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七章 决斗
    小武跟力思,在演武场边缘等着,等到力支结束走到他们身边。

    “少爷,你要的东西。”小武掌心捧着两根银针,小心翼翼送到力支面前。

    “这两根针,可能就是我保命的砝码,小武你做的不错。”力支把银针扎进衣袖靠近掌部,想用的时候,立刻就能用小指勾出来。

    “哥哥,要不我们取消比斗吧。”力思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担心。

    力支现在的情况,感觉就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连走路都蹒跚,别说打斗。

    “我是力神府所有的未来,我可以不打,力神府不行。”力支充满怜爱地抚摸着力思的秀发,对小武说道:“你跟思思在府里等我,不许去现场。”

    “是,少爷!”小武一整脸上顽笑之色。

    “为什么?思思要去,思思不会一个人留在这里。”力思急的要哭。

    啪!

    力支轻抚她秀发的手,不知何时滑到她颈后,轻轻一悄,然后在她倒下前搂住,交给小武。

    然后拖着沉重的身体不急不慢地走着。

    他不是不想快,是快不起来。

    对右旗城里天天只能平淡生活的平民来说,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早早就起床,期望能排个早队,有位子可以看力神府大少爷跟窦家子弟决斗。

    市场上的摊位一个都没出,放眼望去全是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

    大量的人群聚集,甚至都惊动了护城军,派出上百名士兵来维持秩序。

    有些人挤不进市场里面,只能排到力神府大门口。

    “快看,力支出来了,他的步子好稳,不急不慢,不愧是将军之子!”

    “你懂不懂啊,看他的表情跟肌肉,都处于紧绷状态,一点都不从容。感觉好像身体不堪重负,这种状态居然还敢去赴约,简直是找死。”

    “我有小道消息,听说窦先得到他们族长赏赐五窍丹,实力大进,现在简直可以跟气玄境界的高手一较高下。”

    “真的假的?要是窦先这么厉害的话,力支不是必输无疑?”

    ……

    一路上的人都在发表着自己看法,要不是护城军拦着,都要冲进去。

    “程氏赌坊开盘口喽,窦先十赔十五,力支十赔一百,买定离手,程氏家族信誉保证,绝不拖欠。”市场中心,一个长相凶恶的人摆了一张台子,居然当众开起盘口。

    一听是程氏家族的盘,离的近的都蜂涌冲过去。

    明摆着挣钱机会啊。

    虽然窦先十赔十五,最低赔率,但是摆明了必赢。

    “去,帮我下一百万钱!”窦先坐在决斗场地中央的椅子上,对仆人说道。

    “爷,一百万钱可是您一年的花头啊,这要是输了……”仆人面露担心,但是话没说完,就被窦先一个巴掌拍成狗吃屎。

    “去你M的……老子会输?瞎了你的狗眼,赶紧去买!”窦先脸上横肉堆起,差点没气死。

    仆人赶紧飞奔过去下注。

    力支从力神府走到决斗的地方,花了平时五倍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里,买力支赢的人,都不到窦先的十分之一。

    “快快快,马上封盘了,没买的趁早……”程家人急了,可谓是本年度最亏盘口。

    “等等,我买力支赢,这是五十万钱。”就在这时,小武的声音传来,手里拿着一叠钱票,摔在代表着力支的圈圈里。

    他身后,是满脸担忧的力思,眼都不眨盯着力支。

    “小姐……要是让少爷知道我不听他话,把你带过来一定会被打死的。”小武把签完的契据塞进怀里,赶紧回身护着力思,怕她被人挤伤。

    “哥哥是为了我才跟那个大坏蛋决斗,思思要是不来,哥哥会伤心的……”力思咬着嘴唇,隐藏在人群里。

    见到力支走进场中,窦先把脖子拧的咔嚓作响,站起来一脚踢飞身下的椅子,脸上横肉绽开:“小杂种你胆子真不小,我以为你会躲在力神府当个缩头乌龟,没想到你真敢来送死。”

    “来之前,你是不是吃过屎没有擦?”力支静静站定,毫不客气回击着:“臭不可闻。”

    他现在巴不得窦先多跟他废话,借着机会恢复身上的疲劳。

    “嘿嘿……骂吧,只有弱者才会骂人,我叔说我没长脑子,他是看错我了,你想激怒我……还嫩着点。”窦先脸上怒力乍现,但是很快又换成奸笑,觉得自己看穿力支的意图:“看你的样子,还在炼劲境界吧,连走个路都这么累,怎么跟我打?我现在可是气玄境界以下第一人!实力差的不是半点,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你戳死。”

    窦先现在的气势跟以前完全不同,说话走路,都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窦家真是不惜血本啊,居然给这脑残吃五窍丹。不过五窍丹确实是神药,看窦先的样子,力量已经超过劲极境界极限,气玄境界以下第一人的话,怕不是虚的。”人群中传来一声冷笑,是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

