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十四章 袭击
    夜幕降临下来。

    军队停止了前进,找了一个山谷驻扎下来。

    “布谷鸟,在声声叫,唱着动人的歌谣,歌声唱给那悲伤的鸟,把一切都忘掉…”万万一边从包里拿出军粮,一边轻声哼着。

    “你念叨的是什么?从来没听过,但是感觉挺中好听的。”李青玄好奇问道。

    “这是歌曲,是姐姐教的,居说是一种叫布谷鸟的荒兽创造。”万万头也没抬,停止了轻哼答道。

    “有一种轻松快乐的味道,荒兽们不应该都是凶恶蛮横的么,居然能创造出歌曲这种东西。”力支回味着歌曲,思绪飘飞。

    居然有荒兽可以把快乐的心情,用歌曲这种奇特的方式叙述出来。

    光是听着万万简单地唱着,就能感觉到它们飞翔在辽阔大山之间的自由。

    而且这种自由,是能够传染的。

    与右旗城中沉闷压迫的生活不同,这种自由,让力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共鸣。

    “你喜欢听啊?”万万露出欣喜的表情。

    力支点了点头。

    “其实荒兽也不都是凶恶的,听姐姐说过,荒兽也分为几个势力。有一派是爱好和平的,听姐姐说过,当初人类与荒兽大战,其实被向往和平的荒兽帮助很多呢…”万万提起姐姐时,情不自禁地露出尊敬的表情。

    “看来荒兽也并非我们看到的样子,想想也是。如果荒兽全部都是睚眦必报的,那凤王脱困之后,应该把我们全部杀掉才对。”力支回想起来,心里一阵触动。

    突然间,他觉得从小到大听到的传闻,并不如想像中那般真实。

    “你当时只有赌,并且赌赢了!”李青玄伸手轻拍着力支的肩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说道:“知道本少爷为什么帮你么?因为你与众不同,不只是修为,还有心。”

    “这就是姐姐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万万双手捧着脸,大眼闪烁。

    “或许吧。”力支暗叹。

    这时,一个人向他们走了过来,是他们这队的队长。

    力支记得,他正是当时窦欲叫过去许诺的其中一个人。

    “今晚由你们三个值夜巡逻,一人一个方向,力支你去山顶巡察。”队长走到力支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想死么?一个小小劲极境界,当了队长真以为可以颐气指使,让我做事?”李青玄一改平时嘻皮笑脸,整个人的气质像挂上了寒霜,冷哼道。

    属于气玄境界的压迫力,毫无保留地散发出来,直接压迫着队长。

    队长脸色一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窦欲吩咐过,要想办法除掉力支,所以他一直在观察这三人。

    但是李青玄平常的嘻皮笑脸惯了,几乎让他忘了气玄境界的事实。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军令,不要以为你修为高就能违抗军令!”队长咽着口水,强迫自己平静下来,狐假虎威说道。

    “什么军令!整个军队,谁敢管我!”李青玄昂然挺立,冷笑着。

    他说的不是大话。

    这次出来的新兵,没有一个能在修为上胜过他。

    他这十八年的生存法则,就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

    什么军令不军令的,他李青玄何时在乎过。

    力支站起身,对李青玄轻轻摇了摇头。

    他跟李青玄不同,父亲曾是军队的大统领,知道军队有军队的法则。

    任何一次行军,都不可能只是孤立的,后面必有监管执法的人,如果李青玄违抗军令,被上报回去,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家族也无权干涉军队中的法令。

    本身因为自己,李青玄就已经跟窦欲对上了,要是被抓住违抗军令这件事,甚至都不用暗地动手,就能光明正大处置他。

    就算李青玄再厉害,也不可能跟整个军队对抗。

    “好,我们会去巡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回吧。”力支平静地说道。

    队长眼中闪出一片厉色,朝着三人一人扔了一个小包:“这是驱兽粉,如果巡察的时候遇到个别荒兽,能保你们一命。”

    说完甩手走开。

    “邪气!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就是针对我们?”李青玄接过小包塞进兜里,恨恨说道。

    “不过值个夜而已,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来。”力支沉着应道。

    该来的躲不掉。

    不过他既然已经知道了此人的心思,当然不会没有防备。

    这里除了李青玄外,没有其它气玄境界的高手,敢来暗的,正好拿他们验验最近几天修炼的成果。

    入夜了。

    所有人都开始休息,山谷中只留下一堆堆燃烧的差不多的柴火。

    力支被派去山顶方向,李青玄跟万万则去另一个。

    巡察一圈之后,确定周围没有任何荒兽存在。

    力支找了块巨石,把斩兽刀靠在石头边,盘坐在上面,全身放松,感受着轻轻吹拂的山风跟扑面而来的草香。

    前几天的修炼,不止力量增加了不少。

    全身的反应能力也大大提升。

    现在已经能跟不用气爆的李青玄打个几百回合没问题。

    远远超出一般劲极境界的人,按照一千斤的标准,力支自忖现在一对五同级别的高手,凭着反应跟强横的身体,问题不大。

    不一会,白天行军时消耗的体力,都因为[返真内经]全身放松恢复过来。

    [返真内经]真是个好东西。

    虽然不能直接使力量增加,但是却可以让他尽量减少睡眠,对身体在不战斗时候,尽量放松休息,遇到危险反应速度大大提升。

    力支把注意力收回到身体,注意着呼吸,渐渐的周围的风啸声,虫叫声,兽鸣声都听不到了,沉浸在一种自我的感觉当中,体内一举一动,都能很清楚地感应到。

    甚至连血液流过身体的汨汨声,骨骼之间磨擦的咔咔声,肌肉哪里还没有放松下来,都很清晰。

    嗖嗖嗖!

