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四章 决斗之前
    城西,窦家庄园,大厅内。

    窦先跪在地上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前面四张用紫灵木制作的椅子上,坐着现在窦家说话最有份量的四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老态龙钟,脸上满是褶皱的老人,身体佝偻成一团,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

    但是另外三个中年人,每每看向老人的眼神,都充满着敬畏。

    “小畜牲,你明知道力神府受到军队保护,还要去惹他,万一触怒军方,你能承担么。”老人轻轻拿拐杖点着地,不急不慢地说着。

    “族长……这次的事情既然是力支那小子自己定下的,我们窦家也有说理的地方,军队如果插手,那就是他们不对了。”一个中年人赶紧打着圆场。

    这人是窦先的亲族叔,叫窦震,这个时候,总归要为自己侄子说句话。

    “哼!三年前窦先被打的事情,还记得吧。这个叫力支的小子以前毕竟号称双绝,十分聪明,没有把握他凭什么敢挑战窦先?我看这事情,后面有文章。”另一个中年人冷笑着说道。

    “不错,万一窦先在比斗中输了,那我们窦家颜面岂不是荡然无存!到时候谁能担待得起?”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附合着。

    “那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答应了决斗不出面吧,窦家可丢不起这个人。”窦先叔叔双手一摊:“再说窦先这两年也突破到劲极境界,还没打怕什么。”

    “怕万一,既然事已至此,你带窦先去药房,拿一颗五窍丹。”族长沉默了一会,抬头说道。

    三人齐齐色变。

    而窦先的脸上,则现出狂喜。

    “族长,五窍丹向来只有天赋绝伦的子弟才有资格使用,就连窦欲都是在突破气玄境才获得一颗……”刚才冷哼的中年人,急急出声。

    但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族长一摆手打断:“无需多言,窦家的脸不能丢。”

    “是……”三人齐齐应道。

    窦先本来被族长叫来问话,吓的一身冷汗,现在却激动的想要跳起来。

    五窍丹是窦族祖传的杀手锏。

    也是窦族为什么能在右旗城众多家族中脱颖而出的根本,对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

    东方莽原传承了两百年的修炼体系,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炼劲至劲极,劲极而气玄,气玄悟神明,知己乃通神。”

    普通人先要不断修炼身体,激发出真气,贯通身体,使劲能够使用出来,就是炼劲境界。

    等真气贯通全身,使劲畅通无阻,体内不存杂质,举手投足都有一匹马那么大的力量,开始脱破人体极限,就称为劲极境界。

    肉体力量增长到极限,必须要开辟出下丹田来聚集真气,使力量再一次增强,叫做气玄境界。

    等真气随心所欲,思维得到开拓,眉心上丹田被开拓出来,天人合一,凭借精神就能够调动本身乃至外界的力量,展现种种能力,是为神明境界。

    等自身完全与天地融合,不再受身体的局限,一念动万法至,神通广大,就是神通境界。

    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停在炼劲境界,没有办法贯通全身。

    只有少数人,才能够达到人体极限。

    然而更难的还在后面,从修炼身体到修炼丹田真气,已经不仅仅是天赋问题,还需要机缘和悟性。

    有不世之才,像妲灵那样,轻易突破。

    更多的人,则一辈子都没办法触碰。

    而五窍丹则可以帮助凝聚真气,强行引动真气开辟丹田,使原本可能需要修炼十年的人,一下子就能冲破瓶颈,成为高手。

    但突破境界,更多的还是看个人天赋机缘,五窍丹再强也不能无视天资,让任何人都进入气玄境界。

    即便如此,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窦家的压箱底手段。

    本来以窦先的资质,是没有资格得到五窍丹这样的灵药,但是窦家更看重面子。

    宁可失去一枚五窍丹,也要保证窦先必须胜出。

    ……

    城外北区,右旗护城军先锋营大营住扎地。

    一个身着银色铠甲,三角眼,眼神阴骛,跟窦先长的有几分相似的青年,背着手四处巡视。

    来往的将士们看到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统领。

    青年走到一个营帐前,伸手掀开帐门。

    “窦欲!有什么事情,需要你亲自来我营帐?”帐中,传出一声清喝,是个女声。

    “哈哈哈……我来告诉妲副统领一声,半个月后,先锋营将派出五百名战士前往黎明峡谷。”窦欲自顾自走进营帐,一个身穿白色紧身袍装的女人站在帐中,正是不久前力支在墓园遇见的妲灵。

    “黎明峡谷是通往禁地古战场的走廊,有大量荒兽把守,每一头荒兽都有劲极境界的实力,还有实力堪比气玄境界的主兽。护城军集结十万兵力三年都没能打下来,为何这次只派五百人,这不是让辛辛苦苦培养的战士们去送死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妲灵秀眉皱在一起,显然对窦欲的话很不理解。

    “就是送死,不过不是辛辛苦苦培养的人。十天后先锋营会发布告示,招收战士,让这些新手去当炮灰是蓬泽巴图尔的指示,至于目的,我也不清楚。”窦欲露出一丝邪笑。

    让五百个新手战士进入黎明峡谷送死这件事,对他来说没有一点顾忌。

    “你真不是人。”妲灵露出厌恶神色。

    “哈哈哈……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道理你不懂?”窦欲突然上前两步,眼神直逼妲灵:“你这次回城,是不是跟力支那废物见面了?”

