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九章 父亲旧友
    城外北区先锋营都统大帐。

    窦欲手持晶莹剔透的晶石酒杯,晃着小半杯如血般殷红的酒,背靠案桌轻轻闻着酒香,眼晴微闭,一脸享受。

    “炼兵谷关的那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要我亲自去燕离城,请燕绝巴图尔过来。上面交待下来,这次事情重大,不得耽误,晚上立刻动身,宁天、乔茂你们两个跟着我。”

    窦欲抿了一口酒,转过身看着坐在左侧不远处的妲灵:“妲副统领,我们来回十天,先锋营招收新兵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是!”

    两个站在案前右侧的年青将领立刻应道。

    “燕离城的燕绝巴图尔是我父亲好友,应该由我去商谈协作,你留在城中招募新兵。”妲灵眼皮低垂,淡然说道。

    “这是蓬泽巴图尔的命令,你有什么疑问尽管去问他。”窦欲嘴角上扬。

    妲灵秀眉轻轻一皱,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再发出声音。

    “报!”

    这时,一个士兵冲进营帐,疾步走到窦欲身边,对他耳语。

    呯!

    窦欲的瞳孔猛地收缩,手中的晶石酒杯,被他硬生生捏的炸碎,杯中的酒顺着他的手流下,血液一样。

    “统领,发生了什么事?”叫做宁天的年青将领问道。

    “我弟弟被人杀了……我要杀了力支,我要让力神府鸡犬不留!”窦欲浑身发抖,三角眼里闪着阴毒的光芒,咬牙切齿:“传令下去,给我包围力神府,所有人格杀勿论!”

    妲灵轻轻一震,抬起头来:“窦欲,你不要冲动,力神府现在受蓬泽巴图尔保护。你弟弟跟力支的决斗,又是各自负责,你现在要带兵去屠杀力神府的人,甚至会连累到你们窦家。”

    “是啊统领,军队向来不参于城中权利争斗,你一旦出手,就会引起那些家族恐慌,后果不堪设想。”乔茂也跟着劝道。

    “哼!你是怕我杀了你的心上人吧,妲灵……装作为我着想的样子。我弟弟死了!此仇不共戴天,力支小杂种一定要死,不过你说的对,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我就让他苟延残喘,到时候我要让你看着他跪在我面前求饶的样子!”窦欲眼睛里凶芒闪烁,恶狠狠地对妲灵低吼着。

    妲灵不再说话,暗暗松了口气。

    力支与窦先的决斗,结果居然这么让人出乎意料。

    这三年,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一直在隐忍?

    又或者跟自己一样,知道了他父亲之死没那么简单?

    可为什么又要在这个关头展露实力呢?

    一连串的疑问在妲灵心里展开,她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力支,问个清楚。

    但是她不能,这个局还不到揭开的时候。

    她必须隐忍着。

    “都统,那我们何时启程去烟离城?”宁天这时候插了一句嘴。

    立刻引的窦欲勃然大怒:“滚,都滚,全部给我滚出去!”

    ……

    灰袍人的速度非常的快,脚不沾地,把力支夹在手臂下面,大鸟一样在空中飞驰。

    不靠工具,完全凭身体就能在御风而行,这是神明境界才有的能力。

    这个灰袍人,实力太恐怖了。

    力支被他夹着,完全不能反抗,浑身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

    好在肢体活动不受影响,及时把后腰的银针拔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力支拼尽力气吼了十几次了。

    但是灰袍人就是不答复他。

    一直飞出城中,又过了不知多久,到达一个没有人烟的山谷才停下来。

    灰袍人从空中落下,放开力支。

    然后把蒙面的头套伸手揭开,露出一张力支熟悉的面孔。

    “公羊德叔叔!怎么是你?”力支简直惊讶到极点。

    父亲没有去世之前,公羊德是护城军护城营的副统领,经常到力神府来玩。力支小时候最怕他,只要一来力神府就会让做力支感到羞耻的事,就是弹力支的小JJ玩。

    父亲死后,他被提拔成护城营统领,就再没有来过力神府。

    力支一直觉得他就是个势利小人,见风就倒。

    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危机关头,蒙面救自己。

    “小子,老子还以为你就这么沉沦了,没想到可以啊……居然把吃了五窍丹的窦先都干趴了,这下窦家的脸算是被你扇烂了。”公羊德一改刚才默不作声样子,拍着力支的肩膀大笑起来。

    他手劲大的离谱,两下一拍,力支感觉自己被强化过的骨头差点都散了。

    “谢谢公羊叔叔救命,窦家的人实在可恶,我没得选。现在窦先死了,虽然不是我杀的,但是窦家为了维护脸面,绝不会放过我跟思思。”力支并没有因为这个事情兴奋,反而更加担心。

    “老子是爸一手提拔,这三年不去力神府看你跟力思丫头,也是身不由己。”公羊德点着头,眼中毫不遮掩的欣赏:“不过老子今天很高兴,你终于有了你爸当年的风泛,男子汉大丈夫,不爽就干,爽了就喝,多简单。”

    “我也想,可是妹妹她……”力支苦笑。

    一切都靠实力,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没办法把事情变的如此简单直白。

    “回头我把力思丫头接到我府上,有我女儿陪着他,谅窦家不敢找她麻烦。”公羊德一句话直接打消力支顾虑。

    啪!

