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炎大帝 > 第二章 决心
    窦家在整个右旗城,是数一数二的势力,主要控制城西这一块。

    力神府坐落在城西,就注定了要跟这个大家族产生磨擦。

    三年前,在力支意气风发的时候,被传为惊世绝才的时候,窦先触了他逆鳞。

    居然敢调戏力思。

    不顾窦族的势力,力支把窦先打成猪头。

    本来孩子间的争斗就算影响家族脸面,但是有力天明在,大人是不敢出头的。

    但窦先有个哥哥叫窦欲。

    也是军队中的人,当时就已经是气玄境高手,而且飞扬跋扈,直接出手对付力支,把他打成重伤昏迷。

    要不是力天明及时赶到,可能就被直接打死了。

    自那以后,力支就无法再修炼出真气,受了整整三年的屈辱。

    再次看到窦先,力支埋在心里的那团火,一下就膨胀起来,但是理智很快战胜了怒火。

    “父亲已经去世,我刚刚才恢复修炼,落下了三年,现在已经不窦先对手。如果出手,肯定吃大亏,不过好在现在还有军方保护在身,只要不主动出手,他不敢动我。”力支掂着手里的水果,思维电转,想明白利害关系。

    随即转过身来,咧开嘴笑着:“窦少爷,三年前你被我打成猪头,怎么过了三年,还没有学乖吗?”

    力支这话说的声音很大,完全就是扯开嗓子,要让窦先下不了台。

    “哈哈哈……”

    周围立刻响起一片哄笑。

    城西这块集市,就是窦家控制的势力范围,窦先仗着窦家的势力,私自欺压普通民众,收取保护费,早就怨声载道。

    “这人是谁啊?窦少都敢调戏,胆子真不是一般大,不怕被报复啊?”

    “姓窦的刚才说他好像是力神府的少爷,不是那个闻名全城的废柴么。”

    “什么废柴,你不懂不要乱说,力支少爷以前可是号称右旗城双绝之一,十三岁就已经炼劲巅峰,随时都能突破到劲极境界,只可惜……”

    “说话说一半,要被万人干!可惜什么?”

    “听说被窦少的哥哥,打成重伤,从此不能修炼……”

    “这个窦少现在是劲极境界吧,那力支少爷岂不是凶多吉少?”

    ……

    远远的,有些知道力支的人,就议论开了,甚至有人开始为力支担心,可见窦先在这一块多不得人心。

    窦先这几年,修炼的也算刻苦,18岁突破到劲极境界,再加上有个天才哥哥,一向目中无人。

    本来想要羞辱力支,却被他反过来羞辱了一顿。

    气的脸通红。

    “力支小杂种,你整整三年不能修炼,而我已经是劲极境界的高手,还敢嘴硬,看来上次把你打成残废都没让你长记性!”窦先气极发笑,往力支逼近两步,想要找回面子。

    “你想清楚,我现在受军队保护,别说是你这个手下败将,就算你哥敢出手,都要受到惩罚。”力支放下手中水果,摆手示意水果店老板不要紧张,面不改色说道。

    力支的话,让窦先逼近的脚步一顿。

    军队保护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

    力天明以前是护城军统领,甚至还传言有可能当选下届巴图尔,可见威望之高。

    他手下无数的将领,现在都身居高位。

    要是触怒他们,窦家会第一时间把自己交出去,平息军队怒火。

    想到这里,窦先的嚣张气焰不由一窒。

    “我还有事要办,好狗不挡道,识趣的话请让路。”力支示意老板把水果的账结了,提着篮子从窦先身边擦过。

    “你……你等着!一个月之后,我要让你死!”窦先气的浑身止不住发抖:“还有你妹妹力思,到时候让你天天看着她在老子跨下惨叫!”

    力支的身体一下停住。

    眼中闪过两道寒光,空着的一只手,紧紧捏住,爆出青筋,眼神死死盯着窦先:“用不了一个月,七天之后,就在这里,生死自负!”

    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朝城外方向走去。

    窦先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羞愤的脸色变成了狂喜。

    “听到没有,哈哈哈……力神府那废物居然敢在七天之后挑战我,到时候你们一个都不许少,全部来观战!等爷把那小杂种羞辱的爽了,全部免你们一个月保护费。”窦先指着围观的众人,放肆啸叫着。

    周围店铺的老板们,大多都欢呼着。

    也有极少数的人,暗自摇着头,露出可惜的神情。

    城中消息传的很快,没过多久,力支要在七天后挑战窦先的事情,就已经传开。

    “力神府的大公子?传他不能修炼,难道是在藏拙?”

