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十章 招募新兵
    窦家庄园里,窦震跪在地上,他面前是拄着拐棍的族长。

    “老祖宗,这一次纯粹是个意外。力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变的比窦先厉害。本身也没什么,只要安排的四个杀手出面,把两人同时杀了也算是能挽回我窦家的面子,可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神明境界的大高手,把力支给救走了。我派人去抓力支的妹妹,却也得知被现任护城营大统领公羊德接走。”窦震说一句喘一声,生怕哪句惹的族长发怒,给他降下大惩罚。

    窦先毕竟是他侄子,这件事情,他有连带责任。

    “哼!真是团烂泥,一枚五窍丹白白浪费,死了倒是干净!”边上一人显示出不满。

    窦震脸色一阴,但是不敢在这个时间反辱相讥。

    “够了。”

    族长拐棍点着地面:“公羊德,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是力天明的老部下,力天明死后他隐忍了几年,终于还是忍不住露头了。”

    “那……老祖宗,军方如果强行插手,我们要怎么做?”窦震连忙问道。

    “通知窦家在军队里潜藏的高手,监视护城营一举一动,发现力支秘密击杀。”族长脸上的褶皱,松开又夹起,一股凛冽的杀气从他身上荡开。

    窦震不由打了个寒颤。

    老祖宗可不是因为岁数大才有威望的,当初窦家能在右旗城站稳脚跟并壮大到现在这样,靠的就是狠。

    抹杀了窦家的面子,就算军方保护期未消,也要暗杀。

    “老祖宗,我们要直接对抗军方?”有一人露面惊色。

    “当初要不是窦家支持,右旗城哪来的军方。这几年窦家无人敢惹,年青的小子们已经忘了,都来探探底,长此以往,窦家威信何存!若是力支不死,窦家这次的脸就丢大了……窦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族长冷哼着,杀气毕露。

    “那……先锋营那边的人要不要也调起来?”窦震心头狂震,毫不怀疑族长的话。

    “窦先的哥哥窦欲现在是先锋营的都统吧,跟力支仇深似海,就算那小子脑袋里面装的是屎,也不敢去先锋营送死,我看没必要。”刚才开口的人接口说道。

    其他人想想也有道理,并未反驳他。

    “不要再出差错。”族长说完,便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

    窦震连忙起身,退出大厅。

    “力支,逮到你,必要将你碎尸万段!”转到墙角处,窦震紧捏着拳,全身青筋暴起。

    “哈欠!”

    远在城外的力支,打了个喷嚏。

    “莫皙阳,你的灵魂之力也借着火英本源力量恢复的差不多了,在我参军之前,帮我淬炼皮肉和内脏。”力支揉揉鼻子,目前身体内强外弱,要去参军必须先把实力提升起来。

    那种两针下去就要十年命的法子,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绝不能再用。

    “我现在依靠你才能生存,要是你死了,我也会被永远困在火英里面,帮你提升实力也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皮肉相对骨骼来说,要好淬炼,但是内脏现在还没有能力淬炼它,内脏可不比骨肉,我保证不了火英本源力量对内脏造成伤害后修复,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真气循序渐进温养。”莫皙阳巴不得力支快快变强,最好是能够自主控制火英,想办法把他释放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在帮力支提升实力的同时,需要更多考虑的是安全性。

    内脏太过复杂,不像骨头和肉构造简单。

    贸然淬炼,可能适得其反。

    力支听得懂莫皙阳的解释,心里也清楚,如果内脏也被完全改造的话,说不定马上就能突破到气玄境界。

    可惜天底下没有太便宜的事,收获越大,风险也就越大。

    “内脏不急着淬炼,先把皮肉炼好,去先锋营之前,必须要有自保能力。”力支思考了一会,选择了只淬炼皮肉,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盘腿坐在地下。

    莫皙阳立刻催动着火英反向旋转。

    像上次一样,释放出一丝丝本源之力,沿着已经打通的细微经络,扩散到身体的每个角落。

    力支身上的皮肉,像波浪一样鼓动。

    一会瘪下去,然后再反弹起来,像是里面有东西在游走。

    酸麻疼痒的感觉传来,力支并不在乎。

    整整三天。

    终于肌肉停止了鼓动。

    力支睁开眼晴,双手一撑地,身体跳跃起来,解开盘着的双腿轻轻落下。

    “皮肉密度大增,能够支撑起全身骨骼,身体轻盈自如,再没有笨重无法控制的感觉。”力支活动着身体,对着空气打了几拳,听着轻微的气爆声脸上露出自信笑容。

    收回拳头,双脚猛地踏地,一下跳起两米多高。

    落在一块一人高的岩石旁边。

    运起[罡斗拳],身体微弓,拳头弹射而出,快的只能看见一道虚影。

    呯!咔嚓!

