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十二章 看似靠山
    “我要认真了。”

    李青玄剑眉一挑,双手同时并指为剑,十字型交叉搭在胸前。

    身上的青袍被一股从身体内爆发出来的气息,吹的猎猎作响。

    右手剑指指尖,爆发出刚才那种一闪而过的蒙蒙白光。

    这次白光凝聚在一起,并不消散,越来越亮。

    指尖,响起轻微的滋滋声。

    “气爆!李青玄太认真了,居然连气玄境特有的能力都用出来。不过一旦用出气爆,力支必败,受伤总比丧命好。”妲灵心里五味纷杂,但是脸上还是那么冰冷。

    气玄境之所以能够绝对压制劲极境界,不单单只是力量上的悬殊。

    最主要的原因,是丹田建立之后,真气凝聚不散,可以在必要的时候爆发出来。

    形成几倍于自身力量的瞬间爆发。

    这种能力就叫做气爆。

    一般情况下,只有在面对比自己厉害的人时,才会用到。

    李青玄算是第一个,对战劲极境界时用出气爆的人。

    力支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提醒着他,千万不要让那根闪着白光的手指刺中。

    “我一向尊重强者,所以我只用一招,我的[灵犀剑指]配合气爆,可以锁定你体内的真气动向,你要是能躲过去,就算你赢。”李青玄怪笑着,指尖真气聚集到一定程度,滋响变成了尖锐刺耳的声音。

    李青玄死死锁定力支。

    一种身陷泥泞的感觉,在力支心头浮现。

    明明没有任何束缚,却觉得自己移不动半步,似乎只能面对李青玄那恐怖的攻击,这种感觉太要命了。

    “这哪是一招定输赢,分明就是狮子搏兔,用尽全力了吧!如果不用银针透支的话,绝对要受伤,要是输了,不能进入军队,凭我现在的实力肯定没法抵挡窦家的追杀!”力支心头泛起一阵无奈:“拼了!”

    两个境界之间的差距,果然远远不是力量差别那么简单。

    力支用手把银针从袖子里勾出来,捏在手里,然后吃力地往后腰挪去。

    这一次,绝不能输。

    哪怕是燃烧生命。

    “住手!”

    就在力支将要把银针戳进腰眼的同时,一个粗犷深沉的声音,在众人耳中炸开。

    妲灵听到这声音,目光立刻从力支身上移开,望向远处。

    力支也因为这个声音,手里的银针停住。

    李青玄整个人被来自远处的一股无形压力笼罩着,让他的[灵犀剑指]施指不出。

    指尖的真气,像是冰雪遇到烈阳,悄然融化,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一个中年人从空中飘然而至,落在力支面前。

    中年人瞅了力支一眼。

    只是一眼。

    力支顿时觉得全身犹遭电击。

    这种感觉,他记忆犹新,十岁的时候父亲检查他的修炼进度时,就是这样的眼神和气势。

    “居……居然只用气息,就把我的气爆泯灭!至少都是神明境界的超级高手。”李青玄瞪着双眼,喃喃念道。

    观看的众人,也都跟着惊呼起来。

    这些人都是劲极境界,本身就很少有机会看到气玄境高手战斗。

    没想到,突然出来个更狠的,只用一句话,就能制住正准备大显神威的李青玄。

    一时间人潮呼声如浪。

    “放肆,你们都将是先锋营新兵,见到大统领还不行军礼!”一名参将立刻出来制止,并对中年人行礼。

    立刻,现场静了下来。

    先锋营大统领,最高指挥官,神明境界的超级高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怎么会出现在新兵招募这种地方。

    所有人心中都带着这个疑问。

    “原来是大统领柴弘,传闻露面最少的军方高层,大部分时间都带兵在外清剿荒兽。”李青玄脸上的震惊慢慢消失。

    柴弘做为整个右旗城传闻已久的高手。

    被他压制,李青玄觉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妲灵走到柴弘身边,行了个军礼后问道:“大统领,您不是带兵去古战场了么?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发生了点波折,巴图尔急令回城。正好碰到一个老朋友,受他所托才赶过来看看。”柴弘说着,正眼扫向力支,嘴一咧问道:“你就是力天明的儿子吧,虎父无犬子,人都说你是废物,看来深藏不漏啊……”

    “是公羊叔叔托您来的么?”力支脑袋急转,有了猜测。

    公羊德临走时说过,要给先锋营大统领打招呼。

    力支原以为他只是随只说说,没想到真来了。

    “不错,难怪公羊德那个天王老子他最大的家伙,都如此看重你,敢跟气玄境过招,你胆子是真不小。”柴弘用手指点着力支,不加掩饰的欣赏,接着对妲灵说道:“妲灵呐……听说你跟他也是老相识了,这个力支我就破格录用,你没有意见吧?”