    就在这时,山顶周围出现了几道人影,借着夜空中的星光,可以看出这几个人全部黑衣蒙面,身手矫健,脚在石块上轻轻一点就是几米。

    总共三个人,从三个方向朝力支包围过来。

    力支盘坐在石头上,对周围的动静一无所知。

    “这小子真敢托大,我们三个来取他狗命,还装着睡觉!对付这么个人,都统居然这么小心,安排了五个人。”

    “嘿嘿……这个天大的功劳,三个人分已经够呛,怎么能让其他人再抢走。一个区区劲极境界,没有了李青玄帮他,想要杀他易如反掌。”

    “杀了他,立刻就能回城,荣华富贵统统都来了……”

    ……

    三个人放开声音奸笑着,力支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块美味的烤肉,任拿任取。

    但是即便这么大声音,力支依然还是没有睁开眼晴的迹像。

    “喂,小子,起来领死。”

    “大哥……这小子居然敢无视我们!”

    “装模作样,那就带着他的头去见都统。”

    三人一人喊了一句,力支还没有任何反应,他们首先就已经被激怒了。

    在他们看来,力支是无视他们。

    其中一人怒吼一声,运起[罡斗拳],脚下一蹬,朝力支扑去。

    经过斗场中的修炼,甚至还跟荒兽博斗过,实力提升了不少,让他对力支这个训练第二天就消失的人没有一丝戒心。

    拳头带起一阵风,呼啸着朝力支的头砸下。

    呯!

    拳肉相接的声音响起,力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纹丝不动,蒙面人却倒飞而回,胸口处的黑衣,凹下去一块,是一个拳印。

    人在空中连吐几口血,啪哒一声摔在地上。

    力支的眼晴,睁开了。

    直射另外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盯着自己同伴在空中划出弧线的蒙面人。

    没有人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窦欲真是高估了你们的智商,三个人就想来杀我?”力支站起身,露出淡淡的笑容。

    刚才他确实五观关闭了,但是并不代表他对外界一无所知。

    当身体极度放松时,其实是最敏锐的。

    连山风的一点轻微改变,都能直观地传达到他心里,何况是有人要杀他。

    那种状态下,同样的力量,速度却能够提升到极点,并且力量更加集中,几乎没有损耗,集中在一点,一拳就把来人轰飞。

    同样是劲极境界的人,他的动作几个蒙面人连看都看不清。

    但是一拳打出之后,他立刻就脱离了那种放松的状态,再想打出刚才那样超越眼晴速度的一拳,已经做不到了。

    “原来你装模作样,就是为了引老三上当,好深的心机!原以为对付你根本用不到罡斗阵,看来确实小看你了。”被叫做老大的蒙面人,恨恨地说道。

    另外一个蒙面人,立刻去扶起吐血的同伴。

    “我们素不相识,你们因为窦欲许的好处,就要处心积虑杀我。这件事情如果被军纪处知道,你们三个要蹲一辈子大牢。”力支咧嘴笑着。

    刚才那一拳,他直观地试出蒙面人老三的力量。

    大约在八百斤左右。

    这已经是大多数劲极境界巅峰都达不到的极限。

    看来前段日子斗场中的修炼,让新兵们得到了不少好处。

    力支并不知道。

    他从第二天开始,三人小组就退出斗场。

    新兵们日日跟荒兽笼中的荒兽战斗,罡斗阵已经十分熟悉,三个八百斤力量的人组合起来,战胜一头低级荒兽没有问题。

    “哼!人为财死,兽为食亡。我们人类跟荒兽最大的区别,就是驱逐利益。你就是一大块肥肉,我们不吃,就被别人抢着吃掉。”蒙面人老大冷笑着,看向力支的眼神,暴虐而贪婪:“况且,这个世界只看实力,弱者没有选择的权利。”

    “说的好,照你的道理,是不是我的实力强过你们,就可以主宰你们的生死?”力支眯着眼,声音从牙缝里透出来,带着寒冷的味道。

    他经历过的战斗屈指可数。

    从小到大,除了被窦欲打成重伤外,真正可以算得上战斗的,也就跟窦先的约斗。

    凤王那次,实力悬殊太大,如果不是火英,他早就被烧成飞灰。

    而那几次其实都算不上为了争夺利益。

    这是第一次真正有人,为了利益想要杀他的。

    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人性本善。

    但是人性却又本恶,善恶是相对的。

    力支心中的恶念,被蒙面人老大这一番话,悄然激发。

    敌人。

    这是比窦欲和时刻想要他命的窦家,还要直观的敌人,要么他死,要么这三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