    “这个窦先,仗着自家势力,无恶不做,欺行霸市搞的大家怨声载道,要是力公子能够收拾他,真是大快人心。”

    “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窦先整整比力支高一个境界,我看这事悬。”

    “可能是受了三年的屈辱,最终忍耐不下去了,爆发出来。人要脸树要皮,他毕竟才16岁,为了一口气,命都可以不要。”

    “力神府一直是许多家族关注对象,这一次比斗,恐怕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到时候各大家族都会派人来观战,窦家更不用说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窦先丢脸。”

    ……

    人们纷纷议论着,其中不乏有识之士,能够看到深层一点的东西,大多都为力支叹息。

    怎么看,力支都是非常弱势的一方。

    这些议论,力支并不知道,他采办完水果,又去买了点香烛。

    路过衣帽店时还特地买了个斗笠戴在头上,免得再遇到什么人,生出事端。

    一路不停,到了城外西区的墓园,径直走向力天明的墓。

    就在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力支停下脚步。

    他看到了一袭白衣,站在力天明墓旁边的墓前。

    好熟悉的背影。

    力支的心里突然像打翻了调味瓶,各种滋味都翻涌出来。

    “妲灵……”力支喃喃地念了一声。

    空着手把斗笠往下压了压,想要转身离开。

    “谁!”

    妲灵突然回头,眼神紧紧锁定在力支身上,尖锐犀利。

    掌心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隔空一挑,匕首上面射出一道真气,刺啦一声切割空气,射在力支头上。

    斗笠无声无息地分成两半。

    直到掉在地上,力支才反应过来,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妲灵,嘴合不拢。

    这就是差两个境界的实力,这三年,她变的好强。

    “是你!”

    妲灵也看清力支的容貌,脸上泛起一抹难以形容的表情:“为何鬼鬼祟祟躲我?”

    “我来看父亲,没想到你也在,这么巧……”力支挪动嘴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硬着头皮提着东西,走到墓前:“匕首还留着呢?你现在的实力,已经让我望尘莫及了。”

    “是你太弱了。”

    妲灵表情消失,看了一眼手里匕首,迟疑了一下,然后把匕首扔到力支身前:“既然碰到你了,匕首还给你。”

    “为什么要还?”

    “你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双绝,现在的你差的太远,在我面前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让我留着你的东西。”妲灵转过身,背对着力支,脸色冷峻。

    力支听了这话,心里像是被一座大山堵住,瞬间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提着东西的手控制不住地发抖。

    这三年,在力神府中,只要没有修炼,力支的脑子里就会出现这一袭白影,从来没有遗忘过。

    他想像了无数种再见时的场景。

    唯独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果。

    “你……怎么会也这么现实!”力支觉得,说出这些话,已经用尽了全力。

    “没有实力,不要怪现实,要是你还有一点做男人的尊严,就证明出来。”妲灵的声音越发冷静,不含半点感情:“忘了告诉你,我已经决定成年礼之后,跟窦欲成婚,我们两个父亲之间的约定,不再作数了。”

    呯咚!

    力支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这话从妲灵嘴

    一片混乱。

    “为什么……”

    “因为他比你强,这个世界强者为尊,现实只是像你这样的弱者给自己找的借口。”妲灵的声音越来越远,脚尖在地上一点,就飞腾出几米,话音落地人已经消失了。

    力支就像定住了身体,就站在墓园里,眼神变的死灰。

    朝思暮想的人,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人了,短短三年时间,变的好陌生。

    实力,实力如此重要。

    对……妲灵说的没错,弱者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权利生存。

    今天面临的一切困境都是因为不够强大,什么儿女情长,什么面子,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这些东西。

    不知道站了多久,力支死灰的眼神慢慢有了光彩。

    他弯腰捡起妲灵丢在身边的匕首,小心翼翼揣进衣服里面。

    然后重新拎着给父亲祭拜用的东西,走到墓前,双膝一屈跪地。

    “父亲,三年了,我始终以不能修炼为借口,躲在府里不敢面对现实。妲灵的蔑视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没有人想到,我又能修炼了,不会再躲下去。欺压力神府的人,欺负思思的人等着吧。”力支在心里默念着,然后把祭品铺开,点上香烛,咚咚咚磕了三个头。

    然后他起身走到旁边的墓前,半跪下去。

    墓碑上刻着一个叫汤炎的名字,养女妲灵立。

    “汤炎叔叔,我不知道妲灵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请你相信我,在她十八岁成人礼之前,会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你和我父亲,在九泉之下,保重!”力支磕了一个响头。

    远处,一棵三人环抱的大树树冠中,白影一闪。

    妲灵居然并没有离开,而是远远观察着力支,集中精神听着他的话。

    冷峻的表情,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悲伤,和眼里溢出却不让滑下的泪。