    “谢大统领提拔!”力支一听大喜,马上打蛇随棍上。

    “大统领……”妲灵欲言又止。

    “好了,我看他完全够资格加入先锋营,就这样吧……我还要立刻去守备殿面见巴图尔,这里就交给你负责。”柴弘不由分说,说完脚尖一点,腾空而去。

    力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峰回路转。

    直到柴弘走后,看见妲灵仿佛黑的着脸,他心里升起一阵畅快。

    妲灵不是看不起他么,居然连应征新兵的机会都不给他,想要彻底打压他。

    人算不如天算。

    有柴弘那句话,妲灵再怎么看他不顺眼,也不敢在明面上为难他。

    至于进入军队之后怎么办,力支没想过。

    反正都已经得罪了窦家,也不怕多个妲灵。

    至于柴弘根本跟他没关系这种事,他是不会说出去的。

    力支在妲灵。

    李青玄却连妲灵也不看,一直把目光放在力支身上,仿佛想要彻底看透这个明明修为不高,却给自己感觉很神秘的小子。

    只是他眼中不再有轻视。

    能够让先锋营大统领这样的人亲自跑来解围的人,怎么可能是简单之辈。

    不止是他,在场的人大多数都在打量力支。

    人群中一个看起来娇柔的姑娘,目光烁烁,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这次先锋营的新兵招募,可以说是近十年来最惹眼的一次,连很多老兵都没亲眼见过的大统领柴弘亲自到场,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也成功让力支这个小人物,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右旗城。

    这阵势,可不是跟窦家一个不成气的子弟决斗能比的。

    “听说三天前跟窦家子弟决斗的力神府公子,不管窦家的人发布的追杀令,居然跑去先锋营招募处去应征新军。”

    “怪不得胆子这么大,先锋营大统领亲自为他跑到这来,有这样的人罩着,窦家算什么。”

    “你可真是单纯,先锋营都统大人就是那个窦先的哥哥。弟弟被杀,要是我的话,管他有什么人罩着,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不弄死他能咽下这口气?”

    “听说副统领妲灵也不喜欢这个力支,啧啧……不怕城主怕城管,跟两个顶头上司都有过节,不死也要脱层皮吧。”

    “军队跟家族的关系,一直微妙。既有大量家族子弟,又想保持距离。据我分析,这次的事情,看似是一个小人物惹怒了大家族,其实根本就是军方跟家族之间的较量吧。”

    ……

    城中听到消息的人们,纷纷议论着,各抒己见。

    反正别人的生死,他们不是放在心上,但是却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窦家。

    正宅大堂内。

    老祖宗一言不发,平静地坐在大椅上,盯着窦震。

    窦震脸色漆黑,站在堂屋中央低着头,眉头皱成川字。

    两边的椅子上坐着窦家有威望的人,这些人现在都不敢说话,哪怕平时看窦震不顺眼的,也不敢冒然讽刺怕惹老祖宗发火。

    “没想到这小杂种这么大的胆子!我派人日夜盯着护城营,他却偏偏跑去先锋营应征!”窦震弱弱出声,打破寂静。

    “你是好日子过长喽,在用屁股办事,想让人把我们窦家笑死吗?”族长的声音很轻,但是没有人以为这是在开玩笑,窦震更是吓的腿忍不住轻轻抖着。

    能让他堂堂气玄境界巅峰的高手腿抖,窦震也记不得老祖宗有多少年没有展现过这种威势了。

    “老……老祖宗,给我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窦震喉咙发干。

    “欲儿是先锋营都统,力支进了先锋营,死路也就不远了,不过欲儿去烟离城还有七天才能回来,我老了,不想等了。”老祖宗闭着眼,语气深沉充满着失望。

    他实在不想看到窦震。

    也不想看边上坐着的这些无用之辈。

    诺大家族,居然没有一个办事靠谱的人。

    好在还有窦欲这么个后起之秀,要不然的话,窦家以后的基业,交给谁才能放心。

    “是,老祖宗放心,我立刻联系窦家在先锋营的亲信,无论如何这一次我绝对要弄死那小杂种!”窦震的牙咬的恨不得滴出血,眼神充满着恨意。

    “砸了,就别再回来了。”族长眼睛都不睁,对手摆着手,示意窦震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