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十一章 燕绝有请
    深夜,窦家。

    窦欲从军队中回到家族,几个位高权重的长老亲自接待。

    窦震站在大厅的最后面。

    最近因为力支发生的几件事,他办的非常不顺,倒致老祖宗大怒,现在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他要不是窦欲的亲叔叔,早就被贬到窦家外族。

    “欲儿,你怎么回来的如此早?”族长眯着眼,看着年青一代最有出息的窦欲,不加掩饰的宠爱。

    “回禀老祖宗,我本来刚刚见到燕绝,军队就用神力传信过来,炼兵谷囚禁的凤王逃脱。此事关系到我们右旗跟燕离两大城的关系,所以燕绝利用神物把我们带回右旗城。”窦欲在族长面前,没有一点平时的猖狂,一字一句恭敬回答着。

    “燕绝来了右旗城?”族长看似年脉枯朽的身体一震,语气都变了。

    “是!”

    旁边坐着的几个家族长老听到此消息,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敢随意插话的。

    “看来那个凤王真如收到的消息一般,事关重大!”族长叹气道。

    “老祖宗,凤王到底是什么来历?居然连我这先锋营都统都不知道内情。”窦谷的三角眼挑了挑,一脸的不满神色。

    “此事我也只是收到一些口气,并没有证实,以你现在的修为和地位,多听无益。”族长脸上的褶皱都要挤成一团,但是眼中精光闪烁,直视窦欲:“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替你弟弟把仇报了,把我窦家的脸找回来。”

    见老祖宗不回答自己的疑问,窦欲心中有点不快,但是他并不敢表露出来。

    恭敬说道:“老祖宗放心,那个力支胆大包天入我先锋营,七天之后黎明峡谷一战,他必死无疑。”

    “你身为先锋营都统,明明随时都有权力杀了那小杂种,为何要拖到七天之后?”这时一个长老出声质疑,一脸不满。

    “哼!军中之事,是你说了算的吗?所有人都以为我窦欲是狂妄之辈,牙眦必报,真要是这样,我能在军中混到都统位置?”窦欲冷哼着,态度与面对族长时截然不同:“再说不知道原因,燕绝好像对力支那小杂种令眼相看,所以燕绝不走,为了我们窦家的名声,最好还是不要动手。”

    “燕绝不过徒有虚名罢了,你居然对一个女人畏手畏尾,怎么担当家族未来!”一个长老不满窦欲的话,大声喝斥。

    “住口!欲儿说的对,只要燕绝在右旗城一天,就让力支多活一天吧。”族长手中拐杖在地下重重一拄,叹了口气:“传令下去,力支的事情交由窦欲全权负责,其它人不能轻举妄动,惹怒了燕绝,我们窦家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

    老祖宗的句话一出口,顿时在场所有人都震惊到极点。

    这几十年来,窦家一日比一日强,在老祖宗掌管下,成为右旗城第一大家族。

    势力渗透到右旗城各大家族中,甚至军方。

    所以窦家的人早已自视比天高,什么时候怕过谁。

    而且老祖宗早就已经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几乎都是本能了。

    但是这一次,谁都能听得出来老祖宗的恐惧。

    “老祖宗,燕绝那个女人真的这么厉害么?”还有人不信邪地追问着。

    “记住,永远不要去招惹她!我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明天替欲儿接风洗尘。”族长说完,挥手示意大家退下,自己则把拐杖靠在胸口,闭上眼晴像是睡着了。

    …..

    嘭嘭嘭!

    炼兵谷斗场中,修炼还在继续。

    力支已强满身大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李青玄跟万万也不比他强多少,几乎都说不出话来。

    “邪…邪气!你小子难道是不死金刚,我已经确定了,不用出气爆,就算把我累死,也打不死你!”李青玄双手拄着大腿,从来没感觉像今天这么累过。

    身体上的累也就算了,关键是心累。

    明明只是劲极境界啊,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身体,作何攻击打在力支身上,最多让他疼一会,根本造成不了致命伤害,而且过一会,连伤都没有了。

    “是呀,一般人如果用罡斗阵蓄力过多,身体早就受不了了。”万万用一块毛巾轻轻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她虽然不是跟力支战斗,但也累的不轻。

    而且万万发现。

    力支的身体就像一座高山,无论她用多大的力量打击在他身上,都会被吸收,然后变成他的力量用来对抗李青玄。

    “我也没想到,跟你们修炼居然有这么大的好处,我能感觉到,力量至少增加了一百斤左右。”只是一会的休息,力支就感觉恢复不少。

    这都得益于火英的本源之力。

    本来需要莫皙阳消耗灵魂之力催动的火英,在被李青玄一次次重击身体之后,居然开始缓缓反向自转起来。

    这一转。

    一丝丝本源之力,就吐出来,然后传递到全身。

    修复身体受到的损伤。

    否则的话,没有火英本源之力支持,力支根本不是李青玄的对手。

    更不可能无限度地利用罡斗阵的特性,吸收转化万万的力量。

    “一百…斤!你是要气死我吗?当年我灵丹妙药吃尽了,在劲极巅峰的时候,能增加十斤力量都已经不可思议了!你这个怪胎居然半夜时间,就增加了一百斤力量,天啦!”李青玄抚着额头,仰天低吼,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都已经不能增加任何力量了。”万万委屈地双手手指互抵着,弱弱说道。

