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四十章 人兽共存
    力支感觉自己浮在空中,看不到自己的身体。

    地上是大片大片的森林,每一颗大树足有十几丈高。

    树林中,无数的荒兽在穿梭着,像是在逃跑。

    轰隆隆!

    天边,阵阵怒吼响起,一头浑身裹在火中的高大荒兽,凌空而立,力支看不清它的样子,只能看到一团冲天火焰。

    跟它战斗的,是一个面容模糊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根漆黑短杖。

    短杖上铭刻着各种玄奥的花纹。

    一人一兽从天空撕打到地面,整个世界都为之动容。

    大地龟裂,树木泯灭。

    举手投足之间,都爆发出极其骇人的威力。

    突然间,中年人手中的漆黑短杖突然升上空中,短杖周围的空间,都像腐朽的城墙一般开始坍塌。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那柄漆黑短杖周围产生,空气出现波纹,急剧扩散。

    而那头被火包裹着的荒兽,冲向漆黑短杖,身上的火焰一下将之包裹。

    短杖剧烈燃烧着。

    它散发出来的无形力量,开始减弱,然后从空中跌落。

    落在地面上,短杖上的火势陡然变大,冲天而上。

    火焰通过地面的森林扩散。

    力支感觉眼前的画面,好像加快了几倍速度。

    空中战斗的一人一兽不见了。

    森林被烧成焦炭,火焰蔓延的无边无际,荒兽大量被烧死。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被风化。

    焦糊的土壤沙化,沙子越来越多,渐渐地掩盖了曾经被大火烧焦的痕迹,地面上再看不到除了沙子以外的任何东西。

    嗡~~~!

    力支的精神一下醒转过来,看到自己拿着一根燃烧着的木棍,漆黑荒兽正在满地打滚。

    木棍上面散发出来的异香,让他神清气爽。

    刚才无比清晰的画面,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又是幻觉?"力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并不是幻觉,是你手中这根棍子传答给你的信息,这东西被燃烧时散发出来的香味,对我的灵魂之力大有好处。"莫皙阳的声音出现,喜滋滋的说道。

    "这根棍子,难道大有来头?"力支脑中回忆起刚才画面里看到的精致短杖,但立刻肯定不是这东西。

    因那他的印象很深,短杖上铭刻着无数精致玄奥的花纹。

    而手里这根棍子,就像是随手从树上折下来,然后被火烧焦的感觉。

    "这还用说,一棍子把中级荒兽打飞还没有折断,又能引燃火英气息,把那头中级荒兽烧的没有反抗之力,简直就是神器啊。"莫皙阳知道力支算是躲过一劫了,兴奋不已。

    力支把附在体外的火英气息一收,木棍上的火焰,也随之消失。

    弥漫的异香,被风一吹,也渐渐散了。

    不远处,被火焰包裹的黑色荒兽,慢慢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

    很快,包裹在它体外的火焰,也慢慢熄灭。

    力支不确定它是否死了,举着棍子小心翼翼地走到它身边,用棍子捅了捅。

    啪!

    就在棍子接触到黑色荒兽身体的时候,它整个身体裂响一声,然后变成一块块焦碳裂开了。

    最后焦碳又变成了一堆黑灰。

    黑灰之间,只有手指头大小的黄色物体,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是兽黄。

    只有雷音蟒的兽黄几十分之一大小,但莫皙阳不会认错。

    "一头中级荒兽,居然被一根棍子给烧成一堆灰。"力支张着嘴,把棍子举到面前,仔细打量着。

    恨不得仔细到看清上面的每一根毛刺。

    但是任他怎么看,也是黑漆漆没有任何独特的地方,真的就像随手折来的一根树干。

    而且还是烧焦的那种。

    就这么个东西,居然有那么大的威力,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算了,不管它是个什么东西,总归救了我们一命。"力支放弃了观察短棍,捡起兽黄,心里踏实许多。

    "这个地方诡异的很,荒兽不像荒兽,棍子不像棍子,你最好当点心。不过这把棍子能承受火英的力量,燃烧起来,对这种炭化的荒兽有很大杀伤力,倒是可以利用这个,虽然这种兽黄远不及雷音蟒的,但是数量多了一样能够快速增加力量。"莫皙阳提醒道。

    力支眼晴一亮。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提升力量的手段,那四分之一兽黄,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

    而他本人,又没有单独杀死一头中级荒兽的能力。

    恰好机缘巧合得到这支棍子配合着火英的力量,无疑给了他极大的可能。

    只要再碰上这种漆黑的荒兽,将其击杀,就能得到兽黄。

    再找到李青玄和万万,短时间内把力量提升到劲极境界顶点并不是奢望。

    "好,那我们一边寻找神力空间的边界,一边找这样的荒兽杀。"力支兴奋起来,抓着棍子,接着在空无一物的沙漠里跑着。

    像这种黑色的荒兽,这个世界里并不是随处可见。

    连绵的沙丘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力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远,火英气息回荡在体内,让他感觉不到疲惫。

    就在他几乎要放弃寻找的时候,前方的沙丘,突然开始耸动起来。

    哗啦啦!

