”老树根的眉毛抖了抖,和颜悦色地说道,话里仿佛带上了一丝蛊惑的力量。

    力支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挪了一步。

    但是立刻,他心里升起一种警觉,这种警觉没来由的。

    让他的刚刚挪动的脚上,停了下来。

    老树根见到力支跨出的脚步又停下来,颜悦色的表情微微一僵,但是立刻就恢复过来。

    “力支,当心点,虽然这个老树根给人的感觉并不坏,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莫皙阳立刻出声提醒。

    他精通心理学,虽然老树根只是微微一点表情的变化,却让他感觉到不安。

    “我也有点不安的感觉,但是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个老树根好像非常了解我需要什么,可能就是因为他戳中我的软肋,所以感觉不怎么舒服。”力支在心里回应着,脑海里却出现许多念头交织。

    从小受到父亲力天明的影响,让他在做出一件事情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考量。

    就算是天大的好事,对他来说都不会太过兴奋。

    因为喜极生悲。

    尽管老树根给他的感觉很慈悲,也处处都是表现的跟他有缘,要帮他,但是这种由来已久的习惯,还是让他没有忘形。

    “怎么了?你不信任我吗?”老树根说道,声音更加的柔和慈善:“我罪孽深重,能够遇到有缘人,助他成长,是积累大的功德,等我烟消云散的那天,也能有个好的轮回。”

    老树根的话,落在刚升起一丝戒备心的力支耳中,顿时有种让他自惭形秽的感觉。

    人家处处想着自己,为了这些人类和荒兽甚至放弃了自由,被禁锢在老树根中,自己居然还不信任。

    要不是劲极境界能够很好的控制自身气血,力支怀疑自己的脸都要红起来。

    脚步又挪动着,朝老树根走去。

    见力支像打消了顾虑,老树根浑浊昏暗的眼晴,突然亮了起来。

    “等等!”莫皙阳这次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立刻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