    力支单膝下跪:“公羊叔叔,我替父亲在天之灵谢谢你。”

    “快起来,搞娘们那一套,老子看不惯!”公羊德大手一挥,一股劲风平地而起,托着力支让他无法反抗,只能起身:“相比你妹妹,老子更担心你,窦家不会放过你,你打算怎么办?”

    “参军!”力支想了想,斩钉截铁说道。

    “嗯,确实是个好办法,那你跟老子回去,当个参将!”会羊德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只要力支加入军队,家族就不敢公开动他。

    力神府只是个空壳,没了就没了,只要他们兄妹逃过一劫,比什么都强。

    “谢谢公羊叔叔好意,荒兽潮汛十年一次,护城营平时基本无战事,想要立功太难。我必须要在短时间内积累大量军功,毕竟思思不能一直躲在你那里,父亲留下的力神府,我也不会让它跨了,我要去先锋营!”力支坚定地摇着头,他有自己的打算。

    其实很多话,他不能告诉别人。

    体内的火英和叫莫皙阳的灵魂,是天大的秘密,如果在护城营中,天天别人眼皮子底下,很难解释修炼的事情。

    但是先锋营不一样,经常会出动清巢荒兽。

    就有大好机会给他修炼,积累战功。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妲灵现在是先锋营副统领,对于妲灵他不甘心,必须要找她问清楚原因,否则就像噎在喉咙的石头一样,难以下咽。

    “先锋营?现在的都统是窦欲,你不怕他找你麻烦?”公羊德担心道。

    “迟早都要面对他,正式参军之后,一切都要按军队的法令行事,窦欲想公报私仇,也要顾忌很多事情。”力支已经决定怎么做,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当然,他也知道窦欲一定会阴他。

    不过为了修炼、为了妲灵,这点险必须得冒。

    “好,有胆有识!先锋营大统领跟老子关系还不错,有他压着,窦欲想要明目张胆找你麻烦也得掂量掂量。”公羊德不知道力支在想什么,毕竟力支的路还长,要他自己走下去。

    能帮忙的,他已经尽力了。

    有很多事,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力支,他还是太弱了。

    “公羊叔叔,已经让你太费心了。我现在必须要回力神府了,思思跟小武在家,我担心窦家会找麻烦。”

    “你的身体想快也快不了,老子替你跑一趟把力思丫头接回府。你就在这躲几天,等三天后先锋营在城中招揽新兵,再回去。”公羊德哈哈一笑,脱下身上灰袍。

    一掌打在地上,坚实的地面被轰出一个四十公分的深坑,接着把衣袍和面巾都埋进去。

    做好这些之后,凌空飞起,很快就消失在力支视线中。

    “这小子的筋骨在短短三年内,变的如此之强,看来天明老哥……你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公羊德在天空滑过,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小的像蚂蚁的力支,心里一阵怅然。

    力支光着上身,在原地盘腿坐下。

    他也是累的够呛了。

    好在用银针挺进腰眼之后,体内爆发出来巨大的力量,不但让他在短时间内大败窦先。

    顺便还把肌肉给稍稍淬炼了一下。

    虽然时间极短,但是效果不错,至少让力支不再像以前,走路都靠挪。

    如果不是需要损耗生命,这个方法就太逆天了。

    “你那个公羊叔叔,有很多事情瞒着你啊。”力支正跑着,突然脑袋里出现莫皙阳的声音,不再那么虚弱。

    “那又如何?”

    力支反问:“他没有害我之心,至于瞒着我什么事情,他肯定有自己理由,再说以我现在的实力,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那倒是,好奇宝宝害死人,我当初就是这么死……阿呸……”莫皙阳意识到自己说漏嘴,连忙转移话题:“你以后最好不要用银针透支,一次用了十年命,真怕你最后自己被自己弄死。”

    “那么短时间,居然用了十年!”力支吓一大跳。

    这个损耗简直太大了,怪不得莫皙阳说过,除非到了生死绝境关头,平时绝不能用。

    东方莽原的平均寿命也就八十岁左右。

    除非修炼到传说中的神通境界,才能打破身体束缚,极大延长寿命。

    但是能突破到神通境界的,无一例外都是绝世之才,整个东方莽原,力支唯一听说过的,就是东方莽原第一大城,燕离城的巴图尔燕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