    沙子像水一样,漩涡状下陷。

    一个足有三十米宽的洞口,从山丘中间产生。

    哒哒哒……

    随着洞中传来的踏地声,力支的眼晴不由眯了起来。

    先是出来一个漆黑的人骑在一头黑色的牛状荒兽身上,这个人就像是人类被烧焦了一样,甚至连五官都保存的完整,眼珠并不像荒兽那样无神,而是发出红色的微光。

    紧接着,又有许多相同的存在从洞里奔出,每一个座下,都骑着一头形状不同的荒兽,足足有二十对。

    从洞中冲出来后,把力支团团围住。

    "这些是人类吗?居然把荒兽当做座骑……"力支愕然。

    眼前的场景,超出他的理解之外。

    荒兽跟人类是生死大敌。

    但是却在一起和睦共处,而且还成为坐骑,不可想像。

    "它们已经不能称为人类了,都是炭化的,一次出来这么多,有组织有纪律,看来这些东西也有智慧,你要当心……"莫皙阳提醒道。

    "怕什么,这根黑棍是它们的克星,正愁找不到大量荒兽。"力支握着黑棍的手紧了紧,火英气息释放出来,棍上立刻爆起一团火焰,香气弥漫。

    火焰一起,围着力支的黑色人和兽都微微往后退了退。

    其中一人手臂无声无息地一挥,立刻座下黑色荒兽疾冲而出,扑向力支。

    浓浓的死气扑面而至。

    这种感觉,比之前那头漆黑荒兽,要厉害的多。

    呼!

    力支手中冒着火焰的黑棍,划出一道匹练,直击扑过来的黑色荒兽。

    黑色荒兽扑击的身体,在将要碰到火焰的瞬间,凭空一扭躲过。

    骑在它背上的人,借力跳起,在它背上一踏,然后从天而降,插向力支头顶。

    "好灵活,完全没有一点炭化之后的迟滞感,就像活生生的人一样。老莫,你确定他已经死了吗?"力支手中的黑棍急忙回撤,往头顶戳去?,同时在心里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按理说无机体是不可能有生命的,但是……我这个样子都能存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莫皙阳叹道。

    那人见力支阻挡,双腿一摆,身体立刻又从黑棍的火焰边错开。

    还没落地,黑色荒兽已经冲到那人身下,驮着他在力支身边游走。

    配合默契,简直就像是生来一体。

    围住力支的其它人,见状也无声无息地攻了上来。

    力支并没有跟刚才那个人真正交上手,但是凭直觉,那人的实力,至少相当于气玄境初期。

    只是怕他手中黑棍上的火焰,所以不敢硬拼。

    想到此处,力支手中的黑棍围绕着身体,舞出火墙,不再站着不动,而是主动出击。

    直接扎进围过来的黑色人兽堆里。

    原本一对一的打,黑色的人兽凭借着比他高的多的实力,可以游走攻击。

    但是他一动,局势立刻就变了。

    黑棍在他手中狂震,火星从黑棍身上被震的到处散落,像流星一样朝四面飞散。

    这些火星并不熄灭,其中有几头黑色荒兽躲闪不及,一下被火星燎到,坚硬的皮肤立刻就像被腐蚀了一样,变的通红扩散。

    以急快的速度燃烧起来。

    但是在还没有烧到背上的人时,这几头黑色荒兽,都同时使尽力气弓背,把背上的人弹飞。

    很快,黑色荒兽就像之前遇到的那只一样,变成了一堆黑灰,黑灰中间是一颗拇指大小的兽黄。

    力支并没有趁机追击,他被那几头荒兽化为黑灰前的举动吸引了注意。

    人和兽和睦共处就已经够反常的了,没想到临死之际,居然还能顾忌到背上人的安危。

    "要是东方莽原的荒兽或人类,能像它们一样,那战争就会平息。"力支在心里浮起一丝遐想。

    "那是不可能的,人类跟荒兽的区别,其实并不是身体上的差异,而是精神意志。以前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两个不同的种族,对世界和本身的认知都不一样,有不同的欲望,欲望就会引起冲突,你想让他们和睦共处?除非死了以后。"莫皙阳洞悉了力支的想法,觉得有点可笑。

    "只要他们的意识没有太大差异,自然就不会再互相排斥。"力支心中闪过一丝光亮,但是一闪即逝,抓不住。

    "这些事情,并不是你能够改变和掌握的,主要就是因为你现在的修为太次了。"莫皙阳打击道。

    轰隆!

    力支反手一棍,砸在一头从背后悄悄扑过来的黑色荒兽身上,火焰立刻爆炸,席卷了它的身体,连带着它背上的人也被快速烧成黑灰。

    爆炸产生的火焰余星,笼罩了四面八方,密密麻麻。

    这是力支有意为之。

    这些奇怪的存在,实力都不弱,缠斗时间长了对他没有好处,反正黑棍引发火英气息形成的火焰,对它们有致命效果,干脆直接爆发出来。

    火星点点堕落,所有的人和兽都被沾染,然后力支眼睁睁看着它们消散。

    "都死了,我们快点找到出口离开这个鬼地方。"莫皙阳催促到。

    力支没有作声,捡起地上遗留的兽黄颗粒。

    然后望着它们出来的洞口,在心里说道:"我要下去看看。”

    "你疯了,万一那里面是这种奇怪存在的大本营,不是找死?"莫皙阳诧异问道。

    "有黑棍护着,只要小心一点应该没什么危险。我想下去看看,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力支拿着黑棍当火把用,毫不犹豫地跳进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