    “你派人跟踪我!”妲灵眼里猛地闪出一丝寒光。

    “哼,做为上任巴图尔汤炎唯一的养女,上面时时刻刻都会让人照顾你的安全,并不是我派的人。”窦欲冷哼着。

    妲灵眼中的寒光慢慢消失,但是脸若冰霜,根本不看向窦欲:“我已经把他送我的匕首还回去了,从今往后再无任何瓜葛,你没必要在我这试探什么。”

    “是吗?那你知道他挑战我弟弟的事么?”

    窦欲喉咙滚了滚,一脸玩味的表情:“这个废物自从上次被我差点打死,就无法再修炼真气,在家当了三年乌龟,却又突然挑战我弟,这件事情怎么看都不同寻常。”

    “那又如何,你知道他打不过你弟弟。”妲灵应着。

    “不错,窦先早已是劲极境界,而那废物充其量也就是个炼劲境界的人。当然就算他有天大的机缘,能够重新修炼并且进入劲极境界也没有关系,窦先一样能把他踩在脚底。”窦欲的三角眼挤在一起,紧紧盯着妲灵,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但是妲灵的表情,一直都是冰冷的,甚至没有接话的意图。

    “族长给了窦先一颗五窍丹,虽然以窦先的资质,突破气玄境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枚五窍丹足以让他成为劲极境界巅峰高手,只要不是气玄境界的人,统统都不是他的对手!”窦欲不等妲灵发问,自顾自地说道,说完发出猖狂的笑声:“还有六天,就是你曾经青梅竹马的心上人的死期了,我很兴奋啊……”

    “对你们的事,我没有兴趣,说完了就请离开吧。”

    妲灵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但是很快消失,并没有被窦欲捕捉到。

    ……

    力神府演武场。

    力支跟力思站在一起。

    小武推来一个足有一人大小的鼓,放在演武场中间。

    这个鼓不是乐器,而是东方莽原人们常用来测试力量的工具。

    鼓面是用莽牛皮所制,每一层正好能够承受一百斤力量,用来计量十分方便。

    “少爷,这面鼓蒙了四层莽牛皮,一般劲极境界初期的人只有两百斤力,四层会不会太夸张了?”小武放好鼓后,走到力支身边说道。

    力支没回答他,而是身体一弓,往前踏出一步,拳头像箭一样射出去。

    动作快的让小武和力思看都看不清楚。

    只感觉身边残影一晃,耳边就传来连续闷响。

    卟,卟,卟,卟哧!

    四道皮裂的声音,鼓面留下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力支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缩回来了。

    “四……四百斤!”小武目瞪口呆。

    “哥哥好厉害。”力思则拍着手欢呼。

    力支无论做出什么,她都觉得是理所应当的,甚至都不会吃惊。

    “没什么好惊讶的,这三年我一直没有偷过懒,突破境界之后厚积薄发,比一般劲极初期的人力量大不算什么。真要决斗的话,这点力量还不够,所以接下来几天,我要闭关。小武,现在府里人都走光了,就由你来管理力神府的一应事务吧。”力支深知这点力量还不足以在决斗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还要更强才行。

    “伙房伙计四连跳,直接升级成管家啦,少爷请放心,有我小武在,吃饭就绝没问题。”小武捏着拳头,表情认真。

    “噗嗤……小武哥哥,思思会帮你的。”力思被小武的样子逗笑了。

    看着力思开心的样子,力支越发觉得,必须要尽快增强实力。

    回到房间,力支的目光落在那把插在桌子中央的匕首上面。

    当年汤炎叔叔跟父亲在黎明峡谷纵横来回,斩杀无数荒兽,带回来主兽坚硬的胯骨。

    力支选了两根,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磨制成匕首。

    自己留一了把,送了一把给妲灵。

    三年前跟窦欲一战时,自己那把被折断了。

    想不到三年后再见到这匕首时,已经物是人非了。

    心头一股浓浓的悲伤升起,力支呆立了片刻,然后把匕首拔起,塞进枕头下面。

    “我现在没有资格去想别的,必须先提升实力,否则连再见到妲灵让她给个解释的资格都没有。”力支平复心头情绪。

    双腿盘起,心神沉入身体,又一次看到那颗六棱形的火红宝石。

    但是这一次,跟昨天却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