    “脑残就是脑残,就算吃五窍丹也突破不了气玄境,比起他那个哥哥差的不是一般远。李少,你已经是气玄境界的高手,这场战局你觉得还有看头么?”青年身边的人也露出一脸鄙视。

    “没悬念,虽然那个力支在隐藏实力,凭我的眼力,看他应该已经到了劲极境界,但是还是赢不了窦先。”李少脸上带着轻蔑笑容:“这种战斗,要不是老爷子非让来,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两人的话,让周围一圈人炸开了锅。

    那些想要爆冷门下注力支的人,恨不得把脸都扇肿。

    不过这些声音,都影响不到场中的力支。

    他没有回答,而是在静静观察窦先,他确实跟之前完全不同,站在那就有一股庞大的压力。

    要不是这七天他被火英重塑骨胳,又提升到劲极境界,光是正面站在窦先面前,就会生出一种恐惧感。

    “怎么?被我吓的说不出话来?”窦先一脸得意地朝力支靠近:“我要是你,现在就先下手为强,说不定还能挣点面子,死的不那么憋屈。”

    “你不值得我先出手,三年前你是我手下败将,一次败在我手下,一辈子你都抬不起头。”力支嗤笑出声,面对着一步步靠近的窦先,寸步不动。

    力支说的轻巧,其实精神已经高度集中起来。

    他不是不想先出手,可惜这个身体就跟个大铁砣一样,动起来真的很困难。

    “小杂种,三年前的耻辱,我今天要在你身上找回来!”窦先可以无视力支骂他,但是却忍不住被三年前的事情激怒。

    他脚步越来越快,踏动地面,发出咚咚咚的爆响。

    条状青石铺成的地面,只要被他脚跺下,立刻就会炸裂。

    爆炸性的力量让碎石四散飞溅,挤在最前排的人,有几个立刻被打中,身上传来清脆的骨折声,惨叫连连。

    窦先就像头蛮牛,没有任何技巧,就这么朝力支撞过去。

    一力降十会。

    在具有压倒性力量的时候,无疑是最直接有效。

    “事先已经估计他变强,但是没想到他现在这么强,这种硬碰硬的打法,以我的速度根本不可能避开,拼了!”力支面对窦先的冲撞,头皮一紧,没有任何办法。

    只能运起[罡斗拳],身体往下一沉,半弓着腰,双手环抱护着头,肩膀斜顶出去。

    这招式本身不是攻击人的,而是用来蓄势。

    让脚底的力量,可以尽量减少损耗,传递到拳上,造成最大化的伤害。

    用在这里,全力防守窦先的冲撞。

    呯!

    力支整个人维持着姿势不动,双脚被撞的离地飞起,往后滑了有五六米,差点撞在维持秩序的士兵身上。

    内脏被震的移位,胸腔瞬间被压缩,差点没法呼吸。

    还好骨骼强度堪比钢铁,很快恢复过来。

    躲在人群中的力思,小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惊叫出声,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窦先愣在原地。

    这跟他的预料不一样,他那一下,按照说能把力支撞的全身骨折。

    但是传来的感觉,居然像是撞在钢铁上,硌的他肩膀居然隐隐作痛。

    “他这一下至少有上千斤的力量,多亏骨骼强度大增,要是原来的身体,就被撞散了。”力支双脚落地,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心里一阵后怕:“我的内脏和皮肉都还没经过强化,这么撞下去,肯定要受内伤。”

    窦先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看来为了对付自己,窦家真是用尽心机。

    “邪气!窦先这一撞,不下千斤力,骨头居然没撞碎。”一身青衣的李少,眼皮一抖,十分惊讶。

    窦先揉了揉肩膀,阴着脸说道:“想不到你心机这么深,平常装的弱不禁风,原来是想要我在这出丑,可惜你没想到族长赐给我五窍丹吧,我现在的力量比你强太多。”

    “五窍丹?真是个好东西。”

    力支心头一动:“要是我有一颗,突破气玄境界的时间就会大大缩短。”

    “哼,居然敢分心!”窦先见力支不回答他,本来就拉不下来的脸一沉,双拳一绞,身体突进,瞬间打出二十多拳。

    拳速快的爆出一团幻影,带着扑面狂风砸向力支。

    “窦家的[残影拳],据说修炼到极致,一息间能打出上百拳,而且每一拳都有不弱的力量,连石墙都能打穿。这个窦先能打出二十多拳,已经算不错了,就连我对上这招,都不能硬接。力支身体再硬,都不可能接得下来。”李少眼中现出一丝凝重,窦先居然让他有了一丝丝忌惮的感觉。

    这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劲极境界的人,居然能让他产生忌惮,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