    岩石应声而裂,滚落一地。

    “刚才这一拳,至少有一千两百斤力,要是以前的身体石头没碎自己就先被震伤了。现在居然连疼的感觉都没有,轻轻一拳就打碎了,虽然还远不到用银针透支生命时候那种状态,至少也相当于劲极巅峰。”力支满意地看着自己造成的破坏,心里盘算了一下,大概明白自己实力处于什么层次。

    “你现在的力量确实很大,但是一定要当心,因为内脏没强化,所以高强度的战斗很可能震伤内脏。对付劲极境界的人是没有关系,但是是遇到气玄境的高手,还是非常危险。”莫皙阳出声提醒。

    “明白了,即使不能越级挑战,在普通士兵中也应该是一等一的高手。”力支知道莫皙阳说的不错,但是他没有任何失望之色:“只要进入军队,就有大量的时间修炼,到时候用真气温养内脏,到达气玄境界应该不会慢。公羊叔叔说先锋营今天在招募新兵,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右旗城最中央有个巨大广场,在建城之初,是用来竖放与荒兽对抗中战死之人墓碑的地方。

    但是随着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慢慢碑多的放不下。

    后来军队成立,干脆就把碑统统移到城西建立专门的墓园,广场做为军队招募新兵所用。

    护城军两个大营,护城营定时每两三年才招募一次,除非十年一度的荒兽潮汛来临,很难得减员。

    先锋营则不一样,因为经常要主动战斗,减员厉害,所以不定时招募。

    广场周围,已经挤满了人,大部分都是年青力壮的男女,还有一小部分是超过三十岁的中年人。

    这些人要么就是资质不好,刚刚修炼到劲极境界,基本此生无望突破气玄境界,才想要上战场磨砺,想要从生死中突破。

    要么就是家里穷困,不得不出来卖命。

    “先锋营是出了名的英雄冢,只要一招募很快就要打仗,一打仗就死人,不知道这一次又到哪剿荒兽。”

    “明知道先锋营是死人的地方,你还来应征?”

    “像我们这样的老百姓,不去先锋营怎么立战功,要指望靠战功给后辈留点好处。”

    “其实我听说,各大家族中的佼佼者,也是首选应征到先锋营。”

    “那当然,家族子弟都有强大后盾和资源,只要在战场不死,很快就能高升,你看现在先锋营的都统窦欲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

    人们交头接耳,纷纷议论,有人眼里充满着欲望,有人则是无可奈何。

    但是很少会在这些人身上见到畏缩怕死的神情。

    妲灵站在广场中心,看着足有上千号的应征人员,秀眉微微皱起。

    “这次招募,完全就是去送死,这些人都蒙在鼓里,以为可以凭着机会累积战功,唉……”妲灵心中感慨不止,但是没有任何办法,这件事情是巴图尔直接拟定,她只是个副都统,必须严守军令。

    “副都统,现在已经有两千两百四十二人报名,可以开始了。”站在妲灵身边一个参将,低声提醒道。

    妲灵点点头,手轻以竖起:“大家安静。”

    声音从妲灵嘴里发出,并不大,但是却夹裹着真气,席卷全场,钻进每一个人耳中。

    立刻,嘈杂的声音不见了。

    “这次招募,只需要五百人,所以我把规矩改了。测试力量、速度这些程序都不用了。”妲灵檀口亲启,目光扫过一圈,接着说道:“你们每两人一组,相互战斗,胜出者进入下一轮。”

    “哗!居然让我们直接战斗,万一有人运气不好,挑了个比自己强的对手,第一轮就被刷下去岂不是冤枉。”有人大声质问道。

    “那没有办法,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运气不好的人就算上了战场也要死。”一个参将替妲灵答道。

    质问的人,哑口无言。

    “被刷下去,也许才是运气好的吧。”

    妲灵摇头轻叹,接着整顿了一下心情,素手轻挥:“没有别的规矩了,开始吧。”

    她一声令下,已经报名了的两千多号人,立刻从边缘冲进广场。

    在士兵们的指引下,每两个人分成一队,每一队之间拉开五米距离。

    力支也在这两千多人中。

    为了不引起窦家注意,他在城外就用草灰涂花了脸,又买了件灰色斗篷罩着头。

    所以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认出他的身份。

    斗篷底下,他尽量把头放低,但是却又忍不住把目光偷偷投在广场中央的妲灵身上。

    “喂,鬼鬼祟祟的家伙,我劝你还是趁早滚下去,省得一会被我打成残废。”和力支分到一队的是一个身材高壮的人,整整高出一个头,抱着双臂,一脸嚣张地挑衅。

    力支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这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看肌肉上面暴起的青筋说明经络初通,是刚刚进入劲极境界。

    应该是被刚刚提升的实力蒙蔽了眼晴,觉得自己天下无敌,看谁都是弱鸡。

    这种事情有可原,所以力支并没有答理他。

    谁知道那人以为力支怕了,表现的更加张狂,不停展露着发达的肌肉,做出挑衅的手势和表情。

    直到妲灵身边的参将,下令开始。

    被无视的壮汉怒吼一声,朝力支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