    力支总能在有意无意间,刷新他们的认知。

    这对自视甚高的李青玄来说,打击不是一般的大。

    远处。

    房间内一直透过窗户观察的妲灵,脸上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力量已经远远超过极限,却迟迟没有突破气玄境界。虽然对于你来说已经很厉害了,可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太可怕了,举手之间就可以杀掉神明境界的高手,我们太弱了...弱的连自己爱的人都要装作互相伤害的样子。”妲灵的心里,波澜起伏。

    远远地看着力支,她银雅紧咬着,不让自己被心头的伤感影响。

    她不能沉浸于儿女之情当中,养父汤炎临死之际,用神力传回的讯息,让她这三年来,从来没有踏实睡过一个好睡。

    半夜的观察,妲灵知道力支绝不是这三年里表现出来的那么废材。

    但是还是太弱了,弱到完全没有资格掺合到这件事情里来。

    除非,他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神明境界。

    不!

    神明境界又如何,汤炎跟力天神不都是神明境界的大高手,一样被害死在古战场中。

    轻轻关上窗户,妲灵坐回床边,手一抹多了一块晶莹的雪玉。

    雪玉凭空漂浮在她身体周围,散发出蒙蒙白光。

    把她整个人笼罩在里面。

    一时间,房间的温度急骤下降,墙面都开始结冰。

    妲灵的头发眉毛,都染上了一层白霜。

    但是这是股冰寒气息,并不扩散,房间以外,没有受到作何影响。

    这块雪玉,是母亲留下的。

    正是因为它,才能成为右旗双绝,才能在十六岁就突破气玄境界,但是这远远不够。

    时间不多了。

    天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走吧,其它人快要出来了,我们夜里再接着修炼。”力支见李青玄跟万万休息的差不多,提醒道。

    同时眼晴不由自主地朝妲灵所在的房间看了一眼。

    他始终觉得有道目光注视着自己。

    但是因为高强度的打斗,让他并没有太多在意。

    而且这种窥视感并没有任何敌意,反而让他感觉到淡淡的眷恋。

    不过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

    回到房间。

    力支开始修炼[返真内经]。

    这种跟[罡斗拳]完全两种修炼方式的手段,可以让他快速恢复损耗的精神。

    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同时观察存在于大脑之中的火英。

    这颗火红色的宝石,还是老样子,只是周围旋绕的气息已经不是真气,而是本源之力的红色。

    原本静止如山的火英,现在已经自发地旋转着。

    虽然速度很慢,但是力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本源之力对身体的滋养和加持。

    这是个好现象。

    毕竟除此以外,力支根本不知道如何让自己的力量变的更强。

    在心里唤了几声莫皙阳,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家伙现在应该在恢复中,或是研究跟神力空间相关的东西。

    看来这段时间,只能完全靠自己。

    力支的精神围绕着火英,突然生起一个念头,更深入一点,去感知这个给自己提供力量的宝贝。

    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一点,慢慢接近火英的红色气旋。

    呼!

    突然间,精神就像被什么东西拉扯一样,快速深入。

    火雨,漫天的火雨。

    力支的眼前,变成一片血红,天空出现无数的流星坠落,拖着长长的火尾,砸在大地上。

    整个世界一片炽热,没有任何别的生命,有的只是火。

    火蔓延着,突然朝他席卷过来。

    “嘶!”力支大脑一阵刺疼,倒吸了一口冷气,幻像全部消失。

    “你终于醒了,再不醒要出大事!”耳边传来李青玄略带焦急的声音。

    自认识他以来,力支几乎没见过李青玄表现出急躁的样子,哪怕是面对凤王时的绝境,他都是懒懒散散。

    睁开眼晴,房间里多了两个身装铠甲的卫兵。

    这身铠甲与右旗城的护城军铠甲不同,右臂上烙着一双翅膀。

    这两人身上的气息,凝实厚重,站在那里,自然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至少都是气玄境巅峰的高手,而且这种压迫感跟李青玄不同,是久经战场杀伐锻炼出来的铁血之气。

    “燕绝巴图尔的侍卫已经等你好长时间了!”万万从两人身后露出头来,盈盈笑着:“你这一觉时间可真长,叫都叫不醒,要是你再不醒的话,李青玄就要去自杀谢罪了。”

    “我睡了很久?”力支惊讶问道。

    明明有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感觉最多不过几息。

    那不是幻觉,难道是个梦?

    “力支大人,我们巴图尔有请。”一个卫士恭敬说道。

    卫士跟在燕绝身边多年,见过的都是各城的大人物,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亲自来请一个只有劲极境界的无名小卒。

    不过既然是巴图点名要请的人,肯定不同凡响。

    就算修炼远不如自己,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力支平息了思绪。

    他记得燕绝说过,这两天自己过去面见她,当时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

    毕竟这种顶天的人物,怎么可能看得上他一个小小的士兵。

    没想到还真来了。

    “让两位久等了,我们三个简单收拾一下就跟你们过去。”力支站起来,看了一眼李青玄说道。

    “巴图尔只请力支大人一个人。”另一个士兵接口道。

    李青玄点着头,一脸辛灾乐祸的表情,他真怕再见到那个恐怖到极点的女人,没让他过去简直就是大恩。

    万万则撅着嘴,显得十分不开心。

    力地心里顿时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